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 第五章 死亡训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小说简介

《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是作者嗜血残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因我们而斑斓,阳光因我们而更为光辉灿烂。  我们前行在很宽敞的大路上。  我们为爱而战斗,我们是人民的钢铁护盾。  举起共和国旗子,昂首阔步,迎着黎明之后的曙光。  前行,前行,取得胜利就在前方。  这首歌词是英文翻译回来的,作品改编成本国语言。落哲洋落哲洋脑子里重复着这首歌歌词:。...

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小说-第五章 死亡训练全文阅读

  落哲洋睁着眼,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空气,屋子里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落哲洋知道寝室里面的30个人谁都没有睡着,窗外强烈的风吹动着陈旧的窗户“匡唐”作响。落哲洋回想着今天下午站在广场上学的那首《联众**********之歌》,明天必须得会唱,要不然就地正法。

  落哲洋脑子里重复着这首歌歌词:

  我们是神圣的**********,我们为光荣而生。

  不畏死亡,上阵杀敌,只为那至高无上的荣誉。

  天空因我们而斑斓,阳光因我们而更加光辉灿烂。

  我们前进在宽敞的大路上。

  我们为爱而战斗,我们是人民的钢铁护盾。

  高举共和国旗子,昂首阔步,迎着黎明的曙光。

  前进,前进,胜利就在前方。

  这首歌词是英文翻译过来的,改编成本国语言。落哲洋在脑子里不停地重复着这么两段歌词,确定记忆的滚瓜烂熟后落哲洋开始思考着这么几天发生的事情。这一切来得可谓之突然,让落哲洋措手不及,短短的几天自己从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竟然成了共和国一名士兵;短短的几天自己经历了从生到死,从死再到生的一个轮回过程。落哲洋回忆着以前美好的生活,心中很是思念自己的亲人,不知道父母会不会因为他的突然消失而伤心欲绝,想到他们接到自己被宣判死刑的消息而绝望的样子,落哲洋不敢想象这些,他的内心如针扎一样难受,不禁的暗自流下了眼泪。就这样,落哲洋满怀着思念、惆怅和伤心的复杂心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进入了梦境。

  一阵急促的号角声惊醒了朦胧状态下的落哲洋,落哲洋揉着干涉的眼睛,听到教官大声的吓道:“快些,一分钟在门前集合”。落哲洋赶紧起身慌忙穿着衣服,整个寝室“呯叮乓啷”的乱作一团,落哲洋在慌乱中忘记系腰带就直接跑出去了。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教官站在队列前一声:“向右转”,第一天的军训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落哲洋迎着黎明微微的寒风沿着跑道跟着大部队的步伐节奏缓慢地跑着,一只没有穿袜子的脚感觉很不自在,而且还不得不一只手提着裤子跑步。早操过后,落哲洋满头大汉地回到寝室,将裤腰带系上,这才发现自己上衣的扣子扣得是错乱有致,而且衣服还是反着穿上的,落哲洋心里想到当时自己是怎么反着扣上扣子的。

  魔鬼式训练

  “昂首挺胸,两眼平视,收腹、下颚微收。对,就是这样”教官边说边指导着,“两腿站直,不得留缝隙,屁股用力夹紧。屁股夹紧你没听到吗?”“砰”的一声,教官将队列里的一位新兵踹出了队列,这位新兵直接扑倒在地上,他就这样趴在地上哇哇的嚎哭起来。教官走到这位新兵跟前大声呵斥道:“你还有脸哭,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落哲洋用眼睛余光瞟到这位教官凶狠的一幕,那位新兵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看起来年龄比自己还小。教官不停的用穿着战靴的脚猛踢躺在地上的这位小新兵,小新兵蜷成一团不停的哭喊着。教官打够了,抬起头看到一些新兵正看着自己,教官黝黑的脸上扭曲着可怕的凶相,冲向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新士兵,上去对着脸上就是一重重的摆拳。落哲洋赶紧将斜视的眼球摆正。

  寒风中,这个小士新悲伤的哭泣声萦绕着训练场上每个新到来士兵的耳旁,洛泽中尉看到这小士兵悲伤的样子,心生怜悯,走到这位小士兵跟前伸出揣在大衣口袋里的手准备扶起这位小新兵,这时一声清脆的枪声响切整个训练场,来回环绕回荡着。小新兵停止了呜咽,身下的鲜血不断向外浸散。

  洛泽中尉呆呆地站在死去小士兵跟前,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手持95式步枪的霍亦中校,无赖的说道:“他还只是个孩子,他是个人啊!”

