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那片星海没有你

那片星海没有你

2022-12-10 21:58:33
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他曾说,他是星海里的一叶孤舟,总是漫无目的的徘徊,没有前进的方向,没有向往的光,只有无尽寂寥的长河不断淹没自己。而你,是星海里的一粒沙子,总是不知所疲地随着那叶孤舟。 他不喜欢,因为星海中的沙粒无时无刻都会威胁着孤舟的安全。面对余楠至,季寥伤心苦笑:你对我好的时候,我对你的爱是没有期限的。当你不理解我不信我那刻,爱会因为你的极端行为而消失殆尽,你的不珍惜会让我遇到更好的良人。十里长坡燕园内,季寥怔怔地坐在地上看着余楠至丢给她的那张法院传票,只觉浑身发冷。。


那片星海没有你小说  


精彩节选:

程双双死了,死在一场火灾里,尸骨化成了灰,找都找不回来。

十里长坡燕园内,季寥怔怔地坐在地上看着余楠至丢给她的那张法院传票,只觉浑身发冷。

五天前,他骑在她的身上掐着她的脖子怒声质问:“程双双是不是你放火烧死的!”

季寥没应,也应不出来。

余楠至也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在那五天里,他逼着她在那片废墟中扒拉着,试图要她把程双双的骨灰找回来。

最终,无果。

五天后,他在十里长坡的燕园里买了一块墓地,拿了程双双以前最爱的衣服和在废墟中抓的一把土当做她的尸骨葬在了那里。

余楠至拉扯着季寥的头发让她跪在那里给死去的程双双磕头认错和赎罪。

她不肯,被他踹了一脚倒在墓碑前。

季寥狼狈抬头,程双双那笑得明媚灿烂的照片一瞬就刺伤了她的眼眸。

余楠至居高临下,把程双双的B超单劈头盖脸地甩在她身上,“季寥,你这辈子背负了两条人命,欠她的,你死后一百年也还不清。”

没错,是两条。

程双双死之前怀孕了,可孩子并不是余楠至的。尽管程双双已经嫁作她人妇,他亦是当她为纯真的天使疼她入骨不改痴心。

而季寥是谁……是余楠至的正牌妻子余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可惜,却入不了余楠至的眼。

呵呵,这身份说出来真惹人笑话。

季寥倔强地凝视眼前这个撑着老式黑伞、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的男人,淅淅沥沥的雨打湿了她的眼眸模糊了视线,但她仍旧不改口,“我没有放火烧死程双双,你要我说多少遍才肯相信?”

余楠至突然蹲下,季寥来不及反应,修长有力的手指瞬间就扣住她的下巴,狠狠的让她抽痛起来,“你以为现在抵赖还有用吗?”

季寥颤抖着身子,勉强开口反驳:“余楠至,我是清白的,就算让我说到死,我也不会承认自己是凶手。”

“呵!”话刚落,有力的大手毫不怜惜地扣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往下摁,砰的一声,后脑勺着地,季寥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你和我结婚这么多年,独守空房这么久一定很寂寞吧!”

刚回神,季寥来不及感受疼痛,耳边就听到他特有的醇厚嗓音,带着淡淡薄荷味的气息吹拂脸颊飘入鼻腔,那是他的味道,也是程双双最喜欢的味道。

“怎么了么?”她还有些迷蒙,全世界都知道她独守空房多年,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未关心过她的死活,现在为什么要这么问?

余楠至捏着她的下巴,拇指有力地抹着她的红唇。

疼痛袭来,季寥咬唇怒视他,却无端坠入他那双蕴含滔天怒火的眼睛里,被灼烧了、无法挣扎了,也似乎听到了来自地狱里的问候,这个如同修罗的男人似在问她“是不是想我想到发疯?”

余楠至身上散发着地狱冰川的寒气,冷冷地说:“季寥,就算你再嫉妒双双得我喜爱,也不应该杀了她。”

一股寒意从脚尖蔓延到头顶,季寥猛然回神,不禁一颤,他自始至终都死咬着她是杀死程双双的凶手。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害谁。”她死咬着不承认。

余楠至恨极了她,“你还真敢说没有想过要杀害谁,呵呵……殊不知那几个被抓的歹徒早已经把你给出卖,说你买凶杀人,趁着双双进入酒店,你就让他们点燃酒店里的煤气罐要把双双炸死在里面!”

