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界熔炉 第五章 绫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两界熔炉小说简介

《两界熔炉》是作者吾谁与归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毕竟,这姑娘眼神里的殷切,完全是冲着钱袋子去的,楚寒非常清楚这一点。 “楚公子,我是绫罗。”姑娘软软的、柔柔的声音,直接让人身子一软,有种浑身被电击像的感觉。 楚寒仔细上下打量了一下绫罗,默默的打了个分,这姑娘放在地球也是满分十分...

两界熔炉小说-第五章 绫罗全文阅读

当然,这姑娘眼神里的热切,完全是冲着钱袋子去的,楚寒深知这一点。

“楚公子,我是绫罗。”姑娘软软的、柔柔的声音,直接让人身子一软,有种浑身触电一样的感觉。

楚寒仔细打量了一下绫罗,默默打了个分,这姑娘放到地球也是满分十分,最低七分起步的姑娘。

脸蛋周正,眼角含春,眼神里带着一股子媚意,身材打分至少是八分,该翘的翘,该凸的凸,大长腿过长,因此坐在椅子上还得蜷着。

“这仇大人自然不可能日日都来,基本上一个月才来一次,偶尔两三个月才会想起来过来。楚公子,来喝酒。”

这消息让楚寒知道这仇千涯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畏惧皇权是一回事,把人逼的太紧,狗急跳墙又是一回事。他能爬到玄镜司督尉这个位置,自然有他的道理。

联想到在杂货铺的事,不难猜出,他在用嚣张的气焰来维持自己暴力的形象,让人畏惧。

楚寒在这异世界的生死边缘徘徊了这么久,虚与委蛇自然不在话下,时不时的将两个荤段子,也是引得这绫罗姑娘哈哈大笑,也算是宾主尽欢。

“楚公子,今天也是奴家绫罗开阁的日子,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青花开阁,却不知道奴家。奴家心里苦。”说着说着就两眼带泪,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楚寒。

“这么说一会儿你也要上台?那还不快快去准备一下?”楚寒自然懂姑娘话里的意思,但是对于劝风尘女子从良这事,他还是没有多大兴趣。

“楚公子!奴家,奴家求求您,救救奴家,要是落到了那玄镜司使手里,焉有命在?楚公子……”绫罗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之所以垂泪,一是演技,另外一个却是今晚开阁的姑娘只有两个,楼下那仇千涯带着五个玄镜司使,她知道自己怕是跑不过这个坎儿。

楚寒心里升起了一种诡异的心思,这姑娘和他第一次见面,情浅言深,可不是一个青楼里长大的女子应该做的事。若没有隐情,才是奇怪。

他心思一转,说道:“还是让你主家出来说话吧。”

这种试探人的计策,不是一个青楼里长大的姑娘能想出来,让她勾心斗角上演宫斗还有那种可能。这姑娘一看就是背后有人。

“啪!啪!啪!”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人,从雅座包厢门外走了进来,满脸笑意。

“家父时常夸赞你的玲珑心思,我经常不服气,总觉得都是年龄相仿之人,怎么会差距巨大呢?”

“前几天大哥用绫罗这样试探我,我就中了招儿,看不得哭哭啼啼,随手把她赎了下来。今天拿来试探你,莫要见怪。”

进来的华丽少年,他自然认得,是城主府的二公子。年纪轻轻就通读古今,已经被上了官员的推举名单,以城主府的人脉,自然是官运亨通。

但是楚寒不喜欢他,城主府的大公子待人宽厚,来往有礼,在楚寒到了这天华城之前,常年卧病在床,身上却没有任何乖张戾气,而这个二公子,却差距甚远,事事计较。

“见过李公子。”楚寒连忙站了起来,拱手问好,宁愿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

“楚寒啊,你还是称呼我文若的好。毕竟我们同龄,以后还是要多多走动才是。”

“不敢,不敢。楚寒一介白身怎么敢高攀,李公子说笑了。”楚寒倒是没有接李文若的话,也就是随口一说,他要是当真才闹了笑话。

“这鸾楼是我城主府的生意,现在这摊子生意归我管着。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需要你的逍遥丸,而你要的金元券,我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如若你答应,这绫罗我做主,就是你的了。”

