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诺亚 第八章 提坦会议(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绝命诺亚小说简介

《绝命诺亚》是作者晓酒窝窝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上搅乱阿罗诃人的脑电波发射,使之不能够交流身体各部才能失去生物活性。基于此原理之上湮刑更加痛苦……,所以神经中枢的电波发射区了被外部因素完全混乱不堪,这是阿罗诃人最最重要的的要害。  "太非常严重了。"枢机战神了冷静下去,明确提出赞成。她很清楚亥擎的手段和威{1}:湮刑,莫比乌斯无穷世界司执法理院部刑罚体系中死刑最严重的一种,号称"「禁忌」级犯人的「神圣灾难」"。出于阿罗诃人身体机能的优越性,人类的死刑并不能完全消灭阿罗诃人的生物活性,唯有从根本上扰乱阿罗诃人的脑电波发射,使之不能沟通身体各部才会丧失生物活性。基于此原理之上湮刑更为痛苦,因为神经中枢的电波发射区已经被外部因素完全混乱,这是阿罗诃人最重要的要害。。...

绝命诺亚小说-第八章 提坦会议(2)全文阅读

  "同意决议。处以湮刑{1}。"眼神阴鹫、面容阴柔俊秀的年轻男人邪笑着一巴掌拍向自己面前淡青色的电子平面,然而他的权限却比枢机战神要低上那么一线,仅仅让源始身边的光芒从血红色闪回淡蓝色,并没有继续运转。

  {1}:湮刑,莫比乌斯无穷世界司执法理院部刑罚体系中死刑最严重的一种,号称"「禁忌」级犯人的「神圣灾难」"。出于阿罗诃人身体机能的优越性,人类的死刑并不能完全消灭阿罗诃人的生物活性,唯有从根本上扰乱阿罗诃人的脑电波发射,使之不能沟通身体各部才会丧失生物活性。基于此原理之上湮刑更为痛苦,因为神经中枢的电波发射区已经被外部因素完全混乱,这是阿罗诃人最重要的要害。

  "太严重了。"枢机战神已经冷静下来,提出反对。她清楚亥擎的手段和威望,接下来的反对绝对足够推翻湮刑决议,而其余的刑罚......他还未必会放在眼里。何况,有些坐不住的人会有动作的。

  再者若真如自己所想是为了「她」,只怕他是连死都不在意了罢。

  "附议安德斯大校。芬里尔将军曾为莫比乌斯贡献出卓越的功勋,"果不其然,有人编辑了指令,强硬地切入决议投票程序频道,发出红色和蓝色光辉的窗口数目开始分庭抗礼:"阿尔法脱出事件纵然隶属亥擎将军的责任范围,责任也不应是由芬里尔将军一力承担。若真的需要追究责任,那么很多人都应受到处分───此事牵涉范围甚广。普罗米修斯,武神殿,特戍卫部的大量人员都在其列不是吗?阿尔法脱出已有月余,监控方面才通过现实途径了解到此事,难道不证明他们的失职和我们对己方手段的过度自信?如此种种,现在就要清算清楚,阿尔法要到何时才能追回?还是说,阿尔法已经没有继续在掌控范围内的必要了?提问,盛义-西里斯机关长,可否就此事给予一个说明?"

  那头彼岸花色的红发可真是红得刺眼。

  她并没有知道他名字的权限,在场所有人都没有,除了正中央隶属特种群体「枢机心」的源始。

  公开场合时大家都用的通称「逻忒察耳」,对平民这是他身份登陆三维码上有记载的真实姓名,不过在场成员都知道那只是他的代号。

  夏雅本能地对此人带有一丝敌意与警惕。

  但现在,多一份助力亥擎就能少一分麻烦。

  藏青发的青年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在他的视角,几个操作界面被调出,以极其迅速的运算功率闪过几个页面的数据,不出两秒所有运算程序结束,青年语气淡漠刻板地答道:"阿尔法当然仍有持续保障可控属性的必要,并且鉴于目前对「诺亚计划」核心技术───也就是阿尔法无限自我复制技术研究与复制工作的不顺利,我谨代表普罗米修斯机关对逻察忒耳阁下的提议表示赞同。"

