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 《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第9章 皇帝的寿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简介

《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云修洁,蒙面人,秋菊,海叔,宫女,云晟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云晟睿云修杰小说名字叫作《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提供更多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深度阅读。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云晟睿云修杰摘选:云晟睿抢先跪下施礼,道。“臣弟见本父王,祝父王寿比…...

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第9章 皇帝的寿礼全文阅读

云晟睿云修杰小说名字叫做《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这里提供云晟睿云修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精选:到了摆设寿宴的宫殿,这里已经熙熙攘攘来了不少人。个个大臣都穿戴官服、有的携带了家眷打扮得都是花红柳绿、但却不盖过宫中娘娘的风头。只见艳丽不见奢华。“四王爷、六王爷到……”踏入大殿的同时也响起了**尖锐嗓音的通传声。“儿臣参见父皇,祝父皇万寿无疆、寿与天齐。”云晟睿率先下跪行礼,道。“儿臣参见父皇,祝父皇寿比江长、褔如海深。”云修杰也跪下了身,道。跟在他们后面进来,五媚颇感后悔,只有也跟着下了跪。“哈哈哈……好个寿与天齐!平身。”那…

到了摆设寿宴的宫殿,这里已经熙熙攘攘来了不少人。

个个大臣都穿戴官服、有的携带了家眷打扮得都是花红柳绿、但却不盖过宫中娘娘的风头。

只见艳丽不见奢华。

“四王爷、六王爷到……”

踏入大殿的同时也响起了**尖锐嗓音的通传声。

“儿臣参见父皇,祝父皇万寿无疆、寿与天齐。”

云晟睿率先下跪行礼,道。

“儿臣参见父皇,祝父皇寿比江长、褔如海深。”云修杰也跪下了身,道。

跟在他们后面进来,五媚颇感后悔,只有也跟着下了跪。

“哈哈哈……好个寿与天齐!平身。”那身子圆溜溜的皇帝看着最出色的儿子,笑的愈加畅快。

“谢父皇。”

云晟睿和云修杰异口同声。

“父皇,这是儿臣特意派人寻来的夜明珠,此物虽不算奇珍,但却是儿臣的一番心意。”

“哦?快呈上来。”听闻云晟睿的话语,皇帝陡然来了兴趣,眼眸放光地急切道。

五媚现下算是肯定了这个王朝真的不算是太富裕,也许并不是和富裕无关或有关,而是他们太过井底之蛙,也或许是这个王朝太腐败。

假如是在三国时期,或许也是这般穷困潦倒。

她还记得,那装着夜明珠的盒子做工颇为精致,盒子的材料取决于桃木,它的四面都雕刻着活灵活现的蝙蝠,栩栩如生,甚是精、奇。

最重要的是,它的寓意为:洪福齐天、福寿双全。

那夜明珠所发出的幽光,透过盒子的雕棱空处照了出来,更显得具有新意。

打开盒子,取出夜明珠,皇帝端详了许久才移开了视线,看云晟睿的眼神愈加地满意。

“老四就是有心,那些政事交给你,你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说,这寿礼准备的还如此用心,定是费了不少心力,朕今天高兴,晟王府上下都赏……”

得了奖赏,云晟睿连忙下跪叩头谢恩,“谢父皇。”

“嗯,起来入座吧。”

把经过看在了眼里,五媚心里不禁腹诽云修杰真傻!

他费力寻得的夜明珠却给了云晟睿,让他得到皇上的赏,唉,该说他傻还是该说他大方呢?

刚刚碰到了那个相府千金也是,明明是云晟睿喜欢她,最后却是让云修杰去研究药方。而,暗中,良欢似乎对云修杰产生了感情,云修杰却装作没看见。

他真的是太伟大,太大方了!

“父皇,儿臣也有寿礼要献给父皇!”

云修杰适时地出声。

“哦?老六这次要送朕什么?可比得过你四哥的?”皇帝颇有兴趣地揶揄道。

“回父皇,儿臣的虽不能与四皇兄的比,可儿臣尽得心却不比四皇兄的少啊!”云修杰笑得很显稚嫩。

“来人,抬上来。”一挥手,云修杰命令道。

众人皆好奇地望向殿外……

是盆景!

