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穹破 第一章十四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宇穹破小说简介

《宇穹破》是作者洛侠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凌晨时分,卓凡一人漫步在空旷寒冷的大街上,昏黄的路灯将湿漉漉的大街映衬的格外凄凉,他的身影被这灯光拉的长长的,鹅毛细雨飘落在他乌黑的外套上,寂静无声。  此时正值严冬...

宇穹破小说-第一章十四年全文阅读

  凌晨时分,卓凡一人漫步在空旷寒冷的大街上,昏黄的路灯将湿漉漉的大街映衬的格外凄凉,他的身影被这灯光拉的长长的,鹅毛细雨飘落在他乌黑的外套上,寂静无声。

  此时正值严冬,东北的冬天一如既往的寒冷,白气弥漫,瑟瑟发抖,不过他却完全没有在意这天气。

  他目光迷离,眼圈微红,仿佛全世界都抛弃了他,不敢想象这就是自己的结局,仅仅一场考试就把他的希望完全打破了,但是这又能怪谁呢,代考是学校的一条高压线,自己踩了谁也不怨……

  “开除”

  当教导主任吐出这两个字时,林天凡完全懵了,甚至连呼吸都不会了,头脑一片空白。

  母亲在他小时候离家出走,父亲在高中时心脏病突发病逝,后来都是伯父看他可怜就收养他,他是他们村唯一的大学生。他成绩好,大学本科四年的学费都是他们村十几个文盲半文盲的大叔大伯一起凑出来的,有两个还去卖血。

  几乎是跪在地下,教导主任才不耐烦的答应他不通知家里。

  “起来干活了,快点。”一声嘈杂而粗鲁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他慌忙起身,几乎是下意识的道:“这是哪?”

  然后苦笑道:“又想起来了。”

  十几年了,他还没有忘记自己在一个落后贫穷的农村里生活的场景,也没有忘记自己大学被开除的落魄,仿佛自己还是在宿舍里看着书,做着作业,过年后家乡亲们排队迎接他的场景,喜笑盈盈……

  而这一切都在被开除那天全部消失了,他只记的自己在凌晨的街道上心灰意冷时被一个叫跑车的钢铁怪兽撞飞了,醒来后就在这里了,对,他穿越了。

  十几年过去了,他都快要忘记穿越前的事了。

  他缓了缓神,站了起来,准备着一天的活,这是他这种普通人必须干的事,哪怕这个家族是这片地区中一股不算弱的力量,哪怕自己也被这个家族中一些人称呼为“少爷”,却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仔细算一算,到现在也有十四个年头了,今年也有十四岁了。

  回想起小时候,他被家族众人围着,长辈给予厚望,取名为林天凡,意为天命不平凡,享受着家族最好的待遇,不过仅仅过去三年,却被发现无法修行,就像被开除一般,长辈们摇头晃脑,几乎是瞬间他就失去了一切待遇,就连住的院庭都以“这里更适合修炼的人住”一句话,就把他和他娘亲两人打发至后山一处荒芜的茅草屋处安身,翻脸简直比翻书还要快。

  在这个家中,林天凡母亲张氏的性格是偏阴柔懦弱的,而父亲的去世使她的性格更为懦弱,与家中各女子的画风天差地别,简直就是唐僧和大师兄的区别,也因为如此,慢慢的不被重视,到最后面家中的一些人几乎都快叫不出她的名来了,哪怕她是家中前家主的妻子。

  林天凡是个不信命的人,而且非常的要强,不能修炼简直就是天大的打击,心中的这种感觉也只有自己知道。

  林家武场

  “嚯”

  年轻的子弟在武场挥汗如雨,在林天凡眼中这是多么美的画面啊,他是多么希望自己也能站在这武场上修炼,前几年他每天都会来这里修炼,不过却无丝毫动静,最多就是流一场汗,而且还要受到众人的嘲笑和讽刺,慢慢的他也就很少来这里练了,最多在自己家后山上几乎无人的地方练一练,连偷看一眼都是奢侈的。

  “呦,这不是三少爷吗?怎么又来了,不是不能练吗。”

  “这废物,怎么天天来看。”

  “废物就是废物,你们和废物讲这么多不怕自己也变成废物啊。”

  林家年轻一代七嘴八舌的嘲讽道。

  这时一衣冠楚楚的少年走了过来,他个子在所有人中是最高的,名叫林项奉,是这个家族中的大少爷,只见他笑对众人骂道:“你们是不是吃了豹子胆,竟敢对三少爷这么说话,还不道歉。”

  随后又转身对林天凡道:“三弟啊,你不能修炼就在家待着,看看书做一个普通人也好,就不要来这里浪费时间了,你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个叫林项奉的人是现任家主林域的儿子,林域和林天凡的父亲是亲兄弟,不过在争夺家主时败给了林天凡的父亲,于是从那时起,林域就对林天凡他们这一脉异常痛恨,而现因林天凡的父亲去世,林域当上了这个家的家主,所以对林天凡这一脉打压的尤为严重,几乎所有资源都偏向自己这一脉。

