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娲 《战娲》第七章 四灵剑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战娲小说简介

《战娲》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王财主,凤舞涯,陆大,马半仙,凤鸣山,江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李道强朱雀小说名字叫作《战娲》,提供更多李道强朱雀小说目录,李道强朱雀小说全集目录。战娲小说李道强朱雀节选:李道强,一个惨字怎么二字来,因为准备好不充分地,在再加刚就有些冒进,第几道神雷就把李道强劈的够戗,一下把护体剑…...

战娲小说-《战娲》第七章 四灵剑阵全文阅读

李道强朱雀小说名字叫做《战娲》,这里提供李道强朱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娲小说精选:凤舞涯眯缝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起伏。转头在看李道强,一个惨字怎么形容,由于准备不充分,在加上刚开始有些轻敌,第一道天雷就把李道强劈的够呛,一下把护体剑气给劈散,第二下就把李道强的一头乌黑的长发给燎没了,身上的衣服给燎没了,眉毛也给燎没了,连个裤头也没给李道强剩,关键部位光溜溜,如同棒槌一般晃悠。可以说,站在众人面前的李道强,比褪了毛的白条猪还干净一百倍。凤舞涯倒无所谓,对面蜀山三人脸色可就不好看了,一阵青一阵…

凤舞涯眯缝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起伏。转头在看李道强,一个惨字怎么形容,由于准备不充分,在加上刚开始有些轻敌,第一道天雷就把李道强劈的够呛,一下把护体剑气给劈散,第二下就把李道强的一头乌黑的长发给燎没了,身上的衣服给燎没了,眉毛也给燎没了,连个裤头也没给李道强剩,关键部位光溜溜,如同棒槌一般晃悠。可以说,站在众人面前的李道强,比褪了毛的白条猪还干净一百倍。凤舞涯倒无所谓,对面蜀山三人脸色可就不好看了,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个个表情别提有多精彩。凤舞涯旁边的矬子乞丐可不管那个,‘扑哧,哈哈哈哈,白条猪,哈哈哈哈。’笑的前仰后合,好像捡到十两银子那么高兴。

李道强刚想骂凤舞涯不讲江湖道义,卑鄙无耻。却发现对面的矬子师叔笑的那样***,在看看身后的三位师兄的精彩表情,在感觉身前身后嗖嗖的冷风,李道强自刎的心都有了,虽然刚才一阵是顶了下来,而且算是赢了,可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连个裤头都烧没了,好在自己身体已经非常强横了,否则真是晚节不保。

兰道元赶紧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套衣服,李道强窘着老脸,赶紧换上。旁边的矬子乞丐就在那笑,凤舞涯还是没有表情一般在那矗立。其实,凤舞涯也是暗暗心惊。以凤舞涯摧毁的帝江教实力来看,整个帝江教除了教主圣女教母以外,没有人能抵挡住凤舞涯天雷引的攻击,可是这蜀山剑派的一个弟子却能破了自己的天雷引,虽然有些狼狈,但是那也是轻敌所造成的,如果认真对敌,不至于发生刚才的一幕。凤舞涯不由得对蜀山剑派刮目相看,凤舞涯心道,今天事情,恐怕不能善了,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凤舞涯冲对面懒懒的说道:“蜀山弟子,还要接着打么。”

李道强正找不到出气筒发泄,刚才又无意中损伤了先天剑气,恐怕十二个时辰以后,就得在床上躺着了。李道强一肚子邪火,蜀山剑派何曾吃过如此爆亏,传扬出去,以后蜀山如何统领修真界,以后怎么在修真界行走。有此想法的不止李道强一人,兰道元作为本代剑道七子的老二,是公认处事最稳妥的,比掌门师兄苗道一还要稳妥些。李道强刚想再找凤舞涯决一胜负,再来打过。兰道元冲李道强使个眼色,李道强愤恨的闪入兰道元的身后,兰道元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虽然比哭还难看。兰道元一稽首道:“凤先生好本事,本来我辈修真弟子,不应该如此计较得失,但是掌门令牌事关重大,我等如果白白放走了凤先生,他日我等回到蜀山实在无颜面对掌门师兄,所以,掌门令牌我等是势在必得。但是凤先生实力之高,是我等仅见,不知凤先生介意不介意我等摆个小小的剑阵,在与凤先生一起切磋切磋。

