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妖说故事 《听妖说故事》0006章 口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听妖说故事小说简介

《听妖说故事》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问她,青女姐姐,青女姐,老道士,纪时雨,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纪时雨小说名字叫作《听妖说故事》,提供更多听妖说故事纪时雨,听妖说故事纪时雨小说。听妖说故事小说纪时雨节选:纪时雨,她说了我后,我才明白这老道士叫癸阳子。这些道士都要给自己取什么法号的,别人叫出来还很典雅的样子…...

听妖说故事小说-《听妖说故事》0006章 口忌全文阅读

纪时雨小说名字叫做《听妖说故事》,这里提供纪时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听妖说故事小说精选:到了晚上,老道士开始在屋子外的地上打坐。我问了纪时雨,她告诉了我后,我才知道这老道士叫癸阳子。这些道士都会给自己取什么道号的,别人叫起来还很高雅的样子。因为纪时雨是我姐,又或许她人比较好,我问她什么,她就告诉我什么。从她口中,我知道了自己的魂魄与常人的不同,有妖怪盯上了我的魂魄。“魂魄?人死了,真的会有灵魂存在吗?”我看着纪时雨,问她,我挺好奇这事的。“当然有了,而且……”她欲言又止。而看她这样,我就觉得有故事,连问她而且什…

到了晚上,老道士开始在屋子外的地上打坐。我问了纪时雨,她告诉了我后,我才知道这老道士叫癸阳子。这些道士都会给自己取什么道号的,别人叫起来还很高雅的样子。

因为纪时雨是我姐,又或许她人比较好,我问她什么,她就告诉我什么。从她口中,我知道了自己的魂魄与常人的不同,有妖怪盯上了我的魂魄。

“魂魄?人死了,真的会有灵魂存在吗?”我看着纪时雨,问她,我挺好奇这事的。

“当然有了,而且……”她欲言又止。而看她这样,我就觉得有故事,连问她而且什么,她死活不告诉我。

“这都不告诉我,你还是不是我姐姐了?”我有些不高兴的样子看着她,故意装出来的,听说要想从女孩子的口中套出话来,就是想办法找到胁迫她的话。而我想到了小时候老爸老妈说她是为了我才去和屋外的那癸阳子学道的,于是我决定用姐弟这层身份,套出她的话。

“好吧,我告诉你就是了,不过你不许和别人说!”纪时雨有些无奈,她的那样子,看着我好像还有有些幽怨,一下子就让我感觉是不是要去听答案了。

犹豫之下,我决定还听答案。

“人死了,魂魄如果不散,会化成鬼!”

纪时雨说完,还看了看周围,从桌子边上的那瓷器里拿来柳条,沾着瓶子里的水往屋子里散了一圈。

“姐,你这是干什么?”我看着她这样神神秘秘,奇奇怪怪的,顿时有些好笑了。

“这些都涉及那个神秘的地方,师父告诉我,无论在哪,都不要轻言出口,会招来大祸的!我现在在这净瓶里的柳枝净水将这屋内都洒上一次,消除掉因果。”

她洒完之后,然后才有些心悸的在床上盘坐下来。

“谁都不可以提吗?”我问她了,这也太奇怪了,不就是提到了鬼,魂魄之类的。这网上啊,平时里,拿鬼事开玩笑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啊。

“天师不可以提。不然会招致大祸”

纪时雨很严肃的看着我说。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唬我的。

“那好,我问,你点头或者摇头,不就可以了?你不说话不开口,不就没问题了”

忽然的,我就想到这办法。她没办法开口讲这些,我直接把疑惑问出来,她告诉我,我一定能知道答案。

纪时雨点了点头。

“姐,那我问你,你是学道的。你说这……这世界上有鬼的存在,那是不是有地府了?”我问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了,因为我想到了如果有地府,不就有投胎转世了?有投胎转世不就是有来世了?如果这一世过的不行,那来世也可以混啊!我很好奇那电视剧里走黄泉路是怎么一回事,阎王是长什么样,有牛头马面吗?问题太多了,这些都要我老了死了才能知道,真是纠结了。

可是这时,我看到纪时雨脸上满是惊惧,她点头,又猛的摇头,眼中的惊恐就好像我背后站了一个鬼!

一回头,背后什么都没有。

“姐!你这样看着我,把我吓到了,我还以为有鬼呢!”我推了一下她肩膀,真是的,怎么的也是我姐,我在问她这么严肃的问题,她还在跟我演戏。

她在摇头,不住的摇头。

“姐,怎么了?”我忽然就发现不对了,到底哪不对,怎么感觉莫名其妙的!

“好了,姐,我问你别的问题,我们别管这问题了。你说,这人有没有可能投胎转世?”

