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之聚圣三界 《梦幻之聚圣三界》第九章:不入眼,阴谋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梦幻之聚圣三界小说简介

《梦幻之聚圣三界》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任宸霄,建邺城,年人,龙瑞,海毛虫,方寸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李福王富贵小说名字叫作《梦幻之聚圣六界》,提供更多梦幻之聚圣六界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梦幻之聚圣六界以及最新更新。梦幻之聚圣六界小说李福王富贵摘选:李福的名字,看了几眼李福。“任少侠,小人名李福。”李福是生意人,平时也很机警,…...

梦幻之聚圣三界小说-《梦幻之聚圣三界》第九章:不入眼,阴谋事全文阅读

李福王富贵小说名字叫做《梦幻之聚圣三界》,这里提供李福王富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梦幻之聚圣三界小说精选: “任公子是吗?你这话就不在理了。蟊贼偷人东西,被人抓住还回去了,那蟊贼还是蟊贼,犯错也是犯错。总不能说把东西还回去了,蟊贼就不再是贼,那错也不成错了?”旁边大腹便便的人拿出一把折扇,稍稍挡住了王富贵,往前一步走,自信的看着任宸霄,等着任宸霄的答案。王富贵能够带他来,证明他一定可以能为王富贵出头,王富贵不善言辞,但是他能,刚刚的话就显示出他的能言善辩。“你知道我是谁吗?”任宸霄看到大腹便便的人这个样子,有些厌恶,冷笑的说道…

“任公子是吗?你这话就不在理了。蟊贼偷人东西,被人抓住还回去了,那蟊贼还是蟊贼,犯错也是犯错。总不能说把东西还回去了,蟊贼就不再是贼,那错也不成错了?”

旁边大腹便便的人拿出一把折扇,稍稍挡住了王富贵,往前一步走,自信的看着任宸霄,等着任宸霄的答案。

王富贵能够带他来,证明他一定可以能为王富贵出头,王富贵不善言辞,但是他能,刚刚的话就显示出他的能言善辩。

“你知道我是谁吗?”任宸霄看到大腹便便的人这个样子,有些厌恶,冷笑的说道。

“任公子,这无论你是谁,这法大于天,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难道你就要因为你的身份尊贵而抗法不尊?”那种表情看着就让人想打他。

“好一个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怎么称呼?”任宸霄问道,问他名字任宸霄才不用敬语,对这样的人无事生非、颠倒黑白没必要用以敬相待。

“在下不才,单姓徐,名东源,是福源酒店的店掌柜,不知能否入任公子法眼?”徐东源拿着折扇展开,给自己扇风,看起来风流倜傥,其实这个样子跟人说话是对人的极其不尊重的。

福源酒店任宸霄知道,是建邺城最大的酒店,东南西北城都有这个酒店的分店,还有一些客栈,都是福源一家的。

今天任宸霄带着龙瑞去酒店吃中食,去的就是福源客栈。

继承了他早逝老爹的财产,这个福源酒店的掌柜徐东源现在也是建邺城最大的财主,建邺城父母官都要礼让他三分。

王富贵以为自己找这个徐东源做后台,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再贪得一些东西?显然他是想太多了,任宸霄对这样贪婪的人也是特别不屑。

钱袋已经还给你了,你自己都说分文不少,那就足够了,为什么还要调查偷你钱袋的人在哪?不是想贪得一些东西,就是想教训这个小偷。

无论是贪婪还是心胸狭隘,任宸霄都看不起。

任宸霄耐人寻味的看了王富贵一眼,王富贵低着头,不敢说话。

再看徐东源,还是那种高傲的表现。显然这个徐东源还不知道任宸霄的身份,自认为自己在建邺城的权势已经滔天,对谁都是瞧不起的态度,对任宸霄也是如此。

“任公子,你看这?”那衙役可不敢轻举妄动,两方都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但也首先问任宸霄的意见,知道这个剑侠客任宸霄可是敢杀人的人,身上还有杀人免责的特使金牌。

其实他们也不喜欢这个徐东源,总是那种瞧不起的眼神看着任何人,衙役们要不是建邺城父母官的命令,要不是他也是衙役们惹不起的存在,他们理都懒得理会这个徐东源。

“入我法眼你还不配。”任宸霄才是真的不畏权势。

“你。”那徐东源听到任宸霄这么说,一阵气结。

“你们突然到来,让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现在我有三点要问你。”任宸霄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实在是太巧合了。