凤舞涯哈哈一笑:“兰道长何必说得如此隐晦,如果想一起上就明说,摆剑阵也无妨,毕竟那是你们的事情,我跟你说我没拿你们掌门令牌,你们不信也罢,但是欺负我凤舞涯却是不行,我想贵门派在修真界恐怕也有些地位,我如此走了,对贵门派也影响很大,不用绕弯子了,你们一起上吧,我接招就是。打败我自当听凭你们发落。”

兰道元老脸通红,心道:“此人是何许人,竟然连我蜀山剑派威名都不知,不像是装糊涂啊,莫非是神界后裔归隐的后人,也不像啊,刚才那一招看不出是神界的招法。不管了,总之不能失败,蜀山剑派的威名不能折在他人的手里。”

兰道元想到此处,对着凤舞涯一报拳:“凤先生,我等得罪了。”说完冲身后三位师弟使了个眼色,四个人两百年的师兄弟,默契自然不用说,立马摆出阵势。兰道元爆喝一声:“列阵,清风明月四灵剑阵。”听到兰道元的命令,三位师弟没有怀疑,立刻列阵,阵势是演练过无数遍的,熟悉的如同自己的手足一般,剑道七子作为蜀山剑派的顶梁柱,也是蜀山剑派权力的最高体现。自打蜀山剑派开山祖师爷建立蜀山剑派以来,潜心钻研,就创出从两个人就能配合使用的阵法,一直到七个人都能使用的‘七星凌云剑阵。’而四人就是使用清风明月四灵剑阵,以剑修的攻击力,在配合阵法的玄妙和增幅,任何人都不敢轻视。以蜀山祖师爷的话来讲,只要一列阵,敌一人足矣,敌万人亦足矣。

兰道元想的就是速战速决,一声列阵以后,兰道元脚踏青龙位,张道城脚踏白虎位,温道明脚踏朱雀位,李道强脚踏玄武位。四人手持长剑,剑指凤舞涯,长啸一声:“得罪了。”

凤舞涯一看四人列阵,马上谨慎起来,凤舞涯有个优点,就是从来不轻敌。凤舞涯一声:“风腾云。”四人眼中的凤舞涯马上变得飘渺不定,四人用四灵的灵气紧紧锁住凤舞涯的身形,无奈,凤舞涯如鬼魅一般,不着边际,显然,凤舞涯使用的风腾云是一种高明的步法。凤舞涯脚下像踩着风火轮一般,忽前忽后,似左在右,一时间,四灵阵周围都是凤舞涯敏捷的身影,四人根本无法锁定凤舞涯。

兰道元看着棘手的敌人,心念一转,为何我要单体攻击,我群体攻击,只要你挨上一下就休想活命。想到此处,兰道元一声爆喝:“四灵之青龙出关。”随着一声指令,四人立马脚踏出青龙出关的位置,调集剑气,兰道元是洁白的剑气,张道城是明黄的剑气,温道明是淡青的剑气,李道强依旧是浅紫的剑气。四人剑气外放,一是功敌,二是护身。

四人听得青龙出关,立马明白二哥是让无差别攻击。四人不顾功法的流失,把剑气汇集压缩,最后剑气到了不可不发的地步,在兰道元一声命令下,四人的剑气大爆,如一股冲击波一样。朝四周蔓延,凤舞涯一看不好,怎么躲闪都是徒劳的,立马闪到李道强的方位,因为他知道,刚才李道强已经过力运用了剑气,现在他肯定是强弩之末,剑气肯定不如其他三位的强横,抵挡起来也容易一些。

