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千梦变

千梦变

2020-11-17 00:16:30
评语: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梦非梦,天幕锁苍穹。千梦生死轮回没处寻,一梦轻叩云罗阙。道非道,荆棘绕山腰。千梦变化无常随风去,一梦泪眼破泣笑……入我千梦门,得我千梦道,修我千梦真,成我千梦魂。”也没什么能比得上梦的变化更快,石恒到底一生是梦,但是梦的一生。千云山的风景很美,但大部分时间为云雾笼罩,看不细致。今日石秀一上山,山上出现霞光万道,将整个千云山的风景映衬得更加美丽,石秀的心情本来就好,现在在如此美景的映衬下,那娇媚的脸蛋更显得动人。石秀来到父母墓前,一改嬉笑,点燃烛火,摆上祭品。虔诚的向父母与上苍祷告,希望哥哥可以高中,光耀门楣。这时,一只雪白的小野兔突然从草丛里跳了出来,着实吓了小姑娘一跳,石秀回神嗔笑道:“小东西,你吓我一跳”说着向小白兔走去,将它抱了起来。。



精彩节选:

  当石恒,醒来时看着山寨土匪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他跌跌撞撞的寻找着秀秀的尸体。当他在内堂找到秀秀时,看到秀秀的安静的躺在那里,鲜血染红衣杉。石恒背着秀秀走出了山寨,他没有去千卢府,而是向着千云山走去。

  第二天一早,小许子带着大伙,就往山里进发了。千云山就是如此,有时梦幻如仙境,有时阴森入炼狱。天阴了下来,像似要下雨。然而在深林里更显得阴暗,路就更显得难走,走着走着,石恒看到远处有几株金盏菊,于是说:“许大哥等一下,我去把那小坡上的金盏菊采来”。“走了这么久大家也累了,原地休息一会”小许子回头对大家说道。二狗对小许子说:“啊恒就这爱好,特别喜欢金盏菊呢。”小许子傻笑道:“文化人,爱好就是不一样。”石恒向着金盏菊走了过去,去采金盏菊,就在回身时,看到不远处有一种绿绿的野果,石恒突然大笑,“哈哈哈……这不是,酿制千日醉的小麻古嘛,这次还真来对了”说着,采了百十颗装进背篓里。(千日醉,山村里的一种酒,由小麻古、天子真、稻谷、水合兰酿制而成。其中小麻古是主要的辅料。)回道休息的地方,二狗看到石恒满脸笑容不禁觉得奇怪,问道:“当个‘采花贼’就那么开心”。“哈哈,这次你们有口福了,等回去了我给你们酿酒喝,看到没,这全是小麻古。”石恒回道。石恒除了读书,养花的另一爱好就是酿酒,品酒,喝酒了。大约五个时辰后,到了小许子说的地点。可是,没等他们埋伏时,他们就被狼群发现了,足足四十头成年的的大灰狼,将他们团团围住,这些狼显然是饥饿的太久,个个都露出獠牙,看着这些人都跃跃欲试。面对这样的情景小许子也不觉紧张,手心和额头都是汗。二狗更是吓得打哆嗦。石恒看到这场景也不由得心惊,可是他心里却又不得不极力压制,不然今天断然不能安全。石恒脑中灵光一闪,突然说道,“大家先围成一圈,短时间内狼群是不会发动进攻的,我想我们与它们应该是不期而遇。”思考良久,石恒向小许子喊道:“许大哥,把羊肉和香油给我”,小许子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搞蒙了,但是立刻眼中有了清明,果断的让人把香油和三只剥好皮的山羊拿了出来。石恒将小麻古捣碎抹在羊肉上,外面又抹上香油盖住小麻古的酸味。对二狗和小许子说:“把这三只羊分成六份,扔向六个不同的方向”,他们都很果断的向山坡下扔出半只剥好皮的山羊,这时有四,五只狼向着山下跑去。又有同伴向山下扔出羊肉。扔了整整三只羊。看着还剩下的十几头狼和山下正吃羊肉的狼,石恒回头看了看大家,会心的笑了笑:“现在问题解决了,半个时辰后大家等着收取猎物吧”,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石恒会这么讲,现在大家可还都在险境中。大家将信将疑中等候了半个时辰。突然,一声声狼鸣一头接一头的狼到了下去,小麻古的麻醉效果起了作用。剩下的十几头狼已然不够看,三五下被大家解决了。大家又去了,狼窝讲小狼全部捉了起来,满载而归。回道村时已然天黑,晚上大家都很高兴,摆起了庆功宴。小许子端起一大碗酒说道:“这次多亏了石恒兄弟,不然大家可就真成了人入狼口。今天这杯酒,我敬兄弟你。若兄弟真能高中,我愿鞍前马后,为兄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石恒,也不推诿,接过酒一饮而尽,小许子更是开心。

