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令:妃卿莫属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龙王令:妃卿莫属小说简介

《龙王令:妃卿莫属》是作者魔女恩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更多龙王令:妃卿那非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凤芷楼躲了回去,仔细仔细观察,男人像是而已动了一下,并也没突然跳出来,她这才略微平静下来了一下心境,再度凑上来,当心地将手指放到他的鼻子上,果...真的没死,只是昏迷了?。...

龙王令:妃卿莫属小说-第三章全文阅读

凤芷楼躲避了出去,仔细观察,男人好像只是动了一下,并没有突然跳起来,她这才稍稍平复了一下心境,再次凑上去,小心地将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上,果然还有气息,只是很微弱而已。

真的没死,只是昏迷了?

“喂,喂,你醒醒。”

芷楼用力地推了他一下,可男人还是趴在那里,拉了一下他的白衫,芷楼才注意,他的身下,有大量的血迹,将地上的草芥都染红了,这男人好像受了重伤。

凤二叔是个大夫,芷楼是个药童,见死不救,非医者之心。

凤芷楼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拽着他的手臂,将他翻了过来。

男人正面朝上之后,露出了一张苍白却俊朗的面颊,他的五官俊秀,带着一股子清朗之气,相比在风家村她见过的男子,多了几分仙骨和不凡。

“长得还挺好看的。”

风芷楼看得有点出神,可看了一眼,她又叹息了一声。

人家长得再天籁,也跟自己没关系,还是专心救人吧。

凤芷楼再次看向了男人,发现他衣襟破裂,胸口赫然是血淋淋的几道口子,好像什么利爪划过一般,深有几寸,仍旧在流血,难怪他会昏迷不醒,血水还在不断渗入泥土,这样出血不是办法。

除了这伤口,好像一处断骨,他伤得不轻。

凤芷楼因为和凤家弟子经常打斗,受伤无数,所以凤二叔让她随身携带止血损伤的药物,她赶紧掏出了一瓶药粉,这是止血药。

轻轻地撕开了男子残破的衣襟,露出了一张受创严重,却依旧健硕的胸膛,芷楼的脸稍稍有些红了。

芷楼将药粉细密地洒在了男人的伤口上,血很快止住了。

“这次好了吧,睁开眼睛,大哥,再这样昏迷着,秃鹫真的要吃你了。”

凤芷楼在男人的身边蹲了一会儿,他仍旧躺着,不见醒来,天空中,几只秃鹫还在盘旋着,久久不肯离去,只要凤芷楼离开,它们就打算扑下来。

芷楼擦拭了一下脖子上的汗水,太阳这会儿很毒,实在太热了,地上的男人失血过多,又丧失了不少水分,需要远离太阳的炙烤。

凤芷楼环视着周围,发现在大约几百余米的地方有个三角形的岩洞,应该是长年地动,山体挤压而成,应该可以作为暂时栖身之地。

“你坚持一下,我带你去山洞。”

芷楼掏出了一颗自己研发的新药,塞在了男人的嘴里,这是治疗内脏受损的良药,希望大力移动他的时候,不至于让他五脏再次受到损伤。

她拽住了他的手臂,试图将他背起,可这男人足有一百五六十斤,好不容易背了起来,双脚还拖曳在地面上,没走出几步,她就被压趴在了地上,啃了一嘴的沙土。

坐在地上,凤芷楼呼呼地喘着。

实在背不动,等芷楼就抓出了男人的双腿,一点点拖行。

花费了好长时间,她才将这个身材修长,高大的家伙拖进了山洞里,可男人的衣服也磨坏了,一块块的,不如刚才那么清雅脱俗了。

风芷楼实在累得不行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汗淋漓。

“累死了我。”

许是药物的作用,白衣男子被拖进山洞之后,好像恢复了知觉,因为疼痛而轻轻地哼了一声,他的眉头紧锁,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儿来。

“你是不是很疼啊?”凤芷楼凑上去,询问着。

男人没有说话,眉头锁得更紧了,无疑,他的伤后和断骨,让他感到疼痛难忍。

“等等,我好像带止痛药了,你别着急啊。”

