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货之王 第一章 算命(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现货之王小说简介

《现货之王》是作者点沙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辛卯年癸巳月癸酉日,李沙成带着一身的疲惫将自己摔在沙发上,从口袋发扁的烟盒中掏出一支被挤得发软“和谐‘牌的香烟,放在嘴中,习惯性的摸向口袋。谁知摸了半天却找不到半个...

现货之王小说-第一章 算命(上)全文阅读

  辛卯年癸巳月癸酉日,李沙成带着一身的疲惫将自己摔在沙发上,从口袋发扁的烟盒中掏出一支被挤得发软“和谐‘牌的香烟,放在嘴中,习惯性的摸向口袋。谁知摸了半天却找不到半个打火机的影子,却发现口袋不知道何时已经被划开一道口子,剩余的半个月的生活费、房租连同假的驴(LV的拼音这个你懂的)牌的皮夹子一同支援黎叔的小弟们去了。

  “幸好老子没穿内裤!要不然还得浪费了!”李沙成自嘲的苦笑着。

  咚!咚!咚!破旧的有些透光的木门颤颤巍巍的哀叫出来。让人感觉那是它殉职前的呐喊。

  “李沙成!你该交这个月的房租了!”一个粗犷的女高音在外面轰炸着!

  “怎么包租婆都是一个德行?”李沙成打算不和敌人发起正面的冲突。他悄悄的站起来蹑手蹑脚的闪到门旁。

  “隐忍、隐忍~~~”他不断的在内心提醒自己,“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灭亡……”呃?好像错了?

  残破的门抖动下的灰尘在透过的阳光中逐渐变少消失,“嗯?邪恶的包租婆走了?”躲在门边的沙成刚想舒出一口气,不想饥饿的肚子却出卖了他的主人,坚定不移的发出一阵响声,提醒我们的主角他已经半天没吃东西了。

  果然,不出所料的,我们英明的包租婆又折回来了。就在她运气沉丹田之时,李沙成果断的打开了门。

  “啊!李小白姐姐!您看,我刚才回来睡着了。本来想先去找您的。”李沙成使劲的抛着萌萌的眼神,希望能感动这位常人难以撼动其体重的主。

  “少来!”李小白叉着应该是腰的位置竖着杏眼道:“房租你打算拖到什么时候交?!”

  “白姐姐~”李沙成讨好的从口袋摸出那半包扁渣渣的“和谐‘牌的香烟,从中费力的掏出一根递了过去“您看,我这刚旅游回来,还没去单位呢,工资一发,我立马交给您!这是我从外地买的好烟,特意带给您尝尝,嘿嘿,嘿嘿。”

  李小白拍开他递烟的手,向前抢了一步,一把将那半包烟抢在手中哼了一声“你小子也就能在老娘这占个便宜,出去看看1000元的房租上哪找去!还能容你几次分期付款??????”说罢转身走了几步又扭回头“下次带就带整包的孝敬老娘!扣扣唧唧的,像什么男人!”给了个卫生球。屁颠屁颠的下楼去了。

  黄昏的太阳微微露出几分夏天的脾气照在沙成的脸上,他古铜色的脸颊微微露出些许汗水的反光,眼睛眯的像是有那么一丝神似布鲁斯·威利斯的感觉。

  喝下康帅博(你绝对没看错)里的最后一滴汤,嘴角还挂着红红的颜料。沙成大声站在阳台喊着:我一定会发财的!!!

  老天就像听到一个有王八之气的神人在呐喊有了共鸣一般,刮起了一阵大风,碰!的一声就把沙成背后的门给带上了。这下子在建的工地上的灰尘,路边的垃圾袋什么的全都混在一起。按水浒里的说就是开了水陆道场一般,朝着阳台就席卷过去。可怜我们的沙成嘴还张着······

  风停下来,一个灰色的人样的物体艰难的在身上扒下一件又一件的离奇古怪的东西诸如安尔乐啊,气度空间啊等等有颜色的奇怪纸片。刚要摘下头上的最后一个垃圾袋时,一阵风尾又卷来纸一样东西贴在了沙成的脸上。(呼吁下,希望大家减少白色污染)

  扔了两次没有扔掉,李沙成不由的凑上眼看去,只见手中淡黄色的纸上书:辛卯年癸巳月乙亥日天德破日财在东北位...“嗯?”似乎还有点鸡屎的臭味,一仔细看还真是,怪不得扔不掉呢。

  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发现邪恶的一天过去了,一件邪恶的事情也没做成的李沙成拍拍屁股走下楼去---蹭网。

  --------------人物登场分割线···李白-------------------------------------------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话说李小白有个哥哥,因为开始不知道他叫什么,也不是因为他白的和她妹妹一样,而是因为天天抽白沙,李沙成就把他叫做李白。这小子天天上网捣腾股票啊之类的让沙成看着头疼的东西,也不知道他到底赚了多少钱还是赔了多少钱,反正是天天大呼小叫的。每天棍打不动的几个小时坐在那地方,和坐禅似的。李沙成反正没事挺爱往那凑,一是因为白抽烟,二也是两人能聊到一起去。李白这小子铁了心的要将自己的妹妹许给沙成,好完成父母交代给自己的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使命。

  听到楼上熟悉的脚步声,还没等李沙成敲门,李白就从里面拉开了门,只见房间着了火一样往外冒浓烟,李沙成也是烟鬼,迎着白沙弥漫的烟雾就溜进了李白的房间。

  李沙成也不客气,径直走向电脑桌,弹弹桌上的烟盒先摸了一根白沙点了起来,转身倒水的时候却发现李白满脸憋的通黄,两只小眼睛瞪的溜圆,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的后面。

  “我擦,你小子干嘛呢?看什么?”