只见被抬进来的盆景,叶子翠绿欲滴,枝干修剪得当,培养地也很是恰到标准,既不过高,也不觉得营养不良。枝干叶子层次修剪的也是极其顺眼。

看样子他倒是费了不少精力,确实是用了真心。

“确实是尽了心,就坐吧。”皇帝的表情只是淡淡的。

“是。”

瞧着云修杰的神色,倒没有发现什么失望,五媚不禁叹息。

看来他这般做真的是不想抢了云晟睿的风头!他也完全可以把夜明珠献给皇帝而不是给他的四哥,让他四哥去抢了功劳,可他却是没有那般做。

跟着云修杰,五媚站在了他的身后。

“到前面来,给本王斟酒。”

“NO!”想也未想,五媚便脱口而出。

“嗯?什么?”云修杰不解。

“我说,不。”五媚加重了‘不’这个字的力道。

“为何?”云修杰捏紧了手中的爵杯。

“你以为我傻?一点不知在前面给你斟酒意味着什么?”五媚有了些气恼。

“那你是不愿了?”云修杰眸中划过落寂。

“是。”

“你站在后面与你的服饰不匹配,而且你也吃不到东西。”云修杰试图换个方式让五媚乖乖地到他左右相伴。

五媚缄默不语。

须臾,五媚转身,坐在了云晟睿身旁,云修杰眸孔瞬间变得幽深。

见五媚坐了过来,云晟睿皱眉,最终却是什么都没说。

之所以,她选择坐到云晟睿身边,因为她知道,他不怎么喜欢她,所以他只会默认,不会有所作为。而云修杰却不同,他会认为她默许了,她默许做他的侍妾了!

宴会上,大臣所携带出席的人,伴随在左右斟酒、夹菜的都是他的通房丫头或是侍妾。

这个五媚在清朝时就知道的。

彼时,程良欢跟在一个年近四十的男子身后款款而来。

那男子身旁还跟着一个年近二十的少年,长得很是俊美,仔细看他和程良欢简直是相像极了。

无非便是兄妹了。

五媚在程良欢进来时便觉察到,她的目光有扫过她!

见她在云晟睿身边陪伴,程良欢嘴角勾起一抹舒心的浅笑。

顺着程良欢的目光,她的兄长程叔珏也看到了五媚。

“相府千金倒是越来越可貌比仙女了。”皇帝看似慈祥的脸庞,眼中此时却闪着算计。

“皇上缪赞了。”对于皇帝的夸奖,程良欢微感不安。

“她要是没美貌,倒对不起第一美人这个封号了!”距离皇帝最近的瑛贵妃陡然不冷不热地插了一句。

就在众位大臣全部献完礼入座以后,当今皇帝的嫡子二王爷云先礼才姗姗来迟。

他趾高气扬的出现引起了众人的窃窃私语。

看着他,五媚无一丝好感,许是他生活太过理想,从未吃过苦,竟养出了鼓鼓的将军肚,这倒不算什么,看着他的样子总让人联想到‘发福’二字。

如若让他将来做了皇帝,那后宫的女子算是要够恶心得了。

“父皇……儿臣给您祝寿来了!”笑得几乎没了眼睛的云先礼上前一步无视众人的窃窃私语,跪也未下就直接开口。

“哼,你要是再不出现,朕还以为你不会来了!”皇帝责备道。

他虽是用责备的语气对云先礼说话,但他的眼里却满是宠溺。

就如他的其他儿子都要行礼而云先礼却是免了,尽管云先礼怠慢了他,他也不曾责备。

会是因为他们很是相似,所以他待云先礼就比较特别吗?

“儿臣这不是给您带了宝贝,所以来晚了吗!”

