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令:妃卿莫属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龙王令:妃卿莫属小说简介

《龙王令:妃卿莫属》是作者魔女恩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更多龙王令:妃卿那非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时近暮色,烟雾袅绕的凤家庄西边,平时镀一的晚霞,昨日如同血染,猩红刺目。 “怎么这么红,像是血?”有人指指西面伶仃洋的方向。 伶仃洋的上空...“怎么这么红,好像血?”有人指着西面伶仃洋的方向。。...

龙王令:妃卿莫属小说-第一章全文阅读

时近黄昏,烟雾缭绕的凤家庄西边,平日镀金的晚霞,今日犹如血染,猩红刺眼。

“怎么这么红,好像血?”有人指着西面伶仃洋的方向。

伶仃洋的上空血红之后,云雾突然翻腾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伶仃洋上空的云彩里打斗,掀起层层红澜。

“听说伶仃洋里有妖兽,有恶龙,不会是恶龙和兽王在打架吧?”

“太可怕了。”

庄里的民众因畏惧纷纷躲避在家里,关门闭户,一时之间,原本还算热闹的凤家庄大街,顷刻间没了人影。

凤家庄的大当家凤清风,召集了庄里的众多高手,严防以待,其他的四个家族也纷纷准备战。

西方的云彩越来越红,竟然有几滴血液飘落下来,染红了凤家庄庄外的河水。

“有血,真是血!”

窗棂上,一抹抹鲜血流下,人们更加害怕了。

凤家庄西侧,夺命崖边,一处小草微微摇动,接着一个梳着环髻的脑袋从中间露了出来,有人正试图爬上来。

“就差一点了。”

凤芷楼的嘴里含着新鲜的杨梅,甘甜的汁液在嘴里散溢着,她哼着歌儿,背着一个装满了草药的药篓子,手抓着断崖上的一根木桩,试了试,翻身正要爬上断崖。

可她抬眸之际,发现了一个不好的状况,脸色也变了。

断崖上,两位凤家嫡出的姐姐,正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狞笑着。

“凤芷楼想不到你在这里?嘿嘿……”

“又是你们?”

凤芷楼的好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手一抖,差点脱手掉下去,今天真是倒霉,竟然被这两个坏女人堵住了这里。

这两个女人,一位是嫡出的五姐凤月,出名的跋扈,一位是嫡出的六姐凤云巧,心地阴损,她们两个凑到一起,那叫阴暗双煞,无好人能敌。

可遇到了,就得应付,凤芷楼得想办法脱身上去。

“呵呵,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两位姐姐。”凤芷楼露出了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友好地笑了一下。

“凤芷楼,你还有心情笑?看你这次往哪里跑?”凤云巧垂下眼眸,冷哼了一声。

“臭丫头,上来啊,你怎么不上来?如果你不上来也可以,我看你能在这里挂多久?”凤月俯身下来,突然诡异一笑,手一拂崖边的碎石。

崖边,碎石混着沙尘,扑落扑洛地朝着凤芷楼的面颊飞来。

凤芷楼赶紧闭上眼睛,垂下头,虽然面颊避开了沙石,可头上,脖子里,都是石头和尘沙,气得她脸都青了。

“你们太过分了。”……凤芷楼叫嚷着。

穿越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竟然将她一个堂堂的富家独生大小姐,穿到了这个鬼地方,凭白地成了什么凤家庄庶出的七小姐,不但没有地位,还是个废材,人人得而欺之,就连工作,也只是凤家庄的一个小药童。

现在这两位神气的嫡出姐姐,一副不将她弄死不痛快的表情。

“凤二叔还等着药呢。”凤芷楼吓唬着她们。

“我们两张嘴,难道说不过你一张嘴吗?我们就说你在这里睡懒觉,没干活儿。”凤月一边说,一边搬起了一个半大的石头,往凤芷楼脊背上的药篮子里放。

凤芷楼觉得脊背上的药篓子突然沉了下去。

“别,别扔石头,篓子太沉了,木桩承受不了。”