他的眼里渐渐涌现杀意,没给她解释的机会,捏着她的下巴提起来再重重地摁下。

“啊!!”伴随着尖叫,这一次,季寥的后脑勺重重地摔在墓碑前的石阶上,顿时皮开肉绽,鲜红的血液混合着雨水凝聚成一道道水流,耳畔男人的声音在此刻显得特别的刺耳。

“季寥,我真恨不得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你,可那样对我来说太便宜你了。”

是啊,真的太便宜了,程双双在火场里所受到的煎熬怎能一笔带过。

季寥攥着他的手腕,睨着他,这个撑伞的男人宛如死神降临,正不屑地瞅着她。

他松开,顺便甩开她的手,厉声道:“季寥,你就安心的等待法律的制裁,等着入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余楠至,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呵呵…”他冷笑一声,如同撒旦一般寒气凛凛,“要我听你说也不是不可以,季寥,你有决心吗。”

季寥咬牙,“有。”

“很好。”余楠至扫视了她一眼,“我记得你爹妈也是葬在这片墓园里,只要你肯把他们弄出来证明你的决心,或许我气消了,愿意给你一个小时的机会申辩。”

“什么!”季寥不敢置信地睨着他,“我父母都仙逝了,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说是这么说,证不证明由你!”余楠至嫌恶地说完,身后的人就丢来一把铲子,咣当一声落在季寥面前。

他冷笑着转身,豁然离去。

季寥睨着那把冰冷的铁铲呆呆地坐起来沉默了许久。

好久好久以后,她木木地拿了挂在程双双墓碑上的白布绕着头部两圈包扎好。

然后,在淅淅沥沥的天气下,季寥紧咬着苍白的唇拾起铁铲死死地捏在掌心。

抬眸,她父母的坟墓就在不远处,摆在碑前的黄菊花在雨水的冲洗下似在为她的遭遇而落泪。

“程双双,我有今天的下场你满意了吗?都为人妇了,为什么总还在纠缠别人的丈夫,你男人是死的吗?不能帮你的忙吗?到现在你下地狱了,不甘心我还在余楠至身边,无论如何也要拉我入地狱陪伴着你,对吗?呵呵……肮脏的小三,肮脏的入侵者!”

铁铲削去她墓碑的一角,季寥抬起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朝父母墓地那边走去。

雨水中,她面唇苍白冷得浑身发抖,砰——双膝磕地,她跪在父母墓碑前痛哭。

“爸妈,你们走了,哥哥失踪了,家产也被亲戚们分割完了,这个家到了最后只剩下我了,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哭了好久好久好久,久到天公发怒不断地轰雷,季寥平视父母微笑着的照片,抿了许久的唇瓣,终于忍不住一张一合:“对不起,女儿有罪……”

雨,下得更大了,仿佛在怒斥她的不孝。

老半天过去了,她抱着盒子出现在余家大宅的门前。

余楠至透过监控视频得知她回来,便通知了管家前去回话。

欧式风格的铁门内,银发生辉的老管家撑着雨伞出现,隔着门,两人对视了片刻。

老管家平平淡淡地说道:“夫人,先生心情不好,不想见你。”

季寥抬起头,空洞的眼神直盯别墅二楼的落地窗,她知道余楠至在那里,因为那是装满了程双双所有东西的房间,“让他来见我。”

老管家眼皮也不抬一下,直接把余楠至的原话转告给她,“先生说了,他不想见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连父母的坟墓都敢挖,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做不出来的。你走吧,别把晦气带来这里。”

刹那,季寥的心千疮百孔,“明明是他说的,还想要我怎样做?”

老管家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先生说,如果你想再度证明自己,那就带着父母跪在余家门前,兴许他高兴了,会出来听你狡辩。”

季寥闭上了眼睛紧紧搂住盒子,有气无力地说:“我可以跪,但我父母不行,把他们带来这里已经是大逆不道了,再让他们跪着,就算是天打五雷轰也消除不了我的孽障。他今天不出现,那改日再见。”

话落,双腿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啊”的一声,登时跪地。

不知何时,余楠至撑着伞出现在她身后,“你不跪也得跪,这是你的报应!”

