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为生而求

为生而求

2021-05-03 03:47:11
评语: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三个月前,我被人从香港的公海捞上去,也没任何记忆,三个月后,在这混蛋的全球生化危机就突然爆发了,现在的和所有人像,而已个幸存者者罢了”陆源用0.50沙漠之鹰将一头S(健壮)2的脑袋轰爆,对着身后的幸存者者地说。二零一八年四月五号北京时间二十二点三十五分,香港公海。



精彩节选:

  但是被老杨呵斥了一番

  果不其然,灯光照射到一块碎片上趴着一个人,可能是见到了灯光,那个人艰难的抬起了头,手向船伸去。

  “那么我们回去算了,反正没有幸存者了,我还赶着回去看球赛。”年轻人点了根烟,悠哉悠哉的说道。

  “还愣着干屁,快去救人。”老杨放下了救生艇,年轻人也动了,他最先跳到救生艇上,然后老杨上来,他们靠近了那块碎片,将那个人救了上来。

  “我怎么知道,估摸着应该是系统故障什么的,离坠毁时间都过了十几个小时的,恐怕不会有幸存者了。”被叫做老杨的人和年轻人不同,他的皮肤古铜色的,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光泽,肌肉也十分健壮,应该是搜救队的老队员了。

  “喂,你说什么?醒醒!”老杨拍了拍那个人的脸,但是他已经完全昏迷了……

  三个月后,广州,十八点十五分街道上的人变得多起来了,现在是下班高峰期,和赶着回家吃饭的人不同,陆源走到了路边的一家餐馆,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把服务员叫了过来点菜。“红烧牛肉,酱油菜心,加个饭”陆源看都不看菜单,直接说出菜名,服务员写好单后便走了,餐厅里的人不多,有些冷清,特别是陆源这一排,基本上没人。陆源静静地看着窗外往来的人们,目光深邃……“他们,都有家,我却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想到这陆源不禁苦笑起来,他就是三个月前那架坠毁直升机上的唯一幸存者,但被救上来之后他就失忆了,当时他的身上什么都没有,也没有身份,他唯一记得的就是他的名字:陆源,当时他在香港,政府的人查他的户籍查到是在广州,就把他送了回来,在帮他把身份证补办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想着这些也没用”服务员把饭端上来了,诱人的肉香味勾起了他的食欲,将饭和红烧牛肉吃完后,觉得还是不包陆源又加了一个白饭,拌着红烧牛肉的汁吃,终于吃了个饱。。吃完后的陆源没有回家,因为晚上才是他的上班时间,他现在在一家叫夜枭的酒吧做侍应。走去酒吧的路上陆源看见了一家新开的网吧,还在门口摆了告示:新店开业大酬宾!半价!网吧的门口还有一副大的海报,一个穿着作战背心的军人拿着M4步枪在战场上行走,看着这幅海报,陆源好像想起了什么,同时脑袋开始剧烈的疼痛“独狼快走,我已经被咬伤了,快点!你得和博士去到主控室”一个穿着作战背心带着防毒面具的人在对着一群怪异的人开枪,那些人的眼睛居然是血红色的一段模糊的影像在陆源的脑海中浮现,他还想看的更清楚些,但是头越来越痛了。路上的行人见到这个神情痛苦捂着脑袋的人,都纷纷围了过来,一个老年男人走了过去,拍了拍陆源的肩膀:“喂,小伙子,你没事吧”“唔”陆源睁开眼,老人打断了片段的播放,让他能回过神来。“谢了老先生,我没事,只是有点头疼而已”陆源强笑着跟老人说了声谢谢,就继续走去酒吧。“独狼……谁是独狼,我?博士又是谁?那个人又是谁,到底被什么咬了,那些红着眼的是什么?”路上,陆源一直想着片段里看见的东西,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酒吧。看了看手上的黑色电子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时间不早了,陆源赶紧到更衣室换好了侍应服,这套衣服是黑色的西装背心和裤子,里面搭配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领带,他先把外面的黑色带兜帽风衣风衣脱下,然后把里面的白色衬衫脱掉,脱掉后露出陆源小麦色的皮肤和不算大但十分结实的肌肉,以及……身上的累累伤痕,其中最大的要数背上的那条半米长的伤疤,从左边的肩膀一直划到右边盆骨上方,而左边的肩膀上的那条伤疤是最新鲜的,三个月前他被救上来的时候一块金属碎片把他的肩膀刺穿了,现在动一下都还有些痛,但是不影响他活动,他的右肩上还有一块圆形的疤痕,如果是公安或是军人看见的话,便会认出那是枪伤愈合后的痕迹。“啊!”就在陆源对着镜子看着身上的伤疤想着自己过去究竟是什么身份的时候,一声尖叫从门口传来,陆源皱了皱眉头,自己明明有关门的,转身看去,一个短头发的女生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原来是我忘记锁门了”陆源有些无语,虽然自己忘了锁门,但是最起码你得先敲一下门啊“对……对不起。”