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 第二章 遗失的梦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小说简介

《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是作者嗜血残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个半面桃核是由一个桃核从中间核印分离的,每面桃核上分别为1刻着三个小字:“落哲洋”和“落哲成”。父亲将刻着“落哲洋”三个字的半面桃核系到先出生于的婴儿脚腕上,将刻着“落哲成”三个字的半面桃核系到后出生于的婴儿脚腕上。系好后,婴儿父亲胡子拉碴的脸上两个半面桃核是由一个桃核从中间核印分开的,每面桃核上分别刻着三个小字:“落哲洋”和“落哲成”。父亲将刻有“落哲洋”三个字的半面桃核系到先出生的婴儿脚腕上,将刻有“落哲成”三个字的半面桃核系到后出生的婴儿脚腕上。系好后,婴儿父亲胡子拉碴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我这半辈子靠雕刻这门手艺游荡江湖,现在终于有了两个双胞胎儿子,这是上天对我的眷顾,希望我这两个儿子长大成人后一个心地如海洋般宽广,一个则有所成就。”说着,父亲抱起了落哲洋,用慈祥的眼神看着怀中的婴儿。。...

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小说-第二章 遗失的梦境全文阅读

  一道清脆的鸡鸣声划破了小村庄寂静的晨空,拨开轻纱般的薄雾,勤劳的人们穿梭于乡间田野开始劳作。天边那道鱼肚白慢慢地被一层厚厚的乌云所遮掩,刚刚泛白的晨空再次被蒙上一层暗影,乌云下村庄上的两间破旧土坯房内,一位年轻妈妈正微笑地看着身边两个刚出生不久的双胞胎婴儿,婴儿的父亲站在床尾边正用手中的红绳穿过半面光滑的桃核上的小孔,他将两个半面桃核穿好红绳后,分别将两只半面桃核系于双胞胎婴儿的脚腕上。

  两个半面桃核是由一个桃核从中间核印分开的,每面桃核上分别刻着三个小字:“落哲洋”和“落哲成”。父亲将刻有“落哲洋”三个字的半面桃核系到先出生的婴儿脚腕上,将刻有“落哲成”三个字的半面桃核系到后出生的婴儿脚腕上。系好后,婴儿父亲胡子拉碴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我这半辈子靠雕刻这门手艺游荡江湖,现在终于有了两个双胞胎儿子,这是上天对我的眷顾,希望我这两个儿子长大成人后一个心地如海洋般宽广,一个则有所成就。”说着,父亲抱起了落哲洋,用慈祥的眼神看着怀中的婴儿。

  乌云上空,一女子两眼如冰霜般凝视着前方,腾于空中,手中三尺碧蓝色长剑微微地往外扩散着淡淡的蓝光,这位女子就是强大的宇宙卫士琴。一具裹着黑色头布的骨架,用深红色的两支眼球盯着这位女子说道:“宇宙卫士,即使你们再强大,也难以抵挡我们这么多战士的进攻。我们只是想拿到我们想要的。”

  女子冷冷地说道:“枯骨将军,我想你们通过智人的光鉴已经看到你们在那个时空被这‘光物质’所灭,你们居然还想得到这种物质。”

  枯骨将军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只是在那个时空所发生的事情,也正因为我们害怕强大的‘光物质’,我们才想得到。不过,你们强大的宇宙卫士守候在这里难道不是为了得到这种物质?”

  女子:“我们只是执行‘神圣军团’的任务,确保这刚出生婴儿的安全,至于原因和动机,这从来都不是我们宇宙卫士所过问的事情。”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枯骨将军身后数百万的枯骨战士却不敢向前迈出一步,他们畏惧强大的宇宙卫士,那只在枯骨将军身后不断盘旋的骨龙从鼻孔里不断吐出白色雾气,它很不习惯这地球高空上的空气。这时一道黑雾从上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地面上的那两间土坯房。

  女子迅速用手中的剑横划出一道光影,切断了那道黑雾,但黑雾的前半段依然朝那两间土坯房冲去。就在黑雾将要冲击到土坯房时,一道光影将那位父亲怀中的婴儿夺走,接着那道黑雾撞击到房屋,顿时房屋倒塌,浓烟四起,只剩一面单墙孤立在哪里。

