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佳人倾城泪 《乱世佳人倾城泪》第二章 生离死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乱世佳人倾城泪小说简介

《乱世佳人倾城泪》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仙朗,赵福金,完颜设也,完颜,梁青,罗霞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赵福金仙朗小说名字叫做《乱世佳人倾城泪》,这里提供赵福金仙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乱世佳人倾城泪小说精选:看过史书,我知道金兵对这些帝姬的尸体也不会善待,不是随意丢...

乱世佳人倾城泪小说-《乱世佳人倾城泪》第二章 生离死别全文阅读

赵福金仙朗小说名字叫做《乱世佳人倾城泪》,这里提供赵福金仙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乱世佳人倾城泪小说精选:看过史书,我知道金兵对这些帝姬的尸体也不会善待,不是随意丢在乱葬岗就是剁碎后喂狼喂狗,像赵福金那样能跑出去清白的跳江而亡的唯独她一个而已,既然我在,即便不是为了赵福金,我也不会让那些金兵碰触赵仙朗的尸体。至少在未来到金朝以前,仙朗还未成亲,她还是清白的。我很轻易的就将仙朗背在背上,这一年来,她已经被折腾的不成样子,金兵又总是不给她们吃东西,导致死后的仙朗就好像一张薄薄的纸片,风一吹就好像能倒一样。我冒着雨一步一…

看过史书,我知道金兵对这些帝姬的尸体也不会善待,不是随意丢在乱葬岗就是剁碎后喂狼喂狗,像赵福金那样能跑出去清白的跳江而亡的唯独她一个而已,既然我在,即便不是为了赵福金,我也不会让那些金兵碰触赵仙朗的尸体。

至少在未来到金朝以前,仙朗还未成亲,她还是清白的。

我很轻易的就将仙朗背在背上,这一年来,她已经被折腾的不成样子,金兵又总是不给她们吃东西,导致死后的仙朗就好像一张薄薄的纸片,风一吹就好像能倒一样。

我冒着雨一步一步的走向刘家寺北边一处茂密的树林,一路下来,那些时常有金兵巡视的地方没有一个金兵阻拦我们,我就着雨水,抿抿已经干涸的唇瓣,有些庆幸今天这样瓢泼的大雨,金朝这个地方多年下雨,金兵常年征战,多年来累积下来的病痛,在下雨天就会转变成老风湿,就算是成年人也难以忍受的疼痛。可叹这些金人愚蠢,将这种伤痛当做雨神的考验,也不多加救治,这样一来,每年光死于老风湿的金兵便以千计,当然,这样的自取灭亡可无法让我怜悯,而我也只觉得他们太蠢而已。

不过,这样的天气,对于宋朝人来说却是老天的福音,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天气里,那些被雨天风寒所折磨的生死不如的金兵才会暂时放弃蹂躏她们这些宋朝俘虏,老老实实的躲在自己的屋子中做一些保暖止痛的无用功。

我一边走一边喃喃的说着:“仙朗,我既然从千年后穿越到已死的赵福金身上,那你也就是我赵小福的亲妹妹,我不仅会完成你的愿望,我也会替你报仇,替赵福金报仇。”

是的,我不是赵福金,我是赵小福,今年只有十八岁,本来我只是21世纪一个平凡的作家,写到一部关于北宋靖康之难中女人经历的小说,因为太过激动下楼梯时没注意,一头栽下去时便稀里糊涂的穿越了,正好穿越到靖康之难发生后的一年,附在正巧投江而死的赵福金身上。

经过初期的惊吓和迷茫,现在经历过太多人的死亡,包括仙朗去世给我的触动,让我坚定了一个信念,我要好好的留在这个地方,要将观看史书时的愤怒和对北宋女人们的怜悯做成真正对他们好的实事,就算以我一人之力无法撼动整个大金,那我也要凭借对历史的掌控加速金朝的灭亡。

因为从现在起,我不再是21世纪特立独行的少女作家赵小福,而是北宋王朝的茂德帝姬赵福金,只不过,不再是以前那个无比懦弱,唯一剩下点勇气只会独自跳江的赵福金。

我是赵福金,我也是赵小福,我会带着所有芳华早逝的帝姬们美好的愿望,好好的活下去,我会让那些折磨过赵福金的金人在悔恨中死去,让整个大金在绝望中分崩离析,而现在,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回到那个赵福金宁愿死也不愿意面对的人,那个叫做完颜设也的人身边。

茂密的树林里层层叠叠,即使是倾盆大雨也难以穿透厚厚的层盖将雨水渗透到这里来,我小心翼翼的将仙朗半倚在树干上,左左右右调换着姿势,生怕她难受,也没抬头,张口就问:“朗儿,这样舒服吗?”

仙朗肯定没有回复我,我的动作顿了顿,而后才想起来,仙朗已经死了,就死在我的眼前,我不敢再去看她,自顾自去捡周围的干柴火。

捡到一半,树林外的雨势越来越大,噼里啪啦的落在青石铺成的道路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周围空寂的要命,我忍不住抬头看了看被我摆在一颗粗壮榕树下的仙朗,双眸虽然紧闭,嘴角尚且还挂着一抹解脱的微笑,我歪着头说了句:“很开心吗?”

自然这一次也没有人会理我,我笑了笑,姑且就当做自然自语好了,我又说:“其实,你很好看。”

我看向她扬起的嘴角,只当她还活着,而且当我问她问题,她还会偷笑,这样一来,我心里也好受了许多,如果有人看到我这副自言自语的样子,我是必然会被当做一个脑子有病的人,可这已不在我需要思考的范围。

“你还别笑,我等会儿可是要烧了你的。”我扬了扬手里,从现代带到这边来的打火机,又专门看了看她的微笑,却再也开心不起来了。

这么多年来的写作生涯,为了所谓的灵感常常一个人独来独往的自己,在没有写稿的时候便常常会臆想,身边有一个知冷知热的家人,朋友,或者爱人,你来我往的对话,可是到了此刻,却再也行不通了,尽管我努力将她“想活”,可我终究还是要烧了她。

“朗儿,你如果还没有离开,就顺着时光穿越到21世纪吧,在那里,你才能受到保护,说不定还能找到曹成的转世,或许……”一个想法一闪而过,我苦笑着说:“或许,或许能穿越到我的身体上,代我活着,代我尽孝。”

我恍然大悟,这些天来时常会犯的心绞痛,并不是赵福金的病症,而是我自己,因为自己从未给父母亲人一个交代就离开了那个时空,即便是因为自身独居而变得淡薄联系的血缘关系,在跨越了千年的时光后,在一瞬间的想通之后,思念犹如退去闸门的江水一般奔涌而出,绵延悠长。

最终,我还是一把火将赵仙朗的尸体火化,即使因为我的到来,这位原本在历史上至死也不得善终,被野狗分食的帝姬,可以有个原本洁来还洁去的离世,可我还是不是得到一丝欣慰之感。

火势很大,很快就从枯木上蔓延到了周遭有些干涸的树木上,不稍片刻,树林内侧已经被火苗舔的干干净净。

火势靠近的一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我有些好奇的走过去,并没有看到人,正要离开时却在空气中敏感的捕捉到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声,我急忙再转过头看去,这才发现隐藏在一片枯草堆里的一片衣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