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山空传 《司徒山空传》第三章.水碗木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司徒山空传小说简介

《司徒山空传》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刘老先生,施工队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司徒山空传小说名字叫作《司徒山空传》,提供更多司徒山空传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司徒山空传小说在线阅读。司徒山空传小说司徒山空传摘选:叔父摸出身上的一些钱,递过来道士,道士却摆一摆手也没笑纳,他说叔父,的话这件事过了昨天后…...

司徒山空传小说-《司徒山空传》第三章.水碗木人全文阅读

司徒山空传小说名字叫做《司徒山空传》,这里提供司徒山空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司徒山空传小说精选:叔父掏出身上的一些钱,递给道士,道士却摆摆手没有收下,他告诉叔父,如果这件事过了今天之后解决了,你提一筐鸡蛋一只鸡来谢我就是了,钱财这东西我不收。于是叔父只能连连称谢,接着就带着我赶回了茶馆。我和叔父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将一切都按道士的吩咐布置后,我用饭粒粘好了符咒,接着叔父跟我煮了面条吃,然后我们俩就关上门窗,躲在房间里。大约到了晚上11点半的时候,我都有些打瞌睡了,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铃铛声响了起来。听到铃铛的声音…

叔父掏出身上的一些钱,递给道士,道士却摆摆手没有收下,他告诉叔父,如果这件事过了今天之后解决了,你提一筐鸡蛋一只鸡来谢我就是了,钱财这东西我不收。于是叔父只能连连称谢,接着就带着我赶回了茶馆。

我和叔父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将一切都按道士的吩咐布置后,我用饭粒粘好了符咒,接着叔父跟我煮了面条吃,然后我们俩就关上门窗,躲在房间里。

大约到了晚上11点半的时候,我都有些打瞌睡了,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铃铛声响了起来。

听到铃铛的声音,我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坐直了身子,叔父也是显得表情紧张起来。那铃铛的声音果然就像道士说的那样,持续了大概二三十秒钟,接着就突然传来一声“咔嚓”的轻响,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可是我跟叔父还是不敢贸然出门,万一道士偏偏算错了这一层怎么办?万一就在我们打开门后,就看见那个鬼魂站在我们门口怎么办?

于是那一夜我跟叔父谁也不敢出门,却也怎么都没办法睡着,只是断断续续的眯了一会儿,大堂里安安静静,倒是夜里的风时不时刮动着屋顶的瓦,这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让我和叔父觉得心惊肉跳。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近距离遇到这样的事,从最初的不怎么相信,到慢慢对自己的认知产生怀疑,再到对这怪异的一切深信不疑,其实只过了短短一天时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够很轻易的接受这一切,害怕是一码事,心里也产生了一种很难言说的兴奋感,这种兴奋感好像在告诉我说,你了解的太少,这个世界还有太多东西是需要你去认识的一样。

所以那天晚上,我跟叔父两人就这么断断续续的挨到了天亮,这样才敢出门。

我把头探到大堂去看,和我们头一晚上看到的基本上没有区别,于是我就走到那个栓了铃铛的凳子跟前,发现一切东西都完好无损和昨晚一夜,唯独那个站在筷子上的小木人,却跌落到了水碗里,不仅如此,水里还飘着一丝红色的**,并没有在水里晕开,就好像是木人流出来的血一样。

这个时候,叔父叫了我一声,让我过去看贴在门上的符咒,我凑过去一看,发现头一天才写下的符咒,此刻竟然有些褪色的迹象,符咒的边缘还微微卷边,我伸手摸了一下,竟然好像是经过高温烘烤后,原本又软又薄的符纸,变得硬了脆了许多。

一夜太平,现场除了这些些微的改变也并无异常。虽然我们无法确信这个鬼就真的被抓住了,但是起码这些迹象表明,道士做的这一切是有某种作用的。

于是我跟叔父说,那咱们要不要再去拜访一下那位道士?叔父点点头说当然要去。于是他带着我出门,趁着赶早市的时候,买了一筐鸡蛋和一只鸡,然后就朝着道士家里走去。

道士收下东西,然后请我仔细说了下情况,道士微笑着说,现在放心吧,那个鬼已经不会再在你家里出现了。贴在你家门上的那道符咒,暂时还不用取下来,等到第七个七天,也就是那个亡魂的尾七的晚上,再取下来烧掉即可,不过其他东西除了水碗之外,烦请你们找时间再给我拿过来就行了。

叔父连连感谢,接着就打算带着我离开,我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心里的好奇实在难忍,于是转身问道士说,请问这当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那个鬼就被消灭了?

