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航海绮梦

航海绮梦

2021-04-06 03:48:25
评语: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一个高中航模队员转世,历经华夏航海科技的发展,航海历史的澎湃。现代航模制作天才,冥冥中却与古代先人的发明制造通灵。让一个21世纪的少年亲睹中国古代航行科技的强悍。 航海绮梦最新章节阅岸边站一少年,蓝白相间的校服,灰黑的书包,清秀的脸颊,深邃的眼神,直直的立着,他一定是被航模比赛的场面深深吸引了,但却如此的镇定,又如进入梦境般恍惚。他是被眼前的场面吸引了么,若果是他的眼神中为什么没有兴奋与期待呢,难道他还在勾勒着更精彩的画面吗?。



精彩节选:

  平静淡闲的湖面,湖边偶尔飘落的柳叶砸出若有若无的动荡,或被一两只长腿的昆虫在近岸的角落踏出点点圆晕散落。马达的嗡嗡声打破了湖面的悠然,一艘红色汽艇飞速飘行,虽似飘离湖面却拖着一条长长的向两侧翻滚的浪痕,激起的水波层层叠叠扩展开来,最后融入平静的湖水,此波未平,一浪又起,一艘蓝色的汽艇紧追其后疾驰而来,越来越近,蓝红两艘快艇展开了角逐,忽而前,忽而后,忽左忽右,连带着身后的水痕如两条翘首激斗的蛟龙,好不精彩。

  岸边站一少年,蓝白相间的校服,灰黑的书包,清秀的脸颊,深邃的眼神,直直的立着,他一定是被航模比赛的场面深深吸引了,但却如此的镇定,又如进入梦境般恍惚。他是被眼前的场面吸引了么,若果是他的眼神中为什么没有兴奋与期待呢,难道他还在勾勒着更精彩的画面吗?

  他是谁?

  他不是两艘航模快艇的拥有者,但他确实最了解它们的,是他对两艘艇进行了改造,使得快艇的速度提高了近两倍,虽说改造的相当成功,但他的眼神中没有太多成功的喜悦,他仍不满意,如何让速度更快,方向转动更完美,他在冥想。

  他叫孙成博,是夏海市实验中学高三年级的学生,成绩优异,是学校航模队的设计组长,他还有一个绰号“定律”,因为他是比赛获胜的定律,经过他精心设计的航模在比赛中无往不胜,还因为,他有个怪怪的特点,经常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有时一动不动像座雕塑,耳听不闻,触及不应,曾经被认为是休克了送往医院急救,医生更是不解,一切体征正常,却无任何生理反应,宛若植物人,更奇怪的是在医生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眼睛一睁,“为什么在这里?”

  对于这个秘密,孙成博也是一知半解,他只知道自己一进入深入的思考就会这个样子,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变的更长。孙成博的家里只有奶奶一人,奶奶似乎见怪不怪,哪怕孙儿24小时这样,她也如无事一般,并不去打搅还不让别人打搅。

  在实验了初步的改造成果后,孙成博还在思考进一步的改造,离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他要尽早的让设计定型,这是他们在高中阶段参加的最后一次比赛了,学校对这次比赛非常重视,不想蝉联了两年的冠军旁落,从预赛开始,学校给与了极大地支持,所有的材料都是夏海市最好的航模店的产品,马上进入决赛了,孙成博不想有一点闪失。

  这次进入决赛的另一支队伍是夏海市新航高中,这个以往比赛名不见经传的学校,今年在预赛和半决赛中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是本次比赛的最大黑马,据说他们学校今年转来一个航模设计高手,名字叫苏至渊,在半决赛后孙成博和社团成员到航模店挑选材料时正好遇到新航中学的苏至渊和他们社团的成员,当他们两人目光相交的时候,都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但仅仅是一刹那。

  苏至渊可不像孙成博那么低调,“你们的设计很好,但决赛中我要战胜你,让你知道什么是最好的设计”,“哦,那比赛见吧”孙成博淡淡的回答道。夏海实验中学航模社团的其他成员听到后都愤愤的,但看孙成博没说设么也就作罢。

  孙成博向社团的辅导老师那里要来了新航中学之前比赛的数据,数据很详尽,船体的外形、总质量、马达的功率,每场比赛的成绩(时间)等等,回到家后,他将数据输入自己设定的程序,与自己赛艇数据进行比较,比较的结果让孙成博吃了一惊,两队的数据惊人的相似,只是在个别场次和个别项目上略有不同,孙成博很清楚赛艇的设计方案不可能被剽窃,因为他做事及其的稳妥,对赛艇设计方面的关键环节都及其保密,而且设计呈现的外观特点进行了处理,基本掩盖了设计的核心特征,苏至渊的设计似乎和他如出一辙。他想这次真是遇上高手了,如何改造才能更胜一筹呢?他进入了冥想。