女生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对不起后,迅速把门关上,一下子用力过度,门发出了“碰”的一声那个女生叫李莜,和陆源一样是在夜枭酒吧上班的侍应,她在附近的大学上大一,过来打工是为了挣学费,可能家境不太好吧,长得挺好看的,如果找个有钱人**就不用那么辛苦出来工作了,不过在这里工作了近两个月,陆源知道李莜什么性格,这丫头看上去很害羞很柔弱,其实是个女汉子,能自己做的绝不会靠别人。换好衣服后,陆源照了一下镜子,一件普通的侍应服被他穿出了一种酷酷的感觉,他长得还不错,说不上英俊潇洒,但是很耐看的那种,而且平时不多说话,大多数是微笑的对着客人。出了更衣室,陆源发现李莜一直在门口等,但是一见陆源她的脸又开始发烧了。“没事,快去换衣服吧,别迟到了”陆源对着她笑了笑,去了酒吧的大厅。“呼”看见陆源去了大厅,李莜那颗发狂乱跳的心才渐渐慢了下来,但是脸上的红晕还是没有散去,她推门走进了更衣室,想着刚才看到的东西。“源哥的身材真不错,穿着衣服真的看不出来,但是……那些伤疤是怎么回事”李莜把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是里面的衬衫。脱掉衬衫后露出了李莜的小麦色的皮肤,不像那些千金小姐的,但是有着一种不同于雪白皮肤的美感,**是一件印着凯蒂猫的粉色**,胸部不大,甚至有些贫乳。“不知道源哥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呢,是丰满型的还是……笨蛋你在瞎想些什么呀”李莜盯着自己的胸部想着,随后又在纠结,她是对陆源有好感,“源哥为人很好,长得不错,笑起来很好看,而且脾气蛮好的,还有刚才看见他身材也很不错……”李莜的老家在广西南宁,家里只有外公和妈妈,她的爸爸是个刑警,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殉职去世了,虽然有一笔抚恤金,但是她妈妈并不想用那些钱,一直是靠去酒店当厨师来维持家里经济,说是要留着来当她的学费,外公也是个警察,在她老家那个小县里当了二十多年的公安,年轻的时候是省里的刑警,很能打而且破过好几宗大案,其中一单持枪杀人案里空手将那个枪手的枪夺了过来然后将他逮捕归案,四十岁的时候才退回到小县城当起了闲职,在当地很出名,也多亏这个,尽管她妈妈和她孤儿寡母的却没有一个**地痞敢打她们家的主意。从小丧父的李莜和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早早的就学会了独立和懂事,家里的衣服都是她洗的,家务也从来都是她包办的,连她有点重男轻女的外公都夸她懂事机灵,由于经常做家务她的手不像其他女孩子一样又白又滑,还起了一层茧。李莜的妈妈很赞成自己的女儿谈恋爱,毕竟女儿长大了,而且自己一个人来到这么远的地方读书,的确需要个男人来照顾。而李莜也不是没谈过恋爱,但是在一个月后她就和那个男生分手了,原因是有一天晚上到那个男生在校外租的住处找他,那次李莜提着夜宵打算给那么晚还赶着写论文的男友一个惊喜,但是过到去后居然发现他在和别的女生上床,当时她就把东西摔到地上哭着跑了出去,更让她心痛的是那个男生的居然没有追出来,过了两个小时后,她失魂落魄的回到宿舍,哭了一整晚,第二天她打电话问他为什么这样子对她,他说:“都一个多月了,你连衣服都不肯在老子面前脱一下,谈个屁恋爱啊,昨晚那个女生我认识了一个星期她就肯跟我上床了,她的胸部还比你的大多了,用来做快把我爽死了,而且她还不像你的脾气那么暴躁!懂不懂就发脾气摔东西……”“就因为我不肯跟你上床吗?”李莜哽咽着说道“是又怎样”“你妈的去死吧混蛋!”李莜把手机一摔,断了通话,然后在那个男生去上课的时候狠狠地在他的要害上来了一脚,自此以后没有任何的男生敢来追李莜,而且这件事后她很长时间没有对任何的男孩子动过心,但是陆源,他的脾气还有人品真的很好……“好的,请稍等一下”陆源在桌子前把客人要点的东西写好后去到了吧台,正好碰到了换好衣服出来的李莜,这是李莜也没刚才那么尴尬了,陆源对她笑了笑,将菜单交给了调酒师。过了一会后“这位客人,请你放尊重点!”大半个大厅里的人都听见了听见了李莜的呵斥声,陆源停下了动作,快速走到了李莜在的那张桌子前,只见那张桌子坐着几个**一脸猥琐的望着李莜,其中的一个还不断出言**李莜。“啧啧,**别那么不识好歹呀,爷看上你是你幸运,跟了爷包你吃香的喝辣的,怎样,这大腿让爷摸摸”那个**将手伸向李莜的腿,神情猥琐,就差流哈喇子了。“啪”李莜一巴掌扇到了那个男人的脸上,男人捂着脸,眼神里充满了愤怒的火焰:“妈的,一个**拽什么拽,兄弟们上!把她给我拉到外面去轮了!”那个男人身边的几个**站了起来,脸上还有不怀好意的淫笑。“走开!”李莜大喊了一声,但是那些**不为所动,他们上去拉住了李莜“**我们到外面去,哥们几个让你爽爽,嘻嘻嘻嘻嘻”**的笑声和话语让李莜心里发慌,她挣扎了起来。“喂!你们住手!”