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仙侠路 第一章 茫入异世叹无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灵语仙侠路小说简介

《灵语仙侠路》是作者逆风之流雲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解自己上次为何突然醒过来,豪无睡意。抬起头向着天空,望着满天繁星闪动。“深遂的天外除了什么?”静静地的望着,静静地的心里想  不明白又过了多久,睡意再度侵身而来。他便起了身,长长的吐了口气,拿起来水杯,就欲离开。正当这时,波澜不惊的夜空突闪异芒。几道白色深夜静静,城边小镇一片安和,不是又传来虫叫蛙鸣。天空繁星无数,皓月当空洒向地面一片银辉。小镇上最后几盏亮着的灯,也沉静了。黑夜漫漫,不知过了多久。。...

灵语仙侠路小说-第一章 茫入异世叹无奈全文阅读

  时间:现代。

  深夜静静,城边小镇一片安和,不是又传来虫叫蛙鸣。天空繁星无数,皓月当空洒向地面一片银辉。小镇上最后几盏亮着的灯,也沉静了。黑夜漫漫,不知过了多久。

  一处小楼终于微微的闪起了灯光,是一处二层的小楼。“啪”二楼的门被打开了,屋内的灯光洒了出来,阳台上一张椅子,一张小桌。屋里出来一少年,头发不长,清秀的脸上满是睡意。“唉”少年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半杯水放在了桌上,自己也坐了下来。不解自己刚才为何突然醒来,毫无睡意。抬头向着天空,望着满天繁星闪烁。“深邃的天外还有什么?”静静的望着,静静的想着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睡意再次侵身而来。他便起了身,长长的吐了口气,拿起水杯,就欲离去。正当这时,平静的夜空突闪异芒。一道白色光束夺空而下。四处狂风聚起,乌云涌动。片刻间,皓月及满天繁星已然消失。仅留一道白光,异常突出。少年已然察觉,正呆呆地望着那一奇景,“流星”只觉得这流星也太神奇了。“不对啊那流星越来越近了”他视乎只能想到这些了。只知道呆着望着。白色的光束离他越来越近,速度也越来越慢,停在了他面前。强光刺疼了他的眼睛,他还是努力的看着面前那发光的东西,却看不清。狂风涌动,使劲的摇动着他的头发,周围一切似乎淡了。他不由自主的他伸出了右手。伸向了那强光天空的闪电不断,怒吼不停。暴雨清洗着大地,洗去一切不该有的痕迹。闪电止了,雨停了,云散了,风也歇下了。仅留下了地上一个破碎的水杯,映着天上繁星、皓月,一如平常..

  时间:很久以前-在这一片开阔的土地上,充满着争斗、杀怒,也充满了情义、恩爱。有一类人,他们依靠修炼自身,问道修仙。欲长生,欲无敌于天下。由于修炼之法各异,以至势力四起。各据修道福地,建门立派。虽争执不止,但也渐显平和之态。

  在这个世界的某处。那时在群山之间,周围高高的山峰把中间的小山包显现的微不足道,小山之上没有花草树木,只有七根巨大高耸的石柱,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上面巨大鲜红的法阵并未得岁月淹没,石柱上奇特的古文图案,写应着沧桑。忽的,地面开始了震动,七根石柱不停的摇晃,烟尘四处飞扬。地面法阵发出了鲜红的光。在烟尘中闪烁不停。

  “嗷。。。。。。”从那地底传出了惊天的兽吼声,似愤怒,似兴奋,如厉血般,环绕天际不止不休。。。。“多少年了?哈哈哈哈。。。多少年了。我终于可以出去了。”一阵愤怒而恐怖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之中“问道。我一定要杀了,将你挫骨扬灰。……”深深的地底在火红的流动地炎里,一只奇特的巨兽,全身通黑,血色如炬的双眼……周围有七根石柱围着结成的彩色的界印,限制了他的动作,界印的正上方漂浮着一把墨色的长剑,似乎正是为了镇住那凶猛的巨兽。巨大的身体在其中不断的挤压着周边的界印,发出了巨大的声音。墨色长剑如有灵性,忽的,化形出了无数墨色剑气在空中回旋,飘动,如同一张剑网。巨兽望着上空看着飞舞的剑气,“嗷……阵法灵力就快散尽,你又能奈我何。哈哈……”。地炎疯狂的凝结环绕在巨兽的周围。“……”那张夺空而下的剑气撞击在了上面,周围空气仿若凝结,世间的声音也全然消失……小山不停的动摇,天空不知何时已乌云汇聚天空如桶般粗壮的雷电,奔向了地面。……七根石柱间的法阵抖动不停,深色的红光如颗粒般散向空中。慢慢变淡的法阵,终是不经巨雷的轰击,碎裂在了空气中。