  奶奶做好饭到房间叫孙儿,看到孙成博的样子,淡淡的笑了笑转身出了房间,到厨房把饭放进蒸锅小火温着,自己戴上老花镜翻看着发黄的线装书。

  孙成博在冥想中入境,“快些、再快些”“哥哥等等我,你的竹龙太快了”,男女少年的对话让他在境中警醒,他看了看身边,自己身处青翠的山谷之中,坐在盈盈绿草之上,身后是翠茂的竹林,风儿吹过沙沙作响,面前是一片开阔的湖面,湖面上一男一女各驾一条蛟龙在飞驰,但看两位少年,男的大约十五六岁,身高五尺有余,鼻直口阔,浓眉盛目,整个脸庞棱角分明,发髻高挽,两鬓垂肩,身穿青色无袖短衫,白色高脚裤,腰扎墨色束带,领口深V,露出麦色的皮肤,给人感觉健硕洒脱,女孩高挑挺拔,杏眼柳眉,面白如雪,腮泛微红,长发小扎贴于粉背,额顶小辫盘绕,淡紫色短袖摆裙,腰细蓝凌,深V的领口露出粉白的亵衣,飘逸的绫罗更透的娇艳欲滴,十三四岁的年龄就出落的丰腴翘美。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岸边,下了竹龙,走到孙成博面前,“你睡醒了,走了,咱们该回去了。”听少年这么说孙成博纳闷,我和他认识么?但很快他就被竹龙吸引了,兄妹两个驾驶的竹龙其实不是龙,也不叫竹龙,名叫“游筏”,用整节粗阔的竹木制成,只不过竹节的中间是断开的,用兽皮相连,自筏头至筏尾逐渐变细,筏头微微上翘,上面攒一根三尺来长的扶柄,扶柄的两边各有一个可活动的拨扭,孙成博在想这东西是怎么在水上飞驰的,“发什么呆呀?走了”少年打了个呼哨,不远处有人驾着大鸟飞来,身后还跟着三只小些的,眨眼间来到三人跟前,大鸟上走下一个仆人打扮得中年男子,慈眉善目,拱手施礼,“少爷,我们回吧”“嗯”。

  仆人把两条游筏搬上大鸟,自己驾驶着大鸟飞了起来,兄妹两个各驾一只,呼啸而起,孙成博看着大鸟,其实并不是鸟,是用竹木制成的类似于鸟的飞行工具,他那见过这个,更别说驾驭了,站在那里一筹莫展。

  “哥哥,成哥没有跟上来”筱儿关切的说。

  姐妹两个驾乘的竹鸢悬停在空中,“他怎么还呆在那里,我去看看”。

  少年来到孙成博面前,“阿成,你怎么不驾竹鸢跟上来?”,

  “阿成?”“竹鸢?”

  “你受伤后怎么跟变个人似的?”“来上我的竹鸢吧”

  说着一把将孙成博拉上自己的座驾,开动开关腾空而起,另一支竹鸢跟在他们的身后,他们迅速跟上筱儿三个人驾着竹鸢向家的方向飞去,飞在空中孙成博抬头看去,好美的景色,群山层峦叠嶂,云遮雾绕,鹤翔鹿鸣,飞瀑连溪,壮丽茂美,空气中还夹杂着淡淡的清香,

  “好美的地方”孙成博不禁赞叹。

  “当真怪了,阿成开始喜欢景色了”

  他们从一座山腰绕过,眼前是一个极其开阔的盆地,群山环绕,隐约能看见一片片的建筑,兄妹二人控制着方向飞行,那片建筑就是他们的家,正行间,迎面飞来三个竹鸢,看意思并不想各行其路,而是将竹鸢悬停在三人的飞行线路上,兄妹二人旋即悬停各自竹鸢,原来对面是北山吴家的三公子吴德,孙成博不知道对方是谁,只是打量,见对面一个少年居中,两侧明显应该是随从,但看那少年,白面剑眉,细眼微睁,额顶束带,长发披肩,身穿纯白外廠,腰扎金丝板带,手打竹扇,皮笑轻瞟,让人感觉那么阴冷。

  “二哥,三妹近来可好?”吴德拱手道。

  “谁是你三妹?”筱儿愤愤道

  “小妹不可无礼,吴德弟弟今天怎么得空到南山来了?”

