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灭奇域 第二章 留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神灭奇域小说简介

《神灭奇域》是作者语凌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的雪花,“道儿真很厉害,等下娘就给你把这山鹰和野兔做了吃。”  郑道一阵欣喜,毕竟仅有15岁,可以得到称赞毕竟高兴的不行啊。  上官燕望着郑道,心里一阵辛酸与欣喜,心说“孩子大了,也许我所以去找你了,你究竟在哪里?为什么还不来见我,我不我相信你了孤影在这片白雪中缓步的前行,显得那样的扎眼。。...

神灭奇域小说-第二章 留书全文阅读

  大雪覆盖的铁树山林,显得那样的凄凉。

  孤影在这片白雪中缓步的前行,显得那样的扎眼。

  郑道扛着斧头,缓步的前行,到了铁树山林之中眼前出现一座木屋。屋顶炊烟袅袅,这样的一个荒凉的地方,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犹然的升起一整暖意。

  郑道推开院门,上官燕正好从屋子里出来,手里拿着扫把,“娘,今天我运气好,在林间抓到一只山鹰和野兔。”

  上官燕见郑道提着山鹰和野兔,欣然一下,走到郑道身上,挥去郑道身上的雪花,“道儿真厉害,等下娘就给你把这山鹰和野兔做了吃。”

  郑道一阵欣喜,毕竟只有15岁,得到赞扬当然开心的不行。

  上官燕看着郑道,心里一阵心酸与欣慰,心想“孩子大了,或许我应该去找你了,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还不来见我,我不相信你已经死了......”

  上官燕愣神了一会儿,这个细节被郑道捕捉到了,知道了自己母亲应该又是想起爹了,这种时候郑道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的娘,毕竟8岁以后就没有看到爹,以前经常会问爹去哪了?为什么爹还不回来的话。

  而回想起小时候,老是追着娘问爹的情况,现在想想真的很愧疚,娘的心里比谁都想爹,两年前一个夜晚,郑道起夜,经过母亲的房间时听到了哭泣声,好奇的郑道从门缝了看向母亲的房间,母亲坐在火堆旁边看着手里的画想,对着画像说:“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你杳无音讯,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的很幸苦,如若不是道儿,哪怕我都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你到底去了哪里......”

  那是父亲的画像,母亲的眼泪还不停的溢出,看着这忧伤的画面,郑道抬起手准备推门进屋,手却停在了半空,郑道不知道推门进去能做些什么,又能安慰什么?他不知道怎么帮娘亲分担她的思念......

  而今郑道也长大了,懂事了很多,这个时候郑道把斧头放下对上官燕说:“娘,我先去上香了。”说完就走。

  每当这个时候郑道都会来到逝堂,然后跪在灵位前,看着面前的灵位。郑道便给爷爷奶奶上香,上完香后他还会在一个没有刻字的灵位上柱香,这个灵位是给那个赠斧老人立的。

  之后会把视线放置在一个空白的地方,这也是一个放灵位的地方,这是郑道给他的父亲留的。虽然留着,但上面没有灵位也重来没有给与上香。

  看着这个空白灵位,郑道想了很久,“爹,你能看到吗?娘的思念你能感觉的到吗?这么多年了,你一点消息都没有,如果是死了那你也托个梦告诉我,没有死为什么不回来?难道要等到娘头发花白才来吗?”

  每次看着这个空灵位都会让郑道升起怒火,为什么抛下娘,而每次郑道看着娘在深夜里默默的流泪,都会来到灵位前看着那空灵位。

  气归气,但更多的还是想知道父亲情况如何,当年的情况郑道也是了解,这不能怪他爹,很难想象,这些年上官燕是怎么过的。

  记得有一次郑道问上官燕为什么还等他爹的时候,结果被上官燕一顿狠打,打完之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

  自从那以后,郑道在也没有在上官燕上面提起他爹......

  “道儿,吃饭了。”传来上官燕的叫唤,郑道才在回忆中醒过来。

  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让自己尽量的轻松“来了。”

  屋子格局很是别致,左右两边各有一间房间,中间是客房,家具也很简单,而在客房中间驾着一堆火,特别的醒目。在火堆上架着烤着野兔,肉色已是金黄,上面的油脂还不停的向下滴着。

  上官燕就坐在一旁,翻滚着烤野兔,时不时的撒上些调料,那香气四溢,看的让人忍不住的垂涎齿下。

  而且郑道家中在这铁树山林里,所以用的一直都是铁树,不管是烧火,碗筷,床榻,这里所有物件都是用铁树做出来的。

  虽说铁树只有在冬天树叶落光后才可以砍断,这几年下来,郑道也砍断非常多,且都是自己用,存货还是有很多的。

  断了的铁树它的硬度就跟一般的木头差不多,就是颜色跟一般的木头不同,铁树的树干是乳白色的,不是非常的白,还有些灰。

  用来生火看视浪费,其实是非常的节约,只要一小块就可以燃烧很久温度高,烧完之后只留下灰不会变成木炭。它燃烧的气味也非常的舒服。

  很多的武器店都是用铁树燃烧打造武器,被打造出来的武器几乎都是上品。

  郑道看着烤野兔口水差点流出来,“哇,烤野兔。娘做的烤肉就是香。”

