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独望 第五章 作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月下独望小说简介

《月下独望》是作者粥粥拌饭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这几日柳清月都上冷宫寻杏杏玩,昨日谢玄卿传来捷报,与晋国一战胜利凯旋,夺下一城池,立下赫赫战功,今日回宫定会来揽月殿,柳清月没在杏杏那待太久就回去了。谢玄卿刚在朝堂领了战功...

月下独望小说-第五章 作怪全文阅读

这几日柳清月都上冷宫寻杏杏玩,昨日谢玄卿传来捷报,与晋国一战胜利凯旋,夺下一城池,立下赫赫战功,今日回宫定会来揽月殿,柳清月没在杏杏那待太久就回去了。

谢玄卿刚在朝堂领了战功,立刻就往揽月殿跑,柳清月却不在殿中,听见她回来的消息,一年不见,他按耐不住也坐不稳了,起身去接柳清月。

“恭贺少将军得胜归朝。”

谢玄卿可不管什么规矩,他上前就与柳清月道“去哪了?”

“给朋友送了些菜肴。”

朋友?剖开真心,宫里能交到什么朋友?谢玄卿只想提醒她“宫里人心复杂,朋友更是触不可及,小心为妙。”

“多谢少将军善意提醒,清月自会分辨。”

柳清月虽然恢复了记忆,与他却也有种生分的距离感,谢玄卿并不想如此“清月,我们还能如幼时那般相处吗?”

“清月虽恢复记忆,可毕竟丢失七年,与少将军亦是生疏,给我些时日。”

“好,慢慢来。”他走在前头,忽然停下,回头道“无须叫我少将军,玄卿即可。”

她点点头。

柳清月不善烹茶,可彩云烧得一手好茶,虽说父皇不怎么召见她,可殿内的吃喝用度从未亏待过她,许是弥补七年的亏欠。

谢玄卿喝着前几日御赐的上等茶叶,却毫无细细品尝的闲情雅致“这几日妖作怪,皇宫已有几人遭殃,还是少出殿门安全些。”

她想起来杏杏的话“皇宫不是有龙灵之气保周全吗?”

谢玄卿不知道她从哪得知的,却也不好过问“话虽如此,可修行高强的妖仍可化为人形在皇宫作乱。”

池暝不在身边,面对妖怪无疑多了份危险,柳清月倒也听进去了谢玄卿的话,只是杏杏还在等着她的人间佳肴与凡尘趣事,让人代送实在不妥,以免杏杏被人识破身份,她只好减少上冷宫的次数。

他知道柳清月的性子,活脱爱玩,就算她能成功溜出宫他都不觉出奇,因此再次提醒“皇上已招入道士前来收妖,但务必记住别乱跑。”

见他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觉着有些亲切又好笑“知道了,真哆嗦。”

夜色里,柳清月一人在院亭里独坐,三年于她而言是漫长的等待,那天月色之下,他对她道“当初走得着急,我有些事未处理,要走一趟。”

她也没多问,与他草草道别就再也未见。

感受到身后有人,她缓缓回头,眼前男人一身玄色衣袍,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与池暝不同,他周身散发着寒清感,可那本应如履薄冰的双眼却充满情思。

那眼神让她有种错觉,不自觉的就问出“你认识我?”

“也许。”

他的声音也如人一般冷淡无起伏,柳清月不太喜欢这样的性格,揽月殿从未见过此人,想起最近妖族猖狂,于是警惕起来“你是何人?”

“天上神仙。”

她还是未能信服,天上神仙下凡站她身后作甚?

见她戒备心极强,给她吃了枚定心丸“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他走过去与她同坐,柳清月有些害怕的挪动位置,与他保持一定距离。

见她还是这般小心,难得多话的他主动开口道“柳清月?”

完蛋了,看来他是特地寻她的,连她姓甚名谁都了如指掌,池暝不在她压根对付不了妖怪,是不是接下来就该死在月夜之下了......

她当机立断回答“不是!你找错人了!”

“不会的。”

这幅面孔他永远不会遗忘,更不会认错。

柳清月苦口婆心“怎么不会?我这张脸被人认错过许多次,我真不是你要寻的公主......”

他淡淡一笑,戳破她的谎言“我何时说过公主二字?”

大意了,这可怎么办,池暝还没回来,她还不想死......