  特别是对林天凡一家更甚,几乎不给任何资源,就连最基本的东西都需他们自己辛勤劳作得来,也就是这个原因,受不了家庭的压抑,林天凡的哥哥林天翼才会一声不吭的离开,数十年来杳无音信,几乎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家族中一些偏向林天凡这一脉的长老几次三番说道后山不适合住人,要把林天凡和他母亲接会山下这边来住,不过都被林域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所以林域的儿子林项奉显然也不是在帮林天凡,而是在讽刺他不能修行,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林天凡虽然听过很多次,不过心里还是异常的难受,为了不让他看到自己的异样,强装镇定,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缓缓的离开了武场,回到了后山上。

  看到母亲一锄一铲的在后山上劳作,林天凡心中日灌满铅块一般,母亲应该像家里其她妇女,坐在荫凉处喝茶赏花,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在烈日下辛勤劳作以充腹中之食。

  林天凡缓缓的走了过去,对母亲道:“娘,我来吧,你去屋里休息一下。”

  张氏停了下来,看到林天凡的脸色有点不对,轻声道:“凡凡,你是不是又去练武场了。”

  被母亲这样一问,又想起前面的种种和自己这家的遭遇,林天凡眼圈一红,强忍着泪水,低头沉默不语,他怕自己的泪水流了下来让母亲担心。

  母亲张氏看到他的难过,心里也异常的难受,又因为性格使然,不由轻声抽泣起来。

  林天凡一恁,心里一惊,知道母亲是异常的难受,而自己却也没有办法,于是也没有控制住,瞬间眼如雨下,欺身到母亲面前。

  “娘,娘,你别哭了,我以后都不会去那里了,以后都不会……”此时已经哭成泪人,似乎忘了自己的坚强,在母亲面前自己永远是小孩子。

  张氏擦了擦眼泪,不过眼泪却如瀑布一般,擦也擦不完,用颤抖的声音道:“凡……凡凡,我一定不让…你这么过下去……我一定想办法让你能修炼。”

  随后用颤抖的手将林天凡扶了起来,掏出手帕把他的眼泪慢慢擦掉,用血红而又坚定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天凡,我们进屋里,我要把家族里的一个秘密告诉你。”

  林天凡一惊,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家族有什么秘密,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母亲也知道。

  母亲把门关上,示意林天凡坐下,随后吸了以口气,像是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一般,才把秘密决定告诉林天凡。

  随后正语道:“天凡,这秘密是家中几乎没有人知道的秘密,既然这个家族这么容不下我们娘俩,我也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你发誓不能告诉任何人。”

  林天凡眼神一凝,觉得这事非同小可,连保留秘密几十年的母亲都要吐露的秘密,可见的这个家庭对她的迫害有多深。于是赶紧根据母亲的言语指示发了一个毒誓。

  “你现在有十四岁了,也是个男子汉了,要记住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知道不?”

  “娘,我知道,我不会说出去啊。”

  张氏将口唇附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已经长大了,这个秘密告诉你。林家第一任家主,也是林家祖师爷林云海在上百万年前乃是名震天下的人物,他平生就凭两种功法独步天下,第一是万龙天功,这种天功乃是天地初开之时由禽皇天龙大明皇集天地混沌之气加于万物之道感悟而创的天功,这种天功被誉为天地初现七绝天功之一,这七种天功每一种都足以成就一方霸业,威力不是一般的功法可以比拟的,而林家老祖有幸习得这种天功。”

  “祖师爷除了这种还有一种功法名叫仙道炼体术,这种功法对于不能修炼的人来讲最为重要,也能让人把体魄炼成无人能及的地步。不过在一次几乎灭天地的战斗中林家老祖元神俱毁,这俩种功法也没有传到林家人中,于是全世界的人都以为这两种功法消失了。不料几百万年后,在林家禁区,我和你父亲进去寻找遗迹之时发现了一些猫腻,在一处非常隐秘的山洞中,刻有非常奇怪的纹路,不过你父亲却不肯信这是什么奇功,其实他不是不肯相信,而是怕这些东西会毁掉林家,不过我们俩心里都知道这些东西肯定和林家老祖的功法有关。现在林家也容不下我们娘俩了,你就偷偷的进入那山洞里把石壁上的天功都抄录下来,偷偷修炼,以后必会有所建树。这山洞很难找到,哪怕是搜山也未必能寻的,等下我画一个地图给你。”说完张氏就找来一张图纸,在上面比画。

  林天凡大惊,从来没有想过家里面还有一个这样的秘密,哪怕是林家的家谱中也没有这样一个人,他也不知道母亲是怎么得知这么一件事得,不过听到能修炼了,就没在意,心里也异常高兴。

  (如果觉得不错,还请多多推荐,如果那里不好还请多批评指教)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