  石恒还在后院摆弄他的金盏菊。“啊恒”石恒的发小,王小宝高声叫道。“二狗,我在后院呢,进来吧。”石恒高声回道。王小宝小名叫二狗,“啊恒,还摆弄你的花呢,这有不能吃又不能喝的,走我带你去找野味,隔壁村的小许子说是在山上发现一小群狼崽子,正喊人去捉呢,你去不去?”“好啊,等我带上家伙”。别看,石恒是个秀才,可是在山村里的人,哪个不会打猎,哪个没有三两下本事。半个时辰后收拾停当,王小宝带着石恒拿着所谓的工具出发了,走到门口时,看到邻家大妈坐在门口,石恒说道:“大妈,秀秀回来,您就帮我转告她我和二狗去打猎了,五天后回来,到时候分给您点”。“这孩子总这么客套。嗯,好的,好的,你们去吧”邻家大妈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走吧,我们先去邻村找小许子,这小子已经召集了很多人呢。”小宝拉着石恒向着村外走去。山路十八弯,路程就是长,不停得上坡下坡,转转弯弯。来到邻村已经天黑了。走到小许子家门口,看到院内已经有十多个人了。“二狗,你怎么才来,俺都等急了”一个身高一米八七的黑大汉从屋内出来招呼道,“小许子,这山路不好走。这不是我又拉来一兄弟帮忙不是。石恒,我兄弟,打小一起玩到大的,今年刚考完状元。说不定能高中呢”“秀才啊,俺喜欢又文化的人,俺娘说啦,有文化的人都受人尊敬,可俺就是不爱读书。”小许子伸出黝黑的向石恒抱拳,石恒作揖回礼道“许大哥真是性情中人啊”。“别多说了,赶紧进屋吧,我把情况跟你们说一下,待会商量商量,今晚大家好好休息,明天一早一起进山。”

  千云山的山脚下,有一个小山村叫博望村。宁静的小山村住着一对兄妹。兄妹俩从小相依为命,哥哥石恒是村里唯一的秀才,今年刚参加完状元考试。正在院中看书,院前种着他很喜欢的金盏菊。看书看得累了,就蹲在花前摆弄起花来。“哥,王大爷半个月后,应该会从县城把消息带回来吧?”妹妹石秀站在门口问道。“嗯,应该是的。”石恒有一句没一句的回道。“我想哥哥一定会高中的,待会我就去爹娘的坟上上香。希望他们能保佑哥哥。”说完石秀转身进屋收拾东西去了,石恒仍旧在摆弄着他的金盏菊,嘴里嘀咕着:院后还有空地,应该也种上金盏菊。说完拿着铲子和几株小的金盏菊去了院后。石秀提着一些贡品和纸钱向着山上走去。

