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之聚圣三界 《梦幻之聚圣三界》第二章:除奸恶,为特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梦幻之聚圣三界小说简介

《梦幻之聚圣三界》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任宸霄,建邺城,年人,龙瑞,海毛虫,方寸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任宸霄江宁城小说名字叫作《梦幻之聚圣六界》,提供更多任宸霄江宁城小说以及最新章节,任宸霄江宁城小说在线阅读。梦幻之聚圣六界小说任宸霄江宁城节选:任宸霄记住了了爷爷的教导,长剑了刺穿了拿棍那人脖子的皮肤,任宸霄赶快止…...

梦幻之聚圣三界小说-《梦幻之聚圣三界》第二章:除奸恶,为特使全文阅读

任宸霄建邺城小说名字叫做《梦幻之聚圣三界》,这里提供任宸霄建邺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梦幻之聚圣三界小说精选: 不得随意杀人,特别是普通人。任宸霄记住了爷爷的教导,长剑已经刺破了拿棍那人脖子的皮肤,任宸霄赶紧止住,一条血线从拿棍那人脖子流了下来,至少他没死。“别,别,别杀我!”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这下手也太狠了,直接要人命。拿棍那人感受到脖子的痛楚,害怕直打哆嗦,说话都说不清,两条腿和筛糠一样,抖个不停。刚刚他真的感觉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看到周围五个人,任宸霄哪怕是再傻也明白什么情况了,用自己的剑柄打晕了拿棍这个人,拿下剑鞘,三…

不得随意杀人,特别是普通人。

任宸霄记住了爷爷的教导,长剑已经刺破了拿棍那人脖子的皮肤,任宸霄赶紧止住,一条血线从拿棍那人脖子流了下来,至少他没死。

“别,别,别杀我!”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这下手也太狠了,直接要人命。拿棍那人感受到脖子的痛楚,害怕直打哆嗦,说话都说不清,两条腿和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刚刚他真的感觉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看到周围五个人,任宸霄哪怕是再傻也明白什么情况了,用自己的剑柄打晕了拿棍这个人,拿下剑鞘,三下五除二把这五个人打倒,他们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在建邺城待的越久,发现的阴暗就越多。少年心性的任宸霄怎么能看到江湖上有这样一批害群之马,从那天开始消灭建邺城的阴暗,大到不良地主员外,小到赌徒蟊贼,全部不放过。

他没有动杀心,只是制服后全部送到官府。毕竟自从唐皇李世民登基一来,发布贞观之治,随意杀人是犯法的。

他一个少年,首先记住了爷爷所说的不能随意杀人的警示,其次也没有强烈的杀心,再者想在建邺城生活下去,不想违法,不至于去下狠手。

但是之后他慢慢发现,这些被自己收集证据、制服去官府的人,只要是贿赂了建邺城父母官,哪怕被抓到官府,他们也不会怎么样,受益的只是建邺城的父母官。

知道有这种事后,任宸霄才动了杀心,他的目标盯上了建邺城曾经搜刮民脂民膏满脑肥肠父母官。

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曾经建邺城父母官被他暗杀在县衙内,直接用他的鲜血在墙上写下一行大字:杀人者,剑侠客任宸霄也。

