书籍详情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

2022-12-10 06:16:11
评语:文章剧情紧凑,情感丰富,富有感染力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甜宠+双洁+双强】轻松文+搞笑有趣+搞事业+萌娃+团宠一朝穿越,酷爱极限运动的美飒医学生秒变农家小可怜!双亲懦弱不争!幼弟嗷嗷待哺!极品亲戚虎视眈眈!眼看要将她嫁给傻子做填房? 白芷轻蔑一笑,翻手间扭转乾坤! 祖爷自私,祖母刻薄、大伯谋算、堂妹欺人?这都不是事儿! 还有空间金手指,自带极品酒方、种田秘笈、本草纲木、美食秘方,分分钟发家致富!白芷从此沉迷搞事业!万万没想到却在半路上捡回个伯爵府的矜贵公子,还发展成了自家相公!相公颜好腿长身材棒,千依百顺超体贴,天天黏着娘子求宠爱!白芷轻佻眉眼,嘴角微勾,宠秦岭山脉,山脉连绵,几座大山相接,巍峨耸立。抬眼望去,只见重重叠叠的远山次第向天边延伸过去,气势磅礴,树林茂盛。。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免费阅读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免费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tt下载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TXT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笔趣阁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 小说  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三面镜  家有权臣之悍妻当道免费阅读  


精彩节选:

残月如勾,白雾茫茫,肃肃秋风吹动了一地的枯枝残叶,一片深秋凄凉之景。

秦岭山脉,山脉连绵,几座大山相接,巍峨耸立。抬眼望去,只见重重叠叠的远山次第向天边延伸过去,气势磅礴,树林茂盛。

此时,深山里,一名身着男装的清秀小娘子,凭空拿出一床新棉被,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倦缩在大树根凹底下。

小娘子伸出苍白纤细的手掌,厚厚的茧子布满掌心和指腹,缓缓的卷了卷手掌,感受秋风瑟瑟;许久,指尖发颤,双手猛措了两下。

接着凭空拿出一个面包,借着月色微光,定神看了好一会儿,眼神中疑虑、不安、欣喜、悲伤……不断交错,终于平静,又将面包塞回空中。

又凭空拿出一个硬馍馍,用力的咬扯着,一阵喉间发紧,强忍泪水扭曲着面庞,泪如走珠掉落,如开闸的洪水不受控制般无声的流下,泪水混着馍馍在小娘子嘴里吞咽。

此时,月湖村村西,一座半青砖半土房天井内,崔家二房一家四口跪在正房门前。

崔家二房夫妇看着约四十岁出头,然,实际才三十出头,两人均脸色蜡黄,瘦得颧骨凸起,眼窝深陷,明显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中年妇人一脸凄苦泪流不止,旁边还跪着两名幼童,稍大些幼童一脸愤狠的,双手拽的紧紧的。

此事说来,还得从五天前的傍晚。

崔家长子,崔大强一身伤痕的回到家,跪抱着李婆子大哭:

“娘,我不孝呀,我对不起你呀。这回犯大错了。娘呀,爹呀,你们一定要救我,不然,我会被打死的!”

李氏手里头刚摘的一盆菜四处散落,惚然不知间踩着颗颗鲜嫩的青菜,惊慌失措的连忙扶起崔大强,关切问道:

“谁要打死你!你这鼻青脸肿的,怎么回事?谁打的!要死了,那个动的手?”

崔老汉瞅着好好一个读书人,眼泪鼻涕混在衣裳,满身脏兮兮,不满道:

“那有一点读书人的风骨,像什么话,怎么回事,站直了好好说话!”

原来,崔大强日常也好赌些小钱,最多小几两银子,因着李婆子宠爱,崔老汉偏庝,家里人到也不曾说他。

但今天,被人带到县里大赌场,手气不错,一开始赢了三十多两,可把崔大强喜的乐不开支,直呼,这是财运来了!

