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山河行

山河行

2021-05-28 18:30:05
评语: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北宋初立,山河破碎,黄淮以北,我汉家山河尽落胡虏之手。金贼肆无忌惮揉虐,铁蹄之下,血流成河,千里无鸡啼。金军大军压境,北宋政权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21世纪一片大好青年黄权,汉学和经济学双料硕士,行政单位处级干部,却在一个雷电惊怒的风雨之夜,再次穿越到南道教尊天柱山为第十四洞天、五十七福地,佛教禅宗二祖、三祖曾在此往来驻锡,前唐佛光寺、南梁山谷寺显赫一时,时人曾传有飞仙隐现,引众多豪杰名士流连忘返。。


山河行在山河令第几集  山河行过纪录片  山河行电视剧  山河行原唱  山河行歌曲  山河行简谱  山河行歌曲在第几集  山河行歌词  山河行周传雄  山河行  


精彩节选:

  刘朗来这一世已有七八天了,这一切显得那么近,又仿佛很遥远,身边的人、景物,总感觉不那么真实,可又是触手可及的。这七八天,刘朗表面看上去很平静,其实也是在恍恍惚惚中渡过的。

  师傅走后,刘朗除了吃喝,都按照师傅的讲解,盘坐在蒲团上修炼太乙玄功。但一天下来,无论努力,体内没有任何变化,更没有师傅讲过的,丹田会有一丝阳和之气。虽然现在已是八九月了,山间已渐渐变凉,但刘朗任然急得满头大汗。

  刘朗在心里祈祷,“爸爸妈妈,你们不要难过,儿子在这一世祝福你们健康长寿!老婆,你也不要难过,乘还年轻,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吧,儿子拜托你了。儿子,愿你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成长......”

  也是要考虑前途命运的时候了,自己一个小屁孩,一无所有,跟随父亲在外七八年,老家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只记得有座大房子,祖父已过世了,祖母快六十岁了,三个叔叔,好几个堂兄弟姐妹。自己这房是家中嫡长,如今却只剩下自己独苗了。

  “好好躺着休息”,老道拿过碗走出去了。

  “仙长,小子愿勤学苦练,不负所望!”

  天柱山深处一道断崖前,隐隐约约有个瘦小的人影站那,闪电中,依稀可见是个十三四岁左右的书生,惨白消瘦的脸上一片戚容,无神的双眼茫然的望着崖下。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老道微笑地点点头,拿过瓷碗。“把这药喝了,这是贫道调配的培元之药,调养几天,身体就会恢复了。”

  一声悲戚喊叫后,断崖上人影不见了......

  舒州自古文化荟萃、人杰地灵,舒州西北的皖公山更是景色奇绝,兼具黄山之雄奇、庐山之幽秀,既有奇松怪石、飞瀑流泉,又有峡谷、幽洞、险关、古寨。皖公山当中奇峰突起,犹如擎天一柱,故又名天柱山,汉武帝南巡至此时,曾拜为南岳。

  “爹,娘,不肖儿来陪你们了!”

  吃罢晚饭,刘朗到堂屋继续练功。

  第二天一早,刘朗在心里默记一遍,就赶到中间堂屋给师傅请安。

  “朗儿,你悟性很好,这样进展让为师很意外。为师这次出门,各种需要药材都配齐了,从明天开始,每天用药方蒸泡一个时辰,进行洗髓,锻炼筋骨,一年左右应有所成。这个过程初始会非常痛苦,朗儿,你要多忍耐坚持。”

  刘朗帮师傅从肩上拿下大背篓,跟师傅一起进入堂屋。

  “师傅,徒儿不怕苦,会坚持下去的。”

  “师傅!”刘朗惊喜地转身拜倒在地,“师傅回来了?”

  刘朗伏一下首,“禀仙长,小子苦海飘萍,又逢乱世,一则想多些谋生之道,再则,若能力许可,想尽力拯救生民。”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生死劫
  • 第二章 山居(一)
  • 第三章 山居(二)
  • 第四章 山居(三)
  • 第五章 出山
  • 第六章 街遇
  • 猜你喜欢
    更多
    大唐超神机甲李元霸
    大唐超神机甲李元霸
    紫荆衣
    紫荆衣
    我在先秦
    我在先秦
    我在明朝当学霸
    我在明朝当学霸
    偷香
    偷香
    唐船
    唐船
    创天下
    创天下
    天皇帝王
    天皇帝王
    相关资讯
    更多
    第十章 初到临安
    第十章 初到临安
    在黄天荡,北撤金军又遭灭顶之灾。 ...
    2021-05-28
    第七章 豪门生活是神马
    第七章 豪门生活是神马
    鄙夷自己,后世军刺但是近身格斗利 ...
    2021-05-28
    第八章 路途波折皆浮云
    第八章 路途波折皆浮云
      不像后世频频暖冬,这时代的江 ...
    2021-05-28
    第九章 生子当如孙仲谋
    第九章 生子当如孙仲谋
    滚吧!”前方转角处站着五个中年人 ...
    2021-05-28
    热门评论
    水岸刘郎
    哪里?&康元年

      这又是在哪里?黄权茫然的打量着四周,一座简单的木棚式房子,除了自己睡的这张平板床,就是床前一套陈旧的桌椅,四壁空空。脑袋里却在不停地问自己,“穿越了?自己是刘朗?现在是靖康元年?”

    水岸刘郎
    上,微&坐下,

      老道把手中一个陶瓷碗放在桌上,微笑着走到床边坐下,按着刘朗的左手脉门检查了会,点了点头。

    水岸刘郎
    ,老道&仔细端

      “唉,乱世呀”,老道仔细端详着刘朗的面相,又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能轻生呢?小郎君天资非凡,福禄深厚,然坎坷颇多,经此磨难,当珍惜此身!”

    水岸刘郎
    一碗药&刘朗的

      这三天来,老道亲自仔细照顾刘朗,并且每天都端一碗药过来,刘朗的身体也渐渐康复了。

    水岸刘郎
    子木门&了,刘

      咯吱!房子木门被打开了,刘朗偏头望去,一位鹤发童颜的道装老人走了进来。

    水岸刘郎
    老子就&”

      穿越就穿越了,却寄身到这种乱世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屁孩,哎,黄权悲愤而无奈地在心里叫喊,“老天,老子就做一回刘朗,看你还要怎么折腾!”

    水岸刘郎
    穿好那&身躯颤

      这日清晨,有些亮光透入房间,刘朗醒过来,慢慢下床,穿好那件破旧的外衣,走了出去。一阵山风吹来,刘朗瘦弱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紧了紧衣服,深吸一口气,清新的空气使人浑身舒畅。

    水岸刘郎
    居易赞&月,洞

      白居易赞曰:“天柱一峰擎日月,洞门千仞锁云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