任宸霄也是大胆,丝毫没有逃亡的想法,仍然在建邺城内消灭罪恶,这些阴暗知道任宸霄是敢杀人的,这才害怕起来,统统潜伏,难得让建邺城普通老百姓过上了一段时间的好日子。

一个城郡的父母官被一个游侠所暗杀,这件事震惊了朝堂域内,传到皇帝李世民案前,朝廷的官员们纷纷要求派兵抓住这个放肆的游侠,严厉处罚这个所谓的任宸霄。

唐皇李世民在龙椅上把这案牍看完,放下案牍,很豪迈的大手一挥,不是处罚这个任宸霄,而是派人去建邺城探查被杀的建邺城父母官和剑侠客任宸霄的事情。

建邺城曾经父母官的恶行被扔在朝堂之下,贪污受贿、鱼肉百姓。任宸霄惩奸除恶的事迹被宦官宣读,那些叫喧要严厉处置任宸霄的官员们纷纷闭嘴。

唐皇倒也是果决,他相信大唐官员绝对不只是这一个如此,朝廷开始由内到外对官员掀起清洗运动,那些暗室欺心的官员纷纷被处置,派上了一些清正廉明的好官。

建邺城新上任的父母官,不仅带着他的上任印玺,还带着一个唐王专门给任宸霄的特使金牌,任宸霄在大唐境内,可以随意处置贪官污吏和那些狐群狗党。

这特使金牌,简直比尚方宝剑还要尚方宝剑。当时朝廷官员知道这件事,大大小小的官员没有一个人同意,政见不和的官员此刻意见纷纷统一起了,绝对不同意。

这特权给的太大了,大到和大唐的太子一样,哪怕是宰相都没有这么大的权利,这可是随意处置。

唐皇李世民虽然他不是大唐第一代君王,但是和大唐第一代君王也没什么区别,这大唐的江山几乎都是他带兵打下来的。

大唐的政权、兵权全在他一个人手上,官员偶尔给意见还行,要是唐皇已经做出不容反驳的决定,那谁不同意都没用。

这特使金牌,就是要给!

谁人也不知道,唐皇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是看了任宸霄全部的情况,从出生到如今,大大小小的情况全都知道。这就是一个国家的力量,想调查一个人,哪怕每天如厕多少次都会被知晓。

唐皇看到了任宸霄的资料:任宸霄,建邺东海湾人,亲生父母不知,从小被遗弃,被东海湾居住的老道士所抚养长大。贞观11年,老道去世……

只有服侍唐皇的一个老宦官知道,当时唐皇看完任宸霄的资料,愣了好久,轻叹了一声,自顾的说道:“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我等着你来长安找我。”

当时那自言自语的话声音很小,但是老宦官还是听清楚了,只是不明白什么意思。身为一个奴仆,他不敢过问,把这件事永远埋在了心里。

这特使金牌还是发到了任宸霄手上,全大唐,只有他一个人有。

任宸霄有了这个特使金牌,再加上新上任的父母官确实是个好官,两个人的联手下,抄家的抄家,监禁的监禁,建邺城再无恶事。有,也是偶尔极少的,建邺城才是真正的欣欣向荣起来。

在之后任宸霄能动手的机会就很少了,也很少在建邺城露面,本以为已经慢慢被人遗忘,没想到还有人看到自己,就把自己认出来了。

“知道我在建邺城,还敢行窃?”任宸霄拎起中年人,对于这样的小恶,任宸霄不至于杀了他,但是也要把他送到官府,让他吃吃苦头,吸取教训。

“任少侠,小人此举,真的是被逼无奈。小人慈母害病,小人又家境贫寒,实在是无力为医,只能盗窃为慈母抓药。”中年人面带愁容。

“哦?”听到这样的话,任宸霄迟疑了一下,“属实?”

“绝对属实,小人如有一句假话,不得好死。”那中年人恨不得掏心掏肺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

“钱袋呢?”任宸霄伸出手。

“在这……”中年人不舍的从胸前拿出一个刺绣钱袋,递到任宸霄手上。

“先陪我把钱袋还给失主,并且向失主道歉。然后带我去你家中探查,你若说谎,别怪我不讲情面。”任宸霄拿着钱袋,拎着中年人再次跳上屋顶,往原路返回。

正巧看到往这边追来的失主,任宸霄跳了下去,挡在失主面前。

“小贼已经被我抓住,这是你遗失的钱袋,检查一下钱有少的没有?”任宸霄对着失主说道。

那失主一愣,看到任宸霄捉到的中年人,确实是刚刚的小偷,那刺绣钱袋也确实是他的。

他打开钱袋,确定里面数额正确,连忙道谢。

这个失主虽然知道任宸霄这个名头,但还真的不知道眼前就是任宸霄,极大部分人不知道任宸霄长什么样子。

钱都回来了,那失主倒是没有纠结中年人的处置,说要请任宸霄去酒楼小饮一杯。

“既然完璧归赵了,那我就先告辞了。”任宸霄摆摆手拒绝,和失主说了一声告辞,让偷盗的中年人指路,去他家里。

这是建邺城最贫困的一角,房屋都是用木头和泥土搭建的,显得十分脏乱。

按照中年人的指路,任宸霄找到中年人的家中,真的有一个病重老母。

中年人虽然盗窃,但是也是为了自己的孝心,百善孝为先,任宸霄没有处置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说道:“你事出有因,但是也不能为恶,念你是为了老母初犯,这次我就原谅你,切不可有下次,这银子你拿去为你老母抓药。”

“任少侠,这钱太多了,用不上这么多的。”那中年人一愣,没想到任宸霄会给钱他,他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小偷来着。

他确实缺这个钱,还是很想要的,只是说用不上这么多,倒也是淳朴。看来刚刚的偷窃,还真的是为了自己的老母而为,只是走错路了。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知错能改也是好的。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