在众人起哄下,加码!

接下来只略赢了一两回,皆是二三两银子。

可一局输,就一直输不见低,一而再,再而三,把把输,不仅把赢的三十多两银子输掉,还输了十多两本钱。

崔大强已赌红了眼,一心想着把原本属于自己蘘中之物,赢回来的银子和身上的本钱,合四十多两,挚要赢回来。

又抱着想赢大钱的期待。

此时,已无本钱的崔大强开口向朋友借钱,一众朋友不敢借出。

赌场小管事听闻,说可以赊账。

就这样晕晕乎乎,如杀红了眼般,入了魔,浑然不知间,崔大强已赊了近一百五十两。

直到赌场拒赊时,才警绝。

扯些脖子直骂赌场,“骗人!骗子!”

赌场那容他放肆,二三个打手立马上前把崔大强凑的鼻青脸肿,签字画押,限六日内把钱还上!

晴天霹雳的一声闷雷,把一屋子人震得久久缓不过神,一百五十两!

一百五十两!整个崔家都没这些家当。

崔家老三崔山子一脚把椅子踢掉,气急败坏道:

“大哥,你赌钱输了一百五十两?怎么不把你自己给输掉!你这是向天借的胆子,敢欠赌场的银子?你欠的银钱你自己还,不要连累我们一大家子。”

赵氏自小生活在县里,也见惯赌徒们,赌红了眼,丧尽天良,卖妻卖女,闹得一大家支离破碎。

自此,赌徒们,有流落成乞丐,有被人卖去挖矿……

总之,家破人亡,命运悲惨!

一百五十两,卖了大哥也得不到这些个银子!

赵氏内心“突”的一下,不会盯着自己的嫁妆银子吧,不行!自己口袋可得捂紧了。

看公爹和婆婆历来的行事和偏爱,不管如何,这公中是要出银子填这窟窿,公中可也有三房的一份。

无端端的替大房担事,大房一大家只进不出的,花起公中银子来,一点都不手软。

赵氏冷眼嘲笑道:

“是呀,大哥读书本事好,却不知赌钱也有这般好本事,老老实实的庄户耕地人家,谁敢进大赌场,不要命了?敢欠赌场的钱。”

要是平时,老三两口子敢怼自家相公,陈氏也不是省油的灯,可这次。

事太大了,一百五十两,相公怎么敢!只恨相公不争气,无法子,坐一边低头垂泪,不敢言语。

崔大强被老三两口子挤兑着不敢还嘴,可这银子,想了一路,还得指着弟妹家,眼神躲闪,竟显狼狈之意。

李婆子看着老三两口子一致说道老大,没好气道:

“你们两,一人少说两句。没看你大哥,被打的脸上没一块好地方。”

崔老二两口子一向没存在感,站在角落里,目目相对,又惊又怕,一百五十两!

那赌场一向是吃人不吐骨头,崔老汉气得不轻,脸色铁青。

缓过神来,把桌后的棍子一拨,怒打道:

“你平日里小赌,都不知收敛,现在是胆大破天,敢跑去大堵场,一百五十两!把家里卖了,也拿不出这许些银钱。”

崔大强眼见自己家爹棍子挥舞过来,连忙躲在李婆子身后,求饶道:

“娘,你劝劝爹爹,我也是被人骗了,我真的被人骗了……”

混乱中,崔大强到是挨了几棍子。

待崔老汉怒火渐消。

李婆子转一圈,看着缩在角落中的老二两口子,正有气没地儿出,指着老二两口子破口大骂:

“作死了,站在那干什么!没点眼色的东西,还不去请郎中给你大哥看看。

沈氏,杵在这里像个鬼一样,还不去烧水做饭去。”

崔田柱弱弱的反应道:“啊,对对,给大哥叫郎中去。我去……”

白芷不满的扯了扯娘的衣角,奶奶一惯如此,有气只往自己家撒,轻声说:

“娘,今天是大伯娘和水绣做饭。”

沈氏摇摇头,劝慰:

“今天发生这般大事,也不好计较。天色不早了,得赶着时间把晚饭做出来”

说罢往厨房洗米、生火……

平日里没啥大事,大伯娘总是肚子痛、头痛的,让娘亲帮忙,可从不见大伯娘帮一回。

看着忙前忙后的娘亲,暗恼。

转眼一看,大伯家水绣一脸得意的站在廊下,大约感受到白芷的目光,理直气丈般说道:

“你还不去帮着你娘做饭,天快黑了,还能不能吃上晚饭!饭做饭了,看奶奶骂不骂你娘。小心,你晚饭都没得吃。”

又是这样,明明是大房的活,明明都闲着,干好了是大房的功,干错成了三房的不是。

白芷最讨厌水绣,总是心安理得的告壮、挑拨是非,惹着奶奶打自己,她在一旁偷笑。

奶奶总说我不孝,水绣堂妹从不把我娘当她婶婶,更不会当自己是长姐。

今天大伯犯这么大错,敢去赌场欠一百五十两银子!

水绣还欺负自己,白芷内心一丝丝愤怒油然而生,回瞪水绣。

刚巧,李婆子走出堂屋,眼尖的冷眼看过来,白芷本能的一抖,神情怯怯的,很瑟缩。

到底不敢与水绣争执,每回争执,奶奶必打骂自己。

跺了跺脚,还是走进了厨房,不忍心娘亲一个人忙进忙去。

灌着一肚子气,帮着沈氏一起摘菜、洗菜、生火,要烧一大家子饭菜,可得忙活好一阵。

饭后。

李婆子环顾众人,老二这是一惯的蔫了吧唧,老三只顾着逗赵氏怀里的小孙子。

老大脸上青紫相交,面色浮肿,多瞧两眼都心痛的不得了,恨不得这伤长在老三,不,老二脸上。

老头子在一旁眼神阴郁,这次着实生气了,老大桶的搂子太大了。

老头子不言语,还得自己先起个话头,清了清嗓子,抽泣两声说道:

“这事,你们也知,不怪你们大哥,人家势大力大,盯着你大哥设局,逃也逃不脱。

我细细盘算了下,全部家当凑一块,也才不到五十两。你们都说说看,如何凑齐一百五十两银子?”

崔山子气鼓鼓反驳道:

“怎么才五十两银子?怎么算家里有八九十两?还有三四十两银子呢?”

李婆子闪过一丝不自然,强撑道:

“一大家不用花钱啊,你个大男人懂什么,我这一个铜板都记着账呢。”

赵氏内心嗤笑,就二哥和自己家相公是个傻子,还用说,肯定是被大房花消掉了。

都是婆婆给惯的,肩不能挑,手不劳作,一天到晚拿着本书也没读出个名堂,估着还比不上他自己儿子,花消的银子那来的?

还不是婆婆偷摸着给的。

无所事事,可不就是整日里与好赌之人待一块,不盯你盯谁,还自栩读书?!

我呸!

陈氏见着婆婆开口,这定是婆婆与公公商议过了,这一家人筹钱,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一半。

三弟说起银子的事,也不能在深究下去,她心理有盘明白账,都是自己家相公花掉了。

陈氏忙叉开话题,卖乖的表态说:

“娘,你放心,明天一大早我去娘家借,不管如何,我一定多借些银两回来,把我们崔家这难关给抗过去。”