“哦?跟这颗夜明珠比呢?”对于云先礼所说的宝贝,皇帝并无什么兴趣。他举起了手中的夜明珠,问道。

高傲地抬起他的那张肥脸,云先礼自信满满地道:“当然了,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闻言,众人都来了兴趣,包括皇帝。

五媚却是看也未看云先礼,她嘴角在听到云先礼说有宝贝送上,并有‘过之而无不及’时,明显地上扬。

她也没有忽视那道与此同时投射来的目光,不用看,五媚也知道,那是谁的。

那绝对是云修杰的,是绝对。

他此时心里定在怪她。

不过,等会便不会是了,他定会反过来感激她!

“呈上来。”

被递上去的是一个精心用绸缎包装的长盒子,那绸缎上绣得是‘寿’字。虽然很是符合今日,但这般却失了新鲜,包装上他就输于了云晟睿,更何况里面的东西呢?

拿了一个糕点塞进嘴里,五媚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她嘴角的笑意愈加的邪肆。

“这是何物?”打开盒子,皇帝看着静静躺在里面的手电筒,他颇是好奇。

“它可是个宝贝了,它发出的亮光要比夜明珠强上百倍都不值,而且父皇日后夜里还可用此物来照明批阅奏折,再不会因为光线不好而伤眼力了。”云先礼讨好地笑。

“是吗?”皇帝半信半疑。

他拿出了手电,左右端详了许久都不见云先礼所说的那般比夜明珠的光亮强上百倍,不禁眉头一蹙,怒道:“你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戏弄于朕,真是好大的胆子!”

手电筒一开始就算有满格的电量,不管怎样都是经不起一直开着不管,从昨夜到现在电再多也足以消耗殆尽,要是还亮那就怪了!

本是等着皇帝的奖赏却不料劈头遭到皇帝的怒吼,云先礼不禁一时怔愣,随后看到了皇帝手里的手电筒确实再无了一丝光亮便立即知道了严重性,他着急地忘了所有规矩,忙跑上前夺了皇帝手里的手电筒,上下左右地翻看,嘴里还不停地重复,“不可能,不可能。”

他从未如此失态,但容谁都会失态,因为这属于欺君之罪!

“哼,朕真是太纵容你了!来人啊,将这个犯下欺君之罪的人给我拖到宗人府去重罚三十大板,并废除王爷之位,在家好好闭门思过。”皇帝纵然再喜欢云先礼,也无法容忍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触犯他的皇威!

这种处罚已算格外开恩!

见事发突变,云修杰陡感诧异,随即想起五媚所说的,原来一切早有预谋!

心里的阴霾在此刻散去,他端起爵杯畅饮了一口白酒。

“父皇,不要啊!今日是您的寿辰怎能这般处罚儿臣,是儿臣粗心没有辩出这物件好坏就盲目地献给了父皇,是儿臣一时疏忽了,还请父皇格外开恩。”云先礼早已吓得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父皇……”

“皇上……”

云晟睿和众大臣正准备要出列替云先礼求情,皇帝却先看到了他们的动作,“谁都不许替他求情,平时是朕太过纵容他了!来人……”

眼见就要大祸临头,云先礼焦急地转动着脑子,陡然他眼睛一亮,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道:“父皇,儿臣真的知错了,儿臣弥补,对,儿臣弥补。”

“弥补?你拿什么弥补?”像是想给云先礼一个机会,皇帝追问道。

“儿臣,儿臣宫里有,有个东西,他绝对让父皇意想不到。不对,他不是东西,他是,他是……儿臣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但他绝对不是人,要是人也绝对是嗜血凶残的人。”

“嗜血凶残的人算什么?这天下多得是。”

“不,父皇,等您看了就知道了,他绝对让您有意想不到的地方。”

“好,朕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稍片刻,便见一辆囚车被拉了进来,那囚车外部被裹了一层厚厚的白布,并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

嗜血残忍!会是狮子吗?或者是其它动物?

“撩开帘子。”云先礼的话陡然响起。

帘子被慢慢地撩起,众人也跟着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

会是什么让云先礼有如此大的信心可以弥补那欺君之罪?

看清了囚车里的……五媚蓦地瞪大了眼,怎么会……那,那,那是……

五媚感到非常的震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