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乃上将军 第八十四章 蠢蠢欲动的西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妻乃上将军小说简介

《妻乃上将军》是作者贱宗首席弟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贱宗首席弟子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妻乃上将军》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八十四章 蠢蠢欲动的西军在线阅读。另,话说,巴西竟然惨败?连我这等伪球迷都瞧得大惊失色呐!。...

妻乃上将军小说- 第八十四章 蠢蠢欲动的西军全文阅读

ps:欢迎喜欢我作品的读者们加我的信,贱宗首席弟子(jzsxdz)。

另,话说,巴西竟然惨败?连我这等伪球迷都瞧得大惊失色呐!

——梁丘舞脱困后次日,博陵东南四十里地,西军“解烦军”军营帅帐——

“这么说,梁丘舞那头猛虎,已然脱困了么,还带着一万四千左右的小狼崽子……”

在西军的帅帐内,西公府韩宏品着香茶,慢条斯理地说道。

“确实如此!”在刘晴手中折了一阵的北疆军偏师主帅杨凌捋着胡须颔首道,“眼下梁丘舞手中,确实还有大概一万四千左右的东军!”

“这可不好办呐!”把玩着手中的茶碗,西国公韩宏打着官腔慢悠悠地说道,“燕王眼下命老将军在博陵了解了那梁丘舞,老将军却叫她跑了,如今却又牵连到我西军,这未免有些……”

韩宏的话尚未说完,杨凌身旁部将田凯怒声骂道,“还不都是因为你等?!说什么已堵死博陵至冀京的道路,万无一失,既然如此,那支冀州兵是如何到的博陵?难不成是从天上飞过去的?!我军本来死死压制住了东军,皆因你等一时疏忽,叫敌军从眼皮底下安然过关,才致使我军陷入不利!”

听闻此言,韩公的脸顿时便沉了下来,从旁,他的儿子西乡侯韩裎似笑非笑地说道,“这位将军说得好笑!总归是你等败于东军之手,要将此罪过强行扣在我父子头上,这恐怕有些不合适吧?至于那支冀州兵援军……啊,事实上我军其实有得到报讯,只不过我父子觉得,既然博陵有老将军以及六万北疆雄师在,应当是万无一失才对,却没想到……”说着。他摸了摸下巴,故作喃喃自语其实却是满带嘲讽地说道,“如此看来,我父子俩似乎是太高估老将军以及老将军的部下了呢!”

“你说什么?!”原本就恼怒非常的田凯闻言更是怒发冲冠。

而就在这时。老将杨凌抬手将他拦了下来,在深深打量着了一眼西乡侯韩裎后,用带着几分歉意的口吻笑眯眯地说道,“小辈不懂事,韩公与西乡侯莫要与他一般见识!至于此战罪过,你我说了皆不作数,不如暂时搁起,日后请燕王殿下亲自定夺,如何?到时候老夫便如西乡侯方才所言那般告诉燕王殿下,此战过失并非西军袖手旁观。而是老夫本领不足,这样可好?”

“……”韩宏、韩裎父子对视了一眼,哑口无言。

要请燕王李茂去定这杨凌的罪?

开什么玩笑!

暂且不说这老匹夫杨凌乃是李茂麾下心腹老将,在这十年来为北疆势力呕心沥血、竭尽全力,单说北疆军队。有多少是由杨凌训练出来的?别看北疆五虎好似颇看不起老迈的杨凌似的,那只不过因为杨凌年事已高却不放权于他们的关系而已,若韩家父子当真敢在李茂面前说什么杨凌的不是,不等燕王李茂呵斥,恐怕其余北疆兵将也会给韩家父子好看。

一方是十年来为北疆呕心沥血、训练出许许多多精锐兵将的老将,一方是背叛了大周朝廷、前来投靠李茂的国之叛徒,你道那些北疆兵将会偏向何人?

