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凝固的眼泪

凝固的眼泪

2021-01-10 12:46:14
评语: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雪,是完全凝固的眼泪。但当雪溶化时,眼泪便汹涌澎湃而来。 完全凝固的眼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澄族名字的来历和一个女子有关。族里的老巫师说澄影是一位善良的女神,她的头发是银色的,但不知为何,她的发里还掺杂着几丝橙色。有一天澄影神秘的消失了,澄族的领土里却多了一种奇怪的树,每五年开一次花,花瓣柔软如孩童的肌肤,但只有两片花瓣。两片花瓣一片是蓝色的,另一片是橙色的,它们像遥望的朋友,在风中凝视着对方。可几乎没有一朵花能保住蓝色的花瓣,风会毫不留情地扯下蓝色的花瓣。我小时候见过这些,蓝色的花瓣纷纷凋落,轻舞着,不舍着,凄美着,躺在地上留恋地望着橙色的花瓣,象在等一个答案。“橙色的意思是在前世深深祝福未来的你,”老巫师的脸在篝火中忽明忽暗,“可没有人能占卜出蓝色的意思。”“为什么?”“痕,也许占卜出蓝色的意思时澄影消失的原因也就知道了,可是有些事情知道结局只会让眼泪更加汹涌。”150岁的我回想起这些事时依然记得她脸上的诡异,依旧在飞舞的蓝色花瓣,但我猜不透它们想要告诉我的。。


凝固的眼泪顾卿妤全文免费阅读  凝固的眼泪顾语凝秦旭尧  凝固的眼泪免费  凝固的眼泪小说免费  凝固的眼泪顾语凝  凝固的眼泪小说在线阅读  凝固的眼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凝固的眼泪顾卿妤  凝固的眼泪全文免费阅读  凝固的眼泪小说  


精彩节选:

  夜深了,我依旧无眠。眼睛刚放过我,要闭上时,一个声音轰响起来:“玉檬。”

  “好了,妖精的事总算完了。”泽溢没有仗打时说话的语气很有些不耐烦。他的目光悄悄溜向信筝,可信筝埋头处理事务,算是回敬他上次的话。泽溢干咳了两声后说到正题上:“陛下,您不是说让我平定北方的战乱吗,什么时候去?”“如果你准备好了的话,后天吧。”这场战争不是多重要,可郁离很明显的是想趁此机会抽掉我的支撑:“陛下,那里形势险恶,应再派一个占卜师去才行,我看.......”她不怀好意的瞟了一眼信筝,“信筝不会介意去吧?”“郁离,大占卜师是王的亲信,是所有占卜师里最关键的人,怎么可以让她去?”泽溢为了信筝居然会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好吧,我去。”信筝突然抬起头,语出惊人,“这样也算是锻炼我吧,不过,我还是要劳驾泽溢将军照顾一下我这个废物了,真是抱歉啊。”我糊涂了,信筝到底想干什么?

  “是的,澄痕,是她让我告诉你这件事的,她说她不想害你。”

  “陛下,泽溢将军求见。”信筝打断了我的回忆,“为什么总要在这片山坡里坐那么久呢?”我缓缓的站起来,敛回手上的橙色光芒:“筝,我占卜不出来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我......”“陛下,占卜这种事还是由我来做吧,请相信所有的谜底都会有揭开的一天。”她的身旁卷起蓝色的尘土,背后是正飘洒蓝色花瓣的澄影树,她笑着说我的奇怪感觉也许是因为它们。我不说话,但明白这种感觉从很早的时候起就有了,烙在我的生命里,在澄影花开的日子里带我来到这片山坡静坐。我,也是在等什么吗?

  “她的心里只有悠枫吗?”

  信筝看起来更绝望,她对我说:“您想听一个故事吗?”

  “不,让我一个人静会儿。”

  “你体会过吗?体会过眼睁睁的看着与你相依为命的人在你眼前活活被烧死的痛苦吗?而你,还要喝下因她的死亡降下的水。不,那不是水,那是血,是泪啊!”

  “面对什么?”

  郁离,原来你还是信任我,至少告诉了我你曾爱过的人的名字,你知道我不会杀了他。可是你真的不能再尝试着去接受别人吗?“痕,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苍白?”信筝慌张的靠近我。

  我其实最担心的是信筝。我这边倒还可以勉强应付,可如果失去了她,我不知道心碎的滋味要伴我多久。她不仅是我的得力助手,也是我的红颜知己。或许,至少我们前世是兄妹吧!泽溢和她之间又那么僵,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我找到泽溢后他好像早预料到我会来,居然一点紧张的样子也没有:“放心吧,痕。信筝这家伙命大,再加上我一丁点的保护,绝不会出什么事。”“什么叫一丁点保护?泽溢,你——”“陛下,”他忽然有些急躁,“既然你知道她会面临这么多的危险,为什么还要让她做大占卜师?你口口声声的说你把她当做妹妹,可有哥哥这么把妹妹往火坑里推的吗?她和您一样,也只是个需要人关心的孩子。与其让她在宫里打理险恶的人际关系,我看还不如让她去和我打仗!”泽溢说话一向口无遮拦,我并不计较,只是有些难过。原来真正害了信筝的是我!“泽溢,你喝酒了吧!”我看着他微红的脸,“有些事情我没办法控制,我不求你体谅我,只愿你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我想“照顾好信筝”这句话不用我说了。不知为什么,提起信筝时,泽溢冰封的眼里总有些奇怪的动荡。

