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黄沙乱

黄沙乱

2021-04-05 00:19:10
评语: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每个人都要有一个武侠梦,黄沙乱希望能给大家展示一个全新的江湖…… 黄沙乱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偌大的镖局自是少不了一些小厮杂役。而他对这些下人也颇为照顾,只是有一点,不许去演武场偷看他人练功,免得自家功夫外传。其他还好说,这一点若是违背了必有重罚。。


黄沙吹乱了岁月  黄沙乱斗bug  黄沙乱舞  黄沙乱想  黄沙乱斗怎么打更多点数  黄沙乱斗阵容  黄沙乱卷孤坟  黄沙乱弹  黄沙乱斩  黄沙乱斗  


精彩节选:

  周冲谢过师傅,走上场来。还不待老头儿说话,也不拱手请招,一扬长剑,中宫直入,身随剑走,已近得老头儿身来。老头儿并不慌张,嘴角微扬,像是明白周冲之意。周冲长剑由下而上,一手挑帘式准备划破老头儿小腹。老头儿也不见如何动作,左脚略退半步,吸一口气小腹凹陷。周冲便划了空,老头儿右手回收,竹棒尾砸在剑脊上,周冲身子一晃,老头儿左掌已然按在了周冲胸口。周冲气急,把剑扔在一旁,满面怒火,气冲冲败下场来。

  江家江渊宗的两个儿子恰巧同秦齐年龄相仿,少年人仗着在自己的地盘儿没有轻重经常欺负秦齐,加上二人从小变跟父亲学习武艺。秦齐总是被打的左青一块右肿一块。少年人寄人篱下的自尊既不服输又不人前哭泣。刘老汉知道之后除了安慰两句却也没有别的办法。

  江渊宗见破了老者的长棒不无得意。却不料,老头儿手中长棒变短杖,由双手持棒变单手使杖,行动更加灵活,手中短杖越使越快,右手对江渊宗展开迅猛进攻,左手时不时劈上三拳两掌,虽然不能打败江渊宗,却也使对手手忙脚乱。

  江渊宗一手快剑虽说不是当世无敌,却也少逢敌手。这就免不了总有一些江湖人士上门拜访请益切磋。

  老头儿手抚胸口,踉踉跄跄的往平时所住的破庙走去,刚穿过闹市,转进一个小巷,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江渊宗开门立业已有些年头自然不用亲自上阵。演武场上江渊宗大徒弟孙乾急于立功,首先上场迎敌。老头儿站稳当场,摘下幌子丢在一旁,只持一根六七尺长的挂幌子用的竹棒,声音沙哑道:“老头儿我招牌不离身,用惯了竹棒,请手吧。”孙乾抱拳,微微屈身:“得罪了。”一招苍松迎客,正是江渊宗所传松风剑法的起手式,对客人以表敬意。老头儿见他有敬意手腕微动将孙乾剑尖拨开。孙乾剑招展开,看得出已有几分火候,但在老头儿看来却是破绽百出。连续几招都被老头儿轻松破解。不多话,只三五招待老头儿看清对手剑法路数火候,便再一次挑开孙乾长剑,随后双手一偏点在了孙乾肋下章门穴上。孙乾一时气结,已知自己是输了。略一拱手:“多谢前辈手下留情。”便揉着肋下下场去了。

  江渊宗见久不能拿下老头儿,心下着急,手下更加了三分力。老头儿一棒横扫往江渊宗腰间打来,却不料正中江渊宗下怀,殊不知,江渊宗手中兵刃虽不是神兵却也是一般都锋利,内力催吐剑光吞吐,只一剑把老头儿竹棒斩作两段,手中只余下四尺来长短杖。

  老头儿不无傲气道:“下一场谁来与我比试一二?”

