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之聚圣三界 《梦幻之聚圣三界》第八章:是中毒,找麻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梦幻之聚圣三界小说简介

《梦幻之聚圣三界》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任宸霄,建邺城,年人,龙瑞,海毛虫,方寸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李福任宸霄小说名字叫作《梦幻之聚圣六界》,提供更多梦幻之聚圣六界,梦幻之聚圣六界小说深度阅读。梦幻之聚圣六界小说李福任宸霄摘选:李福。“阿母,是我的一个朋友。”“好好的款待人家。”那王婆话还没说着,传闻剧烈地的咳嗽声,很显然身体…...

梦幻之聚圣三界小说-《梦幻之聚圣三界》第八章:是中毒,找麻烦全文阅读

李福任宸霄小说名字叫做《梦幻之聚圣三界》,这里提供李福任宸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梦幻之聚圣三界小说精选: 任宸霄已经有点绝望了,自己随便找一个道士就好了,干嘛找这个所谓建邺城最好的,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么,你们平时找这个道士,是怎么忍受他的?但是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既然答应了牛大胆,任宸霄还是要把这件事做好了,瓷瓶里面的东西嫌它恶心,瓷瓶放在身上不动就行了。龙瑞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单纯的打量牛大胆,牛大胆反而没有去看他一眼。带着装着泥丸的小瓷瓶,任宸霄和龙瑞离开了,去昨天中年人的家。“宸霄哥哥,那个道士有点奇怪。”龙瑞半…

任宸霄已经有点绝望了,自己随便找一个道士就好了,干嘛找这个所谓建邺城最好的,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么,你们平时找这个道士,是怎么忍受他的?

但是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既然答应了牛大胆,任宸霄还是要把这件事做好了,瓷瓶里面的东西嫌它恶心,瓷瓶放在身上不动就行了。

龙瑞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单纯的打量牛大胆,牛大胆反而没有去看他一眼。

带着装着泥丸的小瓷瓶,任宸霄和龙瑞离开了,去昨天中年人的家。

“宸霄哥哥,那个道士有点奇怪。”龙瑞半路的突然跟任宸霄说道。

“奇怪?太邋遢了,相比其他的道士,确实奇怪。”

“不是那种奇怪,而是说不出来的奇怪,算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错觉吧。”龙瑞摆摆头,没有想太多。

到了王婆的家,任宸霄敲了敲门。

“谁呀?来了。”昨天那个中年人的声音响起。

他也不惧什么,打开了门。

“任少侠,是你啊,不知道任少侠有何事?”那中年人看到任宸霄,赶紧行礼。

“福儿,是谁?”里面传来老妪的声音,显然是中年人的老母,王婆。

中年人生父姓李,全名李福。

“阿母,是我的一个朋友。”

“好好招待人家。”那王婆话还没说完,传出剧烈的咳嗽声,显然身体还没好。

“我知道,阿母,你别说话,多休息。”

“又有事要麻烦你一下。”任宸霄对中年人李福拱拱手。

“任少侠尽管吩咐。”

“是这样,因为一些原因,需要一只你家的烤鸭,要是你有空,能不能现在帮我做两只烤鸭。”

“原来是这样的小事,这没问题,任少侠稍等一下,小人去买烤鸭。”李福答应的很干脆,这也是任宸霄,其他人,他肯定不会答应。

“等等,烤鸭先别急,里面的人是生病了吗?”龙瑞稍稍拦住李福,问道。

看到龙瑞和任宸霄是一同过来的,也不敢轻视龙瑞,拱手说道:“是,家母害病,已经卧床多日了。”

“她不是生病了。”龙瑞走了进去,很肯定的说道。

“龙瑞。”任宸霄喊道。

“宸霄哥哥,跟我一起进去,她不是生病了。”龙瑞转身拉着任宸霄的手,把任宸霄往里面带。

“这……”任宸霄觉得失礼了,看了一眼李福。

“无妨,任少侠进来吧,我给你们倒茶。”李福不在意的笑笑,只是认为龙瑞的话是小孩的闹语。

“失礼了。”任宸霄说了一句,还是走了进来。

“宸霄哥哥,你看她,虽然脸色苍白,但是嘴唇乌黑,额头冷汗直流,显然是受着极大的痛楚,这不是生病,这是中毒。”龙瑞指着王婆,很肯定的说道。

刚刚王婆是醒了,这个时候又昏迷过去了,任宸霄可以看到,昏迷的王婆眉头紧皱,显然是承受着痛苦。

“中毒,你说我母亲是中毒?可医师说她是害了恶疾。”那李福端着茶过来了,听到龙瑞的话,茶杯都摔落在地,慌忙的过来查看王婆的情况。

“生病可能会面色苍白,可能冷汗直流,但是哪有嘴唇乌青的,这明显是中毒了。”龙瑞说的极其肯定。

“龙瑞,你确定你没乱说?”任宸霄目光一凝,下毒这就不是什么小事了,这是要害人命的。如果真的是下毒,任宸霄要管一管了,不管怎么样,要对得起身上的特使金牌。

“我真的没乱说,真的是中毒,你看这嘴唇都乌黑成什么样子了,这毒再不解,这人就要死了。”

