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温血记

温血记

2021-02-23 20:28:46
评语: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马类记》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李张一,姜解,云子,张玎,张家,董廷辉,老榕村,徐涛,玉房,皮子,肥老板,老宝,叶卯丹,酒客,徐傲,梅林村人,广仲,红马,徐廖平,徐继荣之间的故事。马类记约35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精彩节选:

徐涛急忙想要上马追去,却发现那马没套缰绳、没上马鞍。

“哎!哎!你倒是停一下啊!喂!”

时间流逝,老榕村的传说与叶子一并茂盛,而在那里居住的人自称老榕村人,由来已久。

一般而言,在大户人家作丫鬟的,到一定年纪只要不被纳作小妾,都由人家做主解决终身大事。但多年以来张玎与张家小姐可谓情同姐妹,张家看在眼里,自舍不得让其落入流氓之手,权衡之下,一边对董廷辉虚言婉拒,一边为玎与徐家说媒。

其人又怎能明了,在那看不见的祖树之下,老榕村的平静已是肃然。老榕村人并非榆木,料定离去那些人怀有异心,于是早早做好准备。

二十余年过去,猎户十二子,大的成家、小的成人,俨然一副强盛光景。

那时听了,徐涛权当笑话。因其早在东山房见识过别人如何骑马,并不认为是件难事,也未将骑驯之术放在心上。

然而,徐涛曾在城里住过一段日子,算是颇有见识。当遇见许多明明来自来自不同地方却都自称老榕村人、都说自己的故乡叫老榕村、也都说那里从前有一棵祖树、甚至说起祖树传说都能把自豪的感情洋溢于表的时候,看着那些人的穿着打扮、谈吐行径、惯用物事均与老榕村有较大出入,徐涛困惑了。

徐小乖及张玎之子姓徐,名小掏,籍贯吴犁国老榕村玄草房十二院,满月之日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三辈遭人毒害死光,更名三寿,单字涛,由老榕村六房各抚养三年,以资成才。

闻言,徐涛暗道不好,贯晨东只是笑笑,徐傲却是一步不停,头也没回。

执玉房人有专属马匹,常是首次完成任务由执玉房赠予,算作额外酬劳,之后马匹生杀由该人予夺。偶有执玉房人得到烈马,驯服不了、舍不得放,可率马回村,由执玉房相助。是故执玉房人多数驯马有术。

“不必。话已带到,是走是留,你自决定。”后一句是对徐涛所说,话未完人已转身欲走。

张家势力远非羸弱,实际拥有一支三百人的强力武装部队,怎奈多地同时开火,那支部队独立难支。一时间,张家势颓如山崩。当张家听闻董廷辉那恶徒再次带人马浩浩荡荡奔来提亲的时候,张家老爷独坐厅堂,一脸平静地看着家眷散尽。

徐涛走在路上,想起好久不见的故乡天空,有些怀念。

忽见肥老板出手,徐涛意外之余,心神大定。

时值秋冬,枝叶远近相迎。阳光正好,或是有风吹过,或是有人路过,惹得光影斑驳摇曳,飘洒遍地美好。

琴师之女颇有几分姿色,却容不得他人之貌。丈夫深知其为人,所言必有根据,虽未曾亲瞻那张玎之颜,但无碍酒醉之时与人争论。于是关于张玎美貌赛天仙的传言,一时间街知巷闻。

对于人丁兴旺之事,莫、冷、飞三家一概投之以敌。没等猎户一家成长壮大立宗兴族,猎户的日常起居谋生交易已大受刁难排挤,生活很是艰辛。

当下,徐涛带着困惑自城回乡,是为行成年之礼,以着长衫。时年十七有余。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温血记》第五章 识灵之年
  • 《温血记》第一章 来历简单
  • 《温血记》第四章 驯马有术(续)
  • 《温血记》第二章 拿不出手(下)
  • 《温血记》第四章 驯马有术
  • 《温血记》第六章 矫枉过正
  • 猜你喜欢
    更多
    相思骨
    相思骨
    梦醒桃花岛
    梦醒桃花岛
    火影之傀儡操控师
    火影之傀儡操控师
    女帝将成
    女帝将成
    也曾生死许
    也曾生死许
    心之壁的回响
    心之壁的回响
    我是养鬼师
    我是养鬼师
    等一下,我阴夫呢
    等一下,我阴夫呢
    相关资讯
    更多
    《温血记》第一宗第一卷章节目录
    《温血记》第一宗第一卷章节目录
    马类记小说名字叫作《马类记》,提 ...
    2021-02-23
    《温血记》第二章    拿不出手(上)
    《温血记》第二章 拿不出手(上)
    徐涛玉房小说名字叫作《马类记》 ...
    2021-02-23
    《温血记》第三章    掌勺不易
    《温血记》第三章 掌勺不易
    皮子徐涛小说名字叫作《马类记》 ...
    2021-02-23
    《温血记》序章
    《温血记》序章
    李张一姜解小说名字叫作《马类记 ...
    2021-02-23
    热门评论
    阅读王
    光影斑&好。

    时值秋冬,枝叶远近相迎。阳光正好,或是有风吹过,或是有人路过,惹得光影斑驳摇曳,飘洒遍地美好。

    阅读王
    父,姓&甲子坊

    徐涛之父,姓徐,名小乖,老榕村甲子坊人,相貌不扬,小有才华,遵循家规,年方十八,娶得外姓女子张玎。次年,得一子,取名三寿。满月设宴,一家十六口中毒身亡。

    阅读王
    等得太&走入府

    董廷辉没让张家老爷等得太久,很快大步走入府中,红脸,骂人,抬手。

    阅读王
    飞三家&出杀害

    也许是天道昭然,时过境迁,人们发现猎户惨剧乃是莫、冷、飞三家阴谋所为。其既遣人诱敌外出杀害,又暗中借水投毒,最后甚至将知情人灭口。

    阅读王
    ,赶赴&人。

    董廷辉又红了脸,当即派人自称张家远亲,赶赴在张玎之子的满月宴,毒投满门,死逾百人。

    阅读王
    其为人&赛天仙

    琴师之女颇有几分姿色,却容不得他人之貌。丈夫深知其为人,所言必有根据,虽未曾亲瞻那张玎之颜,但无碍酒醉之时与人争论。于是关于张玎美貌赛天仙的传言,一时间街知巷闻。

    阅读王
    长期以&外患”

    长期以来,老榕村处于群治状态,为了平定外患明面上同心同步,暗地里争斗无可避免。在几名老当益壮者共同宣告“老榕村再无外患”的欢呼声中,老榕村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十姓混战。

    阅读王
    ,余波&。

    那覆没强军在外妻儿成群,人脉甚广,大势已去,余波尚在。报复,衍成对老榕村的扰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