季寥搂紧盒子心有余悸,抬头瞪他,“余楠至,这跪拜你受得起吗?”

余楠至冷冷地嗤笑,“受不起,他们还能跳出来咬我吗?”

季寥红着眼,被气得整个人都哆嗦个不停,“你这样做会有报应的!”

“呵呵……报应?”余楠至抬头望向阴郁的天,似在自言自语,“和你结婚后,我的报应早就来了。”

季寥一怔,缓缓垂首。

是啊,娶到她,不正是他的报应吗?

“所以,你恨极了我,对吗?怕我再报应你,你才让我这么难堪,对吗?”季寥喃喃地问。

余楠至不屑地睨着她,像是在看一堆垃圾似的,“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弄死你,你还想怎么报应我。季寥,我不像你做事心狠手辣六亲不认,我有良心,良心告诉我让法律去制裁你!”

呵,他居然说他自己有良心,不要脸吗?

轰隆——

雨越下越大,雷鸣声越来越响,季寥爬起,失魂落魄地往回走,“对,你有良心,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要侮辱我的父母,他们没有错,不应该跟着我跪在这里。”

自尊被践踏,傲骨被凌拆,那都无所谓,唯有一点不能忍,那就是祸及家人。

“想走,你问过我了吗?”脚下踉跄,季寥猛摔在地。为了护住盒子,她的脸硬生生的砸在水泥板上,顿时青了一块。

她坐起身,湿透的发丝胡乱地贴在脸上,轻薄的衬衫早已经把她纤细瘦弱的身躯印得清清楚楚。

狼狈又楚楚可怜,万般惹人怜爱的模样真是让余楠至厌恶极了。

季寥眼眸空洞,仿佛感觉不到疼痛,那个害自己跌倒的凶手,竟是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呵,不值得,一点也不值得……

她沉默了好久,方才呆呆地回应:“余楠至,我累了,不想再和你争辩了,你想要我坐牢,我去就是,反正说再多你也不会相信我的话,也懒得跟你再费口舌。等我安葬了父母就去自首,你想要的结果,我给你。”

她痛苦地闭上眼睛,雨水早已打湿了她的一切,脸颊留下的水珠,让人分不清那是云层的泪还是属于她的泪。

余楠至擒住她手中的盒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季寥再次睁眼时,脸色惨白,仰起头不解地问他:“你想要的结果我已经给了,你还要做什么!”

余楠至咬牙切齿道:“双双死后连骨灰都没有留下,这种永远失去挚爱的滋味让我伤痛极了,我不能让你就此好过,你也该和我一样尝尽这股滋味。”

“不要!”季寥怒吼着,死命的和他抢夺。

男女力量悬殊,最终败给了冷酷无情的他。

“不要,求你了!”

盒子被他抛向天空,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吼叫,她刚想起身去接回盒子,却被老管家伸手拦住。

挣扎无果,她眼睁睁地看着盒子落地,盖子被打开,雨水无情地冲刷而过。

那一刻,季寥的世界分崩离析。

她痛苦的跪在雨中,哭喊着用双手一捧一捧地抢回混在雨水中的骨灰。

可是雨太大了,短短的几秒钟,所有的东西都归无了。

啪嗒…

好不容易抢回的骨灰,被余楠至一脚踢翻,混着雨水,流进了下水道,他阴笑道:“你父母遭遇海难而死,理应葬在水里,我帮你一把,不用谢。”

此时,正如同万箭穿心,季寥尖叫着,发了疯似的冲向余楠至,“你个人渣这么狠心,必遭天谴!”

在她要抓住余楠至的那刻,老管家再度把她给拦住了。

余楠至过来,又捏着她的下巴,笑得如同地狱里的恶鬼,“你买凶杀人,活生生地将双双烧死,你不狠心吗?呵呵,论起狠,我都不及你十分之一。”

季寥张牙舞爪地瞪着他,恨毒了他,“我说了千万次,我没有杀死她。余楠至,你会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的!”

余楠至转身回头斜了她一眼,“只要能让你不好过,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季寥心碎了一地,喃喃自语:“是啊,可你已经达成目的了……”

余楠至勾唇,露出残忍的微笑,“还不够,远远不够,万万都不够!”

