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娲 《战娲》第二章 管管闲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战娲小说简介

《战娲》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王财主,凤舞涯,陆大,马半仙,凤鸣山,江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王财主马半仙小说名字叫作《战娲》,提供更多王财主马半仙小说全文深度阅读,王财主马半仙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战娲小说王财主马半仙摘选:王财主去三姨太房里睡,待到后半夜里,王财主出来小解。迷迷糊糊间,就听得墙角已发出咔嚓咔嚓的声…...

战娲小说-《战娲》第二章 管管闲事全文阅读

王财主马半仙小说名字叫做《战娲》,这里提供王财主马半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娲小说精选:就在一个月之前,三姨太也开始闹了。有一次王财主去三姨太房里睡,待到后半夜,王财主起来解手。迷迷糊糊间,就听得墙角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王财主一看屋子里黑乎乎,以为又是儿子在那挠墙呢。掌上了灯,拿近前一照,只见是三姨太,在那拿个铜头烛台,用铜扦子在哪里挖土,旁边放了好些土。王财主正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三姨太听到了动静,猛然回头。王财主惊讶的‘啊。’一声,接着就人事不省了。第二天,王财主醒来的时候,只见三姨太在旁边侍候着。…

就在一个月之前,三姨太也开始闹了。有一次王财主去三姨太房里睡,待到后半夜,王财主起来解手。迷迷糊糊间,就听得墙角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王财主一看屋子里黑乎乎,以为又是儿子在那挠墙呢。

掌上了灯,拿近前一照,只见是三姨太,在那拿个铜头烛台,用铜扦子在哪里挖土,旁边放了好些土。王财主正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三姨太听到了动静,猛然回头。

王财主惊讶的‘啊。’一声,接着就人事不省了。

第二天,王财主醒来的时候,只见三姨太在旁边侍候着。王财主连滚带爬跑出去,离开了三姨太的房间。后来管家问王财主那晚看到什么了,王财主才惊恐的叙述。

原来,王财主下地,掌灯,然后三姨太回头。王财主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小三姨太那温柔可人的样子,看到的确是一张,绿色的,皱皱巴巴,上边爬满血糊糊,会蠕动的蛆虫的面孔。王财主看到,三姨太正长大了嘴巴,在跟自己说话,可是没有发出声音。王财主看到,三姨太的眼睛已经全是黑色,看不到白眼珠。王财主一直是本分做买卖,啥时候见过这阵势啊,再加上胆子小,一下就昏过去了。可是醒来的时候,却看到三姨太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正一脸关切给自己擦汗呢。王财主联想到昨夜,历历在目的场景,不敢多待,马上跑路。

管家听完,深思了一会,给王财主出主意,为何不请先生来驱鬼。三夫人定是被邪魔附体,咱们凡人哪里是对手,只有请本事通天的先生来捉鬼才行。

正所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王财主一看小妾现在这个样子,顿时心疼起来。于是去城隍庙请了几个先生来捉鬼。

虽然城隍庙的徐半仙跑路了,但是偌大个平遥不乏人才,很快,管家就请到了马半仙。马半仙据说是龙虎宗俗家弟子,跟掌教张嗣成一起学艺的。管家一听立马奉上纹银十两,差人抬轿给接到王财主府中。

马半仙先是拿出罗盘相相风水,在拿出铜钱猛摇了几卦。看得显示的是水雷屯,坎上震下之卦。马半仙翻出书来,猛猛翻阅一阵,立时大惊。只见书中解释:“屯者难也,万事欲进而不得进。”

虽然马半仙水平是半吊子,但是这一手周易六十四卦摇得甚是精准,往往都是趋吉避凶,浪迹江湖这么些年,也都是靠卜卦,才平稳生存到了今天。马半仙一看,此卦甚是凶险那,卦象表示,此事情不可为,那还有啥说的,看看人,随便念几句咒语,摆摆样子,赶紧跑路。