她摇头,没有。

没有……

“姐,你跟我开玩笑了,有鬼有地府怎么会没有投胎转世……你一定跟我开玩笑了……黄泉路有吧?黑白无常有吧?牛头马面有吧?阎王有吧?……”

问了她一大堆的问题,她一下点头一下摇头。嘿,奇怪了,黄泉路有,黑白无常有,牛头马面有,问到阎王的时候,她沉默了下,摇头,没有。

“啊?怎么会这样?我还在想如果有投胎转世,我下辈子会不会投到哪个地方去……”

“相信这一世,坚信自己的这一世。千万不要相信轮回来世!”

一声沉喝,我就看到纪时雨的脸上开始发黑,四周无形的黑气朝她聚集了过去。

“姐,你没事吧?”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忽然好紧张,我似乎说错话了,问了不该问的东西。

纪时雨的一张清秀的脸刹那变成了干枯,爬满了褶皱,头发一下子全白了!

“乾坤断因果!”

一道光亮突然从窗外闪过,一个铜铃从窗口飞进来,它悬在了纪时雨的头上,落下密密麻麻的符文,跟那黑气冲突在一起。

一旁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忍不住的伸出手去触碰,伸到一半不敢再往前一寸。

忽然,周围冲出了无数的骷髅头,蒙面的黑衣影子,全涌向了纪时雨。

“乾坤断因果!”

老道士癸阳子从窗口跳了进来,他手上出现一截一端尖头的木头,下一刻他冲到了纪时雨面前,狠狠的扎了下去。

纪时雨的左手被扎破了,流血了。

“乾坤断因果!”

啪嗒一声,悬在纪时雨头上的铜铃裂开成了碎片掉了一地。

癸阳子一把将沾了血的木头往空气中划了一条线,裂开一个黑色的大口子,接着我就看到无数的黑气骷髅头黑衣影子全被吸了进去。之后,纪时雨的脸恢复了原样,皱纹消退了,头发恢复了黑色。

刚……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头上这么多汗。

“你又忘记为师同你说过的话了!切勿犯口忌,这次能救你,下一次就不见得了……唉,为师的本命铜铃都碎了,又要再祭一个了……”

癸阳子一脸怒色的看着我姐,最后说了一两句,还是出去了。

“姐,你没事吧?”

纪时雨的手上都是血,我从柜子里拿来药膏和绷带帮她简单包扎了一下。

“一定要记住我刚才的话,知道吗!”纪时雨说着说着,就要快哭出去来了。

看到她这样子,不免的有些心里愧疚,刚才是我非要讲那些东西,结果……刚才真的把我吓到了,背上已经湿透了。

“我……记住了!”她那样看着我,刚才发生的事情,我牢记在心里,但是,我很奇怪了。为什么不能去相信来世,相信轮回?不就是个想法吗,这全世界的人不都是有这种想法?中国人会想,人死了去地府,外国人想死了会去见上帝,或者地狱见撒旦,或者……人人都在聊这些东西,也没见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姐,你今天真漂亮!”我想了想,安慰了下她,虽然她不怎么好看,但是怎么说我今天犯了错,而听说女孩子是喜欢听别人夸的。

“真……真的吗?”她有些发愣,然后笑了起来。

“真……真的!”憋了口气,我肯定的说。她是我姐,在我心中当然好看了!

“你还记得小时候的那个承诺吗?”纪时雨突然凑到我面前来,把我吓了一跳。

“什……什么承诺?”尴尬了,哪有什么承诺,我就记得以前小时候,她让我请她吃二角钱冰棍,然后我说她要以后要还我二块钱的冰棍。问题那都是小事,很久以前了。

“两角钱冰棍?不用还了,我都忘记那事了”我说的很随意。

“这你还记得啊!”纪时雨不高兴了,揪着我的耳朵,没用力。

“那你说什么承诺?”我奇怪了,哪有什么承诺,这都记不清楚了啊。

“你……”

“什么?”

“你说过,会等我回来。你说我回来那天,你要娶我的”

她红着脸,很羞涩。

那一刻,我捂住了脸,天呐,这她都记得,我那时只是开开玩笑的!

“老爸老妈!你得给我做主啊!”抹着鼻子就冲出门去了,泪流满面。

那个时候,我只不过是希望她早点回来。因为觉得她挺孤单的。那个时候,村子里的小伙伴都不喜欢和她玩,因为她脸上有疤痕,很可怕的疤痕。她被老道士带走的时候,我才七岁,那时觉得她好可怜,然后想到老爸老妈跟我说过的,要让她给我做童养媳的那些话,于是我就童言无忌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只是,没想到她记住了。不过,也奇怪,她脸上的疤痕消失了,相比原来,倒是好多了。

从门口出去后,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会不会尴尬。没办法,谁让她说了让我这么尴尬的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