  "综上,你投反对票。"源始报以同样冷漠刻板的语气的一句话总结。"是的,巴赫勒维尔阁下。"盛义西里斯的声音毫无平仄。

  他只是个究者,究者向来只在乎自己的研究。

  "......"其他人面面相觑,窃窃私语暂时沉默了一下,重又开始低声急速地讨论着。局域互联网路上开始频繁传输数据。

  "同意。规矩不可废。但为了公平,就像逻察忒耳阁下说的那样,相关的责任连带者和犯罪嫌疑人也应受到公正的审判。这些人令无穷世界蒙受到巨大的损失!"说话的是个一看就给人严苛感觉的老者,一身司执法理院部高层的常服,须发皆白。夏雅记得他的身份是司执法理院部总理审判长,平素以刚正不阿著称的燓图博德里。在莫比乌斯令人眼花缭乱的权争派系关系中,这人是个彻彻底底的中立派。倒不是说他有多么善于周旋和八面玲珑,拥有这两种特点的通常是那些擅长搞事情的社交名媛括号俗称交际花。恰恰相反,是因为他得罪人太多。

  政治领域的事情总有一些会牵扯到黑暗的地盘,燓图的缺点就在于他太懂法律,心中的那杆天秤太灵敏。这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在他看来都非黑即白───只要不符合莫比乌斯无穷世界那本容量大至80G的电子法律之内任一条例就都是黑色,统统都要按规则处理!据说年轻时曾被开玩笑取过一个"规则控"的绰号。据说"一旦有一丝不守规则的行为甚至心理就想死"。

  若换在平素,夏雅对燓图抱有一定程度的尊敬,他说一只要不特别为难夏雅一般都不说二。

  但是无穷神在上,尼玛只有这一次夏雅这么想掏出武器把他的头轰成渣渣。夏雅惯例带着一张鬼脸面具,她借着面具的遮挡孩子气地呲牙咧嘴把心中的怒火排泄掉。要保持冷静,好好想想。亥擎的计划会是什么?怎么做才能为亥擎的行动提供便利?

  要搅乱局面,不能让局势一边倒───这么想着,夏雅迅速回复了几个刚收到的信息。

  "同意。"

  "反对,赞成逻察忒耳阁下的意见,我等应该先考虑针对阿尔法的回收方案才对!"

  "同意。......MD,改票,反对!"

  "......中立,同意考虑回收方案。"

  "反对!"

  "同意,另,桑普拉斯阁下,请不要将私人恩怨带入公务。"

  "老子哪里带入私人恩怨了?!真要说这事,迦那利难道就没有么?"

  "请肃静,桑普拉斯阁下!"

  "好好好,我倒想看看「枢机心」的各位圣徒阁下是不是真的肯杀了魔狼(亥擎外号)───"

  "桑普拉斯,这次我赞同你。反对。"

  "同意。赞同博德里阁下,不只是芬里厄阁下,其他责任人也应受到追究。"

  "......"

  "......"

  "......"

  [看到这样一幕出色的荒诞剧,不知芬里厄将军作何感想?]

  [该亚要试着从AI的角度推测一下吗。]

  [好的,谨遵您的意愿开始计算。以您平时展露出的性格为参数,您会为此感动的概率为17.21%,为此生气的概率为8.06%,思考各家行为背后意义的概率为48.67%,漠不关心的概率是25.06%,其他为1%。]

  [准确度提高了不少。我确实有思考一些各家的背后含义,但我同样对此漠不关心。至于其他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现在您仍被软禁在黑铁尖塔内,您有什么下一步行动吗?]

  [夏雅不是正在替我行动吗?]

  [是的,她确实是在努力为您行动着。只是以您和她这么多年表现出的关系特点,我对她能否领会您的意图并作出处在我们计划内的行动表示怀疑。]

  [她领会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必在意。该亚你在后台看着些就好。我们的计划,好处就在随意。]

  [是。......有件事情,我们这些虚拟Al一直想问。]

  [说吧。]

  [为什么会有把虚拟Al算作人类的想法?为什么要给予我们如此奢侈的尊重?你本可以和其他人一样。抱歉失礼了。]

  [无事。我可以告诉你,是因为「她」。虚拟Al是「她」热爱的事物之一。]

  [......那一位有您这样的丈夫,真是个幸福的人儿呐。]

  [......遇上我,「她」可不幸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