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之契约行者 《天枢之契约行者》第二章 人皮地图(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枢之契约行者小说简介

《天枢之契约行者》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焦大帅,冷亦鸣,马首,骆驼,唐天赐,沙虫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冷亦鸣小说名字叫作《太渊之契约行者》,提供更多冷亦鸣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冷亦鸣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太渊之契约行者小说冷亦鸣摘选:冷亦鸣一行到达风口镇已是一周之后。此行除了六十名精兵之外,冷亦鸣只再带青梅竹马的副官秦绾绾…...

天枢之契约行者小说-《天枢之契约行者》第二章 人皮地图(下)全文阅读

冷亦鸣小说名字叫做《天枢之契约行者》,这里提供冷亦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枢之契约行者小说精选:冷亦鸣一行抵达风口镇已是一周之后。此行除了五十名精兵之外,冷亦鸣只带上青梅竹马的副官秦绾绾,以及“铁血十三卫”里的悍将黑鹰。冷亦鸣平生很少相信别人,却对他们两人深信不疑。 冷亦鸣骑在马上,远眺黄沙漫漫的大漠:“出了这风口镇,便是大漠了,我们先在这儿歇歇脚,补给一下水粮。” 自中原陷入混战之后,往来中西的商人骤减。风口镇断了最重要的财源,愈发贫穷荒凉,连一家像样的馆子都找不到。冷亦鸣行至北口,才找见了一家破败的酒馆。酒馆生…

冷亦鸣一行抵达风口镇已是一周之后。此行除了五十名精兵之外,冷亦鸣只带上青梅竹马的副官秦绾绾,以及“铁血十三卫”里的悍将黑鹰。冷亦鸣平生很少相信别人,却对他们两人深信不疑。

冷亦鸣骑在马上,远眺黄沙漫漫的大漠:“出了这风口镇,便是大漠了,我们先在这儿歇歇脚,补给一下水粮。”

自中原陷入混战之后,往来中西的商人骤减。风口镇断了最重要的财源,愈发贫穷荒凉,连一家像样的馆子都找不到。冷亦鸣行至北口,才找见了一家破败的酒馆。酒馆生意冷冷清清,门口的招牌已显旧色。里面只有店老板一人,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打盹儿。冷亦鸣镶嵌着钢板的军靴踏在地上,发出咔咔声,才将那店老板惊起。“哟,几位军爷,快里边儿请。军爷要吃点什么?”

秦绾绾递给店老板一锭金子:“给我上五十三碗牛肉面。还有,晌午之前替我烙五十三张饼,准备五十三斤干牛肉。”又对众将士道,“大家去把水壶装满,咱们在此歇息一个时辰,晌午一过便出发。”

将士们领命下去,冷亦鸣从随身的小行军包里取出人皮地图,在桌子上摊开。高温之下,那奇异的芳香愈发浓烈。

这时,酒馆厨房的帘幕后面,探出一个脑袋,瞧见人皮地图,脑袋上的一双眼睛发出了贼溜溜的光芒。很快,一只手探出来,把那脑袋压了回去。

“地图上标注,风口镇往西北方向前行数公里,可以看见两根刻有牛首马面的石柱。这二分之一张地图只能指引我们到达石柱,破解石柱上的密文,后面的路要找到另外半张地图才能知晓。”

“少帅,我们随大帅南征北战,到过地方也不少。像通天客栈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还是头一回见。”

“通天客栈乃西域第一销金窟,请的是有权有势之人,干的是买赃卖赃的勾当,自然要行事隐秘。”

秦绾绾担忧道:“地图上没有标注距离,也不知道能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沙漠的黑夜,可是会冻死人的。”

冷亦鸣收起地图,不再答话。秦绾绾不以为意,她这位少帅自小儿便惜字如金,常常是自己在他耳边唠唠叨叨说一大堆话,而他只是静静听着,偶尔才吐出一两句话,算是回应。少帅的心思向来难以捉摸,所以她这样细细陪伴便好。

秦绾绾不愿打扰冷亦鸣,起身四下瞧瞧,见酒馆的不远处,躺着一具干瘪的死牛尸体,姿势扭曲诡异,死前想必是受了极大的痛苦。她微微皱起眉头,那铜铃般的牛眼睛向外突起,直直地朝这边看来。大漠炎热,尸体已经开始腐败,几只苍蝇在上面嗡嗡飞舞。三个牧民模样的人过来,把尸体抬上木车,运往镇外焚烧掩埋。

店老板见秦绾绾面色不好,叹道:“军爷要是再晚来几天,怕是连好牛肉都吃不上喽!”