“你把药方给我。”任宸霄对着李福说道。

李福连忙拿出给王婆抓药的药方,递到任宸霄面前。

“龙瑞,你懂医术,你看看这个药方。”任宸霄把药方拿给龙瑞。

任宸霄现在有点怀疑是不是李福搞的鬼,抓药毒害她母亲。

但是又不太像啊,李福为了母亲治病,花光的所有令他富裕的家财,看得出来李福是一个孝子,不至于毒害他母亲吧,而且也完全没有动机。

但是以防万一,任宸霄还是要看看药方抓的药。任宸霄自己不懂医术,但是看起来龙瑞还是有点懂的,任宸霄要让他看看。

龙瑞看了药方,细细琢磨了一下,说道:“这是一个极好的补药药方没错,但是她是中毒了,这药方根本没用。”

“你母亲病倒,你以为她是生病,带她去看医师,医师怎么说的?”任宸霄问向李福。

“医师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个病只要吃这个药,慢慢就会好起来的。”

“你给王婆吃多久这个药了?是不是一直没有见好。”

“吃了有些时日了,一开始还有些见好,之后不就一直是如今这个样子。”

“一直没有恢复,你再请医师看过没有?”

“请了,医师说这个病急不得,他开的是最好的药,就是这个,但是吃了很久,还是那句病去如抽丝。他说是老人家身体弱,所以要多吃几日,一直到如今。”

“你是不是固定请一个医师,甚至买药都在他这里买?”

“确实是一个医师,我相识的医师,他的药也是好药。一开始母亲的病症看得出来变好,只是最后一直没有恢复,我也相信是所谓的需要时间。”

“不是的,因为这些药都是补药,一开始可能是会让身体变好,但是对这个毒没用,只是纯粹的补身体罢了,看起来气色变好,以为病症好了,其实并没有解毒。”龙瑞在旁边说道。

“这真的是中毒了?”李福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真的。”龙瑞再次肯定。

“换一个医师来,让他好好看看。”任宸霄觉得这个事情不容小视。这个李福也是粗心,母亲的病不见好,怎么不找其他的医师研究研究,就信一个,只管吃药。

“嗯,那任少侠多等片刻。”李福点点头,也有点担心,准备去找医师。

然而刚开门,一堆人闯了进来,把李福吓的连连后退。

“大人,就是他,李福,昨日偷抢他人钱财。”

一堆人有六七个,一个是穿着华服大腹便便的胖子,一个是昨天被李福偷了钱财的人,还有一些衙役。

任宸霄记得,昨天被偷钱财的人名字叫王富贵,当时他感谢任宸霄,自称的时候,任宸霄记住了他的名字。

“你们怎么回事?”任宸霄看到这堆人问道,特别是里面的衙役,这明显是突然闯进别人的家门里面,只是时间碰巧,李福刚开门,他们就刚进来。

要是李福不准备开门,他们估计要强闯了,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任公子。”那些衙役看到任宸霄,没想到任宸霄会在这,赶紧行礼。他们都认得任宸霄,建邺城父母官都不敢得罪的存在,这些衙役肯定不敢胡作非为。

“礼免了,说说你们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闯进别人的家里。”任宸霄看不惯这些衙役的行为,这里房子还有一个病人,要是不给个理由,任宸霄绝对会好好教训他们的。

那些衙役相互看了一眼,知道任宸霄有时候脾气确实不好,特别是对待那些惹是生非的人,其中一个领头人说道:“任公子,是这样的,这两个人报官说,昨日他们钱袋被一个人偷去了,他们知晓这个人是谁,要我们来抓人。”

“钱袋?”任宸霄看到昨天被偷钱袋王富贵,对他说道:“昨日不是已经把钱袋还给你了吗?”

王富贵看到平日他们惹不起的衙役都对任宸霄礼待有加,有些惧怕任宸霄,任宸霄说的没错,钱袋已经还给他了,他是无事找事,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