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娲 《战娲》第五章 重创帝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战娲小说简介

《战娲》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王财主,凤舞涯,陆大,马半仙,凤鸣山,江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彩衣涯青峰山小说名字叫作《战娲》,提供更多彩衣涯青峰山小说大结局,彩衣涯青峰山小说结局是什么。战娲小说彩衣涯青峰山节选:彩衣涯眼里闪出噬血的神情。蔡健还在那里死鸭子嘴硬:“朋友,你可能会不明白我们帝江教,我们大排行圣教第四位…...

战娲小说-《战娲》第五章 重创帝江全文阅读

凤舞涯凤鸣山小说名字叫做《战娲》,这里提供凤舞涯凤鸣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娲小说精选:之间只听得蔡健大呼:“朋友,我要告诉你,你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你惹上了不该惹的麻烦,以后你在人界休想安稳的行走半步。”“哈哈哈,为了你这句话,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让我不得安稳。以前我没怕过,以后更不会怕,哪怕是为了她……”凤舞涯眼里闪出嗜血的神情。蔡健还在那里嘴硬:“朋友,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帝江教,我们排行圣教第四位,我们圣教一呼百应,同气连枝,你要敢……”下半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凤舞涯眼里爆闪出愤怒的光芒,犹如走火入魔般,整个脸色都…

之间只听得蔡健大呼:“朋友,我要告诉你,你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你惹上了不该惹的麻烦,以后你在人界休想安稳的行走半步。”

“哈哈哈,为了你这句话,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让我不得安稳。以前我没怕过,以后更不会怕,哪怕是为了她……”凤舞涯眼里闪出嗜血的神情。

蔡健还在那里嘴硬:“朋友,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帝江教,我们排行圣教第四位,我们圣教一呼百应,同气连枝,你要敢……”

下半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凤舞涯眼里爆闪出愤怒的光芒,犹如走火入魔般,整个脸色都变成了紫黑色。嘴里大喊:“我不敢惹你们,我不敢惹你们,老子就惹了你们能咋样,哼,你们帝江教厉害不是么,我就一个一个把帝江教连根铲除,我看你们能把我怎样。万木生根,**。”随着凤舞涯愤怒的咒语,只见层层的树木慢慢分开,每根拉人的藤蔓,每根如手臂一样粗细的藤蔓凭借肉眼可见的速度撕扯着每个帝江教徒,不到半刻功夫,只听‘刺啦,刺啦’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被树木包围的帝江教徒们发出,如凌迟一般凄惨的叫声,声声不绝于耳,俨然如坠十八层地狱一般。有的教徒嗓子已然喊哑,嘶哑的吼声,撕破了熙攘的醉仙楼,声音传到街道上,街上众人连个敢看热闹的都没有,都被凄惨的叫声吓住,整个醉仙楼如坠地狱,闲杂人等不敢靠近半步。安静,没错,安静重新降临了醉仙楼,诡异弥漫整个醉仙楼,人们好奇,究竟怎样的恐惧能让人发出如此凄惨的叫声。