凤芷楼出门的时候,怀里揣了不少药,可一包包一瓶瓶的,一时不知道哪个是止痛药了,干脆一股脑倒在了地上,蹲下来一个个地找着。

终于她找到了一个蓝色的小瓶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在这里了,这是我们凤家庄独家止痛药,瞬间止痛,效果神奇……”

凤芷楼举起了药瓶,高翔地抬起头,可很快的,她的笑容瞬间凝结了,举起的手也僵持住了,心猛的抽搐了一下。

躺着的男人竟然睁开了眼睛,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幽暗中,那是一双赤血阴历的眼眸,透射着扑朔迷离的寒光,寒光中,有着让人心闷的压抑,那是火与冰的交融,让她感到炙热的同时,又忍不住想打寒战。

天下,竟然这样让人震慑的眼睛。

凤芷楼的张合了一下嘴巴,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他还在看着她,眸中的红在渐渐褪去,浮现一抹更加阴森的淡蓝。

“你,你醒了?”

芷楼结巴出了一句,简直就是废话,如果不醒,如何睁开了眼睛?

兽光,这是凤芷楼对着双眼睛最恰当的形容。

男子没有开口说话,眸光里的寒气更浓了。

刚才这男人昏迷的时候,芷楼觉得他只是个俊美怪异的男子,此时却不一样了,这种俊美之中竟然有着一股子让人震慑的杀气。

确实是杀气……

他好像要用眼光杀了她。

就在凤芷楼要解释,是她救了他的时候,男子的手腕突然抬起,洞外风声四起,瞬间一道赤红的闪光滑过,那把轩辕赤霄剑诡异地飞入他的掌中。

接着剑鞘脱出,锋利的剑锋,带着剑气扑面而来。

一寸,只有一寸的距离,凤芷楼就命陨剑下了。

“别,别,我不是坏人……”

芷楼的手一抖,药瓶掉在了地上,双手慢慢地举了起来,做出了一副投降状,那一刻,有无数的念头涌入凤芷楼的脑海,他是坏人,他会杀了她,就算不杀,也会割掉她的舌头封口,总之他不会放过她,切,割,砍,剁,种种都有可能。

“我,是我救,救了你,不信……你,你看……”

凤芷楼想证明自己只是一个小药童,却威慑于眉心那把赤红的剑尖儿,动也不敢动一下。

男子的目光由凤芷楼的面颊慢慢地移到了她的身体上,最后落在了地上的药瓶上,才将剑慢慢地收了回去。

凤芷楼好像虚脱了一般,双臂啪嗒垂落下来,脸上的血色良久都没恢复过来。

男子紧握着佩剑的手无力一松,轩辕赤霄剑掉在了地上,红色的光芒也渐渐消失了,豆大的汗珠子从男人的额头上流淌了下来,看来他并没有恢复,刚才举剑耗费了他不少体力。

他需要止痛药。

“止痛的药,给,给你……”

凤芷楼不敢凑近这个男人了,生怕他突然暴起,直接给她一剑。

凤芷楼拿着药瓶,比划了一下,直接扔给了他。

药瓶滚落在了男子的面颊旁,他却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任由药瓶搁置在那里,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凤芷楼了。

“这可不是假药,是我们凤家庄独家秘方研制的万能止痛药,活血化瘀,瞬间止痛,你在外面想买还买不到呢?其他四大家族都要亲自来凤家庄花五十两银子才能买到,现在免费给你用,你还嫌弃?”

凤芷楼说的可不是假话,其他四大家族来凤家庄买药,要得凤大当家的批条,没批条,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呢。

“我刚才给你吃的,只能恢复外伤和内伤,不能止痛的,你听见了吗?”

凤芷楼觉得自己白说了一顿话,怎么这男人连反应都没有。

“随便你,反正我给你药了,是你自己不吃的,对了,你怎么……怎么从上面掉下来的?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可以帮你通知家人,想办法将你弄上崖去?”

芷楼一连问了一大串问题,他还是没搭理她。

“你到底听没听见啊,听见给个暗示啊。”

凤芷楼有种唱独角戏的感觉,自说自话,根本没人搭理他,此时仔细想想……这男人从睁开眼睛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难道………是个哑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