  石恒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四周陌生的环境,自语道:“这里是哪里?是地狱么?”石恒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也不见有伤痛,衣服也换了身新的。“咕……咕……”石恒的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这时石恒自出事那天以来第一次有了饥饿的感觉,他出了睡房看到外面的竹桌上放着好多他没见过的野果,他也不顾形象和礼仪就拿起果子吃了起来。边吃着野果,石恒走出了草屋,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座孤崖上,四周都是悬崖峭壁没有下去的路。在草屋的旁边还有一座草屋,石恒推开门进去一看,里面满满全是书简。石恒随手拿出一卷,只见上面写着“梦非梦,天幕锁苍穹。千梦轮回无处寻,梦醒轻叩云罗阙……,……入我千梦门,得我千梦道,修我千梦真,成我千梦魂。”石恒一口气读完,不由得愣在那里。心中思道:“莫不是真有仙人?还有那日所见的那个会飞的人也是仙人吗?”石恒的脑子混乱了,他本是读书人,不该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这几日一连串的事件又无不说明这现任的存在。“不然,那些土匪怎会死,二狗和小许子到底去哪了?我不是跌落山崖,为什么没有被摔死?”石恒,呆呆的站在孤崖边,望着天边看那云卷云舒,听着天地间的风吟鸟唱。

  半个月过去了,又是一个晴朗的午后,一声响亮的锣声闯入了寂静的山村,只见王大爷满面春风的走在队伍前面,像是后面的队伍都是在为他造势一样。王大爷一进村就大声的喊了起来:“我们村出状元了,石恒中啦,我们村出状元了,石恒中啦……”紧接着全村的鸡、狗、鸭、鹅也全部沸腾,跟着叫了起来。石秀大老远就听见了,不一会他们家的门口围满了人,全村的人都来到石恒家道喜来了。石恒也出来迎接发榜官。发榜官下马后,向北方拜了一下,随后站在北面方位,说道:“石恒,接旨”。石恒赶紧下跪,全村的男女老少全都赶紧跪下,这时的鸡、鸭、鹅,狗也都相继的安静了下来,发榜官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新榜状元石恒,文采卓著,特命为千卢府知府,着三月内上任。钦此”。“谢皇上恩典”石恒回道。经过一番客套,宴请全村和发榜官是必不可少的。当一切安静了下来,石恒和石秀开始收拾东西,他们打算三天后前往千卢府,千卢府衙距离博望村有时日路程。石恒和石秀去了一趟父母的墓前,在那里他们向父母告别。第二天拜别了几位村里的老人,这么多年他们兄妹也是承蒙这些老人们的关照。王小宝说要送他们,决定和他们一起去。当第三天刚走出村口的时候,就听到后面有人喊道:“石恒兄弟,等等我”大家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隔壁村的小许子,小许子本命,许德才。可是名字跟这人根本不搭调。石恒道:“许大哥,你这是……”“兄弟,那天俺不是说了么,你只要高中,俺就鞍前马后,赴汤蹈火,刀山火海,两肋插刀……还有,还有那什么,嘿嘿,我来帮你拎东西”说道最后,说不出话只好傻笑说帮石恒拎东西。石秀看到这傻大个,也呵呵的笑了。小许子看到石秀笑了,就傻笑的更厉害了。大家话也不多说,就向着目的地千卢府进发了。