  霍亦收起枪,冷漠地说道:“现在已经不是了。”然后转身走到训练场前面的台子上,向站在寒风中满脸被风吹的通红的新兵说道:“在这里,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给我好好训练,要么赶紧去死。或许你们还不知道你们将要面对什么样的战争,但正真的战场是没有机会让你流泪的。利用有限的时间为你们自己争取更大的生存几率吧。”

  第一天,这个30人的班小组就已经失去了一名新战友,落哲洋坐在床边,思想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昏暗的日光灯拉长了他的影子,就像这秋冬时节里的一只秋虫,苟活于阴暗的缝隙间。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落哲洋上铺的一位中年大叔挨着落哲洋身边坐下,小声的说道。

  落哲洋低沉的说道:“就是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居然判我谋杀,你呢?”

  中年大叔:“因为一次赌博,说我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就这样被判了死刑。”

  落哲洋:“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不知道这里准备打什么仗。”

  中年大叔:“抓壮丁,他们就是让我们到战场上当活靶子。”

  落哲洋:“不会是把我们拿去做生化试验吧?”

  中年大叔往前看了看坐在门前办公桌边的教官,窃声细语的说道:“我看不像,但听说是跟外星人打仗。”

  落哲洋:“这消息不可靠吧,共和国那么多军队,怎么也轮不上我们。”

  中年大叔悲伤的说道:“谁知道呢?希望还能回去见到我上高中的女儿。”

  落哲洋感叹的说道:“但愿如此吧。”

  坐在办公桌前的杜浩教官转身,面相寝室中的人员说道:“我再次重申一遍,你们说话可以,但不能自己称呼对方的名字,你们只有编号。”说完看看左手腕上的手表,然后站起来将挂在脖子上的口哨放到嘴里,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全体在床铺边的过道上集合,前后保持两米距离。”寝室的29名新兵慌忙站在过道上,教官接着用洪亮的声音说道:“俯卧撑预备,20个一组,先来5组。”

  落哲洋强撑着酸痛的胳膊咬着牙,哪怕是趴在地上撑不起来也只能默默地忍受。军训的第一天,落哲洋在恐慌、劳累和痛苦的折磨中度过了。

  第二天,又是一个噩梦。训练场上的新兵整齐地站着军姿,落哲洋两只紧紧贴在裤缝上的手已经冻得没有任何知觉,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位头发发白的年长者突然倒地,抽搐着,教官走到这位年长者跟前对着头就是一橡胶警棍,这位年长者嘴唇发紫,颤抖着说道:“我有心脏病,救救我....”,年长者伸出一只颤抖的手,想要拉住教官的裤腿,两眼圆睁着,满含恐惧和祈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空气。教官往后撤了两步避开了年长者颤抖的手,面无表情地看着痛苦挣扎中的年长者,直到这位年长者慢慢的不在动弹。

  第二天的训练,这29个人组成的班小组又少了个人。

  第三天训练的是操枪,一位新兵因天冷,冻僵的手没有握紧枪,导致枪滑落到地上,教官用手中装有实弹的枪对着此人就是一枪。落哲洋吓得手一哆嗦,手中的枪“匡唐”一声掉落在地上。落哲洋赶紧弯腰拾起掉落的抢支,手刚碰到枪柄,教官一个重重的枪托打在了落哲洋的头上,落哲洋被打翻在地,顿时感觉整个头部剧烈地闷痛,眼睛里只冒星星。落哲洋顾不得所遭受的疼痛,赶紧起身,拾起枪支,教官凶狠地看了落哲洋一眼,虽然是寒冷的冬天,落哲洋吓得已经满身是汗了。

  落哲洋在这样魔鬼式训练中坚持了一个月,每天痛苦地重复着这样的生活,连思考问题的时间都没有,在这个死亡训练场上,到处充满了恐惧、尖叫和绝望。原本30人的班小组,因为训练中被惩罚致死的、累死的、逃跑被击毙的,现在剩下已经不到20人了。一个月的时间,对于这里的新兵来说,是噩梦、是无法忍受的煎熬,好在这样的日子到头了,原本计划训练三个月的时间,因情况突变,现已经结束。明天,这些新来的士兵将要奔赴战场,迎接他们的将会是新的死亡。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