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乃上将军 第八十六章 强大背后的脆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妻乃上将军小说简介

《妻乃上将军》是作者贱宗首席弟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贱宗首席弟子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妻乃上将军》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八十六章 强悍背后的很脆弱在线阅读。“这是什么?”。...

妻乃上将军小说- 第八十六章 强大背后的脆弱全文阅读

ps:欢迎喜欢我作品的读者们加我的信,贱宗首席弟子(jzsxdz)。

“这是什么?”

旁边廖立瞧见刘晴从地上拾起一物,心怀好奇地凑了上前,他只觉得那件小物晶莹光亮,在篝火的影射下闪闪发光,看着着实有些眼熟,但是呢,却又叫不出名字来。

这种有口难言的感觉,让他感觉颇为难受。

“是镜子!”也不知道是否是察觉到了廖立心中那股难受劲,刘晴张口说出那个小物件的名字。

“对对对!”廖立闻言一愣,旋即连连点头,可片刻之后,他脸上却又露出几许迷惑,古怪说道,“真的是镜子么?怎么瞧着……”

“不会错!”将那件晶莹透亮的小物件拿在手里,刘晴在仔细端详了一番后沉声说道,“准确地说,这种镜子叫做锡纸镜!”

锡纸镜,从工艺的角度来说与后世的镜子已然差不了多少,镜面的清晰度岂是铜镜可以相提并论的?这种造价昂贵的工艺品,就算在冀京名流贵族圈中也称得上是奢侈品,若非是大富大贵人家,那是绝对买不起这种价值千金的奢侈品的。

然而这种造价昂贵的奢侈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话是没错……”摸着下巴,廖立若有所思地说道,“怎么与末将在东公府以及大人府上瞧过的不太一样?”

刘晴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冷笑着说道,“因为它并非是一般的镜子!你之所以瞧着别扭,觉得不同于东公府与谢府上的镜子,原因就在于前者是平的,而这个……你来看!”

廖立听罢凑过头来仔细观瞧,他这才注意到,原来那片镜子并非是什么镜子的碎片,而是一片完整的镜面。更不可思议的是,它并非是像寻常镜子那样是平面的,而是一面呈三角状,一面呈平面状。原本似乎是应该紧贴在什么东西上应用的。

死死盯着那个形状古怪的镜子良久,刘晴喃喃说道,“果然是见识决定智慧的高低呐……”

“什么?”似乎是没有听清,廖立好奇地问道。

听闻此言,刘晴如梦初醒,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之色,站起身岔开话题说道,“走吧,本军师已经识破西军的把戏了!”

廖立闻言一愣,惊喜莫名地问道。“当真?军师当真已经识破了西军的……唔?把戏?”说到最后,廖立不由得愣住了。

“不错,是把戏!”仿佛是猜到了廖立心中所想,刘晴嘴角泛起几分笑意,淡淡说道。“真是想不到呐,堂堂四镇之一的西军,其被称之为诡异莫名的兵法,竟然只不过是这种仿佛江湖上骗术一流般的东西……”

[不过话虽如此,在碰到谢安那家伙之前,我恐怕是参悟不透的……啊,参悟不透的。虽然为人可恶。但长孙湘雨那个女人说得确实没错,见识,决定着智慧的高低……]

在说完那句话后,刘晴心中补上了她未说完的话。

廖立倒是猜想不到刘晴此刻心中的滋味,见她口口声声说已经识破了西军的把戏……好吧,无论是什么。反正只要能一吐这些日子以来的郁闷之气,廖立根本不会管那么多。

可当廖立开口询问时,刘晴却神秘兮兮地摇了摇头,郑重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再过些时候便知!”

廖立闻言不禁有些气闷,心想这位刘军师什么都好,但是有一点与长孙湘雨倒是异常相似,那就是非要等到某个时刻,才会将所有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部将,毫不体谅不知情的部将们迫切希望得知真相时的那种仿佛猫爪挠心般的难受。

“走吧,该是终盘收宫的时候了!”