于是乎,马半仙强做镇定。跟随管家来到了三姨太房中。一进来,马半仙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三姨太小脸煞白煞白,眼珠已经是黑多白少,神智也是不甚清醒。马半仙毕竟江湖经验丰富,马上让管家找几个强壮的家丁,把三姨太捆绑在结实的凳子上,王财主心疼小妾,但是神仙做法,他也不好开口。

这时只见旁边床铺上的三公子,也不玩了,抬起头,幽幽的眼神盯着马半仙,嘴角闪过嗜血的笑容。

马半仙装模作样,掏出了一堆黄色的符纸。在桌子上供奉上了三清雕像,拿出桃木剑,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念些什么咒语,猛然一睁眼睛。大叫一声:“呀呔,何方妖孽,胆敢抢夺凡人身体,让贫道来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妖孽,看你还敢为祸人间。”

马半仙这几句话说得大义凛然,铮铮铁骨。可是三姨太此时却完全变了模样,好像野兽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一样,立马和刚才不一样了。

三姨太本来苍白的脸上马上显露出狰狞的表情,原本温柔的面孔,由于愤怒被撕扯得扭曲,张大了嘴,露出牙,发出‘嘎,嘎’的声音。眼睛彻底变成了黑色,好像是两粒黑亮亮的珍珠,单薄的身躯,正在拼命的挣扎,企图挣脱捆绑的绳子。

马半仙吓了一跳,怕惹祸上身,立马就像收拾行头就开溜。正在这时,突然感觉身后凉风习习,吹得后背直起鸡皮疙瘩。回头一看,吓了够呛,只见三公子骑在管家的脖子上,冲着自己邪邪的笑,漏出一排小白牙,冲着自己吹气呢。

马半仙刚想叫王财主,突然发现,王财主已经呼呼大睡起来,屋子里边的家丁丫鬟也都是一副猪的模样,呼呼大睡。而三公子身下的管家则是面容呆滞,眼珠全黑,显然是着了道。

马半仙看出点端倪,颤抖的问道:“莫非是你兴风作浪。”

三公子邪恶的一笑:“是我又怎样。”

马半仙一愣:“为何不放过你父母。”

“凡人如何能当做父母,本小爷就是喜欢折腾他们又怎样。你个臭道士要趟这趟浑水么。”

马半仙想起来卦象,大声叹气:“贫道不是你的对手,但求你放我安全离开。从此我离开此地,在也不回来。”毕竟,赚到钱有命花才行。现在马半仙明显都不知道对面的路数,一个才不到三岁的小孩,就有如此道行,明显是先天的,哪里是自己能够降伏的。自己这三脚猫功夫自己清楚,能活着离开才是王道。为了几十两银子搭上小命太不值得。话说江湖大的很,不能在平遥混饭吃,换个地方一样生活。保命要紧。

三公子又一笑,也不言语,命令管家把他放回床上。紧接着,管家又到墙角一个小洞那里挖土。

马半仙知道,对面放过了他,能在城隍庙混的都是人精。哪里还敢久留,一卷法器,跑的比兔子还快。

等马半仙回到城隍庙把自己所见所闻一说,众老道都纷纷表示,王财主家活计不能接。说白了,这些都是混子,学艺不精,但是还要吃饭,无奈连蒙带骗出来讨生活。有的厉害的东西,他们从来都是不敢招惹的。毕竟赚钱有命花才行。

马半仙还算信人,怕那东西找他报复,兑出了摊子,一去不复返,不知道去哪里讨生活了。

等王财主清醒过来,只见管家也在那里挖墙,在一看三姨太,在椅子上口吐白沫,人事不省。王财主把几个下人踹醒。赶忙找郎中,郎中来了给三姨太把脉,说了句:“给夫人准备后事吧。”就扬长而去,一连找了好些个郎中,都说魂已经没有了,就是一个活死人,除了能喘气,剩下没有一点人的特征。

王财主在去请马半仙,一打听,谁也不知道马半仙上哪里去了,走得和徐半仙一样干净。在请别的先生,可是他们都是听了马半仙的话,死活不去。告诉王财主,自己还想留条小命,给多少钱都不去。没办法,王财主琢磨着请请佛爷超度超度,来了几拨,也都没有什么效果。王财主渐渐心灰意冷,只能推着过,听天由命。