  上官燕笑骂了一句“嘴贫。”

  “道儿。”

  “嗯?”就在郑道大口的咬着兔肉抬起头看向上官燕。

  上官燕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道儿,这几年跟着娘在此山林中委屈你了。”

  听到这话郑道莫名的升起不祥的事情,也不敢多问,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怕上官燕伤心之类的。想了一下说道:“娘,为什么这么说呢,孩儿一点都不委屈,身在此山林中,好玩的地方非常的多,比如说做陷阱,打猎。这些都是孩儿非常喜欢的。能在这里长大孩儿觉得很开心的。”

  看着郑道的回答,上官燕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看着的飘着的白雪,又好像做着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回过头看着郑道说:“道儿,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坚强,如果娘那天不在了,你也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怎么会不在呢?娘,不要说这样的话,孩儿还要照顾你呢!孩儿要永远陪伴这娘。”郑道听着娘的话觉得真的要发生什么是的,但也不敢确定,不等娘把话说完就把话接了过来。

  听到郑道的话上官燕眼框开始发酸,她不想让自己儿子看到流泪,便回过头看着窗外,“别说傻话,娘不能永远陪着你,娘还想抱孙子,你若一直才此山林中娘什么时候才能抱的到孙子。”

  郑道听这话有些回答不上来:“不会的,孩儿要永远陪着娘的。”

  上官燕眨了几下眼睛,让酸涩的眼睛缓和些,然后说:“好了,不说这些,等下吃完记得看书去,娘以后能不能住上大房子当个富老太,就看你了,等明年娘带你进京赶考去。”说完起身走出了房门。

  看这娘的背影,郑道心情难以平静,摇了摇头什么都不去想,继续吃烤野兔。

  吃完烤肉,收拾了一下这里,也便回自己的房间。这些天郑道总是觉得娘亲很奇怪,还老是说一些奇怪的话。

  不是郑道不知道上官燕的意思,只是他不敢往一些方面去想,只有装傻充愣,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怕娘想不开之类的。

  这些年,上官燕也教郑道读书写字,冬季的时候就让郑道去砍铁树,到了其他的季节,也会给郑道进行不同的锻炼。

  这才能让郑道的体格壮健,别看郑道只有十五岁,而且还挺瘦弱的,其实把衣服脱掉身上的肌肉不是同龄人可比的。

  郑道翻阅这房间里的书籍,这些书郑道基本都看过,但是他还是会反复的在看几遍,而书籍当中也有一些写到关于现今世间的不同变化,还有修仙门派的介绍。

  次日,郑道醒来后,总是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就是不知道那里不对,走到客房的时候,中间的那堆火还在烧着,旁边桌子上留着还在冒烟的早餐。

  看到这样的画面郑道都会一整幸福,这些年娘亲总是起的很早,然后给郑道备着早饭。这些都是郑道平日里见到的最正常的事情了。

  可是今天不同,郑道感觉整个房间都很安静,安静的有些奇怪,然后心里生出不祥的预感,走到那饭桌前,郑道看见一张纸条,而且纸条上写的那些字让郑道看了心忽然就凉掉了一半。

  这些天一直不敢去想的事情难道要发生了吗?

  抓起桌上的纸条满屋子找娘,从里间到外间再到庭院,郑道都快把房子掀过来了,却都没有看到娘。

  找了许久,忽然的一屁股做在了地上,浑身发软,仿佛他的世界被人般空了一般,靠着墙壁没有了一点力气,这种感觉让郑道很是难受。

  那种朝夕相处的亲人,忽然有一天,看不见了,找不到了。有一种仿佛被抛弃的样子,心里的那些酸涩,或许也只有当人经历过了,才会体会那种痛苦。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受,驱赶不了,也带不走,也许只有时间才能让人接受。

  翻开手上的信件“道儿,不要怪娘狠心,这些年如果不是你的话,娘怎么不知道怎么生活,看着你一天天的长大,娘很开心,你也不小了,不应该再让娘陪着你,熟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应该好好的去外面闯荡一番才是,这些年,娘总是严格的要求你,不要怪娘,娘都是为了你好,娘要去找你爹,不便带着你。你好好的在外面闯荡,他日娘找到你爹自然会去见你,桌上给你留了些银两,你带上,外面的世界到处需要花钱,你好好保管,不要乱花...”

  看完信郑道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忽然站了身往外跑去。

  “娘......”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