“多少颗?”背靠地球工业化的世界,逍遥丸要多少有多少,只看他想放多少出去才不会有影响自己做事。也看这逍遥丸拿出去,有没有换来足够的利益。

“五百是最少的数字了。这青楼不比别的地方,用的量稍微大了点。”李文若淡定的喝着温好的热酒,语气十分淡然。

“每天?”楚寒暗自估摸了一下,试探着问道。

“噗!”一口热酒没下肚,全喷到了对面的绫罗身上。

“我的意思是每个月,你每天,我这收不起,你一颗逍遥丸卖一百金元,一天五百颗,五万金元的量太大了!”

“公子可以拿出去卖啊!现在我店前排的长队,也不是个个都有需要。只不过是奇货可居,从我这里买去,然后四处兜售逍遥丸,听说坊间都能卖到五百金元了。李公子。”

李公子在心里算着帐,而绫罗暗暗心惊,她们这销金窟是只有上百个姑娘,一个普通姑娘过一夜也就五十金元。

一天的收益也就五六千金元而已。算上开阁,一天充其量上万金元。

这楚公子瞬间从单纯长得好看,变成了一个大大的金元宝。

贼有钱!

楚寒现在确实很有钱,逍遥丸是地球那边传送过来,黑箱子一次能传送上万粒逍遥丸。

逍遥丸,他要多少有多少,一百一颗一天一千颗的卖,一天的利润就十万金元。如同一个聚宝盆一样的杂货铺。所以才敢到这青楼里晃荡。

可惜销金窟让他非常失望!

没想到这下代花魁的起拍价也就一百金元,每次加价五十金元,最后成交价顶了天也就五六千金元。

绫罗是青楼里的女子,琴棋书画样样要学,算学不算太好,但是还是可以知道楚寒的家底。她的头筹成交也就两千金元左右,而这楚寒一天就是过十万的利润。

她不免心如死灰一样的盯着楼下的客人,热闹的场景,在她眼里也变成了没有声音的话剧,人比人的差距实在太大。

“李公子也请放心,奇货可居,我自然是要多得些利润才好。我这边每天会少出两百粒,你那边多出五百粒,对着上百万人口的天华城来说,也是杯水车薪。只不过我每天供应你这五百粒,价格也会贵一些。一百五十金元一粒。”

李文若思忖了良久,点了点头说道:“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说着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绫罗。既然她不能知道,自然她就不必活着了。

“斟酒。”李文若冷冷的声音,让绫罗整个人都如坠断崖,她颤颤巍巍的拿起了酒壶,倒酒这事从记事起就开始做。结果现在反而倒不到酒杯之中了。

“何必为难一个姑娘呢?绫罗姑娘做一个见证也是极好的。”楚寒脑袋不知道转了几个圈,才明白这李文若的杀意从何而起。

华胥国不许官员从商,商贾只是贱籍。鸾楼这么大的生意,如果李文若不说,没有几个人知道这场子到底是谁在照拂。

他保下绫罗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那硕大的胸脯,而是真的为了让她做个见证,防止李文若真的对他起了其他心思,他也要有些让对方忌惮的棋子,而不是任人宰割。

李文若点了点头,说道:“楚兄说的有几分道理。只是这事不能有再多的人知道了。你对外宣布,鸾楼把绫罗姑娘送给你了,你把一部分逍遥丸交给他们出售,这样也就合情合理了。我会让我的管家每天去取货,你让你的人准备好。每次交易都是钱货两清。”

“绫罗姑娘伺候人的功夫还是不到家,这酒都没斟满。以后要注意。”李文若说完,将酒杯端起一饮而尽,离开了雅座包厢。

“谢公子救命大恩,做牛做马无以为报。”李文若一走,绫罗就哭的梨花带雨,楚寒还闻到了一股子骚味,仔细一看,这姑娘裙摆有些湿,眼看着是吓到了。

“回房间收拾一下,以后跟着我的日子,可不像在鸾楼里一样,锦衣玉食。你做好心理准备。”

楚寒摆了摆手,绫罗起身行礼,转身蹒跚着离开了包厢,她自然知道自己出了丑,可是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李文若是一言可决她生死之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