  回到山寨后,“将这个废物和这三个关进水牢,那个小美人送到大哥房里去”说完,土匪头目转身走了。“啊恒,现在怎么办,秀秀被抓了,恐怕凶多吉少。”二狗担心的看着石恒,石恒靠在前边脸色十分难看,没有说话。“娘的,放俺出去,俺和你们拼了”小许子愤怒的撞击着水牢的牢门,不停得嘶吼着。“别吵、别吵,啪,啪,啪”三声鞭响,牢头进来制止小许子的吵闹。二狗见状说道:“小许子,好汉不吃眼前亏,别冲动。”牢头见小许子不闹了,转身出去和其他的土匪喝酒去了。“要想救你妹妹,你们得帮我恢复身体”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出来。石恒一愣说道:“你……”还没等石恒说完,那个被土匪也扔进来的人,忽然全身发光,二狗,石恒,小许子浑身暖暖的少了些许水牢的寒意。“你们帮我把水牢挖地下挖开”,石恒看到这奇异的一幕没有说话,便叫着怔发呆的二狗和小许子一起开始挖起水牢。挖了大约五个时辰,一道光从水底射出,照耀的他们都睁不开眼。当强光过去,他们看到水下有一具骸骨和几块紫色的水晶石。只见那个人,将紫色的水晶石化作雾气吸入鼻孔,紧接着那个废人身上散发着光芒,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中,只见他一挥手将那具骸骨收起,骸骨消失不见了。石恒等人更觉得惊奇。一声巨响,水牢的门炸开了,石恒几个眨眼只见就出了水牢,睁开眼时已经到了山寨的院内。只见那个废人,飞至半空道:“王某,恢复了,尔等无知山匪速速出来受死。”土匪山寨顿时炸开了锅,一个个慌慌张张的拿着刀枪跑了出来。看着飘在半空的那自称王某的人,个个都惊讶万分。石恒看到抢劫他们的土匪头目,喊道:“快把我妹妹交出来”,土匪头目看到石恒愤怒的面孔,又看了看飞在半空的那个废人,对石恒说道:“那丫头,已经自尽了,真他么晦气,搞得老子满屋子的血”。石恒听到这已然怒发冲冠,向着那土匪头目跑去,他要杀了他。可是他哪里是这群土匪的对手。还没等走到土匪面前就已经被打倒了,那土匪头目拿起一把刀就要向石恒砍去。就在这时,那飞在半空的人说话了:“冥顽不灵,死”只见他,双手掐诀。一道光环从他身体外发出,一瞬间所有的土匪全都死了。二狗和小许子已经吓傻了,石恒已被打昏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秀,哥带你回家,哥不做官了,哥带你回家……”石恒终于回到了家,全村人都来看望石恒,然而石恒却是关上门谁也不见。石恒将秀秀葬在父母的墓旁,将家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付之一炬。他一个人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里,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他向着千云山山顶走去,平日里的美景,如今已化作无尽的怜悯与哀思。偏逢屋漏连阴雨,在山里无心的走着,却被一条毒蛇咬了一口。走了没几步,就昏倒了滚落山坡,掉入山下。就在此时,峰回路转的一幕出现,一道霞光飞过,将其接住柔和的降落在一处桃园之地,若仙境。

  走了不多久,“哥,你快看,前面官道上躺了个人”石秀惊呼道。石恒他们快速赶上了上去。石恒检查了一下这个人的身体。“他的手脚都断了,气息微弱,怕是活不了多久了。”石恒说道。“哥,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啊”石秀看着眼前的这人说道。突然,一声声,马的嘶鸣声出现。七八匹马出现。马上坐着土匪,将他们团团围住。后面跟着几十个喽啰。其中一个土匪说道:“挺标致的小妞,没想到,这废物没引来大票,倒引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哈哈……带回去送给大哥,当压寨夫人。”就见几个喽啰走了过来,要带走石秀。石秀吓得躲在石恒背后,小许子见状立马上前一脚将一个喽喽踢飞。土匪头目见状大怒,举刀就要向小许子砍去。就在这时,石恒拿起扁担将那匪刀击飞,正色说道:“我乃千卢府知府,你们岂敢放肆”。被击飞马刀的土匪,不由得一愣。另一个土匪见状,随即到这土匪耳边耳语了几句。这土匪头目,说道:“将他们都绑了”。经过一番恶战,最终寡不敌众,石恒他们被土匪抓走了。

  千云山的风景很美,但大部分时间为云雾笼罩,看不细致。今日石秀一上山,山上出现霞光万道,将整个千云山的风景映衬得更加美丽,石秀的心情本来就好,现在在如此美景的映衬下,那娇媚的脸蛋更显得动人。石秀来到父母墓前,一改嬉笑,点燃烛火,摆上祭品。虔诚的向父母与上苍祷告,希望哥哥可以高中,光耀门楣。这时,一只雪白的小野兔突然从草丛里跳了出来,着实吓了小姑娘一跳,石秀回神嗔笑道:“小东西,你吓我一跳”说着向小白兔走去,将它抱了起来。