  “沙成兄,我说你要发财也不用找张纸写了贴屁股上吧?”李白满眼贼意的笑着。

  李沙成用手一摸屁股后面,果然,熟悉的触感-----还是那张黄纸。“真是倒了邪霉了!”顺手拿过李白的枕头巾就擦了起来。“现在的鸡也不知道喂了什么饲料了,怎么鸡屎这么粘臭啊?”

  只见李白瘦小的身体抖动起来,黄脸也转为通红,“不带你这样玩我的啊!”

  “好了,好了,大度点。不闲你脏就不错了,哥也是看你这床上用品再不洗洗,你女朋友来睡了都会怀孕的,哥才帮帮你下决心啊。”沙成诚恳的言道。

  “那是什么破东西?还有日期的?什么意思啊?”李白嘀咕道,“估计是符之类的东西吧?这玩意沾上会不会倒霉啊?”

  “你小子别挤兑我,上网查查不就知道了”。李沙成满不在乎的拍着胸口说道:“爷,吉人天相。大富大贵的命,跟爷走,全都有啊!‘

  只见二人盯着屏幕看出来的字都傻眼了-------如果有读者试着输入的话,别怪我没提醒本故事虽力求真实,但依照情节要求总要加点东西的啊。

  “庙会?!”“碧霞元君的庙会!”

  去不去?二人对望半天,异口同声道:“去!”

  “哈!哈!哈!哈!哈!······”房里突然穿出一阵大笑,把院子里睡着的黑猫惊的窜上树,疑惑并带着不满的眼光看着屋里的两个像白痴一样的家伙。

  话得再往前一年,自从李沙成从家乡带回来一次银鱼和大闸蟹在房间里一个人准备独自享用时,飘下楼的香味就把李白和他的姐姐李胜男给诱上楼来。一次美味的享用和畅谈后,大家就成了要好的朋友。而听李沙成力吹巢湖三珍的美味和景色后,李白就心向往之了。这次网上查到的碧霞元君就是这一个美味和景色都包含的江南小镇。

  李白心里想的是怎么也得去一趟,好弥补上次没有过足口瘾的遗憾。而李沙成则是想回家一次顺便去见一见多年没见的好友赵玥了。有李白开车可以免费回家一趟,省下路费什么的当然和李白一样的开心了。

  闲话少叙,跑的快的也不光是曹操一人而已。二人打点行装,这就成行,二人驾车狂奔十几个小时后,已经进入了巢湖境内。

  按下回家的激动,沙成领着李白拎带着些土特产就往家走去。二人到家和家人见面,加上牵扯到李白为他姐姐和两位老人家谈的甚是开心,沙成到被冷落到一边。

  这里到不是沙成无情不写家里,只是想起当初家里逼着自己找早对象和几段不堪回首的段落,实在不忍心勾起有同感读者的回忆和感觉。看着父母健康如初,李沙成也放下牵挂的心。所以他赶忙带着父母的牵挂和期盼的眼神逃也似的搂着李白逃出家门。

  “现在我们去哪吃?”李白舔舔口水,眼巴巴的望着李沙成。

  “中垾土菜馆!巢湖美食第一站,我请你!”李沙成拍着胸口道。

  二人到了目的地已经晚上八点了,在一家味道最好的饭馆坐了下来,李白瞪大眼睛看着李沙成口不停的报出十几样菜名,在服务员下去后问道:“哥哥啊,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了。”

  “咳咳,好歹在那边受你照顾,到这来我还不好好招待你吗?”李沙成笑着说道。

  其实这顿饭如果放到湖南是不便宜的,而且分量很足。但是这里的价格是李白猜不到的,而且沙成也不准备告诉他,因为二人都甩开腮帮子顾不上说话的往嘴里拼命的塞着。废话,高速公路上的饭菜如何下口呢?放着谁中午就没吃好到晚上八点还没吃饭谁都吃的欢。

  二人吃好后,李白在一旁两角岔开半躺在椅子上,一边剔着牙一边看这李沙成打电话。

  “小月月啊,啊你啊赛有?”李沙成淫荡的笑着,不理李白瞪起眼睛凑过来听。“想哥哥我没有?明天找你去啊,恩,恩,恩好的,就这么说。”挂上电话冲着李白说“明天的饭你又有着落了。”

  “呵呵,这个是好事,但是小月月是何许人也?”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