陆源冲那些拉着李莜的人大喊道“喊什么喊,想多管闲事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算老几!”被打的**捂着脸说道,陆源冲上去朝他的鼻子上狠狠地来了一拳。“血!妈的,你敢打老子!上,把他手给我打折了!”那个男人捂着鼻子,但还是止不住鲜血从他的指缝之间流出来,三个拉扯李莜的人朝陆源围了过来,还有另外一桌的四个人也围了过来,那些顾客看见要打架了都躲到了一边去,另外的一个女服务员过来把李莜拉到一边去,其他的男服务员则是和顾客躲到了一边,他们觉得惹不起这伙人,所以刚才才看着李莜被他们欺负,其中的一个部长跑上了酒吧第二层办公室去找老板。看着这伙围着自己的人,陆源算了算,总共有七个,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摆明是要把陆源吃了。“妈的,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眼前一黑!”一个**朝陆源冲了过来,一个右勾拳打了过来,看样子是想一拳把陆源打焉,但是陆源迅速侧过身体,拳头在前挥过,然后用左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右手在他的脸上重重的来了一拳,一口口水夹杂鲜血和一颗磨齿在他的嘴里喷了出来,再用脚将他绊倒在地,对着鼻子又是一拳,血象是喷泉一样从他的鼻子里流了出来,那人没了顿时动静,看样子是被打晕了。“小子你不想活了!兄弟们上”**们一哄而上,陆源后退步躲过一个人的侧身勾拳后朝他肚子横踢,将他踢到弯腰干呕,陆源抓起他的衣领,先是在他的肚子上来了一拳,然后是脸上,最后朝着他的肚子踹了一脚把他踹到飞了出去。“呀!”旁边的人一脚朝陆源踢了过来,陆源赶紧用手夹住了他的腿,另一只手在腿上重重的来了一下肘击,这还不够,陆源将他剩下的一只支撑身体的腿绊倒,让他的后脑勺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然后一脚踢到了他的要害,疼得那人捂着下面在地上痛苦**。“该死!”一个体格健壮的从背后将陆源两只手锁了起来,在踹开前面一个打算在他肚子上来一记的人后,陆源用后脑勺狠狠地往后一撞,锁住手的力道一下子减少了许多,陆源挣出左手朝身后的人的太阳穴来了一记肘击,他不怕把人打死,酒吧里是有监控录像的,而且看他出手的招数根本没有一丝留手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陆源看见他们**李莜就是很火大,他们居然还想要**她,妈的……打到你们连男人都当不了!陆源上前用手夹住那个被他踢到弯腰半呕的的人的脖子,他可以直接把他的颈椎夹断,但是他还是留手了,因为那个人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顶多是跟着这些**学坏了,他在那个人的背上来了一记肘击,将他打趴在地。剩下的三个人看见陆源一下子就打趴了四个人,还没被伤过,心里不禁发寒,看见剩下的三个人开始害怕,最开始被李莜扇巴掌的人也知道自己是碰上硬茬了,但是这个时候不能退,退了自己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妈的,你们上呀,那小子只有一个人!不上信不信老子以后弄死你们!”听见自己的老大这样说了,剩下的三个人在一张桌子上拿起了空酒瓶,然后敲碎,有了武器他们镇定了不少,又开始向陆源攻击,其中一个最先冲上去,右手中的碎瓶子直直的刺向陆源的腹部,但还没刺到就被陆源同样以右手抓住了手腕,然后左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利用关节让他转过身来,形成擒拿,陆源再用力往下一压,将他压成半跪在地,然后朝他的小腿狠狠地踩了下去,“格拉”,一声骨头断折声音在半个厅的人都听见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腿!”疼痛让那个人发出尖锐的惨叫声。“不怕死……”陆源在那个被踩断脚的人背上踹了一脚,将他踹开,然后快速扭腰,碎瓶子从他的腰间刺过,他左手抓住拿着瓶子的手的手腕,然后朝那个在身后偷袭他的人的脖子来了一记肘击,然后将那人手腕拧断,又是一声清脆的骨头脱臼的声音。“还剩下你,你要怎样,想他们一样吗?”陆源冰冷的盯着最后一个拿着碎瓶子的人,恐惧爬满了他的脸。“不要……不要伤害我,我投降!”那人声音颤抖的说,但是陆源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投降?现在晚了”陆源冷冰冰的说,无论怎么看此时的陆源比起一个人更象是一台没有感情杀戮机器。“走开!不要伤害我!”那个人过于害怕,激动地举起了右手中瓶子刺向陆源的肩膀,但是陆源用右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左手压在他的后肩上,然后两只同时用力往下一压,“格拉”。大厅里的人对这种骨头脱臼的声音已经麻木了,他们看向陆源的眼神由原先的戏谑变成了恐惧。

