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飞虹 第三章 邋遢乞丐(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仙路飞虹小说简介

《仙路飞虹》是作者沧海饮一瓢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着,心存感激的地说:“全凭老爷作主!”那就这道人说和王辉并也没师徒之缘,王辉不敢再叫老师,但叫声老爷却是的的。  天色依旧全黑,土地庙里一片漆黑,没办法恍惚间的看见个人影,王辉听了道人盼咐坐在那里而已微闭闭目养神,但那里有那个心思?心思七上八下,胡王辉本来没什么指望,磕头只是不愿放弃这丝希望,没想到错打正着,感激的说道:“全凭老爷做主!”既然这道人说和王辉并没有师徒之缘,王辉不敢再叫老师,但叫声老爷却是没错的。。...

仙路飞虹小说-第三章 邋遢乞丐(三)全文阅读

  看到王辉只是磕头,道人沉默良久方才无可奈何的说道:“白吃了你的酒肉,我原想给你红尘中一个富贵也就是了,却没想到给自己招来这等麻烦事。罢罢罢,也算你有些机缘,你欲求仙道,和我却没有师徒传法之缘。待会儿有一名道门祖师应约前来吃酒,你若伺候的好了,我在旁边给你帮衬些,你自己见机行事,说不定能得他传你功法要诀,好好修炼,他日也能得个长生。”

  王辉本来没什么指望,磕头只是不愿放弃这丝希望,没想到错打正着,感激的说道:“全凭老爷做主!”既然这道人说和王辉并没有师徒之缘,王辉不敢再叫老师,但叫声老爷却是没错的。

  天色依然全黑,土地庙里一片漆黑,只能恍惚的看到个人影,王辉听了道人吩咐坐在那里只是闭目养神,但那里有那个心思?心思七上八下,胡思乱想个不停!到了后来,毕竟是个少年人,睡意颇大,闭目养神中便不知不觉入了梦乡!

  朦胧中王辉只觉得灯火通明,到底心中有事,一个激灵便醒了过来。只见四周灯火通明,亮如白昼,自己身处一所大殿,雕梁画柱,鬼斧神工,非人间所有。大殿中央蒲团上端坐一人,头挽发髻,身穿道袍,一把雪白的胡须飘在胸前,只是腰间丝带挂了一枚葫芦让王辉觉得有些眼熟,却是似在那里见过。那道人目光一转,四目交接,王辉只觉得神光艳艳,便不敢再看,不由得心中纳闷,只觉得自己身处梦中,咬了下舌头,却牵动刚才的伤口,更加的疼痛,才知道并非身处梦中。正在疑惑,便听见那道人道:“既然醒来,还不快上前来,我却有几句话要嘱咐你。”

  王辉听得耳熟,这才恍然记得自己拜师却在土地庙中睡着,只是如何来到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王辉虽然年幼,但经历颇多,早已不是懵懂少年,便并不询问,站起身来来到道人面前施了一礼,道:“全凭老爷吩咐!”王辉这才发现,就连自己身上也换了衣裳,自己那身破破烂烂的百衲衣早已不知去向,现在自己身上穿了一身麻布道袍,倒也合身,头上的头发也不复以前的凌乱,好似换了个人似的!

  老道看见王辉走进,皱皱眉头,衣袖一拂,王辉只觉得一阵清风袭来,面上一片清凉,却是刚才磕头弄得一片青紫全好了,就是舌头上的咬伤也无隐无踪。这才开口说道:“你以前性命不论,今夜你且暂叫道号一心。有些话你不可不知,这也是你的缘法。我乃散仙廖道子,与人打赌,下界游历三年,今日便已到期,日后便要遁破大千了。特地宴请道门十二祖师之中的清虚上人,也了一场陈年旧事,这却与你无关了。清虚上人乃是这方世界大神通之士,更兼所学驳杂,你若能得他指点,日后你也仙道可期,说不定你我还有再见的一天。仙缘不可浪费,你自己可要把握好了!”

  王辉这才知道面前的乃是散仙廖道子,虽然廖道子说的话王辉并不能听得全懂,但到了如此地步,王辉心胸反倒放开了,成与不成又能怎样?隐隐约约风度倒为之一变。况且廖道子以前答应帮衬下自己,王辉便索性放开了小心,道:“多谢祖师栽培,一心一定遵从祖师法旨!”

