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妖炼奇谭

妖炼奇谭

2021-02-18 00:16:53
评语: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天时循环,万物荣枯合理有序,有逆天者,必为妖孽!  天地有大妖,秉山河遗泽而生,为天地立心,为苍生立命,守一方宁静。然妖有尽,苍天寂!  磅礴天地间,这枚星点,就是一方大界,一片叶子,可封万界星辰。  上古以来,天地碎裂,化成磅礴星空,众生死后据说在苍茫大地的尽头有一条无边无际的大河横穿整个大地。。


古剑奇谭大妖  妖玉奇谭攻略  妖玉奇谭官网  妖玉奇谭破解版  


精彩节选:

  西崛国的前身是大庆朝分封的,卫国。

  但一想到秦候所交代之事,赶紧把这些杂念抛之脑后,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慢慢道来。

  但前提是,必须以秦纵的身份示人。

  秦纵是一个少年才俊,天资更是卓越,国主猜疑之心,秦候最为清楚,一门双虎,秦候或许不知道有什么影响,但国主知道,因为国主知道,所以秦候知道。

  拉起秦纵的手,邵氏嘴就像放炮似,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阿平这杀千刀的,下手怎这般重,你可是他嫡出的公子,这般不知轻重,这是要废了你啊!还好,命是保住了,不然我怎么对得起那已去的姐姐!”说着还轻微啜泣起来。

  秦纵抓着神侯裤子的手一松,脸上一片惨然,眼中迷茫之色更浓!定定的看着神侯,好像要把他的模样刻在魂里。

  就在秦纵闭目沉思之时,咚咚的敲门声响起,秦纵有些不耐烦,那敲门之人,也推开门走了进来。

  邵氏玉步轻挪,秦纵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门带上,我不想见任何人。”说着便闭上眼睛,邵氏走出房门,关上门,匆匆往秦候居住的地方去了。

  秦纵睁眼,冷冷的看着邵氏,邵氏很美,尤其是哭起来,虽不是妙龄女子,但那种柔弱,却能让人心生怜惜!

  邵氏低着头,眼中闪烁不定,时有算计,也有狠厉。

  秦纵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不经意间,与邵氏双眼对上,心中万般算计涌上。

  “我们西崛需要一个强者,震慑大庆朝的强者。”

  穹连看向秦纵,目光炯炯。

  “你母亲恩情,自是需你铭记。”秦候顿了顿,接着道:“大庆富饶,分封诸国也富饶,但我西崛却是紧挨着大漠,常年雨水不足,难以农耕,而且草原上青草枯萎,牛羊数量一直提不上去。”

  苍茫大地辽无边际,没有人知道这方天地叫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这天有多宽,地有多阔。

  似呢喃细语,微不可闻,但四周之人却清清楚楚的听在耳里!

  “敢问,此道,可达长生!”

  沉默的气氛,被秦候出言打断,不知怎的,邵氏听得秦候此话,心里一直紧绷的弦,松懈了下来。

  还好近年西崛出了个神侯,威震诸国,诸国之人,对之西崛人,也颇有忌惮,不敢太过欺压。

  少年神色痛苦,更是不知呢喃什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围观的人群也有些不忍,纷纷交头接耳的在讨论着什么。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被废
  • 第二章 被废二
  • 第三章 设计
  • 第四章 精怪
  • 第五章 大漠
  • 第六章 往事
  • 猜你喜欢
    更多
    僵尸西游
    僵尸西游
    夺天造化
    夺天造化
    泼皮圣师
    泼皮圣师
    洪荒之截教再起波澜
    洪荒之截教再起波澜
    异界唤醒
    异界唤醒
    梦蜀山
    梦蜀山
    天骄奇谭
    天骄奇谭
    傲气战九天
    傲气战九天
    相关资讯
    更多
    第十章 奇人
    第十章 奇人
      “不知先生之前所说水阳谷有 ...
    2021-02-18
    第七章 颜婆
    第七章 颜婆
    卓不凡天赋他不在我之下,而颜婆却 ...
    2021-02-18
    第八章 风沙
    第八章 风沙
    与常人有害无利,虽然红吼乃灾难之 ...
    2021-02-18
    第九章 二人
    第九章 二人
    道残影,远远超过盾去。  那红吼 ...
    2021-02-18
    热门评论
    海底白
    痛苦,&着什么

      少年神色痛苦,更是不知呢喃什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围观的人群也有些不忍,纷纷交头接耳的在讨论着什么。

    海底白
    ,但四&却清清

      似呢喃细语,微不可闻,但四周之人却清清楚楚的听在耳里!

    海底白
    的诸侯&以顺从

      西崛是一个藩国,虽然实力浑厚,依然比不上大庆朝分封的诸侯国,近百年来,对大庆朝表以顺从恭敬之态,但年年都在面对苛刻上供,暗地里咬牙蓄积。

    海底白
    闭上眼&己的路

      秦纵有些惆怅,闭上眼仔细思索起自己的路该怎么走!

    海底白
    一松,&色更浓

      秦纵抓着神侯裤子的手一松,脸上一片惨然,眼中迷茫之色更浓!定定的看着神侯,好像要把他的模样刻在魂里。

    海底白
    毫无知&心中只

      少年神情有些木讷,或者说是麻木,手与地面摩擦,染红,他都毫无知觉,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走下去,问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