“那我为何要答?”徐东源还是如此不屑的回答。

“你可以不说,那我的剑,可不长眼!”任宸霄反手拔出自己的剑,指着徐东源的脖子。

“你敢动手吗?”任宸霄拔剑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剑尖就出现在了自己脖子这里,徐东源一开始确实是吓到了,随后又自信衙役在这里,任宸霄不敢动手,倒不是这么害怕了。

“谁说我不敢的?”任宸霄的剑往前去了一点点,贴在了徐东源的脖子上。

“你们这些衙役是干什么吃的,光天化日之下,有人拿剑逞凶,你们不管?”冰凉的剑尖贴在脖子上,徐东源冷汗都要出来了,没想到任宸霄真的这么大胆,这一刻,无论是任宸霄使一点力还是自己往前走一步,自己就要身首异处,踏入地府了。

此刻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哪怕后退都不敢,他后退的快,能有剑快?哪怕这把剑看到是无锋剑,但是剑尖是尖的,刺入脖子也是一个死。

他只能把恐惧发泄在衙役的身上,希望衙役能够帮他。

首先不说他寻求帮助的方式就是错误的,衙役也是人,这样的态度对待衙役,衙役怎么可能想帮想管?而且,任宸霄有特使金牌,他们不敢管任宸霄的事情。

“老大,今天云挺漂亮的。”所有衙役默契的转过身,假装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一个衙役很机灵,指着外面的天空招呼衙役领头人看。

领头人此刻十分赞赏这个机灵的衙役,当然,现在不能表现出来,点点头说道:“今天的云确实不错,你看那朵云像什么,谁说出来,我今天请他喝酒。”

“老大,我认为像鸡腿。”一个衙役凑过来,尽量远离徐东源,生怕任宸霄教训他的时候,殃及池鱼,殃及到自己身上。

“像什么鸡腿,那明明是鸭腿。”其他衙役也是如此,纷纷往门口挤,就像天上的云有多好看一样。

“今天这么艳阳高照,万里无云,没看到云啊,哪有鸡腿一样的云。”龙瑞童心未泯,也好奇跟着看,看完之后,发现什么都没有,有些不解的嘀咕着。

龙瑞的嘀咕声稍大,徐东源听到了龙瑞的话,此刻算是明白了,任宸霄的身份恐怕是衙役都不敢管的人,这衙役肯定不会理会这件事了。

“任公子尽管说。”徐东源调整情绪,恢复那种虚伪的彬彬有礼的样子,尴尬一笑。稍稍退后了一步,用扇子把任宸霄的剑拨开一点点。

任宸霄轻蔑的看了徐东源一眼,我以为你多不怕死,原来你也怕死。

收剑,动作还是快的让人看不清。

“第一个问题,这位王富贵被偷窃,你又怎知?与你何干?”

那些衙役此刻又不再看“云”了,纷纷竖起耳朵听着,但也很机智都没有转身。

“他是我生意好友,中午一叙,听他讲起了这件事。好友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当然不能置之不理,所以带他来报官。”

“知道……”任宸霄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李福的名字,看了一眼李福。

“任少侠,小人名李福。”李福也是生意人,平日也很机敏,看到任宸霄看他,猜到任宸霄的想法。

“知道李福的所在,是你还是王富贵知道的?”

“大人,我不知道,都是徐掌柜告诉我的。”那王富贵只是一个小财主,不敢和一些大权势的人对敌,赶紧摆摆手甩脱关系。

“对,是我告诉他的。我与李福相识,根据我朋友所述外貌,一下子就能想到是李福。”那徐东源对王富贵这么不讲义气,很是恼怒,说这话的时候,彬彬有礼的伪装都没有继续装下去。

“李福,你认得他?”

“认得,福源酒店的掌柜,以前每日都要在我这定做许多烤鸭。”李福躬身回答道。

“没错,就是这样。”那徐东源听了李福的话,点点头。

“好,这样蹊跷的地方就来了。你说是你朋友所述的外貌,那么首先,你告诉我你朋友叫什么?你这个朋友,你再把李福的外貌描述描述,我要看你描述的怎么样。你们要是其中任何一个人说不出来,我让衙役把你们全部抓紧大牢。”

那徐东源还没说话,王富贵猛地跪下了,说道:“大人饶命,大人,不要把我关进大牢,我实话实说,我与这人不是好友,认识不到三个时辰。是他让我帮忙如此说道的,说事成之后给我十两银子的报酬,我这才答应了。我被猪油蒙了眼,做这样欺骗人的事情,大人饶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