一会,门开,一个英挺的身影领着一个三四岁大的男娃走出了醉仙楼,好似一切与他无关一样,顺着大道,扬长而去,没有人去理会离去的凤舞涯和凤鸣山。等稍微胆子大些的居民把醉仙楼的情况报告给了巡逻的平遥府衙的千总,千总带领人走进醉仙楼时候,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阎罗地狱也不过如此。一楼的伙计已经是瞳孔放大,嘴角流涎,不停的自言自语道:“鬼啊,鬼啊。”下边裤裆一滩水渍,显然已经被吓傻了。千总带着手下爬上二楼,映入眼帘的是滩滩血水,整个地板已经没有下脚的地方了,眼前好似是森林一般,密不透风,层层叠叠,慢慢的,藤蔓渐渐稀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缩回地板,最后连一点痕迹都不剩。千总见到这眼前的一幕,长大了嘴说不出话来,纵使他曾经戎马生涯,冲锋陷阵过,也对眼前这超越人力的现象无法理解。慢慢的,光透过来,屋子里恢复了亮度,要说之前万木消弭的一幕对众人的心灵产生强烈的冲击的话。那眼前这一幕更是让在场的所有的人手脚不听使唤的颤抖,恐惧的颤抖。眼前全是残缺的尸体,没有丝毫空间,全是由残肢组成的,这条胳膊压着那条大腿,这段肠子流淌在那张脸上……种种种种,直接让众人呕吐,只有千总黄着脸色在控制,强忍着自己呕吐的**,但是,当他看到经常请自己喝酒嫖妓的帝江教西北舵主,蔡健,千总的狐朋狗友,蔡健,那一颗上算完整的头颅瞪大惊悚的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的时候,久经沙场的千总也跟着吐了起来。最后打扫的时候,墙上有一句话:“曾经种种,永世不忘。跨界讨债,天道苍苍。今日帝江,明日残菊。有因有果,血债血偿。”落款是血洗。

嘶……,千总知道,这是寻仇的,今天帝江教当了替死鬼,当了冤大头。千总预感,对方是个恐怖的存在,恐怕,要变天那。

只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那就是狗头军师,看到尸体嘴角还泛着笑容,不知道为啥死时候还能笑出来。

这其中原因恐怕只有凤舞涯知道,当时一声‘万木生根,**。’以后,藤蔓们好似听到了战场统帅的命令一般,此时他们变成了战场上的战士,无条件的,执行命令。每条藤蔓在狭小的空间内,如同训练有素的战士一般,错位,用最大的力道撕扯着手中的俘虏。相当于,整个帝江教在场的教徒,除了狗头军师外都被五马分尸了。凤舞涯留下一个狗头军师,然后利用意念侵入狗头军师的头脑,无其他,只是因为,凤舞涯要了解帝江教在其他地方的配置,分舵隐藏的地点,总坛的地点,一切的一切,当凤舞涯心满意足的了解完之后,用意念告诉狗头军师,我会让你完整的死去。被吓破胆的狗头军师,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有时候,祈祷没有痛苦的死亡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在路上,凤舞涯问凤鸣山:“儿子,刚才你怕么。”

凤鸣山抬起头,呆板地道:“爹爹,孩儿不怕,孩儿知道,你是为了娘亲报仇。等孩儿长大了,也要为娘亲报仇。”

凤舞涯露出欣慰的笑容:“儿子,你要记得。我们和所有魔界的后裔都是解不开的仇恨,答应爹爹,你这辈子也不会放过魔界后裔。”

凤鸣山眼中闪出坚定的神色:“爹爹,孩儿答应你,为了娘亲,我不会心软,孩儿答应你。”

凤舞涯黑瞳望天,长叹道:“小虹,你也听到了,既然走上了这条路,我一定要走到底,纵是得罪天下人,对得起你一个我就此生无憾。”

自此后一个月间,帝江教分布在大蒙的总坛分舵发生着一幕幕惨剧,每个分舵都被屠杀,每个教徒死法都是一样,被五马分尸一般的死法。整个分舵找不到一个完整的人,鲜血肆意流淌,染红整个地面。震惊,只有震惊,如此残忍的手段,纵是自称圣教的魔教徒也个个脊背冒凉风,太残忍了。魔教徒不知道帝江教惹了什么人,不过,对方以雷霆之势,短短一个月之间,连分舵带着总坛都被对方一口气屠杀。丝毫没有抵抗,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一样的手段,每个死者脸上露出如坠地狱般惊恐的面容。让每个魔教徒人人自危,自此魔界教徒好似人间蒸发一般,自此销声匿迹,多半是隐藏了起来。凤舞涯寻找魔教徒,多方打探,多方挑衅,都未果。