道士楞了一下看着我,然后对我说,首先那个鬼并没有被消灭,而是被收走了,就收在那个小木人上。还需要做一系列超度的法事,才能给让它不再作怪。

小木人是一种扶乩的手艺,之所以雕刻成人的样子,其实就是专门用来给那些亡魂附身或者强迫亡魂禁锢在木人身上的办法,这些作怪而被收走的亡魂,等到我回收供奉,作为我的兵马使用。

兵马?什么叫兵马?我忍不住接着发问。道士大概是很久没人这么仔细的问他这些,他看上去有些高兴。可能绝大多数找到他的人,都遇到了一些自己解决不了,甚至超出认知以外的麻烦事,然而当事情解决之后,通常也都如我叔父一般,给一定的酬劳之后,就离开了。

从道士的表情上来看,虽然我这样贸然的发问是一种不礼貌的行文,但是他却非常乐意接受我这样的不礼貌。

道士开始眉飞色舞的跟我解释说,所谓的兵马分为上下坛,而道士和巫师的区别也在于这上下坛,道士是从“官兵”到“猖兵”都要掌握,儿巫师通常只有“猖兵”。

这次你们家被枪打死的这个人,首先是暴死,也就是说,在死之前他是不认为自己此刻会死的,所以这样的死法带着强烈的戾气,这不,头七那天应当是回魂留恋人间的最后一个机会,他没有去爹妈家或者回自己家,而偏偏回到自己死掉的这个地方,还显形作怪,这带着怨气的亡魂,一旦收服,也是猖兵一列。

其实他说的这些我听得云里雾里,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甚至连那些字我都不明白怎么写。道士接着跟我说,一般来讲,出了精怪或是死人频繁的地方,属于地气不好或是地气太好。分列两个极端,这样的地方就很容易收集到猖兵的兵马。

那个木人算是引诱其上身的工具,因为亡魂没有实体,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人主动献身让它来附身的话,任何人形的东西,它都有可能会迫不及待的钻进去。贴在门上的符咒和压在碗底的八卦,其实都是对亡魂有震慑和伤害作用的,不过那道符咒的含义,确实在迷惑亡魂,让它看不见那个八卦,否则它是断然不会自己往里钻的。

混合了香灰的米,因为香灰是我日常供奉兵马的时候积攒下来的,等同于亡魂们的剩菜剩饭,这些东西是可以被亡魂最先察觉到的,将这样的米泡在清水里,取的是五行合一的含义,迷惑亡魂忘记原本被抓住的危险,从而更加大胆。胆子越大,它出错的几率就越大。

道士越说越来劲,虽然十有八九都是我听不懂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懂,但却觉得特别厉害。

他接着说道,而碗上的筷子就更加简单了,在前面的一个接一个的陷阱后,那个亡魂肯定会附身在木人身上,但是当它刚刚一附身,木人就会因为踩不稳而跌落,落下的地方,正好就是那个水碗。

水是有禁锢灵魂的作用的,亡魂如果在水里,没点道行还真是别想轻易逃走,这就是为什么淹死的鬼魂永远不会单独出现在没有水的地方,永远都只能在有水的地方害人。

当木人跌落,水里的香灰和米就会对亡魂造成伤害,这个时候它就会想要挣扎,却逃不出这小小的水碗,鬼魂挣扎的时候回因为能量大小的关系触发到铃铛,发出声音,于是我们就知道,铃铛响起来的时候,这个鬼魂如果不是力大无比或者道行深厚的话,基本上就抓住了九成九。

我又问道,那木人流血又是怎么回事?那个碗里头可连红色的东西都没有呀。道士哈哈大笑着说,小伙子,那不是血,那是鬼魂想要逃走却没办法,于是变化出来一种让咱们看好像血的东西,因为这个时候鬼魂已经很清楚自己的死态了,我想请问你一下,当天那个大头兵开枪打死他的时候,中枪的位置是不是就跟你看到木人流血的位置一样啊?

我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于是我点了点头。道士说,也许你们当时听到的铃铛响动,只有短短的时间,那是对于咱们活人而言,不过对于亡魂来讲,那个时间就非常长了,水是一个相对隔绝的环境,所隔开的,就是人间和阴曹地府了。木人最终流血,那说明它始终没能挣扎过,最终还是认命了。这里的认命,说明它清楚地回想起自己死时候的样子了。

我愣了很久,道士的一番话看起来很深奥,但是一一印证后,发现的确一切都在他的预料当中,不由得让我有些崇拜。也许是看到我认真的表情,道士得意洋洋的说,这十里八乡我也算是老一辈的道士了,如果没点真本事傍身,你们又怎么会找得到我,知道我能够帮你们呢。

这个时候叔父骂我说,臭小子,你不要总是问这问那的,你又搞不懂,别惹大师心烦!于是我给道士挥手说了再见,朝着叔父走去。走到门口我问道士,那我今后可以常来你这里玩吗?

时至今日我依旧不明白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动机让我说出了这句话,而在那之后的许多年我也不曾思考过我会不会因为这句话而后悔。

道士迟疑了片刻跟我说,不管你是不是来玩,都欢迎你来。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