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穹破 第四章姬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宇穹破小说简介

《宇穹破》是作者洛侠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林天凡看见林域还振振有词,心中很是愤懑,正欲言语却被林天翼档住了。  林天翼只身一人见状道:“禁区像是除了很多人进来过吧,你却放任不管,我家人步入你却要处罚,是也不是太蛮横了?”语气缓缓地,声音沙哑,每一个字都像是成一个说不出的机器里面发出的不过片刻后,林域恢复神态,颤声道:“林天凡你私自进入禁区,本就该死。”因心中对林天翼有些畏忌,所以先将罪定在林天凡身上,这样反而显得自己师出有名,也很好化解了自己刚才技不如人的尴尬。。...

宇穹破小说-第四章姬家全文阅读

  林天翼走向前,相继和自己这一脉的人打招呼,而完全没有理会其它人,刚才众人看到他截住林域这一掌确实了得,武道修为绝对要比林域高一个等级,心中都有一丝顾虑,显得局促不安,连林域也愣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心里又惊又怕。

  不过片刻后,林域恢复神态,颤声道:“林天凡你私自进入禁区,本就该死。”因心中对林天翼有些畏忌,所以先将罪定在林天凡身上,这样反而显得自己师出有名,也很好化解了自己刚才技不如人的尴尬。

  林天凡看到林域还振振有词,心中很是愤慨,正欲言语却被林天翼挡住了。

  林天翼只身上前道:“禁区好像还有很多人进去过吧,你却放任,我家人进入你却要处罚,是不是太霸道了?”语气缓缓,声音低沉,每一个字都像是成一个说不出的机器里面发出来的,仿佛要吞噬一切,不怒自威。

  林域心大惊,冷汗流了下来,不过却硬着头皮道:“你林天翼十几年前离开家中,早于不是林家的人了,这是我们的林家的事,还请你不要管。”自己说完这话后心中大悔,怕林天翼暴走,将他打死也说不定,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我就不算十几年前你是如何对待我们这一脉人的,今天我不想让你太难堪,十几年了,我不希望我一回来就发生什么血案。”

  林项奉一听别人当众威胁他父亲,心中异常愤慨,此时他站在林天翼后面,心中暗想:“以我武狂二级拥有五千斤的力道,从后面暗中出手料想也能将他打死,再不济也能将他打伤。”

  “哗”林项奉不由分说,快速使出青云掌向林天翼后脑袭来,众人大惊,没有人料到林项奉会从后面偷袭,林天凡也没有想到林项奉会从后面打来,心中一颤,圆睁眼珠。

  威力巨大的掌风向林天翼后脑袭来,不过林天翼似比别人慢一拍的样,竟还没发现一般,丝毫不动。

  不过林天凡却发现林天翼单手由内而外一转,快速使出一掌法,直接与林项奉使出的青云掌相碰,然后快速放回,不过常人却以为林天翼丝毫不动,毕竟这掌法太快了,而林天凡竟然看到了,这让他自己都大惊。

  待声势过后,众人抬头看向林天翼,却发现他无丝毫受伤的痕迹,连头上几缕长发都没有动。

  “砰”一声响传来,众人急忙收回眼神往声音处看,只见林项奉身子直直的倒在地下,把地板砸的“砰”的一声响。

  大家圆睁眼看向林项奉,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本以为林天翼最起码会打伤,却没想到倒下的是林项奉,这剧情改的实在太快了,在场的人除个别几人看清楚了过程外,其它人皆不知所以。

  “我的儿啊。”林域三步作两步跑了过去,欺身抱住林项奉的头,痛哭道。

  “本来这事就这么算了,没想到有其父必有其子,儿子和父亲一个德行,只知道玩暗的,到底不是男人所为。”林天翼骂道。

  林域:“你,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就在此时突然一大批人出现在这客厅之外,细数之下又数十人有余,为首的是一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

  中年妇人看到躺在地下的是林项奉后,顿时泪流满面,一瞬间到了林项奉跟前,摇晃着林项奉的身躯,厮声大叫道:“谁谁,是谁将我儿子打成这样的,谁……”

  此中年妇女正是林项奉的母亲叫谢玲,谢玲是悬山区谢家之人,谢家是悬山区最大的家族,甚至在瘠陆上都有一定的名望,而此时正是谢玲回谢家探亲回来之时,随她一起来林家的都是谢家的一些高手,甚至连谢家长老也来了两人。