随手将那个造型古怪的小镜片放在腰间的小香囊中,刘晴转身朝着梁丘舞所在的方向而去,与来时满脸苦闷的她相比,眼下的她,神采奕奕,一脸的自信满满,仿佛西军已然是她囊中物一般。

而与此同时,在距离东军其实并不远的林中,西乡侯韩裎正站在一棵树的背后,遥遥打量着远方那些东军点燃的篝火。

什么四镇之首!

什么天下第一骑兵!

不过如此罢了!

韩裎的嘴角泛起几分冷冷的笑容。

他确实有值得骄傲的资本,因为在过去的这几日里,他所率的西军偷袭东军次次得手,竟没有一次失利过。

或许有人会觉得奇怪,难道西军当真强到这种地步么,能够将军势极强、强到连燕王李茂都为之忌惮的东军死死压制住,还是说,正如廖立等人此前所猜测的那样,其实西军士卒个个都是藏匿身形本领足以媲美梁丘皓、金铃儿、漠飞等人的绝顶刺客?还是说,其实西军士卒实际上都是能够钻土穿地的幽冥鬼魄?

皆不是!

西军是人,活生生的人,并且,虽然他们亦称得上是精锐,但却无法与东军相提并论,他们之所以神龙见首不见尾,其原因就在于,他们拥有一套极其特殊的铠甲。

啊,铠甲……

西乡侯韩裎不自觉地将目光放向了身后的麾下士卒,那些西军的战士们正在检查着自己的甲胄。

那究竟是一套怎样的甲胄?

在一名西军穿戴甲胄的期间,只见那套甲胄上竟反照出周围的一切景物,无论是周围的树木还是人,一概印照地清清楚楚,而待那名西军士卒将整套甲胄穿戴完毕后,骇人听闻的事情发生了,那名活生生的士卒竟然就那么消失在了原地。

顺着西乡侯韩裎的视线望去,只见地上的那一件银白色的薄铠竟然凭空“升”了起来,在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过后,一名无头无四肢的银白铠甲士卒就那么呈现在了韩裎面前。

通过地上出现的脚印得知,那名士卒其实并没有真正消失,他只是通过某件不可思议的道具,将不可能变作了可能,让一个活生生的人能够做到凭空消失。

折射!

倘若谢安此刻身在此地的话,他显然能一口道破西军的秘密:原来。西军的真正甲胄,并非是那件只能算是混淆耳目的银白色外甲,而是里面那套甲胄,一套在皮甲上全部贴上刘晴所找到的那些造型古怪的镜片的甲胄。一套能通过光线的折射,将穿戴这种甲胄的士卒、其背后的景物通过镜面的棱角折射,折射到甲胄前方那些镜片上来的甲胄。

怪不得西军被称为最神秘的四镇兵马,因为这种超越时代的甲胄,其蕴含的理念完全超越了这个时代,哪怕是称之为隐身衣恐怕也不为过。

同样,也怪不得西军从来不与其他军队一同演习,哪怕是曾经假意接受皇五子李承的邀请,参与逼宫之乱,在面对东军的镇压时。西军也同样只是在放水,因为这种底牌,绝对是只能在逼不得已使才使用的压箱底绝招。

一旦被识破,西军将再没有任何的威胁,充其量也只是一支擅长弩箭的步兵而已。

说句毫不为过的话。此番若不是北疆军主帅杨凌的威逼利诱,韩家父子是绝对不会动用西军这唯一也是最后的底牌的,毕竟与东军、南军、北军不同,西军又被称之为诡军,本来就是作为一支扰乱敌军为目的的军队而被创立的,而创立这支军队亦动用了跨时代的工艺以及不可估量的金钱,毕竟锡纸镜在大周亦算是极其稀少的奢侈品。打造一套西军这样的铠甲,绝不会比东军蓄养战马、以及南军打造精铁重铠的费用便宜。

毫不夸张地说,其实冀京四镇这四支作为冀京最后防线的军队,其本身就是用无数的钱堆出来的,除了兵种不同,在战场上的作用亦不同外。其实从花费巨资的角度来讲,实际上是差不多的。