  天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雨滴溅起了地上的泥泞,村里的人们纷纷赶回前往救援,当人们扒开坍塌的房屋时,母亲正好被倒塌的房梁砸中头部,已经死亡,人们抱出母亲身边被褥下的婴儿,婴儿也停止了呼吸。孩子的父亲清醒过来后,看到此种场景,不顾脸上流淌的鲜血嚎叫着往一片树林跑去,他已经疯了。

  让村里人们觉得奇怪的是他们翻遍了整个房屋的废墟也没能找到另一个孩子,人们在得不到结果之前总是喜欢乱加猜测,纷纷议论说是因为无法负担这么两个孩子,这家的亲戚连夜将其中一个孩子抱走送往他处抚养。

  雨过天晴,天边却没有彩虹,当天,村里的人们将死去了母子掩埋,只简单地在村庄后面那片稀疏的树林里堆起了一个坟包包,立了快木牌。

  夜幕降临,一阵阴风吹动着树林里的树木哗哗作响,树林上的雅雀被这吹动着的树枝惊醒发出破碎的叫声,一个黑色的身影立于这座坟头前,昏昏的月光斜射在他戴着的金属面具上,微微地泛着白光。

  琴抱着怀中的落哲洋来到一座大城市,她来到一户人家门外,准备将落哲洋置于这户人家的铁门前,就在琴放下怀中的落哲洋时,落哲洋突然睁开了眼睛,不到一天的婴儿就睁眼睛这实属罕见,落哲洋水汪汪的两眼直直地看着琴,发出“咿呀”的婴儿叫声,琴看着落哲洋将他放下,转身消失。

  没多久,这扇铁门从里面打开,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妇女胳膊夹着本书准备出门,她惊讶地发现家门口有个裹着布的婴儿,于是赶紧将婴儿抱回房间。这位中年妇女抱着婴儿跑到餐桌边跟一位嘴里嚼着馒头的中年男人兴奋地说道:“快看,在我们家门前发现了这个孩子。”

  男人慌忙将手中的半个馒头放到桌子上,站起来看着妇女怀中抱着的孩子说道:“这会是谁家的孩子呢?”

  妇女:“我想是弃婴,刚好我们没有孩子,就把这个弃婴收养了吧?”

  男人点了点头,虽然表面很平静,但还是难掩他内心的喜悦,男人将婴儿脚腕上系着的桃核取下,看到上面刻着小小的三个字,“落哲洋,这一定就是这孩子的名字,名字还不错,刚好我们也姓落,那就叫这个名字好了。”

  冬日午后的阳光懒洋洋地照在枯黄的大地上,静静地激不起半点涟漪,一只麻雀停在一支光秃的枯树枝上,眼睛一睁一闭的打着盹,仿佛被这温暖的阳光融化了一样。一阵微风拂过,带走了枯树枝上最后一片黄叶,落哲洋靠着窗户边坚强的对抗着这温柔阳光的魅力,趴在课桌上,强打起精神。

  “生物科学是一名美妙的学科,当你在不断发现.....”台上的教授用抑扬顿挫的语言生动讲道。

  落哲洋头一点一点的,斜洒的阳光照在他长长的微微闭着的长睫毛上,仿佛披上了一层薄雾,白皙的脸颊上的细毛,在阳光照射下泛着丝丝的银光。落哲洋终于拜倒在这惬意阳光下,趴在桌子上进入了梦境。

  梦境

  落哲洋在一个静止的空间里飘荡着,这里的所有物体都是静止的。他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到这里,也不知道是谁把他带到这里。

  踩在柔软的沙地上,空气中静止着淡淡的灰尘。有个大的时钟侧倒在一边的公路旁,像是从高空中坠落到地面,有一部分已经埋在土里了,时钟上铺满了厚厚的灰尘。落哲洋凑近时钟,时钟的玻璃面已经严重破损。他模糊看到时钟的指针指向22点22分的位子,他用手拨了下指针,因为每次来到这里看到的都是22:22分,他想把时钟的指针换个4点钟的位子,但指针没有动。落哲洋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做梦,而且不止一次做这样的梦,每次都是同一个场景,所以他在梦里习惯了这个梦境。