过了没有半个月,三姨太一命呜呼。王财主伤心啊,最心疼的小妾就这么走了,王财主也憔悴了,人瞬间也老了几十岁,看起来像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现在就是一天挨着一天过,也不想怎样了。说白了就是心死了。

之前凤舞涯看到的一幕就是王财主在给三姨太送最后一段,这吹打队伍在走半个时辰就到了王财主祖坟。就可以下葬了,用王财主话说:“你先头前走着,我随后陪你去。”

看到如此一幕,凤舞涯不知该如何。显然了,三姨太症状不像是魔界所为,好像跟自己不大沾边,也就是所谓的闲事。能不管就不要管了。

凤舞涯刚想推辞,算账先生自言自语道:“其实,王财主也知道,天下间没有公平的事,虽然他一生没有干过害人的勾当,可是老天爷照样不会放过他。其实,王财主最爱的就是三姨太,跟大姨太是指腹为婚,没有什么感情。跟二姨太是表兄妹,更没有什么感情。只有这个三姨太,为他生了个儿子,也只有这个小的才真心关心他。看得出,王财主也不久人世了。”

听得如此说,凤舞涯不由得一心酸,看到一个俗世财主居然如此重情重义。联想到自己的娘子,不由得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从心里也对王财主产生了一些认同感。一时间,心里暗暗发狠,老子就不信这东西有多邪,老子就来趟趟这浑水,就来管管这闲事。

凤舞涯想到此处整理了一下思维:“老先生,这事我想管管。”

算账先生惊奇道:“这位英雄,你的勇气,老汉敬重你。可是俗话说,没有精钢钻,不揽瓷器活。老汉看你不像是降妖除魔的道长。也不像是超度念经的佛爷。这,这东西邪的很,你最好还是别招惹的好啊。”

凤舞涯一竖剑眉道:“我只有想不想管,没有怕不怕事,我到要会会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能这么猖狂。”

算账先生其实也想看看凤舞涯有什么能耐:“英雄,不过老汉劝你一言,看到不对劲就走,可千万莫逞能,逞能没好果子吃。”

凤舞涯傲然道:“老先生尽管放心,舞涯会小心的。”

算账先生一抱拳:“说了半天还没请教英雄的名姓。老汉也好给你和王财主引荐。”

“哦,呵呵,看我这臭记性,都忘记介绍我自己了。我叫凤舞涯,从蜀山过来的。”凤舞涯不知道应该说自己是哪里人氏,只能随便编了个。因为过了蜀山就到了人界和妖界的逆行通道。故凤舞涯就说是蜀山人氏。

“哦,原来是川中豪杰。英雄稍等,老汉给你通报一下。”别说,算账先生还真是办事人,一溜小跑跑到头前,跟个发福的中年人说了起来。

凤舞涯自然感觉气闷,心道自己也不必着急,先赚些人界的银钱才好。毕竟抬腿就是钱,吃穿住用行都是要钱,赚些零用花销也好。顺便看看,是何方神圣如此厉害。说实话,凤舞涯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自己那功夫在人界中能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虽然在妖界是叱咤风云,顶尖的高。但人界有句话叫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只有谨慎从事才是上策,只有多接触人界事情,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管管闲事,顺便也好衡量自己的实力,也好给自己增强信心。

凤舞涯正在逗儿子时候。算账先生回来了,一脸兴奋地说:“凤先生,我跟王财主说了,王财主说等下葬完毕就回去,让我先带你回去稍事休息一下,咱们不必跟他们去看那些劳神子的下葬。”

凤舞涯无所谓地道:“这样也好,也不知道他们啥时候能忙完,你先带我去城里转转,我也没有来过这平遥古城。正好欣赏一下此地风景。”