  从千云山到千卢府要两个月的路程,石恒他们已经走了近半的路。“啊恒,前面是小屋山,听前面村里的人说,最近小屋山可不太平。有土匪呢,我们是绕过去,还是怎么办?”二狗看着前面的山,回头对石恒说道。石恒看着石秀,又看了看小许子,说道:“我可是千卢府知府,土匪能把我怎么着。”“就是,哥哥是官,还怕土匪不成。”石秀挺了挺胸脯说道。“兄弟,我们不是怕了土匪,有句话叫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虽然,咱们是官。可是就我们四个也打不过土匪啊。”小许子摸着头,傻看着石秀说道。石秀看到小许子的样子脸有些微红道:“哥,许大哥说的有些道理呢。”,“好吧,那我们就绕道走。路程远了些,应该抓紧时间赶路,应该没事”石恒说完,撑开纸扇向前走去。

  众人进到屋内,各自找位置坐下,小许子坐在上首说道:“前几天,俺进山打猎,看到一头獐子,我就追啊,追啊。追了好几里地。突然,听到一声狼嚎。我立马打了个机灵,爬到树上。就看到四,五头狼,将那个獐子围住,咬死了。可是他们没有吃,而是把它拖走了。等了半个时辰我才从树上下来,没敢沿原路返回,就在我绕路走的时候,听到了有小狼崽子的叫声,我一听不止一头。我就爬到一颗大树上,看到远处有八九只小狼崽子在外面晒太阳。于是我就立马赶了回来。”“这么说,那里应该不止有四,五头成年的狼。要是狼群的话,至少有二十头狼,可能那次是分开狩猎。”二狗分析道。“不过,我们准备的东西足够对付了”。“这样,我们分三个队,一队负责引诱,一队埋伏,一队偷袭。”安排好人手和布置好任务,大家便回去休息了。

  这一次当石恒将书简放上书架时,书架竟然被他碰倒了,一阵灰尘扬起,石恒手忙脚乱额将书简整理起来,突然他看到,书架角落的后面有一部被红色锦布包裹书简,石恒小心翼翼的将它打开,上面写道:“御龙飞剑踏千山,金戈飞舞斗破天。青丝幽幽白发覆,苍穹已碎为哪般?……七色彩虹映苍穹,万道霞光照天城。骤雨初歇留恋处,不二天堂有无中。一滴泪、一段情、古往今来几人同,夜色空空伫晚风。……梦非梦,唯我一人醉,笑问古来几多痴人泪。情陌化蝶久,尚可慰,而今谁人相登对?但求君心似我心,我愿付余岁。石心绝笔。”石恒读到这,石恒呆住了“石心,这不是父亲的名字么?难道父亲是仙人?怎么会这样。”石恒的心不能平静,他跑出草屋外,对着苍天大声的呼喊:“为什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来告诉我?”。他的声音回荡在山谷间,久久不散。

  小许子看了看石秀,又看了看石恒,傻笑道:“一看石兄弟就是有官威”。石秀嗔道:“还傻笑什么,拿东西走人”,“嗯,好、好”小许子立马扛起扁担,挑起行李跟了上去。二狗跟在石恒后面,看到后面的情况,立刻快步走向前跟石恒耳语道:“啊恒,看来小许子对秀秀有意思啊”“有意思?什么意思”石恒回头看了看石秀和小许子。回头对着二狗说道。“你傻啊,你说什么意思”。“哦,是哦,秀秀也不小了”石秀看见前面的哥哥和二狗正回头看着自己,脸不禁的更红了,不觉加快了脚步。小许子看着石秀加快了脚步,不由得喊道:“石姑娘,你怎么走那么快,等等俺么。”这时,石恒和二狗都哈哈笑了起来,小许子不明所以也跟着傻笑起来。“这样吧,我们走官道,土匪再大胆也不敢到官道上撒野”石恒说道。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高中状元
  • 第二章 世事多变
  • 第三章 寻仙羁旅
  • 第四章 一念执着
  • 第五章 得入仙门
  • 猜你喜欢
    更多
    血屠至尊
    血屠至尊
    三维世界游戏
    三维世界游戏
    剑戟纵横
    剑戟纵横
    锦瑟桃夭
    锦瑟桃夭
    半劫不渡
    半劫不渡
    混沌造化鼎
    混沌造化鼎
    仙界有我
    仙界有我
    医邪录之剑坠江湖
    医邪录之剑坠江湖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