  老道微微点头,从腰间摘下那黄皮葫芦,却带着个腰带,递给王辉道:“你一会儿可替我们斟酒!”王辉接了葫芦,只觉得葫芦上面的腰带颇为碍事,斟酒带个腰带颇为不美,要系在腰间又没法斟酒。廖道子似是觉察到了王辉的顾虑,笑道:“这葫芦也是天地灵根,共结了五个,前四个都是天地异宝,可惜都被别人采去,我采摘时这个葫芦还不成熟,但葫芦藤已经枯死,我不忍破坏,就连根拔起,这葫芦藤就练成了丝带,你只需手持葫芦暗叫缩回去缩回去,丝带自然不见!”

  王辉便依言站在一边,默念咒语,果然便只剩一个黄皮葫芦,不禁颇为惊奇,暗道:“既然能回去,那便能出来!”哪知刚有此念头,那丝带刷的一声便冒出好长一截!唬的王辉赶紧弄了回去,心中却不由得热切起来:“这葫芦藤便有此神能,那葫芦不知又有多少奇异!自己今天这仙缘一定要好好把握,方不负这次仙缘!”当下便静立一旁,等候那清虚上人到来!

  少顷便见屋中霞光万道,仙光艳艳,瑞气千条,虽在宫殿之中也不觉得局促,王辉凡人俗子,早被晃的睁不开眼。廖道子从蒲团上起身,笑道:“清虚祖师到了!”王辉连忙跟了上去!只见云霞明灭,殿中出现一人,手拄竹杖,鹤发童颜,也抚掌笑道:“却让道友久等了!”王辉跟在廖道子旁边,偶然间用眼角余光来看,只见殿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现出一圆形桌子,旁边两把椅子。样式古朴,只是材料颇为奇怪,非金非木,非陶非石,不知何物而成!王辉并不认识。桌上早摆了十几盘瓜果,寻常瓜果一件也无,都是王辉不认识的。有形似大枣的,有形似芭蕉的,有的外边生刺,有的皮外有毛,更有一种果子好似妇人落胎的娃娃,有手有足,王辉看着心中惊奇不定。

  清虚上人笑道:“道友却是破费了,难得道友寻来如此多的奇珍异果!更难得居然有草还丹,此乃镇元大仙的镇洞之宝,向来不肯示人,道友居然也能寻来!”

  廖道子笑道:“草还丹虽然珍贵,但还是能讨来两个的!镇元也不是小气的人!”

  两人一起大笑,双双坐定,王辉颇为机警,马上侍立一旁,见桌上有两只玉杯,不敢怠慢,便把玉杯斟满。两人推杯换盏,痛饮开来,王辉开始还心中暗道:“一葫芦酒能有多少,也倒不了玉杯几杯”,心中还颇为忐忑,但又不敢聒噪,只能闷声倒酒,但倒了半晌,葫芦依旧有酒,丝毫没有见底的意思,这才知道仙家妙术,非自己所能知!

  饮了半晌,到底是仙酿玉露,两人便有些不胜酒力。本色便露了出来,那清虚上人醉醺醺的道:“今天蒙道友盛宴款待,就是五方天帝的蟠桃大会,老元道君的金丹盛宴也不过如此,只可惜酒宴虽好,却只得你我二人,加上童子不过三人,却是寂寥,颇为无趣!”

  廖道子笑道:“那有何难?且让让人舞上一舞,也好过只得我们三人在此!”清虚抚掌大笑道:“妙极妙极!”不待廖道子动作,便将手中一枚枣核扔在空中。只见空中光芒大盛,有一美人自光中来,初始还不赢尺,俄尔落在地上,便如真人高低。云鬓高盘,眉目如画,细腰秀颈,真是天香国色的美人!王辉只觉得一阵甜香袭来,便不敢再看。耳边只听得那美人唱道:“一挥衣袂间,飘逸上云天。踏破红尘碎,吹皱青渺烟。与我何相干,脱胎得道仙。天作耳边河,云为脚底船。尽阔碧宵殿,任游信步癫。颗颗玉液乐,粒粒妙灵丹。醉入云雾端,半醒半拙眠。闭目打禅坐,今朝又何年。”声音清越,字字清脆,声声婉转。如新莺出谷,又如乳燕归巢。鄂州每年都有花魁评选,王辉也听过本城的怡红院,翠香居那些花魁歌唱,但和今天这仙子一比,才知天上飞鸿和地上野鸡,差别之大,非言语所能形容!那仙子边歌边舞,歌毕,向空中一跃,空中居然光华万道,那仙子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光华也自散去,一枚枣核落在地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