陈氏是个懂事的,李婆子满意的点点头。

又看向众人,只见其它人均不作声,娘家有钱的就数老三媳妇。此时老三媳妇赵氏在一旁事不关已抱着小孙子坐一边继续逗笑。

无奈,只得看着崔老汉,赵氏那里还得崔老汉发话。

李婆子双手来回的措,眼神一个劲的朝崔老汉示意。

这厢,崔大强焦急的那张猪脸似要长在崔老汉身上,眼巴巴的看着崔老汉。

崔老汉斜眼冷看了几眼,瞧这没出息的样,遇点事没一丁点读书人的风骨,怎么立起崔家重担。

思及,崔老汉又一阵胸闷,双眼如寒潭般盯着崔大强。

崔大强眼神“嗖”的一下往里缩,立马正襟危坐,端的是一个读书人仪态。

不得不说崔大强深谙崔老汉。

崔老汉暗自点头,这才像点读书人的风骨,还算有救,闷了一口气,吐出,长叹道:

“大事临头,我们一家人要想办法把这难关给趟过去,兄弟间得守望相助,才是长盛之家。

老二、老三,你们两说说,凑多少?”

崔田柱不明所以:“啊啊,爹,我……我的银钱都给娘了,我……我没银钱。”

李氏看着一幅没出息的样:

“你没银钱,沈氏没有呀,沈氏不是还有一个银手镯、一根银钗子。”

就知道婆婆一直眼馋余下的这点子念想,沈氏一脸悲苦道:

“那是我娘留给我的嫁妆,我是要传给我们白芷嫁人用的。”

李氏“啪”的把鞋底子打在桌上,骂道:

“要死了,说一句顶一句,不尊重婆母的东西。那丫头嫁出去是人家的,那里值得用这些个手饰。”

沈氏急白的趟出泪水:

“姑子嫁人,娘不也给备了许多嫁妆。何况,这是我娘家给的。”

李氏怒骂道:“那死丫头能跟我家梅花比吗?梅花嫁的是什么人家?那死丫头有人看得上吗?”

崔老汉看着越说越偏,重重的“咳”一声,转头看向老三。

崔山子可跟赵氏商量过,最多借三两银子,多了没有。

谁家的银不是大风刮来的,何况刚刚才知,公中少了三四十两银子,蒙谁呢,准是大哥花掉了。

“日常赚的银子可都交给娘放在公中了,我可是一个铜板都没有。

别说兄弟不帮忙,我这是厚着脸皮跟我媳妇拿了三两嫁妆银子,帮大哥凑个数,尽份心意。”

赵氏手里可是握着五十多两现银子,崔老汉因着赵家得势,对这个媳妇多有宽厚,老头子都发话了,赵氏就出个零头?!

李婆子脸红筋暴,对着崔老三就是暴喝:

“才三两银子,打发谁呢?兄弟有难这会子不帮,留着那几十两银子干什么,长霉呀。没点良心的东西。”

赵氏哼的一声,我可不是二嫂,当软柿子捏,冷笑道:

“我们有二儿一女的,念书穿衣,将来嫁娶,那样不要银钱?

他们可都是老崔家的子孙,将来念书要是出息了,可是给崔家带来荣光。

“在说了,那户婆家天天眼红着媳妇手里的嫁妆,还有没有说理的地。”

李婆子到底不敢像骂沈氏一样骂赵氏,赵氏娘家有钱有势,而且是个不让人的,骂一句回三句的主,这事还得指着赵氏。

气弱的呐呐说:

“你大哥这会儿是真的遭罪了,就先借用着,过个几年在还。

孩子们还小,我们一点一点凑,都是崔家的子孙,都是一样照应,老三,你说呢?”

崔山子自己还指望着媳妇过好日子,本来大哥读书都花了家里不少银子,这会儿还得帮他擦屁股,可不干。

一幅死猪不怕热水烫的说道:

“我有银子肯定借呀,我的银子不都给娘,你都收到公中了。

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能干活,能赚吃用的,那好意思动用媳妇的嫁妆。”

李婆子气的七窍生烟,自己平日里有点子好的东西,除了老大,可都给了老三,这会儿出了事,让他表个态,都撇了个干净。

暗自骂道,都是赵氏这个祸精,有点银子,天天显摆着,哄着山子连娘都不认。

听着相公的话,赵氏满意的点点头:

“借用我的银子,何时还,谁打借条?。

爹、娘打了借条,不是有我们三房一份?左右掏右手,竟哄骗我的银子?