在凤舞涯刚刚闪入李道强的玄武位置的时候,李道强的青龙出关的剑气如波浪一般已经冲击到凤舞涯的面前。凤舞涯一声爆喝:“水缓行。”面前浅紫色的剑气,犹如被胶水黏住一般,渐渐的速度慢了下来,在凤舞涯和剑气之间,出现了一堵水一样的墙,缓慢的抽离着强暴剑气冲击的力道。凤舞涯一看有效,立即信心大增。

开玩笑,当初女娲大神神游之际,给女娲神迹留下天书三卷,分别是天书火卷,天书水卷,天书风卷。第一代娲皇命令灵符女娲部队修炼天书三卷,修炼所有植物类的法术。而凤舞涯作为女娲大神内定的娲皇继承者,要修炼所有女娲神迹的功法,自然包括天书三卷。

天书三卷是当年九天玄女赐予黄帝用来抵御魔神蚩尤的进攻的。后来黄帝将之授于旱神转世的女魃,凭借着天书与神体,女魃一举击败风伯雨师,功勋无量。女娲大神看到天书三卷威力无边,而且更加适合女娲族体质修炼,正好,当时九天玄女向女娲大神借走了制妖通灵印,女娲大神和九天玄女一沟通,达成协议,天书三卷归女娲大神所有,副本在赐予黄帝。而制妖通灵印归九天玄女所有,皆大欢喜。而女娲大神则为女娲神迹遗留下了惊世的宝藏,每每灵符女娲部队,使用出天书三卷的时候,真是无坚不摧,配合律法女娲的攻击部队,和净瓶女娲的辅助手段,叱咤妖界,谁与争锋。

凤舞涯精习女娲神迹所有法术,自然使用天书三卷的法术也是信手拈来,不在话下。天书三卷威力奇大,要当年也不能克制不可一世的魔神蚩尤,如今凤舞涯使用天书水卷中的,水缓行,自然能够抵御实体和能量的一切攻击。不论实体还是能量,遇到水缓行,都是使不上半分力道,原来高速的攻击也会大幅度减缓,而在清风明月四灵剑阵的增幅下,以攻击为主的青龙出关本来是无坚不摧,要不,兰道元等四老道也不能凭白耗费巨大的功力压缩剑气。兰道元心想,一招制敌,以免夜长梦多,就使用了,目前为止从来没有失败过的青龙出关,也就是清风明月四灵剑阵无差别攻击力最强大的招数。谁想到,凤舞涯一招水缓行,无坚不摧的青龙出关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水幕中缓慢的移动,显然已经力竭。可能能出得水幕,估计也没有力道了。更别提,对敌人能够造成伤害。

兰道元一看青龙出关已经失效,马上兰道元接着一声爆喝:“朱雀七宿。”

只见,四人四道剑气,汇集在一起,最后形成火鸟凤凰一般的模样。四色剑气在火鸟身体中流动,煞是醒目,在兰道元最后咬破舌尖,在顶入一股强劲的剑气之后。沉睡的火鸟仿佛苏醒了一般,发出震天的凤鸣,百里之内的林中鸟儿听到都俯首称臣。火鸟身体内四色剑气此时已经融为一体,变成了赤红赤红的颜色,不时还向外喷射着,热度犹如岩浆一般的火气。苏醒的火鸟在四人的指挥下,异变突生,朱雀本体停留在半空中俯视着凤舞涯,而分出一个个分体,对着凤舞涯天书水卷中的水缓行结成的水幕冲去,犹如飞蛾扑火般一只只撞了上去。

强横的力道,冲击着水缓行的水幕,一只分体消灭了,朱雀本体又召唤出一只分体,总之,总是保持七只一模一样的朱雀,总是有六只朱雀在攻击着水缓行的水幕。水幕纵使厉害也架不住车轮战一般的攻击,慢慢水幕的表面已经冒起了浓烟,高温烘干了大部分的水汽,眼看水缓行将土崩瓦解。

