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尘环行

尘环行

2020-11-18 17:48:22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一群人,心存相同的想法却走上同一条路,一路上突然发生的悲欢离合,艰难困苦 尘环形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约莫九个月前——建元元年,秋。北方草原上的野狼虎视眈眈的盯着大汉的边境,盯着汉人秋收的时令果蔬,盯着粮仓中堆满的粟米,稻米,小麦……毡帐内,匈奴的首领大单于与贵族们把酒言欢,场面好不热闹,酒过三巡,食过五味,呼延贲晃着醉酒的身体站起来面相大单于:“大单于,听说今年秋季汉人收成颇多,那粮仓里的粮食都快堆放不下了,可是汉朝的皇帝小儿仍未有所表示,我们何不给他点厉害瞧瞧?”。


环行肌怎么读  女生不上环行吗  不戴环行不  环行的英文单词  不取环行不行  环行英语  


精彩节选:

  第五灵哪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呢,回到家坐在食?前,与他同坐的还有他的昔日同窗好友——邳覃,他召唤来邳覃,以往的经历来看,只要这两人凑在一起,一准儿没好事,这次两人又在密谋什么呢。

  “先生,你看你这刚损失一笔财物,而且我们一走,肯定人手也紧缺,不如这一次就带着我们,一路也还好有个帮衬。”听到第五灵这样说,是有道理。可这也是自己最怕的,他心里清楚,第五灵现在虽然落魄,但一个人年纪轻轻的不会这样落魄的一辈子的,可是看他以前养尊处优的样子,对于他将来能走到哪一步,自己还是没准。既不能让女儿跟着他受苦,另一方面也担心,如果将来,他能取代自己商队的位置,如若能将他培养成自己的继承人,这样女儿以后也会有个依靠。心里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不如将计就计……

  “不好坐的,弄脏了这么干净的地方,再者说也会扫了你们的雅兴。”叫花子摆摆手,顺势坐在了店门外的石阶上。

  叫花子走后,店内便有人议论起来。倪季邻桌的人讨论道:“你知道这个叫花子么?”

  这天,甄父正在后院忙着清点货物,一小厮跑过来:“先生,有人找您,来者说他叫第五灵。”

  趁着士兵准备的功夫,乌洛兰骑马四处巡视,发现一个破草棚下的草垛微微抖动,拔出刀指向草垛,厉声道:“谁?”

  在边境的互市,往来人群熙熙攘攘,有穿着汉服的远途商人和边境农民、买卖人,也有匈奴打扮的老百姓,有时候还会看见西域的骆驼商队,这些商队与汉朝的商队一样,远道而来,他们知道在此可以交易置换汉朝的丝绸布匹,彩陶器具,还有其他的一些零碎物件。

  等一切都处理好之后,第五灵一家搬出了大宅子。这段日子于第五家而言是难熬的一年,搬到乡下破旧的屋子后没多久,第五灵的祖父由于年事已高再加上难以承受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打击,没能挺过个把月便过世了。第五家便只剩下了第五灵和他的母亲,家仆都四下遣散了,留下来的只有陶夭。

  这日,倪季给临街的酒肆送酒,偶遇叫花子郎中怀里抱着一婴儿,正在四处讨食。说起这酒肆原是不用送酒的,开酒肆的人本是郡中数一数二的酿酒师傅,十里八乡的人凡是摆喜宴的,庆生辰的,或是招呼亲朋,自酌自饮都愿意来这家酒肆买酒,不枉这酒肆“酒香云霄”的称号。只是之前匈奴突袭,酿酒的鲁师傅被匈奴士兵掳走,鲁夫人当时外出探亲,由此躲过一劫,现如今,酒肆便由这孤儿寡母来打理,鲁夫人不善酿酒,便从倪季那里买酒,加之她做小菜的手艺不错,勉强支撑着酒肆,以此度日。

  “不知道,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说到这停下了。

  此时远远听到家奴的声音:“邳覃公子前来吊唁。”

  来者是个和灵公子差不多大小的公子,身着月牙白直裾,腰间配有一块镂空玉阙,随着他起身跪拜而晃动着。祭祀完之后,该到灵公子向他回礼,在相互尽礼之间,邳覃一只手扶在第五灵肩上,说到:“物有自然,事有合离,节哀,自己多保重。”简单的嘱咐过几句后便转身去后院向夫人和老爷子问安。

  台下看官为这程婴“啧啧”称道:“恐怕世上再没有程婴这样忠烈侠义的人了”,“怎么能舍得把自己的孩子换去送死呢?!”……

  倪季回道:“好。”说时便搬起酒穿过酒肆大厅进了后院。

  台下看客皆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男子,男子白痴红唇开闭之间,程婴,屠岸贾,赵氏孤儿等人物仿佛就是当朝的人物,这些故事仿佛就发生在当代,人物被说活了一般。

  “你说这样做能行么?”邳覃狐疑的看着第五灵。不仅狐疑,语气中透着不可能的意味,敏感人都能感受到他不想去,也不愿意这样做。

  “今日,该送走的,不该送走的都已走了,只剩下我这个没用的妇人,我本想不如随着夫君去的,可我还是放心不下你,尚且苟活着。我尚可如此苟活,可是你呢,孩子,你是第五家族的继承人。”话说至此,夫人突然意识到现状,自己像是说错了话似的,低下头自言自语道“哦,不,现在已经家不成家了,又何来族?可是孩子,你虽小可过不多久你就成年了,以后第五家还得倚靠你,时至今日,你有何打算?”

  三日之后,由乌洛兰带兵,天刚刚放亮,就突袭了凉州,经过敦煌郡,酒泉郡,张掖郡,直捣武威郡。

  “我今天一定要抓你去见官。”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乜訧,乜訧
  • 第二章 树挪死,人挪活
  • 猜你喜欢
    更多
    天国迷梦
    天国迷梦
    哇隋唐如此精彩
    哇隋唐如此精彩
    天师三国
    天师三国
    士阀
    士阀
    飘荡生长
    飘荡生长
    抗战游侠
    抗战游侠
    重生之我是上将潘凤
    重生之我是上将潘凤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热门评论
    玲铎

    &訧时,

      神奇的是当叫花子郎中叫出乜訧时,这孩子竟冲着他中咧嘴笑。

    玲铎
    不好坐&脏了这

      “不好坐的,弄脏了这么干净的地方,再者说也会扫了你们的雅兴。”叫花子摆摆手,顺势坐在了店门外的石阶上。

    玲铎

    &着孩子

      这说话的功夫,老板娘已经抱着孩子从后院出来了,叫花子站起来接过孩子,连连道谢。

    玲铎
    “这交&,而程

      说书人微微一笑,道:“这交出的孤儿原来是程婴的孩子,而程婴将真正的赵氏遗孤视为己出,程家一日之内一死两疯。”

    玲铎
    不进来&进来坐

      “您怎么不进来坐着,快进来吧!”好事儿者硬是要邀请叫花子进来坐坐。

    玲铎
    “再清&的粮食

      乌洛兰跨在马上,手里握着精钢弯刀,发号施令:“再清点一遍马车上的粮食,把那些俘虏男女分成两路,集中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