我们崔家可是个讲究人家,是耕读世家!”

众人不欢而散。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1章 逃进深山(求收藏~求推荐)
  • 第2章 凑钱(求收藏~求推荐)
  • 第3章 提议白芷嫁傻子
  • 第4章 定下嫁傻子(求收藏~求推荐)
  • 第5章 跳月湖(求收藏~求推荐)
  • 第7章 教训水绣
  • 猜你喜欢
    更多
    第一三七章 相敬如宾
    第一三七章 相敬如宾
    第一二二章 渴望
    第一二二章 渴望
    第一一八章 金钱的魅力
    第一一八章 金钱的魅力
    第八十一章 原形毕露
    第八十一章 原形毕露
    第1章 初时惊鸿
    第1章 初时惊鸿
    第八章 二代圈里的三六九等
    第八章 二代圈里的三六九等
    夜游神
    夜游神
    0157 开门见山
    0157 开门见山
    相关资讯
    更多
    第100章 江六爷其人
    第100章 江六爷其人
    白芷向侧面往外探。一行六人,哟,都 ...
    2022-12-10
    第99章 听闻-酒令榜
    第99章 听闻-酒令榜
    丰顺酒楼二楼,临窗而坐两位贵公子 ...
    2022-12-10
    第98章 惊住了
    第98章 惊住了
    “六色香”“千丈红尘三杯酒,三世 ...
    2022-12-10
    第97章 十色香开业
    第97章 十色香开业
    前段时间范岭县突然发生了一件事 ...
    2022-12-10
    第96章 酒铺名“十色香”
    第96章 酒铺名“十色香”
    天边彩色的云霞极美,等着一轮红日 ...
    2022-12-10
    第94章 讹银子
    第94章 讹银子
    崔吴氏撑着地坐站出来,嘴里胡喇喇 ...
    2022-12-10
    第95章 教导少安
    第95章 教导少安
    崔三爷子锋利眸子一眯,崔家怪不得 ...
    2022-12-10
    第83章 村民抢着求对联
    第83章 村民抢着求对联
    可看黄氏看的目瞪口待,一把年纪往 ...
    2022-12-10
    第92章 说好的羞辱呢?卖惨?
    第92章 说好的羞辱呢?卖惨?
    白芷福了一礼,浅浅的笑道:“谢谢您 ...
    2022-12-10
    第87章 买下酒铺子
    第87章 买下酒铺子
    “现在的去看铺子?”酒老翁的眼睛 ...
    2022-12-10
    热门评论
    三面镜
    打的!&动的手

    “谁要打死你!你这鼻青脸肿的,怎么回事?谁打的!要死了,那个动的手?”

    三面镜
    不争气&言语。

    事太大了,一百五十两,相公怎么敢!只恨相公不争气,无法子,坐一边低头垂泪,不敢言语。

    三面镜

    &看看。

    “作死了,站在那干什么!没点眼色的东西,还不去请郎中给你大哥看看。

    三面镜
    “今天&做出来

    “今天发生这般大事,也不好计较。天色不早了,得赶着时间把晚饭做出来”

    三面镜

    &三两口

    要是平时,老三两口子敢怼自家相公,陈氏也不是省油的灯,可这次。

    三面镜
    受秋风&许久,

    小娘子伸出苍白纤细的手掌,厚厚的茧子布满掌心和指腹,缓缓的卷了卷手掌,感受秋风瑟瑟;许久,指尖发颤,双手猛措了两下。

    三面镜
    ,一片&深秋凄

    残月如勾,白雾茫茫,肃肃秋风吹动了一地的枯枝残叶,一片深秋凄凉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