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姐你别跑 《尸姐你别跑》008 地上与地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尸姐你别跑小说简介

《尸姐你别跑》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艾叶,厉鬼,姜浪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艾草小说名字叫作《尸姐你别跑》,提供更多尸姐你别跑艾草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尸姐你别跑艾草比较完整版。尸姐你别跑小说艾草节选:艾草说:“你的东西早上再拾掇吧,现在的先去躺我外婆家,让她老人家等急了的话...不太好。”我婉转地的说着。艾…...

尸姐你别跑小说-《尸姐你别跑》008 地上与地下全文阅读

艾叶小说名字叫做《尸姐你别跑》,这里提供艾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尸姐你别跑小说精选:老妈门关上的同时,我就在心里默数着:10、9、8、7、6、5、4、3、2、1。“砰...乒乓...咚...”“窦情你这个王八蛋,你给老娘等着,别让老娘找到你的尸体,否则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把你死死的鞭活了...”......老妈的悲情怒骂响彻了好久好久,估计左邻右舍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敢来我家串门子了。至于她话里提到的某点,我给大家解释一下。虽然证实了我老爸已经死亡,但其实,我们并未找到他的尸体。关于这事,咱以后再说。现在,我神色自然的对艾叶说:“你的东西晚上…

老妈门关上的同时,我就在心里默数着:

10、9、8、7、6、5、4、3、2、1。

“砰...乒乓...咚...”

“窦情你这个王八蛋,你给老娘等着,别让老娘找到你的尸体,否则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把你死死的鞭活了...”

......

老妈的悲情怒骂响彻了好久好久,估计左邻右舍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敢来我家串门子了。

至于她话里提到的某点,我给大家解释一下。

虽然证实了我老爸已经死亡,但其实,我们并未找到他的尸体。关于这事,咱以后再说。

现在,我神色自然的对艾叶说:“你的东西晚上再收拾吧,现在先去躺我外婆家,让她老人家等急了的话...不太好。”

我委婉的说着。

艾叶僵了下,很配合的点了点头。

出门前,老妈还在骂着,偶尔声音里还带着哽咽,我想这个时候给她点空间,让她自我梳理下是最好的。冒然去安慰她,只为让她别扭的性格发作。

倒是对于艾叶,她这么轻易的就接受了,还让同意让其住进家里,倒挺让我意外的。

一路无言。

下了公交,我大大的舒一口气:“艾叶,以后出门就不能先把小雨收起来吗?”

明明是十月份的天气,这个城市刚好不冷不热的季节,但刚刚的公交里,因为有小雨的存在,搞得像空调大开,还对着我猛吹,差点就冻死了。

其他看不到的人都没什么太大感觉,除非是天生比较敏感的,八字轻的会稍微感觉天气是不是转冷了。

只有我...在小雨不想被人穿来穿去,不顾人鬼有别干脆坐在我腿上时,我感觉到了何为严冬。

这家伙不会刚好是被冻死的吧?

“我觉得很好啊。”她嗤笑一声,“要是能冻死你就更好了。”

看着她朝前走去的背影,我只得翻个白眼问着蓝天,这丫怎么还没放弃杀我的想法?

阴冷之气袭来,我僵硬的转过头去。

雨啊飘朝我咧嘴,只是她笑得再怎么和善,依然给人阴冷的感觉。

我僵硬的转回头来,再快步的追上艾叶,因为目不斜视,走出了最直的直线。

......

外婆家在这爱德城里最冷清最临近郊区的一个地方,而且是砖瓦房,前头是个佛堂,后面才是住人的地方。

但是,还是会有人特意跑到这边来,因为听说这里的佛很灵。

可其实这个佛堂里摆放的,也不过是观音啊,地藏佛啊,弥勒佛啊,杂七杂八的佛啊...请忽略掉后面不敬的字眼。

所以啊,都是很常见的其他地方都有的佛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传闻出来。而且啊,很多来拜拜的还都是偷偷摸摸的比较多,就更让人费解了。

不过今天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供桌上的香还飘着烟,整个佛堂里散发着一股让人堵得慌的香味。

香味这东西,一浓就让人觉得臭。

又是一种物极必反!

艾叶熟悉的越过供桌朝佛龛后面的门走去。

这到底是我外婆家,还是她外婆家啊...额,如果她真是我姐姐的话,貌似我外婆也可以算是她外婆吧?

这种果汁要分别人一半的不爽感是怎么回事?

