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吻别

吻别

2021-07-16 02:46:42
评语:
推荐指数:
详情 目录
内容简介

相思风雨中是一本情节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王炎江韵,此书的作者是阿刀。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王炎在本科毕业那一年去了很多家公司面试,都被他们给表示拒绝了,因为后来他的穿着太不即将正式了。虽然后来他更本也没钱买正装。因为当时家里欠了高利贷,放贷人还撂狠话说,再不还钱,就砸断我父亲的腿!于是为了赚钱,我一接到面试通知,就坐火车去了江城——那个别人眼中,遍地是黄金的城市。。


吻别英文版一句一句教  吻别是翻唱的吗  吻别英文版翻译成中文  吻别英文翻译  吻别英文版take me to your heart歌词  吻别 英文版《take me to your heart》谁唱的  吻别张学友 原唱歌词  吻别歌词  吻别 张学友  吻别 英文版《take me to your heart》  


精彩节选:

  “江总,您能借我点钱吗?”说这话的时候,我羞愧地几乎把脑袋都埋进了裤·裆里。

  “王…王炎……”看到她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她特别漂亮,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乌黑透亮的眼睛里,也泛着点点笑意。

  我被她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就很羞涩地朝她笑了一下说: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班就数我手指长;同学都开玩笑,说我应该去音乐学院弹钢琴的……

  当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是一个女人把我搂在怀里,捧着我的脸不停地说:“你醒醒啊?你怎么样了?!我这就打120……”

  和江姐认识,还是在那年的招聘会上;那时她是江城的大美女,我却是个被生活逼上绝路的穷小子。

  她听到这个,猛地一下就拉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拿起提包,站起身就往外走。“我的天呢,你这孩子心可真大!你怎么不早说?现在都几点了?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嗯!”我点点头,看着她伸来的白皙小手,自己的手,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

  “说了,都说了,没用的!他们就要今天还钱,家里的电视、摩托车,都被他们给搬走了……”妹妹无助地哭声,就如刀子般,狠狠扎进了我心里。

  我低下头说:“家里欠了钱,人家要债的找上门了;他们说要是六点之前,拿不出四万块钱,就砸断我爸的腿……”讲到这里,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夏日的暖风吹在脸上,格外舒服;我不再去想前台女生,对我的种种刁难与不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那个美丽善良、又充满正气的女人——江韵。

  进了公司以后,我直接就往江总办公室的方向走;那是走廊最靠里的一间,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仿佛还听到里面,有撕扯吵架的声音。

  进到她办公室以后,一股好闻的香水味迎面扑来;我抬起头,这才看到了她的背影。当时她穿着白色铅笔裤,上身是一件黑色背心;乌黑的头发散落在身后,白皙的耳根处,两枚耳钉闪闪发光。

  掏出手机,我把电话打给了家里,我想只要有了工作、赚了钱,家里那四万块钱高利贷,很快就能还清了。

  “你走吧。”她擦着眼泪,突然对我说了这话。

  “江总,我……”

  当时我生怕她不答应,就赶紧说:“是这样江总,这四万块钱,算我从工资里预支;等什么时候把这钱补上了,您再给我发工资,行吗?”

  她却摇头一笑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好奇,你一个毛孩子,突然借这么多钱干什么?娶媳妇啊?!”

  “哦哦!对!”那个时候,我就跟个傻子似得,因为着急,整个人都懵掉了;后来我打了电话,还好高利贷那帮人有卡,钱打完之后,我都快虚脱了。

  看着她吃惊的样子,我就知道,萍水相逢,人家怎么可能借给我钱?而且四万块钱,不是小数目。

  见到那一幕,我竟然脸红地把头扭向一边,不知所措……

连载中
大家正在关注
更多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猜你喜欢
    更多
    公交车上
    公交车上
    学长,我喜欢你
    学长,我喜欢你
    贵族丫头的**恶少
    贵族丫头的**恶少
    何处向云归
    何处向云归
    好友同居
    好友同居
    樱桃
    樱桃
    张大刚张六根翠花小说
    张大刚张六根翠花小说
    张雯是我**
    张雯是我**
    热门评论
    阿刀

    &,可还

      电话打过去以后,是我妹妹接的电话,可还不待我开口,妹妹就大哭着说:“哥,出事了!出大事了!!!”

    阿刀
      记&接待的

      记得刚去她们公司的时候,前台负责接待的一个女生,特别诧异地看着我说:你真的是来面试的?你就穿成这样来面试?你知道“尊重”两个字怎么写吗?

    阿刀
    的人,&小的补

      当时她的声音特别大,似乎整个公司的人,都朝我看了过来;我红着脸,死死咬着嘴唇,手悄悄盖住了裤子上,那块细小的补丁。

    阿刀
    着牙,&完,我

      咬着牙,我紧闭着眼睛说:“妮儿,告诉那帮混蛋,今晚六点之前,咱们还钱!”说完,我狠狠挂掉电话,转身朝公司的方向奔去。

    阿刀
      “&我…能

      “那个…我…能面试吗?”低着头,我从牙缝里,挤出了蚊子大点儿的声音。

    阿刀
    ,“不&老爱教

      听了这话,当时我都愣住了!她见我不说话,突然“噗嗤”一笑,“不好意思啊,我这人有时候吧,总是老爱教训别人的……”

    阿刀
    你不得&,但感

      听到这话,我鼻子一酸,差点哽咽出来;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男人什么都可以忍,但感动是忍不了的。

    阿刀
    公室以&的香水

      进到她办公室以后,一股好闻的香水味迎面扑来;我抬起头,这才看到了她的背影。当时她穿着白色铅笔裤,上身是一件黑色背心;乌黑的头发散落在身后,白皙的耳根处,两枚耳钉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