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礼记 《盗墓礼记》我成了孤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盗墓礼记小说简介

《盗墓礼记》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本子,张彪,金簪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挖墓礼记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提供更多挖墓礼记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挖墓礼记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挖墓礼记小说挖墓礼记节选:哪一位姐姐像是听奶奶说是那个婶娘的女儿,比我大好多岁。了长到180厘米了,听她说,那姐姐经常盘起头发…...

盗墓礼记小说-《盗墓礼记》我成了孤儿全文阅读

盗墓礼记小说名字叫做《盗墓礼记》,这里提供盗墓礼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盗墓礼记小说精选:哪位姐姐好像听奶奶说是那个婶娘的女儿,比我大好多岁。已经长到180厘米了,听她说,那姐姐时常盘起头发,喜欢用採来的野花插入发间,有一双特大特圆的眼睛,在眼睛的上面有斜弯插入眼角的一道眉,高跷的鼻梁让我难以想象,鼻子下面嫣红的嘴唇让很多人都不忍得多看几眼。只听得下人议论姐姐美貌是独一无二的,她有着高挑的身材,奶奶说在她走过的地方总有一些男人跟随过去。哦,对了,听说他叫江月,名字不知道对不对,但姓肯定是对的,因为我也姓江…

哪位姐姐好像听奶奶说是那个婶娘的女儿,比我大好多岁。

已经长到180厘米了,听她说,那姐姐时常盘起头发,喜欢用採来的野花插入发间,有一双特大特圆的眼睛,在眼睛的上面有斜弯插入眼角的一道眉,高跷的鼻梁让我难以想象,鼻子下面嫣红的嘴唇让很多人都不忍得多看几眼。

只听得下人议论姐姐美貌是独一无二的,她有着高挑的身材,奶奶说在她走过的地方总有一些男人跟随过去。

哦,对了,听说他叫江月,名字不知道对不对,但姓肯定是对的,因为我也姓江,她跟我一个族,所以就对了。

就是这个样子,在一次她没有乔装打扮就跑到山上去採野花的时候被我们敌族的一个小王子看上了,想到这里我也差不多明白了。

今天估计是要把我姐姐嫁过的吧,但这样也是好事,可以结亲交友的,但是是好事又为什么让我躲起来呢?让我莫名其妙,不知为何?

我叫江晓,据说这名字是我爹给起的,当年生我的时候是在一个拂晓的时分,因此,我爹就叫我晓儿了。

从此,下人便叫我江晓,今年我六岁,我只有70厘米那么高。

在我们这个种族里身高可以看出你的年龄,因为我们每年才长两厘米的,只不过出生的时候我们比正常人高,差不多有60厘米。

所以说我姐姐差不多有六十岁了,但是当你的身高超过两米以后就会进入成年,然后几乎不会再增高了。

在我们这个种族中我爹是首领,所以,我便是王子了,由于仅有我一个男子的出现,我也就是我们种族的接班人和下一届首领了。

我一直认为我是王子而自豪,但是好景不长,噩梦终于还是降临在了那个可怕的夜幕之后。

在我们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种族,我们族的人都管他们叫陈氏敌族,好像关系一直不是很好,很敌对的样子。

他们和我们据说是隔了一条大河,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条河,估计那条河离我们实在是太远了吧,他们种族和我们完全不同。

他们靠海为生,而我们靠我们黄土堆积成的山,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关系就一直不是很好,但是以前听下人私下说本来在我父亲结婚的时候是要和他们的一个公主结婚的,以表示诚意而联姻。

那个时候我们在这里是最强大的,但是在说好亲事之后,他们就开始筑河,说是可以通过海运达到物质文化的交流,但是后来的结果是他们不诚信而毁约。

那条河就成了他们的保护伞,那里深藏暗机,我们不熟水性,所以就不能过去讨个公道了。

我们也就不能联姻了,我的母亲也就不是他们的公主了,可能是这个原因我们开始觉得他们不友好,我们俩族之间就成了敌族,下人一直管他们叫敌族,说这是我父亲的意思。

但是这次姐姐要是嫁过去了我们应该就是盟友了,我也就可以去他们那里玩耍了,就可以看到是公主的母亲了。

我顿时感觉到的是轻松与快乐。那一夜,我在箱子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外面,但他们只是纹丝不动,或两两商议着什么,也没有人过来问一问我这个小王子了。

看着看着,仅有六岁的我便困意逼近,我想睡觉了,正当我低头的时候,一阵闪电从箱子外面经过。

我忍不住大喊一声,但外面仍无动静,我便卧在箱子里不敢出声,一动不动,我几乎是睡着了。

突然间,我被一声喊杀声惊醒了,我又一次用指头顶起箱盖看着外面,我已经绝望了,外面几乎金黄色的血液与纯白的血液混流渗透大地,血滴顺着刀刃流到地上,敲起久旱未雨的土地上的散土,随风飞扬,弥漫着空气中,让人几乎窒息。

看到金黄色血液的我好像针扎在心里一样,隐隐作痛。由于我们种族不同,所以流着不同的血液,我们种族背靠金黄的土山,所以我们流的是金黄的血液,他们种族四面环水,所以流下的是纯白的血液。

听说他们是自称水族的,那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称为火族了。

我胡乱猜测着,但这样是万万不能的,因为水能灭火,假若我们是火族,岂不是要被他们灭掉吗?

