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鼎人 第1章 小灵山背鼎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背鼎人小说简介

《背鼎人》是作者八月南山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家中司药,不需要在幸苦的背鼎,此外也能活到八十岁。  这也许是背鼎人世世代代背鼎的原因和动力。从来不也没人产生怀疑过为什么要要背鼎,放佛这个传统了深深地烙在每个人的灵魂上像,大家探讨的不外乎是张三了十三年了,李四还差八年之类的话。  而每一年十四岁开始寒江雪就接过了父亲的工作,如今每天背一趟鼎已经是必须要做的工作了,风吹日晒,电闪雷鸣,从不能间断。。...

背鼎人小说-第1章 小灵山背鼎人全文阅读

  寒江雪出生在金锣镇曲古村,父亲是个背鼎人,母亲是个司药妇。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大了肯定是要继承父亲的生计当一个背鼎人,这也是整个金罗镇的传统,从古到今没有人能够违背。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谋生的可能。

  十四岁开始寒江雪就接过了父亲的工作,如今每天背一趟鼎已经是必须要做的工作了,风吹日晒,电闪雷鸣,从不能间断。

  而这种日复一日的工作需要持续三十年,干满三十年以后就可以领到一颗黑黑的药丸,然后就可以在家中司药,不用在辛苦的背鼎,同时也能活到九十岁。

  这或许就是背鼎人世世代代背鼎的原因和动力。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为什么必须要背鼎,仿佛这个传统已经深深烙在每个人的灵魂上一样,大家讨论的无非是张三已经十六年了,李四还差九年之类的话。

  而每年都会有人因为山路湿滑而失足掉到万丈悬崖下面去,掉下去的人背鼎的工作却不能就这么结束,而是要年迈的父亲或者未成年的儿子补偿回来,差多少年补多少年。也从来没有人反抗过,没有人怀疑过。

  寒江雪之所以十四岁就开始背鼎,是因为当年他的爷爷失足掉下山崖,欠下十一年的背鼎时间,如今父亲已经背了三十六年,实在是无力再背,只能由寒江雪早早的接过父亲的工作。

  小小的年纪生的一副壮硕的身体,看上去也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四个月下来,虽然感觉非常累,但是也还勉强适应了。

  寒江雪的眼神中比常人多出了一丝丝的渴求,渴求山外的世界,渴求早些渡过这苦累的三十五年。

  “大头,想啥呢?”大头是寒江雪的小名,而跟寒江雪一起坐在山路边上一起背鼎的小伙子今年不过十七岁,名叫寒临跳,是寒江雪家对门的堂哥。

  “临跳哥,你说我们为什么世世代代要背鼎?”寒江雪双眼闪烁的看着山的那头说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背鼎?,我只是听我爹说山上的老神仙是我们整个金罗镇的守护神,保佑我们世世代代平安,所以我们需要报答他,需要世世代代背鼎给他。”寒临跳挠了挠脑袋说。

  “临跳哥,那你说我们为什么每天将鼎背上山,然后换一个鼎背下山,鼎都是一样重?是不是鼎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寒江雪将几个月以来心中的疑团说了出来。

  “嘘嘘!不敢这样说,小心被神仙听见了。我听我爹说,这些鼎是老神仙用来装神仙用的东西的,不能让我们知道,而且不能看。”寒临跳将右手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急忙用左手捂住寒江雪的嘴。

  “可是.......”寒江雪正要说话,再次被寒临跳捂住了嘴巴。

  “别可是了,我们还有几十年的鼎要背,不要想那么多了,等到背完了,就可以舒舒服服的种药材,过好日子了。想那么多干啥?”寒临跳将身体半向前倾了倾,然后压低声音对寒江雪说道。

  “好吧!反正我这个脑袋大,但是不会想问题。那就不想了。”寒江雪嘿嘿的笑了笑,也知道自己是无法想明白这个事情的,所以干脆就不想了。

  兄弟二人继续将半人高的鼎抬起来,前背后抬,继续朝山顶走着。

  隐约过了晌午,兄弟二人见天阴风急,许是要下雨,便将脚步加快了几分。“大头,我们换换,你走后面,我来背,我们要快点,一会儿要是下雨了,我们就惨了。”寒临跳知道自己年龄大,力气也比弟弟大一些,所以便想赶在下雨前将鼎背到山上,这样的话就不用冒雨背鼎了。

  这鸠鸣小灵山的上山路,可是崎岖蜿蜒,平常两个人都要十分小心,若是要下点雨,那就太危险了。更别提要过的那千尺涧,百丈长的绝壁百丈的深,仅仅只能走过一个人的宽度,若是遇见下雨,背鼎人只能耐心的等待雨停了再走,但是这样的话,有可能就赶晚上到不了山顶了,那样会耽搁晚上休息,第二天背鼎就更累了。

  寒江雪跟哥哥寒临跳换了换前后,寒江雪感觉轻松了许多,两个人的速度也快了一些。

  一会儿工夫,天已经下起了小雨,二人已经快到千尺涧了。

  “大头,咱走快一点,现在雨小,我们赶紧走过千尺涧,要不然晚点又被二狗那些把吃的抢完了。”寒临跳将鼎卡在背上,一只手将脸上的雨水和汗水一起擦掉,又双臂朝后背上鼎。

  “行,临跳哥,我早都饿了。”寒江雪没敢松手,用手臂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和雨水,继续朝前走着。

  兄弟二人前背后扶,前拽后推的朝山顶走着,可是风越来越大,雨也跟着凑热闹,脚底下已经有些滑了。

  “临跳哥,要不咱躲躲雨吧,雨太大了。”寒江雪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雨水淅淅沥沥的打在脸上。寒江雪有些担心摔倒,所以有些害怕。

  “大头,别怕,马上到千尺涧了,过了千尺涧咱就在老亭子歇歇。”寒临跳甩了甩脸上的雨水继续朝前赶。

  寒江雪年纪小,父亲叮嘱背鼎要听堂哥的话,所以这几个月以来他一直听堂哥的话,现在虽然感觉雨大南行,但是还是顺从堂哥的安排。

  兄弟二人转眼走到了千尺涧。“大头,小心脚底下,一定要踩稳,不敢滑了。”此刻兄弟二人继续停在原地喘了口气,将脸上的雨水擦了擦了,又将鼎背了起来,准备过千尺涧。

  这里之所以叫千尺涧,是因为这道路一面靠山,一面临涧,路长千尺,山涧也就长千尺,一眼望不到底,常年云雾缭绕,不分四季。蜿蜒崎岖的路,兄弟二人将鼎紧紧的贴着山壁慢慢的向前走着。

  “大头,累不累?累了我们就靠在前面这个拐弯喘口气。”寒临跳大口喘着气说道。

  “临跳哥,我不累,你要累了我们就休息休息。”寒江雪回答道。

  “行!走两步道拐弯我们喘口气。”寒临跳将鼎五分之三左右的分量都承担了,此刻已经累的急需要休息休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