但是有一点西军跟其余三支冀京四镇不同,那就是,他们花费巨资打造的不可思议镜甲,虽然能让他们做出一些在世人看来极其不可思议事。但是这种附加的威慑力,亦像他们身上镜甲的原材料那样脆弱不堪,就如泡沫一般,一旦欺诈的把戏被拆穿,毋庸置疑他们会顿时被实力强劲的东军所吞没。

而这,恰恰也正是韩家父子此前所顾虑的。

不过话说回来,从这几日的种种迹象显示,东军似乎并不能识破这种障眼法般的欺诈把戏。

凭借着那套不可思议的镜甲,有几次其实那些偷袭得手的西军士卒明明就站在那些东军士卒们面前,亲眼目睹着那些东军士卒们眼中那仿佛白日见鬼般的恐惧表情。

一想到这件事,西乡侯韩裎不由感觉有些好笑。

“侯爵!”一名无头无四肢的银白甲胄“飘”到了西乡侯韩裎跟前,低声唤了一句。说实话,若非韩裎清楚知晓,换做旁人,恐怕早已被这种惊世骇俗的奇观吓死。

“是时候了么?”

韩裎淡然问道。

“是,据眼线回报,正如侯爷所预期的那样,东军正一步一步朝着那个死峡谷逃窜……”

“很好!”韩裎嘴角泛起阵阵笑意。

以为西军的招数就只是偷袭?

可笑!

偷袭的真正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将猎物驱赶至陷阱罢了!

一旦东军踏足那个死峡谷,哼哼!

韩裎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什么?若是西军察觉到该如何是好?

那个死峡谷有连绵十余里长,况且又是在深山之内,从峡谷口观望只能望见巨木林立,根本瞧不见全貌,东军会察觉到才有鬼!

“报!东军已踏足死谷!”

“嘿!”轻笑一声,韩裎舔了舔嘴唇,喃喃说道,“该是时候去猎虎了……”说着,他面色一正,沉声喝道,“出发!”

“得令!”

一切的一切,在西乡侯韩裎看来相当顺利,在不知不觉中,东军已经步入了那个死峡谷,步入了绝境,剩下的,只需要韩裎带着西军士卒将后路一堵,随后……

嘿嘿!

韩裎迫不及待想看看,当东军看到无数架无人操控的手弩凌空“浮”起。并且瞄准他们的时候,他们将会是一副怎样的面孔。

是惊骇?是惶恐?

“有意思!”

一个时辰之后,就当西乡侯韩裎带着西军神不知鬼不觉地吊在东军身后,边偷袭骚扰边将东军驱赶到那个死谷时。东军中其实也已有一些人察觉到了前方道路的异常。

“报!前方道路不通,这个峡谷是死谷!”

担任斥候的东军士卒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前方的异常,紧忙回来禀报,然而刘晴却是一脸不以为意的神色,淡淡说道,“休要理睬,继续前进!”

这道将令,叫东军兵将们大为不解,只不过见梁丘舞颇为信任刘晴,因此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赶路。

没想到才过不久。东军便果然来到了死谷的尽头。

“小晴……”梁丘舞用询问的目光望向刘晴,她能肯定刘晴心中必定有着什么能够转败为胜的计谋,但很遗憾的,凭她的智慧,恐怕是猜测不到的。

其实不单单是梁丘舞。就连廖立、严开、陈纲、项青、罗超、成央等大将亦参悟不透。

而就在这时,只听刘晴镇定自若地说道,“全军转向,前军为后军,后军为前军,准备迎战!”

“迎战?在这种地方?”项青一脸古怪地嘀咕道,“背靠峭壁。怎么着要背水一战?”

“不好么?”似乎是听到了项青的嘀咕,刘晴轻笑着说道,“在当下这种环境下,若是我军依然遭到偷袭,那么敌军只有可能是在我军的前方!”