给凤舞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是人界间的整个魔界组织都藏匿起来,寻找起来如大海捞针,凤舞涯的报仇计划搁浅了。

这天,凤舞涯带着凤鸣山来到了天府之国蜀中,为啥要奔这边来,凤舞涯不知道,凤舞涯知道,在翻过几座山,在趟过几条河,就到了太古铜门,太古铜门那一边,有通往其他六界的通道。不过此通道都是双向的。

比如仙界通道,由法力高神的执法仙人把守,如果要想到达仙界去,必须道行法力超过仙界之主玉帝的法力,才能穿越所封印的通道。还有一个方法,除非是专门的接引仙官过来接引你,才可以过去,否则,除非用大神通把通道轰开,才可以进入,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而通往佛界的通道是由如来佛祖封印的。

通往鬼界的通道是由地藏王菩萨所封印的。

通往妖界是由女娲大神,伏羲大神,神农大神共同封印的。

通往通往神界是由三清封印的。

通往魔界就比较特殊,当年仙魔大战,魔界输了,虽然仙界也是惨胜,但是众多修仙之人都不喜杀戮,过惯了平和的生活,不想过提心吊胆的日子。无奈,玉帝舍下老脸,求三清帮助一起封印通往魔界的通道,三清也不忍见到更多杀戮,于是,玉帝与三清一起封印了魔界出口。如果蚩尤想带人打过来,必须法力大过玉帝和三清的合力,或者,有异变发生才行。

相对来说,只有人界是个中转站,每一界想要去往另外一界,都需要通过人界才行。所以,人界也是种族,类别最繁杂之地。

神界在人界也有遗留,是一些上古门派,这些门派已经不再尘世中行走,朝代更替,政权变迁可以说跟他们一点关系没有,偶尔有神界后裔行走,也是下山历练的弟子,从来不惹事,也没有人敢惹他们。但是因为飞升神界是不可能的,神界是只出不进的地方,所以,神界后裔基本上都是修炼自家功法,没有统一的功法,也没有交流研究的机会。可以说是各自为政。

而遗留在人界势力最为强大的就是仙界,每个数得上号的修真的门派,在仙界都有庙门。除非你这个门派真是人才凋零了,或者功法太三流了,没人有能力飞升仙界的除外。

其次势力大的就是魔界,像修真者,心境跟不上的,走火入魔的。想提高自己修为不得要领的。性格残暴杀人如麻的。魔界在人界遗留下来功法,可以说,编写魔界功法的人物是个天才,修真之人的修真之路,很难,正所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每个境界都很不好突破。而每个境界的差别也很大,比如能不能修成元婴,那实力间的差距就很大了。

魔界和修真界是宿敌,因为仙界和神界势大。而神界和仙界和佛界是同气连枝,一个鼻子孔出气。所以给门徒灌输的就是邪不能胜正,而当权者,也就是人皇更是跟神,仙,佛一个鼻孔出气。所以导致人们的观念就是修真者都是高尚的,修魔者都是低贱的。修真者都是正义的,修魔者都是邪恶的。造成了魔道积怨越来越深,无法调和。每次修真者和修魔者遭遇,实力相当都是要打斗一番,谁也不服气谁,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有争斗才有进步,在打斗的过程中,修真者和修魔者成为人界势力最大的两个派系。

佛界信徒也不再少数,不过相对于修真者是少之又少。佛讲究修身,修成罗汉不坏金身,才是圆满。而修真者讲究修心,只有领悟道的真谛,才能境界有所突破,否则道行难有突破。当真真看破生死,看破红尘,就到了仙界的顶端了。

鬼界在人界的信徒也有一些,经常有些不愿意转世投胎的鬼,鬼界也是挣一眼闭一眼,只因为人手太少,留恋在人界的鬼基本上功力都不错,而鬼界的鬼差实力却是不济,对很多厉害的鬼根本没有办法捉拿,只能慢慢的任其发展,就造成了如今的局面。好些厉鬼,都是修真之人来降伏,尤其是茅山派,降妖除魔捉鬼地第一把好手。

