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小农民 《神眼小农民》第006章 打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神眼小农民小说简介

《神眼小农民》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刘富贵,承包,宋雨萝,周大叔,水源,水脉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周大叔水脉小说名字叫作《神眼小农民》,提供更多神眼小农民周大叔水脉,神眼小农民周大叔水脉小说。神眼小农民小说周大叔水脉摘选:周大叔添麻烦,让他难为。 心里但是生气,但也没办法闭上嘴。 刘富贵闭上嘴了,但瘦高个却不想就这么轻…...

神眼小农民小说-《神眼小农民》第006章 打赌全文阅读

周大叔水脉小说名字叫做《神眼小农民》,这里提供周大叔水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眼小农民小说精选: 省里的勘测队到小山村来,本来就高高在上优越感十足,何况他们把刘富贵看成神汉子,瘦高个不屑地冷哼一声:“就你这脾气,还不适合干这一行。” 村里来了勘测队,很多村民跟着瞧热闹,何况是给自己测水,周小荷当然也跟来看着,瘦高个的傲慢瞧不起人让她也很生气,但是现在是有求于人,生气也只能忍着。 她看富贵有点真生气,生怕继续斗嘴下去勘测队不给测了,连忙上来拽拽富贵的体恤衫,凑近他小声说:“咱又不是神汉子,他说他的。” 刘富贵很明白小荷…

省里的勘测队到小山村来,本来就高高在上优越感十足,何况他们把刘富贵看成神汉子,瘦高个不屑地冷哼一声:“就你这脾气,还不适合干这一行。”

村里来了勘测队,很多村民跟着瞧热闹,何况是给自己测水,周小荷当然也跟来看着,瘦高个的傲慢瞧不起人让她也很生气,但是现在是有求于人,生气也只能忍着。

她看富贵有点真生气,生怕继续斗嘴下去勘测队不给测了,连忙上来拽拽富贵的体恤衫,凑近他小声说:“咱又不是神汉子,他说他的。”

刘富贵很明白小荷姐的意思,再说自己是客,不能给周大叔添麻烦,让他为难。

心里虽然生气,但也只能闭嘴。

刘富贵闭嘴了,但瘦高个却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他,冷冷对周大叔说:“我们大老远赶过来,你却又另外请了神汉,这明显是不相信我们,既然不相信,我们回去好了。”

周大叔一听吓坏了,赶紧给人家赔礼道歉,连连说自己老糊涂了,刚刚就是开个玩笑,指着富贵说这是自己的一个亲戚,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年轻呢,怎么可能是神汉子。

好话说尽,各种央求,瘦高个这才松口答应留下来继续勘测,不过他又提出一个要求:“我不喜欢这个类似神汉的小年轻,让他离开这里,不然会影响我们工作。”

刘富贵气得差点上去给他一脚,杀人不过头点地,说话太气人了。周小荷都忍不住小声嘟囔:“太过分了,小人得志。”

周大叔很为难,看看富贵,如果这是自己的亲侄子,就让他先回村得了,可富贵是朋友的儿子,是客人,他不好意思让富贵离开,这确实很侮辱人。

“这样吧。”刘富贵跨前一步对瘦高个说,“既然你不相信神汉子,那么我想跟你打个赌,咱们来个勘测比赛,看看谁测到的水脉好,就算谁赢,敢不敢跟我比?”

小荷在后边一个劲儿拽富贵的后衣襟:“走吧富贵,我渴了,你陪我回家喝点水。”

瘦高个却是来了劲,一挥手道:“你这一说还真不能让你走了,比就比,赌上什么?”

