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绣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鬼修小说简介

《鬼修》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更多闺绣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时而疯狂保持清醒,时而疯狂恍惚间。 在这船上荡悠悠的过了七八日。薛愫的身子了虚弱无力无比。 但是眼前的一件件事情都在说她,这是真实突然发生的事,正一天天的经...在这船上荡悠悠的过了四五日。薛愫的身子已经虚弱无比。。...

鬼修小说-第三章全文阅读

时而清醒,时而恍惚。

在这船上荡悠悠的过了四五日。薛愫的身子已经虚弱无比。

不过眼前的一件件事情都在告诉她,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正一天天的经历着,这不是一场梦。难道古家的那四年是一场梦,一场可怕的噩梦?

薛愫有些分不大清。

早晚对着父母的牌位上香跪拜,薛愫也曾哭诉过:“爹爹,能不能告诉女儿这是怎么回事?梦里梦外我已经分不大清楚,莫非我已经死过一次,让我重新回到了这一年?”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日,每日所接触的不过是亲近的这几个人。范氏、薛忆、薛恒,以及身边的闻莺和晚霞两个丫鬟。曾家派来的仆妇们不大进她的船舱,其余的是些男人,不会轻易见面。

薛愫正在努力回忆,当初上京的路上发生过什么事,可是由于年代久远她已经不大记得清楚了。这一日,船靠了岸,要上街市上去采买些生活所需。晃荡了些时日,薛愫也很想下去透透风。

闻莺和晚霞两个扶着她,下了船。当她稳稳的站在码头时,她抬头看了看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明晃晃的太阳照得人睁不开眼。不过那碧波万顷的江面却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光芒闪烁。

薛愫突然问了句:“柳妈妈呢?”

闻莺和晚霞面面相觑,哪里有姓柳的妈妈?

看着这两人的神情,薛愫暗忖,莫非她又说错了话,没有这个人?

后来还是跟在后面的刘婆子说:“二小姐找柳妈妈做什么?”

薛愫诧异道:“没什么,我只是记起了这么个人随便问问。”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位姓柳的妈妈是姑母派来接他们中的一个仆妇,在姑母房中管事。后来她嫁到古家,她落魄的时候,柳妈妈还曾打听到甜水巷古家这边来看望过她。

薛愫还记得柳妈妈的眉角边有一颗米粒大的痣,对姑母忠心耿耿,后来曾家散了,姑母仙逝,这位柳妈妈还曾对她关照过。薛愫一直感念她的恩德。

刘婆子见小姐找,便让人去传话。过不多久,柳氏就出现在了跟前。干瘪瘦小的身子,清瘦的脸庞,眉角的黑痣。只是脸上的褶子还没那么多,脸上还没有满是风霜。大概四十还不到的样子。茄灰色掐福纹的镶边比甲,下着银蓝色的菱花马面裙,头发挽了个圆髻。插戴着一支青玉长簪,鬓角也收拾得整整齐齐,一看就是个精明利落的人。薛愫看傻了眼,果然有柳妈妈这个人。

她张了张嘴,想唤一声,却梗在喉咙里发不出声音。

柳氏见薛家二小姐找她,忙忙的赶了来,对薛愫屈了身子行礼。薛愫忙吩咐身边的闻莺道:“快扶着,别拜。”

薛愫只瞅着柳氏看,后来闻莺悄声的问薛愫:“小姐,你有什么要吩咐这位妈妈的?”

薛愫才从以前的过往中回过神来,略抿了抿嘴,含笑道:“姑母派了柳妈妈来,有劳柳妈妈一路辛苦了。以后说不定还要让妈妈费心,还请妈妈多担待些。”

柳氏忙谦恭道:“老奴不敢当,奉了太太的命令,一路护送薛姑娘上京。”

薛愫又让闻莺拿了几两银子给这柳氏,并说:“妈妈舟车劳顿,这点钱给妈妈买糖吃。”

柳氏再三谢了。

在岸上并未停多久,便又上了船。出去透了下风,薛愫觉得精神略强些了。只是一人闷坐在那里不和人说话,独自想她的事。

闻莺和晚霞两个见了,心想她家小姐不会闷出病来吧。闻莺上前赔笑着和薛愫说话:“小姐怎么突然问起这位妈妈来,当初来江陵的时候,和几位女人一起给小姐行过礼,难为小姐就这么一眼便记住了。”

薛愫感念柳妈妈的恩德,只是跟前这话她说不出口,只好道:“既然是姑母派来的人,就得好生对待。”

莫非是真的重活了一世?薛愫觉得心潮澎湃,她又回到了一切刚开始的地方,那时候她还只是个才没了父亲,忧郁又单纯的少女。或许一切都还来得及。若是能阻止曾家的落败,或许她的命运也将变得不同。

这个念头闪过时,薛愫身子颤了一下,她一介小小的孤女,又有什么能耐去担负一个他姓家族的兴亡?

曾家大老爷曾乃大学士,入主内阁,虽然已经致仕,但在朝廷的余威还在,也有不少的门生幕僚;姑父乃翰林院的侍读学士,是个饱读诗书的大儒。还有几位表哥也都是人才,哪里有她说话的地方。

可就是这么一个诗书仕宦望族,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没落的命运。

若真重活了一世,她又知道事情的走向,说不定还能避免这场祸患。只要她能适时的干预阻止,只是谈何容易。

如今已没有回头路可走,只有迎面而上。曾家的事或许她人微言轻,说不上什么话,但是她拼死也会保得他们姐弟的安稳。不会再眼睁睁的看着悲剧再次上演。

想到这里,薛愫让人将薛恒叫来,亲自教导他:“以后去了姑姑家,可别给我惹事。我会和姑父说去,让你进他们曾家的族学念书。你也正经给我念,别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教坏了你,以后我有什么脸面去见地下的爹娘。”

薛恒倒是一副乖顺的模样,规规矩矩的站在跟前,细心的聆听着姐姐的教诲。

闻莺在旁边见了笑道:“姑娘倒是劳神。不过以前老爷还在的时候不也夸赞小爷聪慧么,年纪虽小却也渐渐能做文章了。说不定以后也是有大出息的。”

“你别赞他,不好好拘束着,就算是根好苗子也不见得能结出好果实。”

薛愫细细想过,上一世她也太过于懦弱,没有尽到一个做姐姐的职责,才使得弟弟走上了不归路。

薛恒此刻倒开口了:“姐姐教的,我都记着。你放心,我定不会辜负姐姐的期望。”

“那就好。”薛愫欣慰的点点头,心想道路漫长,她也该好好的谋划一下才是。她要把自己的将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定不会再让旁人给耽误。

(泣泪求点求收求推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