想通了这一点。韩家父子倒也不敢再奚落杨凌了。

“老将军言重了,”笑着摆了摆手,韩公一改方才的慵懒,笑呵呵地说道,“老夫亦知这位小将军依旧纠结于战场失利的事上,即便言语冲撞。又岂会怪罪于他?似这位小将军这等热血的年轻人,老夫可是颇为喜欢的。”

“那就好,那就好。”杨凌笑眯眯地说道,竟也矢口不提让田凯道歉的事,转而以一副忧容的表情皱眉说道。“话说回来,梁丘舞脱困,老夫当真是始料未及……不知事已至此,相信就算是刮了老夫,恐怕也无济于事了,不知韩公如何看待?”

[话全叫你这老匹夫说完了,我还能怎么看待?]

韩公眯着眼睛望了几眼杨凌,心下不觉有些郁闷,毕竟他不可能、也没有这个权利活活刮了对方。

吐了口气,韩公点头附和说道,“老将军所言极是,当务之急,我等应当想个法子来弥补不利战事才对!”

“韩公此言深得老夫之心呐!”杨凌闻言哈哈大笑,旋即眨眨眼说道,“韩公,您看这样可好?既然得燕王殿下召唤,老夫自然不好继续再此耽搁,否则若是延误了战况激怒了殿下,你我都讨不到好果子吃……不如这样,老夫呢,就率军前往冀京,韩公留守在此,替老夫把把关,将梁丘舞一军阻挡在此……”

韩宏闻言面色微微一变,虽心中大骂杨凌这老匹夫盘算地巧妙,脸上却丝毫不留痕迹,一脸为难地说道,“这恐怕……东军的勇武,天下传名,其主帅梁丘舞,又是武艺比肩燕王殿下的绝世猛将,单单留我西军在此,恐怕有些……”

“有些什么?”杨凌凑了凑身子,眯了眯眼睛低声说道,“东军亦乃四镇之一,西军亦乃四镇之一,西军又岂有不敌东军之说?再者,老夫并非要求韩公斩杀那梁丘舞,只要拖住她便可,免得此女到冀京坏事……”

“到冀京坏事?”韩公眼珠一转,似乎听出了什么,试探性地问道,“其实自打方才起,老夫便觉得诧异,殿下何以会招老将军前往冀京呢?莫非……燕王殿下冀京之行并不顺利?”

杨凌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冷色,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低声说道,“老夫知道,韩公乃商贾出身,凡事注重利益,不过这天下啊,有些事并不只关乎于利益……即便韩公眼下寻思要着弃暗投明,也得看朝廷的意思,不是么?总归,韩公以及韩公的公子,已经踏足了‘那一步’啊……”

韩宏闻言面色微变,他岂会听不出杨凌这是在警告他莫要朝三暮四。

话虽如此,其实韩宏自己也明白,已经踏足那一步、背叛了朝廷的他们。是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再回到朝廷的一方的,既然他能取代前任西国公,那么自然也会被其他人所取代。

此时此刻,哪怕是明知选错了方向、站错了位置。也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撑下去,否则,朝廷一方容不下他们父子,就连北疆,恐怕也再没有他们父子立足之地。

想到这里,韩宏连忙表露自己的心迹,借此打消杨凌心中的怀疑。

“老将军说笑了,燕王殿下英明神武,这才是老夫父子眼中的明君。又岂会是像老将军所说的那样,朝三暮四?”说罢,他顿了顿,用几乎只差拍着胸口的自信表情,慷慨激昂地说道。“老将军就放心地去冀京吧,此地,便交予我们父子便好……”

从旁,其子韩裎瞠目结舌,似乎是被其父态度的改变所惊呆了,就当他想开口说话之际,其父韩宏却用眼神制止了他。

“既然如此。那就辛苦韩公了!”微微一笑,老将杨凌站起身来,拱手说道,“事不宜迟,老夫即刻带兵赶往冀京,此地之事。还望韩公多多费心!”

“哪里,哪里,裎儿,送送老将军!”韩公和颜悦色地说道。

“……是!”