“诶?”项青闻言一愣,旋即恍然大悟。看向刘晴的眼神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变成了惊叹不已,惊讶说道,“莫不是刘军师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故意让我军来到此地?”

“我?”刘晴闻言微微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并非是我主动。而是西军驱赶我等到此,本军师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

“将计就计?”项青愣了愣,正要询问,忽然前方远处隐约浮现无数银白色的身影。

[西军来了?!]

众东军兵将神经绷紧,惶恐却又无可奈何地,眼睁睁看着那无数银白色的身影逐一消失。

[在哪里?在哪里?]

不少东军士卒神情紧张地四下张望,说他们此刻是草木皆兵亦不为过。也难怪,毕竟在他们心中,西军已几乎与索命的鬼魄划等号。

见此,刘晴沉声喝道,“不必张望,西军也只不过是活生生的人,在这等狭隘的地形下,只可能出现在尔等前方!”说着,她俯身对身旁的项青说了几句。

只见项青听了刘晴的嘱咐后表情古怪,拉着罗超往大军的后方去了。

而此时,正如刘晴所料的那般,西乡侯韩裎以及麾下西军士卒已缓缓接近了东军,相隔不过一箭之地。

但是让韩裎感到不解的是,对面那些东军的兵将们虽然一个个惊慌失措,但是却严正以待,仿佛有什么诡计。

不过转念一想,韩裎又不以为意了,因为在他看来,反正东军瞧不见他们,又能折腾出什么来?

他疏忽了,东军的兵将们虽然看不到他们,但是,东军中却有两位拥有着世人难及的直觉,那种在沙场上磨练的危机感,有些时候可远远比双目还要好用。

这不,明明前面远处空无一人,但是梁丘舞却本能地握紧了宝刀狼斩,而廖立亦从近侍手中接过了长枪,一脸紧张地审视着前方。

“怎么了?”刘晴明知故问地询问廖立道。

“不太对劲……”虎目微眯,廖立紧张地脑门冒汗,咽着唾沫低声说道,“末将感觉前方杀气腾腾,但是……”

“但是却瞧不见一个人,是么?”刘晴笑眯眯地反问道。

廖立诧异地望了眼刘晴,不解地点了点头。

“那就试试好了!”微微一笑,刘晴打了一个响指,淡淡说道,“前军向两侧散开,弓弩队上前!”

严开闻言一愣,不明白刘晴下达这个将令的目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按令行事,毕竟梁丘舞有言在先,东军暂时归刘晴调度。

眼瞅着东军将弓弩队调了上来,西乡侯韩裎愣了愣。

怎么回事?难道东军发现我军的踪迹了?怎么可能!明明还有一箭之地,这种距离下,他们应该瞧不见我军才对……

唔,可能只是吓唬!

毕竟东军瞧不见我军,不可能会胡乱放箭!

然而就在他思忖的时候,东军却出乎意料地射出了一波箭矢。

顿时,在西乡侯韩裎惊骇且难以置信的神色下,他麾下西军身上传来一阵咔嚓咔擦的怪响。

转头一瞧,韩裎吓地后背泛起阵阵寒气,因为他发现,被东军抢先射了那一波箭矢,他麾下原本潜行地好好的士卒们,身上的镜甲竟有一部分被射碎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失去了完整镜甲隐身的他们,彻底地暴露在了东军铁骑面前。

“嘶……”

东军兵将们发出了一阵惊骇莫名的抽气时,他们怎么也想不通,方才明明还空无一人的地方,一波箭矢过后,竟然凭空出现了无数人影。

而就在这时,刘晴下达了骑兵冲锋的命令。

话音刚落,项青与罗超各自率领一支骑兵从后军窜了出来……

眼瞅着因为失去完整镜甲而暴露在己方面前的西军士卒们阵型大乱,刘晴眼中泛起几分嘲讽。

“果然就跟那锡纸镜一样,看似不可思议,其实亦脆弱地紧……这世上有些事物亦是如此,乍看玄妙,可一旦被打破,就变得一文不值!锡纸镜如此,西军亦如此!——杀过去!全军突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