内堂也很冷清,本来我外婆就只有我妈一个女儿,我妈从读高中起就搬出去自己住自己搞生活了,记忆里她好像很少回外婆这里来。倒是我,小时候好像因为什么事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只是现在记忆很模糊而已。

所以这里大部分是外婆一个人在,但她好像也会经常“出差”,这里就更冷清了。

内堂的厅里,外婆正坐在一张摇椅上,闭着眼睛似乎正在假寐。

这里的光线并不好,幽暗的光下只有摇椅“咿呀咿呀”的声音,要刚来的人准会吓跑,在这里住过的我倒是习惯了。

跟艾叶走上前去。

“外婆...咳咳,中午好。”

摇椅赫然而止,外婆睁开她闪亮的双眼:“是啊,都中午了啊。”

我怕怕的后退一步:“因为我妈突然回来,有事耽误了下。”

外婆一听就了然的看了眼艾叶。

看来外婆对艾叶的事情也很清楚了,但艾叶说她在这之前都是住在外婆这里的,对于外婆居然能收留自己女儿情敌的女儿,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外婆这人不能以常理来推测,更年期的女人都没她那么难搞。

外婆轻“嗯”了声,从摇椅上站了起来:“跟我来。”

说着,当先走去。

内堂有两个厅,分为外厅和里厅,外厅是用来招呼客人的,里厅就是要比较亲近的人才能进去。

里厅的摆设跟外厅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就是多了个小佛龛,且上面的佛是...地藏菩萨。

此时佛龛旁站了一个微笑的美少女,我一见到她就乐了:“欲水姐!”

司马欲水,小时候在外婆这里时的玩伴之一,虽然对小时候的记忆模糊不清,但长大后偶尔来外婆这里时也会经常遇到她,所以还算有点熟悉。

她是外婆的邻居,所以经常来看看外婆。

即便以外婆的家为中心,方圆十里几乎没有其他住户,我还是相信了她的话。

因为她总是挂着非常亲切,非常有爱的笑容,让人觉得怀疑她的话简直是十恶不赦的事。

“小笔你来了。”司马欲水温柔的笑了笑,随后在外婆的示意下转身把手伸向佛像的背后。

轻微的“轰隆隆”响起,整个佛龛都慢慢的转动着,没多久佛龛的后面就出现了一道门。

所有人都面色如常,包括艾叶。

只有我,惊讶的合不拢嘴。

这是在拍武侠小说呢,连暗门都出来了。

“进去吧。”外婆淡淡的说着。

司马欲水朝她点了下头,当先走进那暗门。艾叶推了推我,我才晓得跟进去。

不能怪我反应慢,我只是还没收拾好心情。

暗门进去后有一条往下的阶梯,阶梯很长,而且很暗。

连脚步都特意放轻了,在这种又静又暗的地方,难免会满脑子都在幻想着这之后会有什么东西。

各种鬼怪的石雕?

还是干脆多具死人的尸体?

又或者是各类啊飘在荡来荡去?

阶梯最下端有个转角,转过去后不到两米又有一道大石门,因为门边放了盏灯,所以勉强能够看清。

当司马欲水推开那扇石门的时候,闪亮的灯光马上就闪瞎了我的眼,于此同时传出来的或欢乐或豪迈的笑声则震聋了我的耳。

未进这个石门,我就先阵亡了。

无论怎么想,我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景。

尼玛这简直是个中世纪的酒馆啊,有个大吧台,木作的吧台后头有个调酒师,吧台跟前坐着几人在拼着酒。

然后是四五张桌子,大多是双人座和四人座,大部分都坐满了人,大家都吵吵闹闹的。而靠近吧台旁的地方,有个多人座的像小型KTV的沙发,桌上摆满了瓶瓶罐罐,倒头睡了两个人,完全不被这地方的吵闹惊扰,依然睡得酣畅淋漓。

大概是他们的鼾声比这些吵闹声还响的缘故吧。

最里面中间靠墙的地方有个公告栏,上面贴满了纸张,写着什么就不知道了。而最左边有个角落,大概是这个地下酒馆最阴暗的地方,那里放着一张高级单人宽敞的沙发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酒瓶和酒杯,但那里此时并没有人,也没谁靠近那里,自成一个让人避讳般遗忘的角落。

而最右边的地方还有扇门,紧闭着,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总之,这个灯火辉煌人声嘈杂的地方,跟上头外婆的住所完全不搭。简直是天堂跟地狱的差别,要知道上头可是寂静无声加昏暗无光...

......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