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魔镜 《诛天魔镜》第一章 启封城赵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诛天魔镜小说简介

《诛天魔镜》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赵哲,陈爷爷,罗天谱,赵家,赵天海,上官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赵哲陈爷爷小说名字叫作《诛天魔镜》,提供更多赵哲陈爷爷小说,赵哲陈爷爷小说名字。诛天魔镜小说赵哲陈爷爷节选:赵哲年幼遭家族被软禁不许修练,十七岁偶可以得到父母所遗诛天魔镜,踏进修练之路!以诛天魔镜缔造者修真、灭魔两界,镇仙…...

诛天魔镜小说-《诛天魔镜》第一章 启封城赵家全文阅读

赵哲陈爷爷小说名字叫做《诛天魔镜》,这里提供赵哲陈爷爷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诛天魔镜小说精选:书名《诛天魔镜》作品简介:赵哲年幼遭家族软禁不准修炼,十八岁偶得到父母所遗诛天魔镜,踏入修炼之路!以诛天魔镜缔造修真、灭魔两界,镇仙灭魔,成就无上神道!正文天空碧蓝如洗,徐徐的风从北疆吹来,干燥中带着一股侵入心肺的寒意,普通人深吸口气,都能冻伤内腑。现在是冬月,每年这个时候,启封城的老百姓都老老实实的躲在家里,享受着炭火带来的温暖,但这仅仅是普通人家而已。作为整个北疆三大世俗修真世家的赵家,冬月,反而恰恰是一年中,最能…

书名《诛天魔镜》

作品简介:

赵哲年幼遭家族软禁不准修炼,十八岁偶得到父母所遗诛天魔镜,踏入修炼之路!

以诛天魔镜缔造修真、灭魔两界,镇仙灭魔,成就无上神道!

正文

天空碧蓝如洗,徐徐的风从北疆吹来,干燥中带着一股侵入心肺的寒意,普通人深吸口气,都能冻伤内腑。

现在是冬月,每年这个时候,启封城的老百姓都老老实实的躲在家里,享受着炭火带来的温暖,但这仅仅是普通人家而已。

作为整个北疆三大世俗修真世家的赵家,冬月,反而恰恰是一年中,最能磨炼宗族弟子的时间。

时间已近晌午,赵家演武场上,一群半大孩子盘膝而坐,团团白雾在头顶旋绕,这乃是赵家家传修真心法“九兽寒冰决”修习时产生的异象。

像这样的心法,赵哲是没有资格修炼的,每当此时,只能站在一边,搓着干裂的双手,目露羡意的观看。

九兽寒冰决,凝气期中级功法,修到圆满,可驾驭寒冰属性灵气幻化出九种异兽,威力极大,虽然和那些大宗门的功法相比,略显低微,但在启封城,乃至整个北疆世俗修真界,都是绝顶凝气心法。

排在前面的孩子,年纪稍大一些,约莫有十六七岁,头顶白雾已能凝聚出牛相,这是九兽寒冰决修炼到第一层的境界,而再往后,年纪稍小的孩童,头顶白雾,仅仅只能维持一团。

天气很冷,演武场旁边的水池早已被冰封,哪怕晌午的太阳直射下,依旧没有丝毫解冻的意思。

但整个演武场上,数百名孩童,竟无一人发出怨言,每个人都聚精会神,不敢有丝毫松懈。

作为北疆三大世俗修真世家,赵家能够保持在启封城绝对霸主地位,就是依靠着对后辈弟子的培养,这其中的竞争之激烈,远超外人所能想象。

对于这些在演武场上,只能依靠吸收北风带来的寒冰灵气的宗族子弟来说,若是能够突破进入凝气期第二层,凝出虎相,那么就再也不用在这里挨冻,而是可以和族内那几位天才弟子一样,在宗族祖地寒冰灵脉上修炼,这才是他们想要的。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便已过中午,依靠北风吹来的寒冰灵气,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不再那么纯净,此时已经不能继续修炼了,否则会将阳火之气同时纳入丹田,反倒耽误修行。

众孩童前一个中年汉子长身而起,“好了,今天阳气已盛,修行结束,各自回屋,运功祛除寒毒,切不可怠慢修行。”

例行公事说完这些话,中年汉子扭身离开。

众多孩童也三三两两结伴而去。

这时,演武场一角,从清晨站立到现在的赵哲才算是可以动一动了,他的责任就是在这些孩童修习完毕后,擦洗演武场。

“呦……这不是赵哲吗?今天准备编个什么理由偷懒啊?”

眼看赵哲拿着干布和暖水壶走进演武场,一小群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顿时开始起哄。

“赵晓,你别瞎说,没看他双手已经变成那样了吗?赵哲不能修炼心法,和普通凡人没什么区别……”

“对啊,我差点忘了,我们的前任少族长,现在已经不能修炼功法了,哈哈……”

“快走,快走,你们不怕沾上晦气啊……”

“就是……”

一群人说着笑着,连停下来的意愿都没有,行过赵哲身边时,故意阴阳怪气的说着。

对于这些明显带着嘲讽的话语,赵哲早已波澜不兴,他已经麻木了,从小到大也不知听多少,以前还能被激怒,现在仅仅是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情。

就像这些人说的一样,赵哲的确是前任少族长,但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他,不要说修炼家传功法,就连和其他人一起吃饭都会被喝骂。

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六岁那年,父母去世开始的,对于父母的去世,赵哲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他只是从旁人口中得知,是自己克死了双亲。