  “嗷……嗷……”群山间回荡着巨兽的怒吼-------黎光城只算一个中小城镇,北临一大河汉水,南有一小山名曰青屏山,东西各有大道。城镇虽然不大,但人口众多,也是重镇。这一日,城中好似和往日不一样。酒馆中,正有不少人闲谈着。

  “你们可知道昨夜打雷之事”一酒鬼正和几人闲聊道。

  “那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打个雷么?”另一酒鬼接着道。“对啊,打雷有什么奇怪的?”围坐的几人都纷纷和道。

  “呵,你们是不知道,你可知我有个侄儿在许府做事?”那人喝了一口酒,提了提劲,便继续问道。

  “那又怎样?”

  “许府二公子可是在床上睡了十多年了?”那人更有了精神。

  “这个倒是和少有人提起了,不过我们当然还是知道的啊。还未能说话就一直睡了这么多年,可怜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许老爷,也是个大善人啊。家里却有这样的事。唉、”几人叹道。

  “嘿嘿,我侄子说昨晚那个少爷醒。”

  “怎么可能。”“少在这瞎吹了”几人皆是不信。

  “你们还不信,昨夜我那侄子亲眼看到一道闪电击中了二少爷的那间房屋,结果许家人去看的时候,那少爷以活了过来。”

  “啊,真有此事?”

  “当然,今天一早,许府来人,把城中各处郎中都请去了。不信你们可以去问问。”

  “要不咱们也去看看吧?”“好啊”“行,干了这。。。”

  许府,在这黎光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许老爷名叫许彬承,更是一方出了名的大善人。家有二子,大儿名叫许遥,身体瘦弱多病,喜好文墨。二儿名叫许逸,很小之时,便一睡不起。许彬承为他寻遍了四处名医,甚至还请来了一些奇人异士,修道高人,也是无济于事。后有一奇人路过送了一颗宝珠,放于许逸胸前,才使许逸能安然的成长。许府位于黎光城城东。整条大街还是挺热闹的,体别是是一家院前更是人已成堆。只见门前匾上“许府”二字。

  “真是老天开眼啊!!!”“我早说过许大善人会有好报的。”……人群中传来阵阵议论之声。

  许逸悠悠的从睡梦中醒来。他觉得这好像是他自己那夜被雷击之后第二次醒来,依然觉得头脑浑浑噩噩。全身仍是不能动,只是没有了第一次醒来时的那种疼痛。他努力的睁开了双眼,眼前却是模糊一片,又想转一下头,却怎么也转不了。只好再次闭上了眼,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的睁开了眼。觉得似乎看得清了一些。发现自己似乎正躺在床上,床前围了许多人,更奇怪的是他们的打扮。他想说话,可自己却说不了。他们在说什么他也听不到。直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周围很静,自己似乎和外界一切都隔离开了。

  似乎又回到那个被雷击时的夜间。日落西山,只剩下了一道余辉。许府之外人群渐渐散去,府内人也少了不少,大堂之上两人正谈论着,一人身着锦袍,一副商人模样,但身体消瘦,脸上有写满沧桑的皱纹,和那带白的胡须,便是许逸之父许彬承。而另一位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一身素袍,手握着一根木拐,行若年已近百。许彬承一脸敬重向老者拱手问道“老神仙,真是来得及时。不知小儿的病……”老者轻轻的顺了顺自己的长胡须,慢慢讲道“令公子只是身体虚弱,已无大碍了。”听得老者的话,许老爷犹如心中大石落地,苍老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立刻向老者拜谢道:“多谢老神仙施救……”“许老爷,莫急,令公子可救,乃是他命里注定,令公子命数不凡自有奇遇,山人只是微应天命……”“十几年前若非老神仙施救,小儿那还能活到现在啊!!”似乎他又想起了多年之前,别人都说他儿子已无药可救时,就要将其埋葬。老者及时赶到,送他儿子宝玉,又救了其性命,使得许逸能安然成长……老者视已看破,慢慢从包中拿出一个木盒:“待他下次醒来之时服用,服下此丹。不过数日即可痊愈。”许彬承见医仙赐药,更是激动不已,赶忙双手接下那老者递来的木盒。想想老者说的七日必好,更是高兴。就要拜谢,老者忙将他扶住说道:“这是何必,许老爷是一方大善人,救助了那么多人,自当有善报。令公子自然也是大命之人……”两人聊了没多久,老者就要告辞,许老爷自是挽留不住。只好将其送至城门口,再三道谢。