  “二哥,家父遣小弟来问问,阿成受伤了,咱们约定的比试是不是需要推迟,我刚到贵府拜见过令尊刘叔父,正要回去,远见你们回来,就在此停了,想着跟哥哥、妹妹打个招呼,还有阿成”说着看向阿成。

  “阿成看来伤得不轻呀,连赶路都要哥哥带了”冷冷的笑着说。

  “没安好心。”筱儿回了一句。

  “哈哈,妹妹多心了,二哥时间不早了,小弟告辞了”

  阿正一拱手,“不送”

  吴德拉动竹鸢呼啸一声从三人右侧飞驰而去。

  兄妹三人拉动竹鸢向家里飞去。

  待到院落的上空,孙成博看清了院落的大貌,院落并不是寻常的院落,房子并不是建在平整的土地上,而是依山势修建,从大门到最后的建筑,落差很大,一层层延展百丈见方,每个单独的建筑风格迥异,有的脊顶挑檐,有的巨柱开敞,还有的桶壁弧顶浑然一体,好不叫人称奇。

  兄妹二人拉动竹鸢,侧身滑翔,眨眼来到一个青石牌坊前,青石牌坊高十丈有余,宽足一十五丈,四根青石大柱,柱上横担九尺高六尺厚的长条青石,孙成博不禁在想“这些石条石柱是哪里运来,又是怎么立起来,架上去的”,石条中部书四个大字“南山陈氏”,中间两个石柱,右书“汲天地灵气辟泽世物工”左书“趋万物精髓琢自然朴器”。

  旋即三人来到石牌坊前,竹鸢悬停,阿正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竹制的哨子,有节奏的吹响,山门后飞出两个驾着竹鸢的武者,显然是山门守卫,“三位少主回来了”拱手退下。三人驾着竹鸢穿过石坊中门向里而去,孙成博下意识的扭身看去,“咦?”山门内一道三丈高的竹制城墙,城墙每一丈有一个堡型突起,有三尺见方的开口,离得远了看不见里面的物件,“为什么在山门外没有看见城墙呢?”

  正疑惑间,他们已经到家了,竹鸢在一块十丈见方的石台上停落,这石台平整如刀削一般,无半点凿磨之象,可谓巧夺天工,三人下了竹鸢,孙成博跟在兄妹二人身后,来到院落前,院落的大门开在两颗巨大的古树中间,树冠自然抱拢,并无大门,进门后更让孙成博惊奇,整个地面是由木石铺就,阿正不知动了什么机关,脚下的木板吱呀裂开,他们站着的木板变成了如电梯一样的传送装置,徐徐上升,而且能听到脚下水流之声。慢慢上行,院落一层层,一级级,每一层级都是开阔的几十丈见方的平地,斧劈锯磨凿锥之声不绝于耳。

  行了片刻,眼前出现一个更大的院落,正面是雄伟的大殿,两侧是外廊接连的侧殿,正面大殿的建筑风格极为简洁,并非古时大殿的雕梁画柱,碧瓦飞檐,更没有过多的雕刻彩饰,而是木石之间高度的契合,简洁大气,古朴典雅。

  阿成随阿正兄妹走进大殿,中堂垂一巨幅画像,画像是一老者,汗衫打扮,相貌上如乡野村夫,只是在摆弄斧头和锯子,落款是“鲁班大师”。画像前有一长条阔面条案。“看来,他们是尊奉鲁班为先尊的”阿成猜想。条案左右各摆放一物件,并不是寻常的瓷器,而是一把斧头和一把短剧,都是木柄铁头,斧头连柄也就尺余,斧头巴掌大小,通体亮黑,刃口处雪白锃亮,微泛蓝光,短锯也就尺余,木柄一手当握,具体也是通黑,显然是和斧头用的一种铸材,剑齿交错,烁烁放光。“这和我做航模用的手术刀比起来,是笨重些,但可以想象的是,他们的锋利和坚韧程度是我所用过的工具所不能匹及的”。条案前放置着一张四角方桌,桌上摆放的物件彻底吸引住了孙成博的眼球。那是一艘航船模型,看条纹和颜色,应该是黄花梨木,船体四尺有余,从外面看船体上下三层,第一层一排方口,看似火炮孔,第二层一排小一些的圆孔,像是舱内房间的窗口,第三层有一排轮状桨叶露出密密排列。甲板上有高高的瞭望台、指挥塔,前后六组大帆。船头雕龙刻虎,龙头突出,虎头两列,虎口中空,船尾椭圆,两侧各伸出长长翼展。

  孙成博正看的入神,一步步的走进想要在看的仔细,看看船体设计的细微之处。一个沙哑的声音使他的脚步停顿。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航模少年
  • 我是谁(中)
  • 我是谁(下)
  • 猜你喜欢
    更多
    魔机传说
    魔机传说
    护国神兵
    护国神兵
    雷霆战机之力挽狂澜
    雷霆战机之力挽狂澜
    末日教主
    末日教主
    作为宅讨厌战斗有错吗
    作为宅讨厌战斗有错吗
    超越神话
    超越神话
    逐日纪元
    逐日纪元
    星甲战记
    星甲战记
    热门评论
    月巴先生
    只,呼&不是鸟

      仆人把两条游筏搬上大鸟,自己驾驶着大鸟飞了起来,兄妹两个各驾一只,呼啸而起,孙成博看着大鸟,其实并不是鸟,是用竹木制成的类似于鸟的飞行工具,他那见过这个,更别说驾驭了,站在那里一筹莫展。

    月巴先生

    &了”

      “哈哈,妹妹多心了,二哥时间不早了,小弟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