而当叔叔继任族长之位后,第一个命令,便是不准他修炼家传心法,同时软禁在家族内,不准外出。

十二年来,赵哲也不是没有去打听过当年的事情,但是现在整个赵家,早已不在是当年的赵家,而当初父亲的手下也都转而效忠于叔叔了。

想起这些事情,赵哲叹了口气,摇摇头将感慨收起来,继续擦洗演武场。

现在气温极低,热水壶里的水只要一倒出来,很快就会冷却结冰,几乎没有到少擦洗时间,而结冰之后,就需要用铁铲戳掉,十分费时费力。

等到太阳开始西斜的时候,他才总算是将整个演武场擦洗干净。

直起腰,捧起双手放在嘴前,哈出一道热气,提着被冻的硬邦邦的破布还有铁铲水桶,一步步向着自己居住的小柴房走去。赵哲没有资格和其他族人居住在一起,只能自己一个人居住在柴房。

等到他进入柴房,准备脱下衣服,躲进柴草堆做成的被窝时,这才发现房间内坐着一个须发皆白老人。

“少主人,您回来了。”

眼看赵哲进屋,老人马上起身,接过赵哲手中的东西,随手将门关上,屋内已经生起了火,这让赵哲很感动。

要知道,平日里,哪怕赵哲快要冻死了,哪怕是他就住在柴房内,哪怕他再怎么小心翼翼,都决不能生火,因为所有人都说,他若是生火,一定会发火灾。

房门一关,马上便有一股暖意徐徐进入体内,将全身的寒气祛除。

“谢谢陈爷爷,您今天来干什么?”

被赵哲称呼为陈爷爷的老人,乃是当年父亲的管家,真名叫什么,已经没人记得了,赵哲从小就一直称呼他陈爷爷,他对父亲忠心耿耿,虽然无法修炼,是一介凡人,但却是这十几年时间里,唯一还关心赵哲的人,甚至可以说,若不的陈爷爷,他赵哲早已不知死了多少回。

“少主人,老奴看今天太冷,特地过来看看,另外给您送来最近几天的饭菜,用火石保温的呢,您今天还没吃呢吧,快些吃吧。”

陈爷爷看着浑身已经不再抖动,渐渐暖和起来的赵哲,满是皱纹的脸上,渐渐露出了慈爱的微笑。

“您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自己还没吃呢。”

接过火石做的大饭盒,打开一看,里面满满全都是各色菜肴。

在北疆,常年寒气逼人,即使在盛夏时节,依旧有可能下起暴风雪来,这火石的用处相对就变得异常重要了。

火石其实就是一种蕴含火属性灵气的石头,虽然内部火属性灵气异常驳杂,且稀少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层度,但是却可以常年保持温暖,且因为灵气的关系,放在内部的饭菜,十几天都不会腐坏,是寻常人家最常用的保鲜物品。

“陈爷爷,这又是您自己节省下来的吧?”赵哲望着饭盒内冒着热气的饭菜,眼中带着一丝忧郁。

因为身世的关系,对于别人的嘲笑,他向来可以宠辱不惊,但对于别人的关心,却是无法做到如此。

尤其陈爷爷年事已高,又无后人,平日里虽有年轻时的老友照顾,但终究过得也并不好,在加上还要照顾赵哲,更是难过。

这些赵哲都知道,但无法修炼心法,有无法离开赵家出外谋生,虽然明明知晓陈爷爷的难处,他却毫无办法可言。

“没事,少主人您快些吃吧,饭盒打开,再不吃就凉了。”

陈爷爷微微一摆手,脸上笑容丝毫不减。

眼见如此,赵哲也不再多言,他这些年早已知道,只有自己活下去,而且活的好好的,才是对陈爷爷最大的回报。

刚满十八岁的赵哲饭量很大,两大碗饭不小一盏茶时间,便被消灭的一干二净。

将碗筷重新收好,放回火石盒子内,赵哲抬头看了一眼陈爷爷,这才发现今天的他好像有些不对劲。

首先,原来陈爷爷为了节省开支,一直都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但今天却罕见的穿上了狼皮棉衣,头发也梳理的整整齐齐,完全没有了往日落魄的样子,隐隐甚至能够感觉到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陈爷爷……您?”

发现不对劲的赵哲,有些惊讶,试探性的询问。

“少主子,老奴没记错的话,您上前天刚刚满十八岁了吧?”

“恩……您还记得啊?”

赵哲点点头,旋即苦笑一声,这些年也就只有陈爷爷还会在乎自己的生辰了。

“很好,既然您已经满十八岁,那按当年老爷的吩咐,有些事情,您就可以知道了。”

听闻此言,赵哲一愣,对于当年的事情,陈爷爷向来决口不提,不管他如何询问,都是轻描淡写的带过,今天竟然要告诉他?

“……”

眼看赵哲没有说话,陈爷爷淡笑一声,轻声言道:“我知道少主子这些年一直都好奇当年的事情,虽然您最近这几年已经不再像小时候一样,缠着老奴询问了,但您心中的好奇心,一定没有消除,反而愈加强烈。”

说到这里,陈爷爷突然提高了声音:“少主子,请原谅老奴这些年对此事闭口不言,不是老奴不愿说,只是当年老爷吩咐,在您未满十八岁以前,决不能提起此事,所以老奴才不得不隐瞒下来。”

赵哲皱着眉,依旧没有说话,他已经不是原来的毛头小子了,若是换了小时候,或者几年前,怕是早已兴奋的大叫起来,但现在,却冷静的等着陈爷爷继续述说。

对于他的表现,陈爷爷同样非常满意,轻轻抚了一把胡须:“要说当年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少主子您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