凤舞涯一看不好,如果不消灭了朱雀本体,自己今天有可能就要栽在这里。

想到此处,凤舞涯一扬手中的神农尺,利用水缓行尚未消失的时候。如战神一般口中爆喝:“神农二法斥沧海,应怜人间雨发洪。只缘倾覆无根水,寒封天下凝海冰。破鸟,接招吧,神农二法凝海冰。”

只见凤舞涯手中的神农尺爆闪出刺目的银白色,异变突生。天空中刚才天雷引的云层已经越集越厚,天空中漂浮起鹅毛大雪,如棉絮一般朵朵飘落凡间。硕大的雪花接近朱雀七宿的时候,都没有被融化,而是如胶水一般紧紧粘在朱雀的灵体上,原来不可一世的朱雀犹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低下了高昂的头颅。好似要冬眠的动物一般,慢慢的闭合了沉重的双眼,最后变成一坨冰包裹住朱雀的本体,而朱雀的其他六体已经消失,朱雀的本体犹如琥珀中的昆虫一般,再也嚣张不起来,凝海冰是个全面攻击的法术,而此间的兰道元四人,已经行动都成问题,虽然依靠着清风明月四灵剑阵还能苦苦的支撑,但是发展下去,自己四人迟早要被冻成冰棍。

兰道元急中生智,大喝道:“玄武真解。”随着兰道元的嘶吼,张道城,温道明,李道强,心一狠,为了蜀山剑派的威名,豁出去了,一人一口心血喷在剑上,剑阵光芒大盛。一只土黄色的龙龟出现在清风明月四灵剑阵的四周,庞大的身躯把整个剑阵包裹起来,犹如棉絮一般硕大的雪花片片飘落在龙龟的全身,可是丝毫没有对龙龟的精神产生影响。

没错,青龙出关是最强大的无差别群体攻击功法,而朱雀七宿是最强大的单体攻击功法,而玄武真解是最强悍的防御型功法。除非功力高于摆阵四人的功力达到十倍以上,要么休想破了玄武真解。

凤舞涯也看出玄武真解的强悍,心下更是惊讶。何等的天才才能创造出如此神妙的功法,可以看出,蜀山剑派创造此阵法的人绝对是个天才,不说别的,就单凭这一个清风明月四灵剑阵,就足矣笑傲人界了。如果凤舞涯不是仰仗着神农尺的厉害,早已经败下阵来,要知道,神农尺可是神器啊,虽然只有三成神力。但那也不是普通的修真人氏可以抵挡的,莫非自己真的惹了大麻烦不成,心中疑窦顿生。

凤舞涯破不了玄武真解,而玄武真解保护下的兰道元四人就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了。自打玄武真解施展出以后,强大的剑元犹如不值钱的流水般往外倾泻,纵使四人剑元强大,也感觉到力不从心,这玄武真解好用是好用,就是太浪费剑元了。其实,当年蜀山开山祖师爷,都没有想到谁能使用玄武真解,一般,一招青龙出关施展出来,战斗就已经结束了。清风明月四灵剑阵,虽然名字叫起来很是儒雅,但是的的确确是狂暴的杀人阵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招,每招的祭出,都需要特别强大的剑元作为支持,如果功力不到,勉强发出一招,阵型就已经溃败了。兰道元等四人作为剑道七子,自然是蜀山剑派顶尖的人物,按理来说也只能发出两招,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棘手过。四人差点玩了老命,四人合力也奈何不了对方,如今却被对方牵制,马上就要力竭阵散了。

在此期间,兰道元带头,往手上的飞剑上喷心血,心血犹如不要钱一般,一口口喷在剑上,所以,解勉强支持。其实,现在也到了四人回光返照的时候,如果在不收阵,四人都会力竭而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