  但这梦境里是如此的真实,落哲洋看了看时钟上显示的日期:5222年2月22日。落哲洋离开了时钟,他知道下一个点自己将不由自主的去哪里,因为每次在这样的梦境了,他的行动都是重复着这么几件事,就像机械化的运作一样。

  落哲洋到了一个很大的院落当中,院子中一个很大游泳池边的喷泉喷出一根静止的水柱,就像凝固的冰块一样,喷泉边上摆放了一张堆满书籍的桌子,落哲洋看到桌子上有一本打开了一半的杂志。借着院落里明亮路灯的光,可以清楚的看到杂志上的内容:联合军团再次发动军事袭击,反抗邪恶之君的统治,尤其反对统治者无限期任职及宇宙重组计划。在邪恶之君政府统治下的星球,残酷,没有民主可言.................。

  落哲洋每次来到这里都必须看到这条消息,还有什么其他星球之类的,真是不可思议。更让他不明白的是都5222年了还用有形书籍来记载文字,“这也太原始了,但也许是某些人的癖好就喜欢这样有形的书籍”落哲洋想着。

  落哲洋看完了这条消息后走进了一个大的卧室,卧室里一个跟落哲洋长相一样的人站在房间中间,眼睛睁开,眉头紧锁。落哲洋看了看这个长相跟自己相像看起来略微比自己成熟的男人,想必一定有什么烦心事困扰着他。窗外透进来淡淡的光微微地照亮了昏暗的房间,一些没有被照到的角落显的特别黑暗。当然落哲洋最感兴趣的还是睡在床上的这个女人。落哲洋来到这个女人跟前,看着被幽幽的光线照射到一边的面孔,感觉这个女人比自己大学里暗恋的校花还要漂亮那么一点点。这个女人侧身睡着了,他想掀开盖住女人的被子,这种想法比他刚刚想拨动那个时钟的指针还要强烈。但这次一样是失败的,怎么拉被子也拉不动。这时,一道火球从往外射进来,这里的世界突然的消失了。

  落哲洋被这突如其来的火球砸醒了,原来是讲台上的老师向自己丢了块粉笔。落哲洋睁开了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老师站在讲台上对着落哲洋大声的骂道:“我说道什么时候了,马上要高考了,还不好好学习”。

  窗外突然一道闪亮的白光,是爆炸,落哲洋心里想着是不是要打仗了,这时教室里走进几名身穿军装,手持冲锋枪的士兵,他们威武扫视这教室的每一个角落。这时台上的老师对这几名士兵说道:“就是那个人,坐在窗户边上的”,说着指向落哲洋。几名士兵走到落哲洋跟前将他架着往外走,落哲洋拼命的呼喊着:“我不要当兵,我不要打仗”。

  落哲洋被带到一个大型的废弃厂库后被绑在一处铁架子上,一个胖胖的大汉手持电钻对着落哲洋的头部。

  落哲洋惊恐的看着这个大汉,大声说道:“我是来打仗的,不要啊...”,落哲洋一边害怕的叫着,一边挥舞着双手,

  大汉狰狞的面孔靠的越来越近......

  “不要啊”,落哲洋挥舞着手一通乱喊乱叫的从梦中醒来,原来是场梦,落哲洋评定了心情。周围的同学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落哲洋,然后哄堂大笑起来。台上的教授也嫣然一笑,然后继续讲他的课。

  落哲洋慢慢地做到位置上,扭头看到一位美丽女生正冲着他灿烂的笑,落哲洋心里美滋滋的,这位漂亮的女生正式落哲洋的女朋友杜月。

  生物老教授讲到了关于狗的视觉方面的知识,天生聪慧的落哲洋总是会有很多问题,这次他也没有放弃他问问题的习惯。坐在前排的落哲洋举起手问道:“教授,我想知道我们是怎么发现狗是黑白色盲的?”,教授扶了扶将要掉到嘴上的眼镜用眼睛的余光看着落哲洋说道:“通过大量的实验研究得出的结论,在狗的眼睛里只看到黑色和白色”。落哲洋:“那么,请恕我冒昧,尊敬的教授。请问这结论是狗得出来的还是人得出来的,狗的眼睛里看到的世界也是用人的大脑去分析的,说不定在狗是世界里,是多么的五彩缤纷”。整个大教室里的学生再次哄堂大笑,教授很无颜面生气的夺门而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