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诺亚 第四章 少年与神经栓(已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绝命诺亚小说简介

《绝命诺亚》是作者晓酒窝窝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是……  为什么?!  简颀此时深陷"被背叛自己"的非常大心理沉重打击中,更本也没特别注意到飞船了逼近了黑洞的引力场边缘。  "轰隆隆───"  也没做好安全的措施的简颀被非常大的冲力甩向了方向盘,安全的罩(类似于安全的气囊的作用的东西)一瞬间突然爆发将简颀保护好在内可是不由他不信。。...

绝命诺亚小说-第四章 少年与神经栓(已修)全文阅读

  他刚才想到了什么?!

  不,不会,怎么可能......简颀的脑海里不断涌出关于亥擎的影像,无一不是对自己对身边的人都温暖笑着的可靠老大,总是守护着他人。是了,老大怎么会害我,我怎么能这么想......

  可是不由他不信。

  他今天出发前亥擎那个奇怪的表现,已经明确地昭示了一件事:

  这次的任务,有鬼。

  如果不是最熟悉他的人,如果不是亥擎,他不相信有谁有这个能力针对他布下如此慎密的陷阱!

  可是……

  为什么?!

  简颀此时陷入"被背叛"的巨大心理打击中,根本没有注意到飞船已经接近了黑洞的引力场边缘。

  "轰隆隆───"

  没有做好安全措施的简颀被巨大的冲力甩向了方向盘,安全罩(类似安全气囊的作用的东西)瞬间爆发将简颀保护在内。但哪怕已经有了这样的准备,简颀的身体还是被巨大的引力差碾成了分子群组。

  这样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煎熬,几乎让简颀无法再用脑电波沟通各分子结构重组复活。

  所幸痛苦来得快去得也快,简颀到底还是凭着强大的生存意志活了下来。之前的声音就像魔咒一样烙印在大脑深处,简颀一但想放弃生命,「他」就会在脑海不停回响。

  "轰隆隆"飞船重重砸向地面,已然报废。相应的作用力让地面也被砸出了个约六十平方米的深坑。

  "锵""哈、哈,呼。"肉体恢复原状的简颀挣扎着打开舱门,爬出地面,样子狼狈不堪。他来到动力舱的微缩粒子加速器前面,掀开盖板,不出所料地找出了一个液氮冷冻包的残骸。这小东西的作用很是鸡肋,是装备部那群家伙闲得无聊玩出来的产物,平时更多用在降低发烧病人的体温,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场。他们到底还是留了后手以防万一,加速器有很多导线都是用的超导金属,低温无疑会降低电阻,比正常情况更强的动力,难怪刚才飞船会失控直直撞向地面。还真是谨慎啊......为了干掉自己。这也是老大的风格不是吗。简颀自嘲地笑笑。

  "悉悉索索"细碎的声音响起,只是片刻,简颀所在的地方就被一群rebel包围。正在收拾资源的简颀听到了声音,却理都没理。

  把我当成你们的晚餐?很好。

  那就来试试看吧,谁会成为谁的口中美味。

  ......所以说,迁怒这个词是真的让此时的简颀完美演绎了啊。

  "唧!"一只不长眼的变种蜘蛛搞偷袭,被简颀一脚踢飞。

  敛眸看着终于把自己包围了的虫海,再怎么努力劝服自己,简颀金红双色的瞳孔中还是不可避免地燃起怒火。

  这种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握住不了的感觉,实在是……

  心意贤隐出鞘,带锋刃的银白透明结晶金属刀体上流转着光芒。

  真的是......!!!

  简颀向前重重地踏了一步,脚边溅起一片黄沙。

  真的是......!!!

  双眼金红双色的湖潭仿佛卷起了风暴。

  “真的是……让人火大!!!”

  疯狂霸道的杀意席卷,所过之处变种兽全都本能地退了半步。

  不知是巧合还是运气,包围简颀的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变种兽,而是受核武大混战遗迹影响产生基因变异的动物,并不包括类人物种和智慧生物。

  换句通俗的话讲,要和他掐架的家伙们,在智商上和他其实并不在一个阶别。动物总是靠本能做事,无论是交配还是战斗,哪怕已经变异,仍脱离不了动物的范畴。

  发怒的简颀,已经让它们本能地恐惧。

  这并不是对智能生命的恐惧,动物不会对智能生命产生这种无谓的情感。对比智能生命以自己发达的大脑为豪,动物更加相信自己磨得锋利的牙齿与爪子。

  然而这一群变种兽───学名rebel───

  可是就在这种要人命的时候,简颀的意识却开始游离。

  如同就要爆发的火山一样的怒火像被泼了一盆凉水一样诡异地消失了。

  一阵又一阵的晕眩感像是绵柔的连绵不断的波涛一般向简颀袭来。

  怎么回事?

  仿佛心中有一群小人在跳动着战舞,心脏在胸腔中一起一伏跳动如擂战鼓。心跳动的声音轰响如雷鸣。

  轰!一下。

  "沙沙"如同放映老式幻灯片一般的效果在简颀眼前闪现。

  「"啊啊啊怪物!你是怪物!你这个怪物!"」简颀的眼前是一张无限放大的人脸,带着憎恶、惊恐等等复杂而扭曲的情绪,双眼无神,眼白向上翻,肤色带着变态的苍白,脸上全是血。这是一个疯子───

  轰!又一下。

  "沙沙"

  「"大、大人!求,求求您!帮帮我!救救我啊!"」两个黑影,两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在一片血色的光中,其中一个向另一个卑微地乞求,他跪地,拖抱着另一个的大腿,哭泣着,不停乞求。嘴一开一合,不知其言为何。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轰!

  "沙沙"

  「"生日快乐!"」这是好多好多个人的笑脸,一起托着一个超大号的生日蛋糕。彩色的氢化油化合物在蛋糕上胡乱地涂抹,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下了各种各样的祝福语,还插了好多彩色的蜡烛在缓缓燃烧。

  撒下一片烛光。

  [DANGER]

  鲜艳的,血红的字体,犹如镜片一样的不同画面,真实的虚幻的,清楚的模糊的。这时他觉得自己是个孩提蹒跚学步,奔向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他走得踉踉跄跄,前头的女人鼓励地笑。他终于走到女人身边,被女人接住,亲昵地亲了他一口,跟他说奖励他今晚可以吃饭后甜点。这不是他的母亲伊芙琳-加里斯,他可以肯定,哪怕他有种两人一定长得很像的感觉,可是看到这个画面居然让他有种熟悉得想哭的感觉,仿佛找到了什么,有什么东西回来了。但是忽然之间那个女人碎掉了,碎片在简颀眼前不停跃动。突然碎片又拼了起来,这次拼成了一条九头三尾的怪蛇,冲着他呲牙,铁鳞倒竖,在不知名的光源下闪啊闪。大片大片覆盖了整个视野的血光在简颀眼前不断地闪烁。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简颀头疼得发狂。

  哐啷。

  一切,犹如镜片一般碎裂。

  简颀只觉得自己仿佛脚下一空,随即就堕入了无尽的黑暗。

  当闭上的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轰隆隆───"雨落,狂流。简颀提着刀站在尸山顶上。脚下,是一地的血海和断肢残骸。

  这是?什么?

  脑袋,好痛。

  在哪里见过。

  "!!!"好痛。

  想不起来,想......

  ......为什么头痛?为什么想不起来?

  神经栓。

  "呵呵。"黑暗中,少年清浅一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