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事就变强 第四章 艰难的跳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做好事就变强小说简介

《做好事就变强》是作者冠位大法师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照理而言,敏捷有可能会与移动速度、反应速度等有关,这些都也没明显提高,看这面板,或许是因为这是潜力?简言之的潜力,有可能会是通过锻炼乃至于时间流逝了也可以自然而然快速增长为实际?”边沉思着,齐平边睁开眼睛眼,这里空间狭窄,虽然蜷身子但是也可以活动活动,也是想到了,就去尝试,虽然空间狭小,但齐平将整个身体蜷缩,还是能做出蹲的动作,只是无法站直。。...

做好事就变强小说-第四章 艰难的跳跃全文阅读

“按理来说,敏捷有可能与移动速度、反应速度等有关,这些都没有明显提升,看这面板,也许是因为这是潜力?

所谓的潜力,有可能是通过锻炼乃至时间流逝可以自然增长为实际?”

一边思索着,齐平一边睁开眼,这里空间狭小,但是蜷缩身子还是可以活动活动,也就是所谓的锻炼。

想到了,就去尝试,虽然空间狭小,但齐平将整个身体蜷缩,还是能做出蹲的动作,只是无法站直。

就这样一下一下,他蹲着原地小幅度跳了起来,心中默默数着:一,二,三……

在地上,警署二楼詹姆斯的办公室内,戴着老花镜的詹姆斯看着齐平的卷宗,眉头紧皱。

卢达明看着詹姆斯,抬起左手看着手腕机械表的指针,有些焦躁的催促着:“老詹,我敢担保这个学生,不会偷盗东西的。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杜州大学下周就要期末考了,他要是出不来,不能考试,很可能会被劝退,那就一辈子毁了。”

詹姆斯依然仔细的看着卷宗,推了推老花镜,冷静的说道:

“急什么,今天这个爆炸,老宋晚上也回不来,我们有时间。这个事情疑点很多,我可以帮你办保释手续,但你这学生如果无法证明清白,他早晚还是得被杜州大学劝退。”

“卷宗可以慢慢研究,要是老宋回来了,这事可就办不成了。你应该也知道,我学生得罪人了,就算他真的犯罪了,那也得等证据确凿,上了法庭,在此之前,我要保证他不被劝退,这就是我的职责。”

卢达明很是焦急的催促着,神色担忧,左右踱步。

詹姆斯将老花眼镜放下,喝了一小口茶,起身说道:

“把你的文件拿来,我去警署办公室盖章。

即使是老宋也不能拒绝杜州大学的红印文件,不过他要是在手续上耽误几天,完全有可能,那确实来不及参加考试了。

一旦劝退,失去了杜州大学的庇护,这个齐平就是盆里的面团,别人想怎么揉就怎么揉。

走吧,负责的卢老师。”

卢达明连忙从真皮公文包里拿出白纸黑字盖着红章的文件,新鲜的墨香味若隐若现。

詹姆斯副警督拿起文件就走,大约五六分钟,楼下似乎传来詹姆斯掷地有声的呵斥,不一会儿他上楼了,抓起卢达明的手腕的说道:“我们抓紧去地下看守所,这群小子竟然把你那个学生塞进了制式小型隔间一体笼!”

卢达明跌跌撞撞的跟着詹姆斯走,踏踏的绕过楼梯,进入有些灰暗的地下看守所入口,这大门看上去很厚实,纯粹合金打造。

卢达明低声问道:“什么叫制式小型隔间一体笼?”

詹姆斯的眉毛胡子都翘了起来,没好气的拿出一张电子芯片卡在门禁一刷,门上的电子眼发出红光扫描着两人,随着“哔”的一声,合金大门缓缓打开。

卢达明眼皮一跳,这大门竟然有三层,加起来得有半米厚,怕是穿甲弹都难以炸开。

两人走了进去,看守所的狱警们已经接了办公室的通知,一名中年狱警走到詹姆斯身前,挺直腰板正色敬礼:“詹姆斯·戴维斯副警督阁下,请您和杜州大学的这位老师先去休息室一等,我这就安排人把齐平带出来。”

鸽子笼内,齐平还在坚持着小幅度原地起跳,“二百九十一,二百九十二……三百!”

似乎是太累,他实在坚持不住,爬在了鸽子笼冰冷的钢板面上。浑身都是汗水,身体特别是双腿微微颤抖,呼吸急促。

“趴着可不行,我得坐起来,缓缓调整呼吸。”

他双手抓住鸽子笼两边的钢条,缓缓坐起来,才觉得肺部没有了压迫感,呼吸也渐渐平复,眼前忽然弹出光幕,一行文字浮现。

【艰难的跳跃:根据系统判定,你完成了一次在狭小空间接近体能极限的跳跃,你注意到了提示,开启目标。你获得了0.1体能潜力点和0.1敏捷潜力点奖励。】

眼前简洁的面板中,行动栏上方出现一个新栏目。

【目标:1.锻炼身体(一身的肥肉,你该好好锻炼身体,为期一个月,注意并非单纯的减肥,而是有效锻炼身体。)奖励:视行动结果评价而定。】

呼吸已经平稳的齐平,心情有些愉悦,他低声呢喃着:“原来如此,行动就是我自由探索这个世界,触发各种各样的事件,而目标则是在某些针对性的行动后,开启的某种任务。多亏了前身留下一身肥肉,哈哈哈。”

就在他低声笑的时候,隔壁的瘦猴儿马克醒了,他似乎混合着惧怕和恼火,缩在鸽子笼的角落里,面目狰狞,嘴中嘀咕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位狱警爬了上来,走到了马克的鸽子笼附近,马克浑身不由自主的如筛般抖动,表情可怜,眼泪竟然吧嗒吧嗒掉落,旁边的齐平看了竟觉得有些可怜,也很是滑稽。

狱警直接越过马克,走到了齐平的鸽子笼旁,齐平不由一愣,难道自己触犯了什么禁忌要被惩罚?还是说要提审自己了?

他缓缓呼吸,调整心态,无论是什么,都是获取信息的机会,一定要在保证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尽量先忍耐,弄清楚自己的处境。

狱警戴着黑色的面罩,看不清长相,身形约莫一米七左右,手中似乎拿着一册文件,看了看文件又拿探照灯照着齐平仔细的看了看。

旁边笼子的马克看到这一幕,欣喜若狂,终于轮到这个白胖小子了,狠狠的毒打他,不对要比毒打更狠,送到一号间,让这胖小子也尝尝那可怕的感觉!

也许因为过于惊喜,马克竟然爬到笼子边缘,大胆的对狱警说道:“长官,长官,他刚刚一直在咒骂你们,我都听到了,一定要狠狠的惩罚他,不然他不会认识到自己多么罪大恶极!”

狱警拿着探照灯转头,一道白光打在马克的脸上,他不由的闭上眼,狱警上下打量马克,又低头看了看文件,哂笑一声:“狗一样的东西,人家是杜州大学的学生,能是你这种泼皮无赖随便构陷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