于是,凤舞涯在算账先生带领下大概游览了一下这古城的风貌,感受了一下人界的风俗气息。总体来说,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因为女娲大神当年粘土捏土造人,后来伏羲大神又制定人界生活的秩序。神农大神教给人们农耕医药。可以说,后来都被女娲大神借鉴到了妖界,女娲族后裔跟人界的生活习惯和秩序规律相近。所以凤舞涯不感到怎么陌生,只不过适应当地特有的民风民俗就好了。

长话短说,王财主给三姨太办完丧事,痛苦的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申时,按照当地规矩,还要在宽敞的院子里趁着灵棚没有拆,置办流水席,慰劳吹打和下葬的队伍。

王财主心力交瘁,从来没有如此颓废过。王财主不知道儿子是怎么回事,现在想都不敢想,也不知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等流水席支开了,王财主还要到每个桌子敬酒。表示对每个人的感谢,等回到头桌的时候,发现挨着算账先生坐着个生面孔,旁边还坐着个跟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男娃。

王财主苦思冥想,恍然想起来,算账先生跟自己引荐过,说有位英雄,有通天的本事,能帮助自己家降妖除魔。虽然不知道真伪,但是人家来了,自己做主人的不好怀疑人家。虽然王财主不相信,但是敢说这样的话,有这样的胆量,王财主还是很欣赏这样的魄力。

王财主整理一下失落的情绪,一报拳:“敢问先生如何称呼,王某人招待不周,还请英雄见谅。”

凤舞涯正吃菜吃得郁闷,忽然听到主人发话了,终于能施展本领了。也学着王财主的样子一报拳:“叫我凤先生就好,不必客气。”

王财主内疚道:“凤先生听在下一言,此间事情先生不要管了。之前我请过好些道长和佛爷都没有办法,这平遥城大大小小的道观佛寺也都不敢管咱家的事。据说是邪的狠,厉害的狠。我不想先生受无妄的伤害,先生肯给王某人面子,王某人已经感激不尽了,等先生玩够启程时候,王某人自当奉上川资路费,感谢凤先生义举。”

“哼,你把我凤舞涯看成是白吃白喝的人么。”

看着凤舞涯有些生气,饭也不吃了,酒也不喝了,英俊的面庞显露出愤怒的表情。

王财主自知失言:“凤先生息怒,这东西,实在是,实在是太厉害了。王某人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得罪过什么人,今生该着我还账。”说着,竟然自己悲伤起来,猛喝了两口酒。

凤舞涯一看,这王财主叫王善人也当得。心肠很好,不是像别的财主一般油滑和刁钻。不由得对王财主心生好感。缓和了一下情绪道:“刚才在下唐突了,还请主人不要记在心上,等一会宾客散了。我便开始干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绝对不会拖累主人。如果侥幸降妖除魔成功,还望主人给些辛苦钱。”

王财主不由大喜:“这是自然,如果凤先生能解决掉那个东西。自然是我王家恩人,慢说银钱,性命都当给得。”

“哈哈,多了话不说,喝酒,喝酒。”凤舞涯豪气冲天,也感染了旁人,王财主也是心中稍稍宽慰,看到凤舞涯信心十足的样子,也对此事有了些信心。虽然三姨太离开了,但是日子总是要过的,眼下能保住自己儿子的命才是真的。王家怎能无后啊。

流水席真如流水一般。两个时辰过去了,天气也黑了下来,宾客渐渐告辞,热闹的院子也安静下来。听的蝉鸣,让人烦躁的情绪也安静了下来。

算账先生一天也乏累了,把凤舞涯教给王财主照顾,去账房领了多两倍的赏钱,高高兴兴回家了。

凤舞涯被王财主让到了正屋,上好的雨前毛尖奉上。王财主小心翼翼的问凤舞涯什么时候开始降妖除魔。

凤舞涯思考了一下:“今晚子时,在他最厉害的时候。我倒要看看能不能伤的了我,你们都别跟来,一会我把这个屋子安排一下。让邪魔不侵,一会你把家丁丫鬟,太太孩子都叫到这个屋子来,不要乱走,委屈一夜。我尽量速速解决了麻烦,然后才回来,记着,不见我回来,不要离开这个屋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