“嘿嘿,我偏扔,这次看你死不死?”凤月坏到了极点。

“别,别放石头,我真要掉下去了。”凤芷楼回头一看,下面深不见底,少说也百余米,掉下去,不是要摔死了。

她采药,也只是在崖中间的断层里,还没到崖底看过。

“哼,凤芷楼,你敢勾搭我的男人?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庶出,没慧根,你根本就是个废物!”凤云巧痛恨地说。

“是啊,她唯一的本事,就是用她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诱惑男人,不要脸。”

凤月添油加醋着,然后搬起了一块超级大的石头。

这个石头真叫大,这若是压上来,凤芷楼哪里还有命活?

风月搬着大石头,瞪圆了眼睛,一副要扔下来的样子。

“我,我砸死你。”

“你敢?凤大当家若是知道了,你吃不了兜着走。”凤芷楼搬出了一个厉害人物。

虽说凤芷楼是凤家庶出的小姐,不受待见,可怎么说也是凤家的骨血,凤大当家的会追究下来的。

风芷楼瞪着那石头,生怕风月一个失手,她就真没命了。

……“你看我敢不敢?”

凤月将石头向外移动了一下,凤芷楼吓得眯了一下眼睛,心下慌了,凤月的手若是一抖,结果可想而知,好女不吃眼前亏,先爬上断崖再说,于是她只能说了软话。

“两位姐姐,是芷楼错了,先让芷楼上来行不?你看我这样挂着,也挺长时间了,再挂,我就没力气了,真掉下去,你们以后找谁出气啊。”

“云巧,让不让她上来?”

凤月看了一眼凤云巧。

凤云巧翻了一下眼睛,点点头:“今天看在你的态度还不错,就让你先上来,不过,我警告你,以后你给我离冷侯公子远点。”

“我远点,一定远点,我发誓,我看都不看他一眼。”凤芷楼嘻皮笑脸地发誓着。

嘴上的态度好,可心里却不服了,什么冷侯公子,分明就是个见异思迁的坏男人,两年前这个冷侯宗已经和七小姐凤芷楼订婚了,却因为她是个废材,之后悔婚,现在重新和六小姐凤云巧订婚,却念念不忘凤芷楼的美色,总是伺机偷窥,结果被人撞见,说三道四的。

凤云巧也是个愚蠢的女人,竟然看不出是冷侯公子对其他女人意图不轨,却怪芷楼勾搭她的未来夫婿,女人若蠢,不如猪啊。

“让我上来吧,我都答应你了。”凤芷楼觉得手臂有点支撑不住了,风月的几块石头还在脊背的药篓子里呢。

“也挂了好一会儿了,让她上来吧。”凤云巧做出了一副施舍的模样。

凤芷楼终于松了口气,她抓进了木桩,用力往上爬,这人眼看就爬上来了,突然耳边一声剧烈的炸裂声,她吓得手一抖,又脱落回去,差点掉下断崖了。

声音好像来自头顶的天空,凤芷楼惊愕地抬头,发现刚刚还湛蓝晴朗的天空,竟然一片通红,红得好像有大量的血水在流淌,瞬间血红之中,出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裂缝,裂开的地方足有十里长。

天竟然裂开了?

凤芷楼张大了嘴巴,无论穿越前,还是穿越后,她都没看到过这样奇异的天象啊。

裂缝之中,红云翻动,蓦然的,一道金光闪过,什么巨大无比的东西迎着凤芷楼的脸掉落下来……。

是人掉下来?不,不,好像是石头,可又不像石头……。是一条长长的东西和一块石头一起掉了下来。

凤芷楼无处可躲,只能傻呆呆地硬挺在那里。

“那是什么?”

凤月也看到了这样诡异的天象,她吓得手一松,石头脱手掉了下去,不偏不倚刚好掉进了凤芷楼的药篓子里,只听咔嚓一声,木头断裂了。

“你们……敢……”

凤芷楼的话还没等说完,她和一药篓子的石头一起掉到断崖的下面去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