  过了几日,许府,园中花坛边,一人正呆呆的望着天空。“老天,叫我到这里来到底要干嘛啊?”一头有短又黑的头发,一身长袍也穿的不整洁,只是呆呆地望着天空,一动也不动。是疑问,是抱怨,是欣喜……“唉,不想了过一步是一步了。”许逸,正是那个从现代世界去的人,几日前醒来之后,许彬承给他服下了药,许逸现在也恢复正常了。在他醒来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明白了,他来到了另一个时间,自己似乎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体里,那个人不但名字和自己以前一样,就连模样也是一样。他一气之下把头发剪短成了以前那个模样,他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是自己,只是身处的位置不同了,变了个身份,换了个地点。

  天空深蓝,有几朵白云漂浮,暖洋洋的太阳挂在东边的天空上,洒向大地一片。许府静静的后花园,那些花草上的露珠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晶莹剔透,一种清爽,却免不了有淡淡薄雾的迷茫。花园的走廊上,静静的坐着一个人,望着天空飘过的白云。“这是为什么?我为什么会来到这?。。。。”无数的疑问涌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轻轻的摊开手掌,看着那块紫墨色的玉,上面雕凿的奇怪的图案,和里面那似乎还在流动的色彩。。。。。“弟……”这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许逸慢慢的回过头去,来人正是许逸的哥哥许遥。一身灰白色长袍,消瘦的脸上挂着微笑,慢慢的走了过来。“呃……虽然叫着不太习惯,但是感觉还是不错的。”许逸望着他。“我说过,我不是你弟弟,我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会回去的……”声音变得都快听不见了,已然没了底气,以为他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你不知道爹这些年,为了你走了多少的地方,吃了多少苦……”许遥走过去手按在了他的肩上,有一些愤怒,又慢慢低声道。“你要知道,爹娘从没放弃过你,但你……你醒来了,却不认他们,他们有多伤心……娘这几天不知道默默流了多少泪,爹亦是颓废不已……”许遥心里不是滋味,闭上了眼睛,回过了头去。“希望你好好想想,不要再让我们失望了……”见许遥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或许真的该……”许逸埋下了头。“那几天他们那样的照顾我……”“唉,不管了,叫几声又不会死。可是实在想不通我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啊!这个地方,又是古代应该也有很多奇特的东西吧。正好适合我这样好奇的人……呵呵”想想,郁闷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还是得想想这是为什么,该怎样回去吧……”慢慢的半躺这身体,望着蓝蓝的天空……

  正午,许府正厅内,一尘不染,周围花盆,桌椅规矩摆放,周围都是清新的感觉。正中的圆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桌上坐着四人,又有侍从侍于一旁。

  这正是许逸一家,徐老爷一脸苍茫,却目若无神的望着桌上的饭菜。许遥低着头不时得向许逸瞄了几眼……“逸儿,来,吃菜……”此时正见许夫人用筷子夹了一只鸡腿向许逸的碗里放去。这时众人似乎都悄悄的把眼角的余光放在了许逸的身上。许逸尴尬不已,然后慢慢微笑道:“娘,谢谢。昨天是我对不起你们。”此语一出,众人皆惊。因为许逸刚来到这个世界,极其不爽。还要认别人做爹娘,更加不舒服了。以前自然有很多顶撞他们的时候。而在其他下人的眼里,这个二少爷,脾气怪,有时候说些让人很难理解的话……但在此时,众人似乎都很高兴。许遥更是一脸惊奇,以为是自己的话那么有用。“爹,你也吃菜吧,往日儿子对不起你……”看着许老爷满腹神色的看着自己,许逸终于狠了狠心,想了些自己觉得极其恶心的话说了出口。他自己都不由得开始佩服自己了。暗暗回了回神便夹起一块菜放在了许老爷的碗里。效果果然不错,许老爷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似乎又高兴的快哭了,也不知道他等这声等了多少年……“孩子你也吃……”“不知道自己老爸老妈,现在怎样了。”跟他们正吃得欢喜,许逸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只得强行的挂着一脸微笑和着他们继续吃着。许遥见到这一幕心里暗暗高兴,感到父母似乎很久都没这样高兴的吃过饭了……