最后轮到妖界,妖界在人界后裔也不少,比如山精海怪,任何东西修炼成型结成妖丹。渡过三次天劫就可以飞升妖界,到了妖界也没有天劫了,在人界传言的四大仙,就是最容易修成妖丹的妖。四大仙所指的是:“狐狸被称为狐仙,黄鼠狼被称为黄仙,刺猬被称为白仙,蛇被称为柳仙或者常仙。”基本上,人界最出名的修妖者,多半是这四大仙,因为他们比较聪明,身体结构也容易结成妖丹。

所以说,修妖主要是修炼妖丹,只有女娲后裔例外,虽然女娲族也在妖界,但是,由于是女娲大神的后人,虽然原生态形态是,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是蛇尾。但是修炼的功法却独创一门,不是修炼妖丹提升自己的个体实力,而是根据体质,挑选进入女娲神迹的三大部队。第一大部队,相当于人界的战士部队,主要是强悍的身体,敏捷的身手,暴力的攻击,执法三式是他们的招牌。他们被命名为律法女娲部队。修习御兽决,天生就是驱赶动物类的高手。

第二大部队是体质较柔弱,被称为灵符女娲部队,相当于人界的法师部队,虽然没有相对于强悍的身体,但是天生感悟自然的力量要强大很多,适合修习法术。女娲大神遗留下天书三卷,分别是天书火卷,天书水卷,天书风卷。再有灵符女娲是修行植物类法术的高手,之前凤舞涯使用的‘万木生根’就是植物类法术的一种。

第三大部队是辅助类,相当于人界中的大夫,被称为净瓶女娲部队。当前两大部队遭受打击的时候,就是净瓶女娲部队发挥实力的时候,净瓶女娲部队能为前两大部队疗伤,加状态,加精神力。更厉害的就是,净瓶女娲部队也是放毒的高手,正所谓,是药三分毒,他们对整个妖界毒物的了解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传说,净瓶女娲的先人曾经服侍过神农大神,所以说精于治疗和放毒也不足为奇了。如果妖界哪个门派哪个妖受伤了,他们就会请求净瓶女娲部队治疗。所以说净瓶女娲部队的地位是超然的,受到整个妖界的尊敬。换个角度说,女娲神迹能够统治妖界与净瓶女娲部队的强大分不开,试想,谁想跟打不死的部队为敌。

凤舞涯和凤鸣山来到了蜀中,虽然离妖界要远很多。但是心理上的差距拉近了,凤舞涯孤单的思念:“不知道四弟跟大长老学本事学的怎样了,以后女娲神迹的镇守就需要四弟辅助大哥来完成。不知道三弟的律法部队是不是比以前更加强悍,新一代的律法执行者们是不是都熟练的掌握了‘执法三式。’不知道大哥现在把妖界管理的怎样了,大哥一直都是老成持重,有他管理妖界,凤舞涯也放心了。渐渐,凤舞涯想到了儿子凤鸣山,凤鸣山三岁孩子的年龄,却丝毫没有三岁孩子应该有的欢乐,凤舞涯自打媳妇被害后,从来没有见到凤鸣山笑过,凤舞涯最愧疚的事情就是,没有能力给凤鸣山一个美好的童年,一个像其他孩子般灿烂的童年。有欢笑,有泪水,有玩伴,有玩具,有淘气,有挨揍的童年。凤舞涯纵使拥有了高人一筹的本事,拥有了超然的妖界的地位,拥有了纯正的女娲的血统,却不能给儿子一个简单的童年。凤鸣山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呆滞的表情,凤舞涯面对儿子多一天,就多一分愧疚。但是报仇的大计压的凤舞涯喘不过气来,唯有听天由命,走一步算一步,别的事情,管不了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