她急忙圆谎“我是揽月殿侍女,公主名讳自然知道。”

他看着柳清月,眼睛告诉她,他的每一句话皆无虚假“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

“你真是神仙?”

“是。”

他手中一团玄色气息,径直往山中飞去,没过多久,几百只萤火虫从山中而来,灯火般将院子照亮。

与他聊了这么久也未见要杀她的征兆,反倒是几百只的萤火虫像是自证般让柳清月少了几分怀疑。

“你能将月亮变圆吗?”

他知道,柳清月问出这句话的缘由定是灏月曾为她将缺月填满,只是他无能为力“不能。”

她格外多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陌柏。”

“为何寻我?”

“为故人。”

看来他的这位故人与柳清月神似,池暝也说过,她与他一位故人很像,难不成他们都是为了那位故人才寻的她,才愿意留在她身边......

她只觉得有些嘲弄“那位故人与我很像吧。”柳清月看着他的双眼,明确告诉他“可我不是你的那位故人。”

她起身离开,消失在夜幕之中。

————

从谢玄卿那得知将有道士入宫,难免担忧杏杏的安危,她择了一日带上好吃的溜去冷宫,忧心忡忡的与杏杏道“道士前来收妖,一定要注意安全。”

“好,杏杏会藏好妖气的。”她也是妖,可柳清月却选择无条件的信任她“你就没怀疑过是杏杏做的?”

“我能将这些一五一十的告诉你,说明我从未怀疑过杏杏,我说过,你是好人。”

柳清月的眼神告诉她,未有谎话,生为妖物能获得人类朋友的信任实属不易,杏杏定会倍分珍惜。

冷宫门外,绣衣白袍,他气定神闲的倚靠在墙边,高不可攀的气质让人难以靠近,他抬眼看来,三年未见却无一句叙旧话语,而是道“那是妖。”

出奇的一句话似是两人仅仅分离几日而已,无过多念旧情怀。

她走去,也是那般从容不迫“我知道,可她是好妖。”

“未见三年?”

他没有如谢玄卿那样几次三番的提醒,担忧她的安危,而是连他们分离了几年都不太确定。

柳清月有些沮丧,却也发现不知站在何种身份对他的疑问表示不悦,只能冷冷道“是。”

感受到她言语的冷漠,他也明白缘由,解释道“天上一日地上半百年,于我而言我们分离不久,可你却等待三年,抱歉。”

柳清月一怔,他这是在与她解释?不知为何,自见他起,就觉着他应该是高高在上,不通凡尘,可为何甘愿入宫做她的随从侍卫?

几日后的夜里,果不其然,各派别的道士在行宫中作法,人血符纸在金盆中烧为灰烬,忽的火势变大,化为一道昏黄光圈逐渐扩散到整个皇宫,波及的万物皆震颤,冷宫内的那棵杏花树也难逃劫难,被打下半数杏花,杏杏亦被生生打出杏花树,妖气自封印而出。

为避免遭妖怪袭击,除了道士,其他人并没有跟去除妖看热闹,道士们循着妖气来到冷宫,只见一位粉衣少女趴倒在地,面前一滩血水,奄奄一息。

“你以为藏住妖气我们就寻不到你了?”

众道士皆拿驱妖剑,来势汹汹朝杏杏走来。

杏杏自知这幅模样无法打赢他们,手肘撑着地,艰难的抬起头,嘴角有明显的血渍,咬牙切齿道“我没有杀人!”

“拿命来!”

道士们提起剑锋指向杏杏,那股煞气直逼杏杏体内,她猛了又吐出一口赤血,她用尽残力手心化出一团粉光往道士砸去以自保“臭道士,不分青红皂白就滥杀无辜。”

她修为不高加之重伤,妖力压根伤不了道士,粉色妖力皆被剑芒吞去,为首道士将手中金剑丢上半空,瞬间膨胀至几丈长“死到临头就莫要挣扎了。”

其他道士用法术将银剑送入几丈长的金剑阵内,这时身后传来“且慢!”

阵法被打断,银剑重回各道士手中,金剑缩回原形回到主人手中。

道士烧符纸时柳清月在揽月殿感受到震动,这才听侍女说道士们在捉拿妖怪,为防万一,她跑去看杏杏安危,就见着一行道士摆阵收妖。

她跑上前护住杏杏“你们有何证据说她是凶手?”