程双双死了,他不痛快,所以也要她跟着不痛快,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好狠的男人,真的好狠……

季寥捡起盒子,撑着冷到骨子里的身体靠近铁栅栏边,刚一靠,脚底打滑,一屁股摔坐在冰冷湿漉的地上。

痛,浑身都在痛!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1章 我爱你,你却爱着她
  • 第2章 你不爱,全是伤害
  • 第3章 得罪了你,报应不爽
  • 第4章 你给的伤害,痛击灵魂
  • 第5章 你如此,让我如何隐忍
  • 第6章 所受的罪,拜你所赐
  • 猜你喜欢
    更多
    第一四二章 本能
    第一四二章 本能
    第一四一章 不可逆转的局势
    第一四一章 不可逆转的局势
    第一二五章 英雄
    第一二五章 英雄
    第一零九章 车祸
    第一零九章 车祸
    第九十章 故友
    第九十章 故友
    仙暮九器
    仙暮九器
    第10章 他的负担
    第10章 他的负担
    第78章 西洋范儿
    第78章 西洋范儿
    相关资讯
    更多
    第46章尽管谁也记不清,但依旧被爱着
    第46章尽管谁也记不清,但依旧被爱着
    余楠至再次回来探望季寥的时候,了 ...
    2022-12-10
    第45章 她的日记本里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45章 她的日记本里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会觉得我会为了双双的遗物不 ...
    2022-12-10
    第44章 无法逃离的枷锁,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痛
    第44章 无法逃离的枷锁,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痛
    “我说的话,你有也没听见。”这一 ...
    2022-12-10
    第43章 你能和她绝交吗?
    第43章 你能和她绝交吗?
    余楠至的呼吸渐渐地很沉重出来,换 ...
    2022-12-10
    第40章 扪心自问一下自己,是否有过一丝怀疑她是清白无辜的
    第40章 扪心自问一下自己,是否有过一丝怀疑她是清白无辜的
    余楠至表示拒绝:“不,我要在这里等 ...
    2022-12-10
    第41章 事到如今,你依然不肯放过我
    第41章 事到如今,你依然不肯放过我
    一个半钟的会议说快也不快,全程中 ...
    2022-12-10
    第42章 还活着,却始终逃不开你的枷锁
    第42章 还活着,却始终逃不开你的枷锁
    “你个混蛋闯什么闯,是想季寥死得 ...
    2022-12-10
    第39章 当你偏执的离开后,我才发现你也挺在意我的
    第39章 当你偏执的离开后,我才发现你也挺在意我的
    “季寥!季寥!!”他发了疯似的冲见状 ...
    2022-12-10
    第38章 我累了,真的累了,累到没有力气和你争辩下去了
    第38章 我累了,真的累了,累到没有力气和你争辩下去了
    季寥眼底掠过一丝落寂,“我我以为 ...
    2022-12-10
    第37章 天公不作美,悬在崖上的心
    第37章 天公不作美,悬在崖上的心
    她倏然自我调侃的笑了一声,抬起头 ...
    2022-12-10
    热门评论
    欢妳
    场火灾&。

    程双双死了,死在一场火灾里,尸骨化成了灰,找都找不回来。

    欢妳
    “季寥&的方式

    “季寥,我真恨不得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你,可那样对我来说太便宜你了。”

    欢妳
    双进入&把双双

    余楠至恨极了她,“你还真敢说没有想过要杀害谁,呵呵……殊不知那几个被抓的歹徒早已经把你给出卖,说你买凶杀人,趁着双双进入酒店,你就让他们点燃酒店里的煤气罐要把双双炸死在里面!”

    欢妳
    着他的&,这个

    季寥攥着他的手腕,睨着他,这个撑伞的男人宛如死神降临,正不屑地瞅着她。

    欢妳
    程双双&错和赎

    余楠至拉扯着季寥的头发让她跪在那里给死去的程双双磕头认错和赎罪。

    欢妳
    铁铲削&去她墓

    铁铲削去她墓碑的一角,季寥抬起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朝父母墓地那边走去。

    欢妳
    前的黄&冲洗下

    抬眸,她父母的坟墓就在不远处,摆在碑前的黄菊花在雨水的冲洗下似在为她的遭遇而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