在西乡侯韩裎的相送下,杨凌离开了帅帐。在营地门口与韩裎客套了寥寥几句后,杨凌便带着随行人马,骑兵远去。

回头瞧了一眼依旧站在辕门口的韩裎,田凯皱眉问道,“老将军,您真觉得西军能挡得住东军么?”

“你觉得呢?”

摇了摇头,田凯不怎么信任地说道,“多半挡不住!”

岂料杨凌闻言微微一笑,淡淡说道,“老夫亦这般想!”

“咦?”田凯不解问道,“既然西军挡不住东军,老将军为何要留其在此?”

杨凌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说道,“似那等趋利而仁义可言的小人,岂能容他长久留在殿下身旁?不如就趁着此番机会,借东军之手将其铲除!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西军与东军同为冀京四镇之一,想来实力也不至太过于悬殊,若能在重创东军的同时铲除韩家父子,何乐而不为?”

田凯闻言恍然大悟,由衷赞道,“原来老将军不只是精于兵法,权谋一事亦是颇为擅长……”

“你这小子少奉承老夫了!走,我等即刻去冀京。虽然说有西军替我等挡上一阵,不过燕王殿下那边的情况,老夫终归是有些担忧……”

“末将明白!”田凯抱拳领命,旋即一脸狐疑地问道,“老将军,末将忽然想到,若是西军阳奉阴违,那可如何是好?”

仿佛是猜到了田凯的心思,杨凌冷笑着说道,“韩宏那老匹夫断然不敢的!梁丘舞何许人?梁丘家世代忠烈,就算韩宏有心避战,那梁丘舞也断然饶不了他父子这个朝中的叛徒!

活该那韩家父子以往好逸恶劳,只想着傍上殿下这根高枝,日后好高枕无忧地享受荣华富贵,却不奋力赚取功勋,以至于迄今为止寸功未建……若无人在殿下面前表奏也是罢了,若是有人说上几句是非之言,那韩家父子恐怕在我北疆也无立足之地!不然,你以为韩宏那匹夫何以会那般爽快地应下此事?”

“原来如此!”田凯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当然了,恍然大悟之余,他也不忘在心底狠狠唾骂一番那韩家父子,道一声活该。

而与此同时,韩裎已回到了帅帐所在,见其父韩宏在主位上闭目养神,遂恭恭敬敬地说道,“父亲,那杨凌已经离营远去了。”

“唔!”韩公轻应了一声,旋即缓缓睁开眼睛,在沉寂了数息后,忽然脸上泛起病态的晕红,狠狠将案几上的茶碗摔在地上,怒声骂道,“老匹夫,欺人太甚!”

韩裎的眉梢微微一颤,在吩咐心腹侍卫收拾了茶碗的碎片后,他不解说道,“父亲,恕孩儿一事不明,那杨凌叫我等在此阻挡东军,分明是不安好心,为何父亲非但不说破,反而一口应下此事?说句不该说的话。父亲您这不是将我等以及军中兵将往火坑推嘛!”

“你以为说破此事就有用了?”瞥了一眼儿子,韩宏满脸愠怒地说道,“我等自打投靠李茂以来,寸功未建……以至于杨凌那老匹夫毫不畏惧与我等一同到李茂帐前理论!”

“父亲息怒!”

“唉!”韩公长长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本来按照计划,只要我等将冀京献出,日后定然封王,却不想事与愿违……谁能想到那文钦虽然表面上对李寿不理不睬,但一旦事发,他却义无反顾地站到了朝廷了一方……这实在是为父的失算!

冀京未得,东军也未围困彻底,还叫冀州军一支援兵从我等眼皮底下潜近了博陵……裎儿,这警戒之事你是怎么办的?那么一支军队。岂能从你眼皮底下悄悄溜过去?”

“孩儿知罪!”韩裎只感觉嘴里发苦,别说当时了,就算是眼下,他依然还是想不通,廖立那支冀州军是怎么从他森严的警戒线中溜过去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儿子的表情。韩宏也没有再说什么,在思忖了一番后,改变口风说道,“阻挡东军,这的确是一件凶险万分的事,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父亲。此话怎讲?”