  偌大的镖局自是少不了一些小厮杂役。而他对这些下人也颇为照顾,只是有一点,不许去演武场偷看他人练功,免得自家功夫外传。其他还好说,这一点若是违背了必有重罚。

  河朔地区自古就是连接西北与中原的重地。大名鼎鼎的图远镖局编坐落于此。十年前三十来岁却全无名气的剑客江渊宗受友人之托从岭南带一柄宝剑送往回疆,赶路到河朔地区时候可能是由于疲累,加上快到目的地,他便放松了警惕,不料宝剑却在夜里失窃。宝剑至关重要加之他自己焦急一怒之下加罪与驿站,举起自己的长剑上至驿丞下至驿卒屠了整个驿馆。之后人消失于江湖,五年后武功大进。先出现在当年的委托人面前,为丢失宝剑,为屠戮驿馆自断左手小指以表其憾,以明其志。随后在丢失宝剑的地方创立图远镖局。江渊宗凭借一手快剑无镖不接,无镖不利。在江湖闯出了偌大的腕儿。加之他江渊宗对镖局附近的穷苦百姓颇为照顾,又时常布施,风评甚好。短短五年间江渊宗便成为人人称颂的大侠,图远镖局也成为誉满天下的天下第一镖局。

  将老人安放好,秦齐捡了些柴草生了堆火,秦齐虽早已见过老人但是如此近距离看老人满面疮疤甚是可怖着实吓了一跳。此时天已暗下来,面对受伤的老人秦齐是束手无策,不知是留下来继续看护老人还是回去问问刘老汉寻些药物来。正在犹豫之际,老人轻咳两声,慢慢睁开了眼。

  这一天又有人上门挑战,来的是一个拿着算命幌子的算命老头儿,老者不知是何因由面容被毁左脸一道疤痕,右脸全被烫伤,面目甚是骇人。只有长须白发颇有些风骨。

  连输两场,江渊宗自不会再叫弟子上阵自取其辱。一旁弟子捧剑上来,江渊宗拔剑,双腿微曲提气纵上演武台,一气呵成,秀了一手好轻功。

  老头儿傲视当场:“接下来是哪一位娃娃来受我竹棒。”

  老头儿捡回断做两段的竹棒,收拾了幌子便往外走。江渊宗命大徒弟孙乾送出来。

  场下孙乾见老头儿竟能与师傅打的有来有去,登时便服了。

  场下弟子见师傅赢了老头儿连连叫好。江渊宗站立当场:“承让了。”转身对一旁弟子说:“去后院园中寻一根竹棒来赔给老先生。”弟子道一声是便要去寻竹棒来。老头儿运功强行将气血压下,拱手道:“江门主这一手内功可谓举世无双绝无仅有,老头子我输了,竹棒就算了。告辞。”

  道一声:“请了。”也不待老头儿答话,身随剑走,轻功展开。却难破开老头儿的防御。一个气贯长剑剑光霍霍,一个闪转腾挪棒影森森。不多时便已三十招上下,二人对招,兵刃尚未碰到便知招数无效,极速变招。

  天色渐暗,秦齐恰好去王屠夫家告知对方江家祭祖所用三牲归来,经过小巷正看见老者躺在巷中,近前查看,认出此人正是附近给人看手相面的算命先生,老人只是昏迷,嘴角溢血但尚有气息,心下暗道:救人要紧。却不知老人所住何处,想起附近有一废弃柴房。便费力的扶起老人,还好老人身材瘦弱,加上秦齐从小吃惯了苦倒也有些气力,半背半拖的将老人弄到了柴房。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黄沙起
  • 第二章巧遇
  • 第三章救人
  • 第四章传艺
  • 第五章惹祸上身
  • 第六章受罚
  • 猜你喜欢
    更多
    天一行记
    天一行记
    恶魔邪临
    恶魔邪临
    白中仙的修道生涯
    白中仙的修道生涯
    血炼龙尊
    血炼龙尊
    修仙之系统来袭
    修仙之系统来袭
    还道于天
    还道于天
    青霜剑
    青霜剑
    武林霸图之无限之路
    武林霸图之无限之路
    热门评论
    千山响

    &小巷,

      老头儿手抚胸口,踉踉跄跄的往平时所住的破庙走去,刚穿过闹市,转进一个小巷,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千山响

    &与师傅

      场下孙乾见老头儿竟能与师傅打的有来有去,登时便服了。

    千山响
      道&御。一

      道一声:“请了。”也不待老头儿答话,身随剑走,轻功展开。却难破开老头儿的防御。一个气贯长剑剑光霍霍,一个闪转腾挪棒影森森。不多时便已三十招上下,二人对招,兵刃尚未碰到便知招数无效,极速变招。

    千山响
    两段的&来。

      老头儿捡回断做两段的竹棒,收拾了幌子便往外走。江渊宗命大徒弟孙乾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