我以王子的身份认为我们应该是土族,起码土能围水,正在思量之间,外面几乎陷入一片死寂,只见横竖的尸体。

胡乱堆积的刀剑,只有本领最高的爷爷奶奶和他们在搏击,其他的人大多已经不见了,但看样子他们也快撑不住了。

奶奶正在往屋里退,抬头猛然视线闪过奶奶的身体我清楚地看到了一把弯曲的大概有我身高这样长的尖锐的钢刀插入爷爷的胸膛,爷爷喊得撕心裂肺,但那钢刀没有要拔出的意思,那个人身着长袍,是白色的,一时呼啸的狂风灌满他的整个衣袍,他的头发垂到了手臂,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相信他一定是狰狞的,一定是可怕的别人无法直视的表情。

连爷爷这个时候也低下了头不敢去看了吧,他狂喊着,转动刀刃穿透爷爷的胸膛,插进土地,爷爷就这样被架空了,如被拉弯了的弓,爷爷的目光再也没有改变过,一直凝视着苍白的城堡上空,金黄的血液顺着钢刀流下,一直到血液滴下,爷爷也没有挪动躯体。

只是奶奶靠近了我的箱子,她用庞大的身躯遮盖了整个箱子,我在箱子里不经意间摸到了一把湿漉漉的鲜血。

顿时,我明白了,奶奶受伤了,估计她快撑不住了,我瞬间想用力顶开箱子,但由于压得太紧,只有一个小缝可以给我,在那个小缝间我看不清奶奶的面容,只听得见她的声音,很微弱,微弱到几乎没有。

在这时,我清晰地看见一个女子被水族的那些人架着胳膊拖了出去,只能听见那个渐行渐远的女子大喊奶奶救我,这声音越来越微弱,越来越不清晰,如同奶奶此刻的呼吸。

这才让我意识到奶奶还活着,我终于见到的这个女子应该就是那位江月姐姐了吧,我一下子感觉到不安,这不是嫁出去,而是抢过去。但是此刻的奶奶根本无力翻身起来救她。

就这样她在渐行渐远中消失在我的视野中,到了我视线不可到达的地方,他的声音已不再微弱,是直接没有了。

终于,又是一个和生我的时候一样的破晓之时,奶奶说话了。

她用已经发硬的声音说:“晓儿,我们种族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水族为了抢你姐姐给他们的王子,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短短几十年就变得这么厉害,他们杀害和俘虏了我们种族所有的族人,现在只有你一人活着,一个人自由着,没有被他们控制,现在只能送你去凡世了,我们来日方长,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之后振兴我族全靠你了。”

奶奶说的什么我一时之中理解不了,为什么就出现了这样的结局,我在这儿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要去凡世呢?奶奶她说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箱子,我再也不能坐在箱子里了。

我用头顶开箱子,跳了出来,大喊,奶奶,不要扔下我,我害怕,但奶奶摇了摇头,我看到了她眼眶里充满了泪水,但不是以前那样高兴的从眼角流下。

这次,他的泪水是那么的浑浊,无法阻止的混合着鲜血从脸颊流躺下来,落到那双我握着的冰冷的双手,那双手是那么的冰凉,如同冬天我们山后那眼冰泉里的晶莹透亮的冰块。

我无论怎么握着都无济于事,冰凉,一直是那么地冰凉,但是奶奶的泪水是滚烫的,好像被烧炼成液滴的铁水一样滴打在我的手背,我也哭了,奶奶安慰我不要这个样子,要像一个爷爷一样的大男子,顶天立地。

奶奶扔开我的手她拔下头顶发间的一根被磨得发光的金簪给我。

这时,他那盘起的头发瞬间落了下来,这下我才发现她的头发的苍白,根根都是那么的苍白,如秋落的枯叶是那么的无力,飘落在我的指尖是那么的粗糙,已经暗淡的没有往日的一点光泽,右耳边的一缕银发随风飘荡在空中,无法扑捉。

给了我金簪的奶奶笑了,他告诉我在凡世金簪可以保护我,以后的种族的人也能认得出我,她对我说,孩子,去吧,不要管我,从这里走,你的路还很长。

说完这句话,她使出全部力气推开箱子,下面出现了一个幽黑的洞口,她吐完了金黄的血,那**流入了整个通道,随即,奶奶倒下了,面带忧伤的倒下了,我只好带着奶奶的遗言上路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