金剑道士不分青红皂白“这是妖,害人不浅的妖,何须证据,它们生来就十恶不赦!”

这番言论真是让柳清月大开眼界,世人皆以为道士为人正直为民除害,却不知他们连基本的善恶都不分,她嗤笑一声“人尚有好坏,妖亦有善恶,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斩杀一只妖,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正道?”

金剑道士用仅存的耐性礼貌待人“请让开,以免伤着姑娘。”

她已经对道士的善德绝望,周身一股子硬气“不让又如何?”

“那就莫怪在下伤及无辜。”

剑阵又一次旋风而起,杏杏早已没了力气,微弱的声音淹没在剑阵碰撞声“别管我了,公主快走。”

柳清月转过头去“不行,我还有帮手,幸运的话他会来救我们的。”

金剑吸收众银剑仙法,金光烁闪直逼弱小无助的姑娘。

眼看法阵即将冲破屏障冲向她们,杏杏没有办法了,大喊“快走啊!是杏杏杀的人,我死有余辜!”

柳清月置若罔闻,只求池暝能发现她的行踪,及时赶到,若是死了那也算是场解脱,当公主有何好的,不过比人富贵荣华罢了,却要永困深宫,任人宰割。

刹那,一股银光直朝阵法而来,与剑阵相撞恍若掀起巨浪滔天,瞬间阵法被毁,设阵者被余震反噬倒地,而柳清月与杏杏被他所设的屏障保护得毛发无伤,只留四周一片可怕狼藉。

道士们怔怔看着剑稀落下地,在地面碰撞刺耳声响,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剑阵强大竟有人能轻易而破,他们忍着伤痛起身,池暝随风月嚣张而来,淡漠的话语里蕴威“敢动本仙的人?找死!”

他这般气场让人移不开眼,恍惚之间,她似乎看到了人迹罕至的深山里,他在满月之下,银白衣袍迎展而来......

柳清月扬眉一笑,他又救了她一命。

道士们面面相觑,这股上仙巅峰气息他们最熟悉不过,他们虽来自不同派别,可每派掌门人皆是上仙巅峰,他们下界为仙界培养仙材,壮大仙界,都有资格当选仙帝之位。

金剑道士若立下此次收妖功德,即将飞升为仙,入仙籍,却因不相干的仙坏了好事“上仙为何阻止我们设阵收妖?”

池暝走到柳清月身旁,让道士们无可乘之机,他句句带刺芒,丝毫不怕被仙界之人听见这番言论“修道之人以圆满功德成仙为任,如此不讲理,仙界怕是迟早沦为污秽之地。”

仙界对于他们来说如此崇高,这样诋毁仙界的人大胆无比,他们气愤填膺,却也因他的上仙巅峰骇得不敢开口反驳。

池暝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柳清月,刚拉上她的手,她就道“等一下!”她看着地上受重伤的女孩“还有杏杏......”

“她由冷宫阴气滋生,无法踏出这扇宫门。”

那怎么办,这些道士还在宫里,保不齐又来找杏杏麻烦,杏杏重伤未愈无法动弹,道士可以轻而易举的至她于死地。

见她和杏花妖如此要好,池暝叹了口气,妥协道“也罢。”

一股银白色碎光萦绕三人,他们回到揽月殿。

将杏杏安置好,柳清月在院子里见着池暝,她前去拍拍他,脑袋冒出来含笑道“谢谢你啊。”

浩瀚苍穹,星月之下,柳清月坐上石凳,吃着桃子,杏杏的性命保住了,她满是轻松“我就知道你不仅仅是小小的道士,我居然能见着上仙,是不是比任何人都幸运?”

“你方才霸气十足,那些臭道士一声不敢吭,大快人心!”

“上仙原来这么厉害的,以后杏杏终于不用待在冷宫高墙里了......”

池暝无言直盯着她,只有柳清月在一旁不停,她侧头与池暝双眼对上,本还想继续说来着,忽然发现池暝都没机会插上话“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他笑颜温润如玉“没有。”

惬意的夜晚,有星空作伴,莲池里不时有蛙声传来,石凳上一男一女在此言欢畅谈。

这场闹剧就此结束,却也因此传到帝王那,黎帝大怒,三派掌门皆为此事入宫,平息作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