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 《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第10章 当夜黑风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简介

《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云修洁,蒙面人,秋菊,海叔,宫女,云晟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名字叫作《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提供更多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以及最新更新。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摘选:怎么会?但是…...

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第10章 当夜黑风高全文阅读

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名字叫做《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这里提供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极品媚狐:误惹吸血妖孽夫小说精选:怎么会?不过也对,她一个从清朝活到改革开放现代的狐妖就能随意跨入到这架空历史之中为什么别人就不行?呵呵,这下有趣了!不过就怕他真的如云先礼所说的一般,嗜血残忍。那她就不好办了。斗不斗得过他,她也没有把握。“人?这有什么?”皇帝失望地收回了视线,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父皇您有所不知,他不是人,他也算是人。他,他就是人。”云先礼都有点被自己给说糊涂了。使劲摇了摇头,云先礼笑道:“父皇,儿臣都说糊涂了。其实他是什么并不重要,出乎意料…

怎么会?

不过也对,她一个从清朝活到改革开放现代的狐妖就能随意跨入到这架空历史之中为什么别人就不行?

呵呵,这下有趣了!

不过就怕他真的如云先礼所说的一般,嗜血残忍。那她就不好办了。

斗不斗得过他,她也没有把握。

“人?这有什么?”皇帝失望地收回了视线,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父皇您有所不知,他不是人,他也算是人。他,他就是人。”云先礼都有点被自己给说糊涂了。

使劲摇了摇头,云先礼笑道:“父皇,儿臣都说糊涂了。其实他是什么并不重要,出乎意料地是,他靠喝血生活,而且他还怕阳光。”

“喝血生活?”那皇帝诧异地坐直了身子。

“那岂不是丧心病狂吗?”适时那瑛贵妃又开了口。

宴席上众大臣面面相觑,这……

“瑛贵妃,他并不是丧心病狂,而是以吸取人血维持生命。”云先礼说得神秘兮兮,随即有些胆怯地摸了摸脖子,吞了口唾沫。

为了将功赎罪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他是吸血恶魔,咬着人的脖子一口下去,那长长的獠牙就深入了经脉里,然后那些人就被他吸血而尽身亡。”

“儿臣还见过被他咬死的百姓,他们死后那样子……”

“啊……王爷……”那些胆小的宫嫔和宫女被云先礼绘声绘色地描述和演示吓得连连尖叫。

云先礼见那些胆小的都被吓到也没有再说下去,住了口。

就在这时,一直闭目养神的风华睁开了眼眸,他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在瞄到五媚时,停留了一瞬,随即又闭上了眼。

他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悠闲,没有因为被抓住而有丝毫恐慌。

在他睁开眼的一瞬,五媚已清楚的看清了他的眼眸是碧色的。

嗯哼,还是外国吸血鬼?

他们还真有缘呢,都来到了这个架空朝代。

呵呵,千里有缘来相会?

“长得那么俊,怎么那般?唉……”

“他的眼睛……”

“好恐怖啊!”

“杀了他……”

一时之间,宴席上的众人由一开始的窃窃私语变成了议论纷纷。

收回了视线,五媚咬了咬唇,在心里思索着要不要找机会和他谈谈?

出现了这等怪人,云修杰条件反射地望向五媚。

他不知在何时起,他对五媚特别的看得起。许是因为五媚拥有的东西这个王朝都不能比,他在心里已经笃定了五媚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也许她对这种人会有所了解。

与此同时,在席间的另外一边,程良欢正依恋地偷瞄着云修杰,见他望向五媚,她不禁气的差点想跑过去把五媚痛打一顿。

唯有和五媚同坐的云晟睿此时较为淡定,仿佛此时殿内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他就那般气定神闲地用修长的手指转动着爵杯,眼眸专注地望着爵杯中晃动的美酒。此时无人能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要的或许与五媚一样,那就是这件事的一个结果。

“父皇,这怪物可是儿臣费了好大的劲才抓住的,儿臣还差点,差点也被他……”下面的话他没有再说,而是换了一副快要哭的样子,只见他抬起了宽大的袖子假装在抹泪,“儿臣抓住他就是想替父皇替百姓除害,儿臣要不是命大,就再也见不到父皇了。”

“你为百姓以身犯险,又为民除害抓住了他,还差点也遭了厄运,朕是该奖赏你,可你犯的欺君之罪也不能就此轻易饶恕,这样吧,就罚你一年的奉禄,以做惩戒。”

有了借口可以当着众大臣的面饶恕云先礼的过错,皇帝也是何乐而不为,迫不及待地就饶恕了他。

“谢父皇恩典,儿臣一定改过自新。”云先礼连忙跪了下来,叩头谢恩。

也就在此时,众大臣都非常安静了下来,齐声道:“皇上圣明。”

停下了转动爵杯的手,云晟睿将杯子重重地放在了案几上,也道:“父皇圣明。”

他此时的神色看上去虽还是平静,可谁知他的内心此时是不是平静的呢?

“父皇,那他怎么处置?”免了罪行,云先礼变得大胆了许多,他一副讨好地样子问向一脸深思的皇帝。

收了心神,皇帝似是有了些倦意,他慵懒地靠上了身后的龙椅上,立时有宫女上前给他捶肩。

“今日是朕寿辰,不可屠杀牲畜,就暂且先饶了他,等寿宴一过,再做处置。”

听到,皇帝称风华为‘牲畜’,五媚不禁感觉嘴角抽搐了一下,吸血鬼什么时候变成牲畜了?

再转螓首望向风华,却见他依旧没有什么反应,五媚不禁暗自佩服,他真的是将所有事都置身事外,置若罔闻啊!

够能忍,她佩服!

不过,听到皇帝说他是牲畜,她都有点替他打抱不平了!

这个井底之蛙知道些什么啊?

也不怕,他只是表面平静其实心里已经对他记仇了,到夜晚的时候,变成蝙蝠飞进他的寝殿伸出他的獠牙对着他的脖子就是一口吗?

哼,还没有了解对付真正的实力就去得罪对方,还真的是,厕所打灯笼,找屎(死)!

其实其中五媚也有为自己打抱不平,因为在她没有法力可以变成人形之前,她就属于,牲畜……

“皇上英明。”

众人又齐声道。

“把那牲畜带下去吧,记得要好生看牢,别让他逃了出去,再祸害百姓。”

眼睁睁地看着帘子被放下,那张似是中国人又似韩国人的脸被隔绝,五媚有些莫名的不舍。

不舍?!许是都是外来人,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才觉得有些不舍吧。

待会她要去找他,和他谈谈,看看能不能让他不再饮血生存,如果他答应,她便救他。

可,他是懒得逃出去,还是真的逃不出去呢?他需不需要她救?

或者,她应该让他见到阳光然后自动化成烟灰,而后湮灭,还是……想办法说服他,或是感善他呢?

白色的囚车渐行渐远,眼看就要在殿外门口消失,五媚陡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待会,她找他,要到哪里去找?

“开席……”

就在五媚打算要离开的当口,陡然,皇帝一声令下,殿外便有端着各色菜肴的宫女鱼贯而入。

整个殿内立时被菜香和酒香所充斥。

深吸了几口浓郁的菜香和酒香味,五媚突然有些不舍了。

这种大规模的吃宴叫她走,她,她,她舍不得啊!

她的热菜二十品、冷菜二十品、汤菜四品、小菜四品、鲜果四品……难道都要错过吗?

她太舍不得了!

可,如果不走,不跟着那囚车,待会她要怎么去找他?

像是经过了百般挣扎,五媚最终一咬牙,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