秦绾绾问:“何出此言?”

“军爷有所不知,这半个月以来,镇里的牛羊常常在夜里被怪物咬死,吸干了全身的血肉,只剩下一副皮包骨头。死去的牛羊得了瘟疫,圈里的其他牛羊也受到感染,就这么一群一群地死了。”

“如果牛羊都死光了,风口镇的人更是无以为生。”

“可不是吗。而且怪物不仅吃牛羊血,还会吃人血。就在昨夜,镇口老羊皮的娃娃差点被怪物叼走,幸亏老羊皮听见动静,放了两枪将怪物吓跑了。据说那怪物是一种长着獠牙的**,翅膀一展足足有三头牛那么大!”

秦绾绾吃了一惊:“三头牛大小的吸血怪物?据我所知,西北这一带确实生活着一种吸血蝙蝠,不过体型很小,且大多栖居在丛林岩洞里。风口镇在大漠边缘,一般不会有蝙蝠出没。”

店老板哀叹道:“不晓得啊,也许真被那算命先生说中啦,风口镇龙气已尽,风水已断,地底的妖魔鬼怪都跑出来,没法子住人啦!”

冷亦鸣静静地留意着两人的谈话,听到此处,便命一士兵道:“方卓,你带两人留守此地,查清楚那袭击牲畜孩童的究竟是何物?”

店老板一听,忙作揖道:“谢谢军爷,谢谢军爷,军爷真是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呀!”

店老板为了答谢冷亦鸣,又给他多加了两斤干牛肉、晌午一过,冷亦鸣便带队出发了。大漠气温在午后两三点最为炎热,不过为了赶路,将士们只得咬牙忍耐。

见轻骑离开,厨房后面那脑袋的主人跳将出来,大口大口地呼气:“啊呀,热死我啦,热死我啦!这酒真厉害呀!”方才按住脑袋的那只手,又给了他一个暴栗。这两人正是小江湖唐天赐和他的师弟三宝。

店老板见他们出来,哭丧着一张脸道:“两位小爷刚才可吓死我了,大门开着你们不走,非要躲到厨房里去偷听军爷说话。要是被军爷发现,我这小命也不保了。”

唐天赐塞给他一块碎银,作揖道:“多谢老板款待,你厨房的酒和牛肉味道极好。”

店老板本来还面露喜色,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心痛不已:“慢着,你们喝了我的酒?这酒可是六十年的陈酿,这点银子怎么够哟!”

唐天赐又掏了一块碎银递给店老板:“这个给你,不能再多了,风口镇一年半载见不到一个客人,你的酒再好也卖不出去。”

说罢,唐天赐便带着三宝急匆匆地跟上轻骑队,顾不得那店老板还在后面哭哭嚷嚷。唐天赐道:“瞧见没有,那人皮地图可不是谁都有的。如果没有这队禁军轻骑引路,光靠我们俩在大漠里瞎找,还没找到通天,就先归天了。”

三宝摸摸脑袋道:“但是,天枢重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冒着被师父逐出师门的危险,千里迢迢赶来,万一碰上个冒牌货,岂不亏大发了?”

“我虽然没亲眼见过天枢,不过古人认为,方属地,圆属天,天圆地方,伏羲六十四卦方圆图便合了这层含义。我小时候听阿爹说过,天枢是开启始皇秘藏的重器之一,必然不会违反天道,胡乱制造。所以我想,这天枢大概是圆形,或者穹形的什么东西吧。”

唐天赐一边说,一边比划。三宝因了唐天赐的救命之恩,从小对他言听计从。他这么一番说法,三宝便深信不疑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