刘富贵掏出五千块钱:“这是五千块钱,拍这儿了。”

勘测队也不含糊,三个人简单商量一下,也拍出五千块钱,瘦高个还追加上一个条件:“输的那一方不但要把五千块钱高高举过头顶献给对方,还得给对方三鞠躬,说一句师父我错了。”

“一言为定。”刘富贵毫不畏惧,“这么多叔叔大爷现场作证,愿赌服输,谁也不许耍赖。”

耍赖?瘦高个一脸讥讽地瞥一眼刘富贵,就不再理他,趾高气扬地架开仪器开始勘测。

他们是省里勘探局下派出来的正规勘测队,设备精良,技术先进,打这个赌是包赢不输。

周大叔和小荷也是这样想的,一个劲儿劝阻富贵,可是哪里拦得下。

“没事周大叔。”富贵安慰说,“我先到处转转。”

周大叔的果园西侧就靠着上山的盘山路,如果开农家乐的话,肯定要建在果园的西侧,当然,打井也最好打在西侧。

刘富贵顺着西侧走了走,没发现有水脉,围着果园转了一圈,发现远处倒有几条水脉,,只是水量太细,打在水脉上也不够抽的。

直到最后从西北角转回来,他终于影影绰绰看到一条**的地下水脉,这要是照准位置打下去,肯定可劲儿抽也没问题。

虽然西北角离适合搞建设的地方稍远一点,但这点距离完全不算问题。

刘富贵看准了,要打井的话,在这个果园里这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那边勘测队围着果园测了一圈以后也有了最终结果,他们在果园的东南角做出记号,认为这里的水脉最好。

周大叔有点为难,这么大的果园,西边建农家乐,水源却在东南角,太不方便了。

“你这果园里,这条水脉是唯一的选择,其他地方都打不出水,难道你不相信我们?”瘦高个对周大叔的为难态度相当不满。

然后他一扭头看到刘富贵回来了:“喂小神汉,你不会想跟在我们屁股后头捡现成的,我说哪里你也说水脉在哪里吧?”

刘富贵嘿的一笑:“居然叫你师父小神汉,待会儿给师父认错的时候罪加一等,要求你自称小小神汉。”

“少油嘴滑舌,你找到水脉没有?”瘦高个黑了脸。

“找到了,就在西北角那里,我做了记号。”刘富贵胸有成竹地说。

噗!勘测队三个人全笑喷了,他们刚刚在那边勘测过,西北角连一条小水脉都没有,小神汉居然想在那里打井!

“拿来吧拿来吧,把钱拿来,鞠躬叫师父认错。”瘦高个冲刘富贵招着手,本来就是稳赢不输的事,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有悬念。

“周大叔,让两只钻同时开工吧,我看好那个地方出不来水,工钱算我的,小荷姐,咱们回家喝水去,我也渴了。”刘富贵叫上周小荷,顾自回村了。

山村里一般不打深井,都是打梅花井。梅花井就是找准水脉以后,围着这地方打一圈小井,抽水的时候这一圈小井全部开动,省得一个小井不够抽的。

周大叔此前在果园里试探着打过几个井,但都没有出水,逼不得已这才请勘测队,打井队一直在果园里待命,现在找准了位置,打井队马上搭起支架开始钻井。

打一个小井的时间,也不过是三、四个小时的功夫,等着出结果的功夫里,午饭时间也到了,周大婶在家里准备好了酒菜,款待省里的勘测队。

刘富贵看不惯三个人那趾高气扬的嘴脸,不愿跟小人同席,在厨房跟大婶子和小荷一起吃。

周小荷个子一般,但是身材很匀称,鸭蛋圆的娃娃脸一尘不染,圆圆的眼睛,长得十分可爱,刘富贵最喜欢的是小荷姐那圆圆的小手,又白又胖乎,看着就喜人。

“富贵,你快点吃,吃饱了悄悄地回家吧。”周小荷一个劲儿给富贵夹菜,让他快吃,然后逃走。

大婶子听小荷说了打赌那事,也劝富贵偷偷溜走算了,五千块钱对一个孤儿来说不是小数目,那得卖几车西瓜啊!

也许富贵种一季西瓜赚不到五千块钱。

“没事婶子,我输不了。”刘富贵满不在乎地说。

“你看你这孩子,都二十的人了,怎么还跟小时候那么犟呢!”大婶子低低的声音责备富贵。

周小荷更是恨得拧了富贵一把:“犟种,听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