  队伍中一年长之人迅速走了过来,立时给林项奉把脉,随后从贴身衣袖里拿出一小药丸送入林项奉嘴里,站了起来,道:“奉儿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却……”

  一听此人话语后,谢玲抓狂,怒喊道:“是谁,谁,谁做的,我要他以死责罪。”

  林域看向林天翼,眼里似要喷出怒火一般。

  谢玲看到林域眼神,立刻明白了这是林天翼干的,也不由分说,拔剑直指林天翼,林天翼急忙闪躲。

  所幸的是谢玲的修为甚至不如林域根本无法给林天翼造成哪怕一点伤害。

  不过林天翼心中却有所顾忌,谢家的一些人也来了,其中两位长老修为都在自己之上,如果他们出手那么自己也无法全身而退,况且现场还有林天凡在场。

  谢玲眼看对林天翼无法造成一丝伤害,气愤愤的停了下来,对旁边与自己一同回来的长老,哭道:“长老爷爷,你看我唯一的儿子被这人用手段打伤,你们要为我做主啊。”哭的伤心至极,丝毫并不问事情的前因后果俱将这罪定在林天翼身上。

  其中一更年轻的长老厉声道:“林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是这人匆奉儿没有注意时,将奉儿打伤的,长老,你要为我们做主啊。”指着林天翼说道。

  林天凡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无耻之人,于是抢声道:“明明是林项奉暗中偷袭想至我兄长于死地,却被说成是我哥暗中偷袭,我哥还需要暗中偷袭吗,他的修为远在你们之上,再说在场的众人都看到了。”说着环顾众人一眼。

  而在此的人却全部低下了头不敢言语,毕竟谢家的人在此,实力强大,俱怕会因此连累到自己,但是也有几个林天凡这一脉的人气愤愤的像说明情况。

  “够了。”但见这长老赐声骂道。

  “我外孙受了伤害,我也不管是谁定要付出代价。”

  “呵呵,谢家人也和林域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就要以武力压迫别人,还真是大家族的作风啊,你要来就尽管来吧,大不了鱼死网破。”林天翼冷笑道,虽然他知道自己十有八九不是这老头的对手,不过却不会被这压迫。

  说着做好预防手势,而这谢家长老也单手结印,欲势待发,林天凡心里十分紧张生怕刚见哥哥就出了什么意外,空气若有凝固之状,眼看两个高手就要打起来了,正想要不要帮帮兄长,突然一阵残影飘了过来,一人立于两者之间,此人身着道袍,道袍背后一乌黑八卦阵图。

  众人看到这装束大惊,此装束唯有瘠陆大家族姬家特有,而能穿上八卦阵图衣服少说也是上了武尊之级,实力强大。

  “师傅,你到了。”林天翼停了下来,急忙上前行躬身礼道。

  众人看到姬家之人到了已是不敢相信,而今听到林天翼叫这人为师傅,更是快惊掉下巴。

  这人点头示意,转身对谢家长老道:“我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在门口听着,所有一切皆因你孙儿偷袭出手,我徒儿才会出手预防的,你们休要怪他,我看你孙儿受的伤也不是很重,修养个把月就能好,我这里有一粒休气丹,不如让他服下,我看这事就这么过了,就不要追究了。”

  谢家长老冷哼了一声,道:“姬家人也来了,我们谢家惹不起,罢了罢了,此时就算过了。”多有一丝热讽之意。

  谢玲大哭,她是个不肯吃任何亏的人,如今吃了一个大亏,不由气恼,道:“长老,我儿……”

  “好了,我说算了就算了,身子可以养,有些骚还是不要沾了好。”谢家长老不由提高了几分语气道,其实他心里还是对姬家有很大的忌讳,等姬家之人走了再来算账也不迟。

  林域看到这么多高手都在,而且姬家人也在此,早于吓的不敢说话了,最后鼓足劲,对众人道:“大家没什么事就离去吧,今天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众人早于被这气氛压的喘不过起来,今天变数实在是太多了,也不停留,赶紧离开这里,走到院外才松了一口气,这水太深,不是一般人能涉足的。

  “翼儿,我现在有些事要去办,你先待着。”道袍老者对林天翼说道。

  “师傅,弟子送你。”

  随后道袍男子缓步离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