  “信筝,典礼明年再举行吧,”我并不是很严肃的说,“我现在只想在树下静静的呆一晚。”信筝点点头,敛起浅浅的笑,说着那句让人迷茫的话:“痕,没人能知道蓝色的意思,与其折磨自己,还不如随风飘舞。”我并没有想这样做,但看得出,信筝一定在心里酝酿着什么。

  族里并不怎么安全,尚羽家族的人一直对王位虎视眈眈,信筝警惕的帮我提防着他们,可我知道有些事总要发生,就像我遇见郁离一样。她的冷艳让我无法忘记,而让我更无法忘记的是她是尚羽家族的人。她说话的语气很淡,就是对我也不肯展露一些温暖。信筝抚着我橙色的发,声音飘渺:“你爱上郁离了,痕。”我局促不安的挪开她纤细的手:“我知道我跟她不可能,你放心,我会远离她。”“既然爱上了,为何不在一起呢?如果她也爱你,那么她一定会保护你的,比我还要拼尽全力。”信筝浅浅的笑着,永远都是浅浅的笑,永远都是不愿告诉我她究竟会占卜出什么。

  独自回到宫里,独自回到那个冷漠的“监狱”。信筝,谜底揭开时真的会很痛吗?既然是伤,那么我又曾经历过什么?心里怪怪的感觉再次袭来,把我囚禁于这个金色的华贵笼子里,毫不留情。还好信筝来了,缓和了我的痛苦:“陛下,你这样子的话我走了会很不放心。”“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可以让我不说吗?痕,我认为除了我外你应尽快找一个新的有力帮手。”“你是指谁?”“郁离。”她说这个词时很小心,“不管您是否爱她,能争取到尚羽家族里的一个人总是好的,可以及时掌握他们的动态。”她背对着我,声音飘渺:“泽溢一直掌握着兵权,我怀疑尚羽家族的人早就收买了他,所以这次去也是为了探查清楚。”“泽溢如果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他会很伤心。”我想起了泽溢眼里的动荡,那是只为信筝的波动。信筝浅浅的一笑,转移了话题:“还有一件挺好玩的事我要和你讲。”“什么啊?”我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她在我的身旁挪着步,打量着我,如此认真:“你打算怎么追郁离啊?要不要我先帮你开个头?”"信筝!”我第一次威严的和她说话,但她很了解我,看出了我的心虚,便再也没有说过这件事。不过,我真应该行动了。

  是的,我已经150岁,相当于人类的15岁。老巫师对我讲完那些话后的第二天,父亲把我叫到他面前:“痕,从明天起,你就是澄族的王,信筝会帮助你管理澄族。”信筝轻轻地走来,蓝色的发遮住了倾国倾城的面庞:“陛下,我将是您的大占卜师。”族里的意见很多,因为信筝比我要小十岁,他们认为她不会帮助我多少,可父亲只是叹气,默默地将澄族的圣物“茗影镜”交给信筝,意味深长的望了我最后一眼。那年,我130岁,却成为了澄族的王,独自面对挑战。父母失踪了,如澄影的消失一样,不留一丝痕迹。信筝请我不要担心,他们只是隐居在某个地方。我没有兄弟姐妹,真希望让信筝做我的妹妹,她永远都是那样细心,浅浅的笑掩盖着我所不明白的悲伤。

  族长说我没有时间悲伤,因为她已经预感到什么。“去看看澄影花吧,它今年开得太久了,该回去了。”族长古怪的笑着,花瓣皱缩成了她脸上的皱纹,如此狰狞和无奈。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玉檬让我告诉您.......”夜晚时那个被处死的孩子不知怎么逃了出来,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的将我引到澄影树下,“蓝色与橙色即将真正交织,眼泪也会终将汹涌,无法再次凝固。”“什么?”我讶异的注视着他更加妖异的眸,而他已经快要死了,说话时十分虚弱:“玉檬,是的,是玉檬,她的眼泪没有办法再凝固了啊!”我第一次目睹死亡的过程,第一次看一个生命陨落在这个世界,澄影花挽起他的胳膊,微笑着盘旋在这血腥的夜.......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故事开始于澄影花
  • 第二章 爱的举步维艰
  • 猜你喜欢
    更多
    湘西赶尸人
    湘西赶尸人
    重回恐怖世界
    重回恐怖世界
    焚尸匠
    焚尸匠
    符箓师
    符箓师
    次元的交错
    次元的交错
    我的游戏平台
    我的游戏平台
    我的寻宝生涯
    我的寻宝生涯
    二次元中的穿越者
    二次元中的穿越者
    热门评论
    尚辞
    澄痕,&事的,

      “是的,澄痕,是她让我告诉你这件事的,她说她不想害你。”

    尚辞
      郁&面对这

      郁离,你看似坚强却又其实脆弱的心什么时候才能面对这个世界,面对我?

    尚辞
    曾爱过&尝试着

      郁离,原来你还是信任我,至少告诉了我你曾爱过的人的名字,你知道我不会杀了他。可是你真的不能再尝试着去接受别人吗?“痕,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苍白?”信筝慌张的靠近我。

    尚辞
    离的爱&情。

      郁离,我不管你是谁,我只想要一份永不分离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