韩宏闻言捋了捋胡须,用颇有些得意地口吻说道,“我儿啊,为父起初只是徐州盐城一富商,如何坐到西国公这个位置,你可知晓?”

韩裎点了点头。恭敬说道,“先帝在世时,欲伐南唐,然朝廷国库不支,当时父亲捐赠钱布千车。粮谷万万担,资助先帝讨伐南唐,先帝大喜过往,破旧例封父亲为西国公……”

“不错!”韩公闻言哈哈一笑,旋即语重心长地说道,“为父出身低贱,教不了你为官之道,为父能教给你的,就是如何做一个杰出的商人!裎儿,你知道商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父亲曾教导过,是眼力!眼界要开阔,不能为眼前蝇头小利而昏头!”

“说得好!”韩公满意地点了点头,用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说道,“那时为父可是倾尽家财,甚至还向旧友借钱借粮……当时天下比为父富的亦有不少,其中大多数人都笑话为父昏了头,可之后呢?为父已贵为国公,而当年笑话为父的那些人,依旧还只是富甲一方的土财主,依旧顶着为人所看不起的商贾帽子,其人、其子女,日后亦难以入朝为官……这就是眼力!如何把握住机会的眼力!”

“父亲的意思是,东军这件事,亦算是一个机会?”

“何止算是?简直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捋了捋胡须,韩宏兴致勃勃地说道,“听杨凌那老匹夫的口风,李茂在冀京的处境应该是不怎么乐观,要不然,李茂也断然不会召杨凌到冀京,更不会私下命令杨凌围杀梁丘舞那位他的同门发小……倘若为父猜得不错,眼下应该是李茂最为艰难的时刻!”

“那又如何?”韩程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说道,“那杨凌又没叫我等去支援李茂,即便日后李茂解除了危机,于我父子又能有几分好处?”

“你这孩子,方才为父对你说的话就忘了么?”韩宏不悦地皱了皱眉,再次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等确实没有可能支援冀京,但是可别忘了,梁丘舞就在这边……你告诉为父,若天下有一人乃是李茂所惧,所谓何人?”

“与他一门习武的门长师姐,炎虎姬梁丘舞……”韩裎脸上表情微变,仿佛是领悟了什么。

“不错,正是梁丘舞!”韩宏深吸一口气,正色说道,“燕王李茂不愧其李氏皇族第一勇士之名,其勇武,怕是东国公当年也难及,但只可惜,他终归不是梁丘一门的人,再怎么厉害,也及不上梁丘舞那个梁丘公口中的天才……若是叫梁丘舞脱困并且顺利抵达冀京,那么,燕王李茂便注定败北,正因为清楚这件事,李茂才会叫杨凌提前一步杀死梁丘舞,不是么?”

“父亲的意思是,倘若我父子能在此阻挡住梁丘舞……”

“雪中送炭!这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狠狠吐出一口气,韩宏冷笑着说道,“救援冀京治标不治本,最根本的关键还是在于炎虎姬梁丘舞,可笑杨凌那老匹夫看似精明,却连这种事都看不透……”说着,他顿了顿,满带恨意地说道,“倘若我父子此番顺利将梁丘舞阻挡在此,日后李茂登基,首功无可厚非便是我父子,李茂亦会将我父子视为心腹。到时候,你与为父再上表奏明杨凌临阵脱逃之罪,我看那老匹夫如何抵赖!”

可能是被父亲的言论说服了,西乡侯韩裎亦是满脸喜悦之色,不过再深思了一阵后,他却又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话虽如此,不过倘若对方是东军的话,恐怕难胜……”

“前提是对方知晓我西军的情况……别忘了,我西军可是四镇中最为隐秘的一支!”

“这倒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西乡侯韩裎摸了摸下巴,嘴角扬起几分莫名的笑意。

“孩儿知道怎么办了!就将狠狠挫败东军锐气,作为我父子投靠李茂的进身之功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