  “喂,老杨,你说那架直升机是怎么回事啊,无端端的就坠毁了”一个穿着海上搜救队制服的年轻人靠在栏杆上,对着另一个同样穿着制服的男人问道。

  二零一八年四月五号北京时间二十二点三十五分,香港公海

  “我说你小子,到底是怎么进搜救队的,既然吃公家饭吃饱了,就得把公家事做好。”

  “零号……零”被救上来的人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叨着什么,就陷入了昏迷

  “喂醒醒,听见吗?醒醒,坚持住!”老杨看见了他的上衣已经被划烂了,肩膀上刺进了一块不小的碎片,如果就这样子拔出来的话会有大量血液会往外喷。

  “什么公家事,这里是公海,坠毁的还是一架来历不明的直升机,我都不知道管事的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那么爱多管闲事,我跟你说啊……”“闭嘴,有情况!”年轻人还没说完,就硬生生被老杨打断了,老杨走到探照灯出,将灯光的方向朝左边调整,他刚才从那个方向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呼吸声,根据他多年的经验,绝对还有人活着。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李莜
  • 序章 公海救援
  • 第二章 混乱前奏
  • 第三章 残梦与混乱
  • 第四章 政府公告
  • 猜你喜欢
    更多
    越肩视点
    越肩视点
    添明
    添明
    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
    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
    星纹持有者
    星纹持有者
    第一自由世界
    第一自由世界
    袭入亚皇
    袭入亚皇
    机动战甲
    机动战甲
    现代魂师
    现代魂师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