  “老爷,老爷……”这时从前院跑来一下人。“徐达啊,有什么事。”许老爷此时自然很高心。“门外有人要见您”那个叫徐达的下人小心的回答道,眼神不由得看了一下正在吃饭的许逸。“是谁啊?”许老爷此时自然不想离开这。“老爷,你还是去看看吧。”“那好吧,你们吃着,一会就回来,逸儿好好吃啊。”许老爷虽然不舍,但还是出去了。“你爹就是事多,生意忙。不管他。来吃……”说着有向许逸碗里夹菜。许逸只得强作微笑的接着。“嗯”没过多久,大门方向传来阵阵喧闹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几人跟出去一看,见门外正围着很多人,许老爷正站在门口,向众人道:“老妇可以性命担保绝无此事,还请大家相信我啊。”这时,站在前排的一个中年大汉正声道:“许老爷,我们都知道你是大好人,而家里发生这样的事,谁也不愿去想信。但天师已经说了,这妖怪不除,一定会……,只怕我们都会被他害死。”这话一出,站在后面不少人,都相呼应和不已。喧哗声淹没了许老爷的声音。许逸几人站在一旁看在眼里。他正要上前,却被许夫人拉住。对他温和道:“逸儿,娘去就行。”这时许遥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微笑的点了点头,示意叫他就在这里。

  忽的,外面大街上传来一个声音“快给天师让道——”使得喧闹立止。许逸对此惊讶不已“这人声望不低啊”心中暗暗想到。只见人群中间走出一人,身着灰白相间的宽袖道袍,手里拖着一根白色拂尘,平和的脸上拂着长长的胡须,几分道骨仙风的样子。一旁人群都露出了崇敬的目光。“快走!!”许逸正好奇的看着那人,许遥却扯着他的衣服就往后院走。“喂,你这是干嘛?”许逸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手,一脸不满。“他们是来找你的”许遥一脸潇然道:“边走边告诉你。”“他们找我干嘛?我又不认识他们。”许逸自然感到疑问。“他们说你是妖。”许遥边走边平静的说到。许逸一听惊讶的望着他“啊!?!”许遥又接着讲道:“这几日,城里时常出现妖怪伤人的事,而那个天师也是刚来这里的。也不知道他是怎样使得那些人那么相信他的,而且他一来便把矛头指向了你,说你是妖怪附体。”许逸自然很是郁闷,竟然被当作妖怪,看样子还解释不清了。“我们当然是相信你的,这几天爹都想好了,这包裹里有封信,你带着它,去找益州的肖家就好了。等把这里的事调查清楚了就接你回来……”说着便把刚拿的包裹递给了许逸。许逸不接,便要从门外走去,“我现在就去说清楚。”“不行的,再不走来不及了。”“那他们想把我怎样?”“应该是祭天,焚烧吧。。”听着许遥的回答早已冷汗不止。视乎逃跑的心更挤破了。许遥拉着他来到一堵墙边“现在后门也有很多人,只有从这了。”“啊!?!什么呀?还弄得要翻墙逃跑……”许逸只得暗暗叹道。“看来也只有这样哦。”“徐成”许遥对着一边叫了一下。墙角便出来一人,二十来岁,不高不矮,中等体型。一边对他讲到:“你就和我弟弟一起去益州吧。”“是”徐成应了一声,有对许逸道。“二公子,我叫徐成,叫我小成就好。”“嗯”许逸不耐烦的点了点头,想着现在该赶快逃命才对。于是,两人借着长梯翻出了墙外。却发现,说好的准备的马车却不见了,只得暗暗叫恨。就在这时,那些人也发现了他们,追赶他们来了。两人只得向城门跑去。一边跑一边看着后面的一个个面露凶光的人。手中还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什么锄头啊,扁担的……不由得郁闷至极,只得对天怒吼道“老天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啊!!”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