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第四章想做诰命夫人的妹妹(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小说简介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是作者轩辕钢铁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旁边的狼小弟了就争扎着站出来了。这时,头狼意外发现了靳青皱眉头的动作,放佛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一瞬间尾巴一垂,夹在两腿中间,竟退后着,准备丢下小弟逃走。狼小弟们:说好的义气呢?我们像是有个假的老大。靳青也可以看出了头狼的准备,这是再打开天窗说亮话,两此时,头狼发现了靳青皱眉的动作,仿佛看透了她的小心思,瞬间尾巴一垂,夹在两腿中间,竟是后退着,打算丢下小弟逃跑。。...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小说-第四章想做诰命夫人的妹妹(2)全文阅读

旁边的狼小弟已经开始挣扎着站起来了。

此时,头狼发现了靳青皱眉的动作,仿佛看透了她的小心思,瞬间尾巴一垂,夹在两腿中间,竟是后退着,打算丢下小弟逃跑。

狼小弟们:说好的义气呢?我们好像有个假的老大。

靳青也看出了头狼的打算,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两边都明棋了。

靳青抓起了刚刚头盖骨旁边的大腿骨,深呼一口气,拿出当初在工地上抛线的准头,将大腿骨猛地向着头狼奔跑的方向丢了出去。

“噗,噗,碰”大腿骨擦着头狼的身体,穿透两棵百年老树直直的钉在了第三颗树的树干上。

片刻之后,第三颗树应声而倒,竟是被连根带起,阻断了头狼的去路,头狼四肢一软匍匐在地,口中发出了低低的呜咽声,这代表的是弱者对强者的臣服。

靳青松了口气,躺平身体继续感受着来自身体伤处的痛楚,终于有救了。

头狼有些发蒙:擦,威胁一匹狼算什么本事啊!

入夜里,一抬八狼抬得草席再快速的移动着,脚步出奇的一致,靳青平稳的躺在草席上,准备接受剧情。

不得不说古代的手工艺者的智慧真的是无穷的,单说这个草席就编的足够的结实。8匹狼咬着草席奔跑了将近4里路了,居然依然不松不散。

从刚刚的8匹不服气的野狼,到现在训练有素的轿夫,靳青表示自己只使用了一只腿骨。

头盖骨:...我...算了。

最开始众狼的心理是拒绝的,尤其是在靳青用腿骨指点他们用嘴咬住的位置的时候,众狼们也曾不屑的龇牙反抗,但是最终只是证实了一个真理,暴力能够解决任何问题,如果无法解决,只能说明你的武力值还不够。

在经过了不听话就要一起挨打、想逃跑就要一起挨打、抬不稳还是要一起挨打的磨合过度时期以后,8匹狼小弟和1匹头狼都乖巧的犹如雪橇犬一般。乖乖的咬起了草席。

也许,在万物之初,二哈就是这样被人类从高傲的野狼,变成了卖蠢萌物。

刚开始还有些颠簸,但是在靳青不停用武力的调教和大腿骨的爱抚下,慢慢的草席真的犹如八抬大轿一般平稳。

后来靳青只负责用腿骨指挥头狼方向,并在头狼想反抗,偷偷对她下黑口的时候给对方一点教训。

终于让头狼逐渐接受了自己没有人家强势这个现实,消停了下来。

从动物野性的感觉,头狼感受到了对方满满的恶意,不能吃不说,差点崩掉自己一口牙。

看到头狼也终于消停了,靳青满意的放松了精神,抓着手中的大腿骨对707说:“把剧情传给我。”

“好哒!”707欢快的回答,还以为这次要扑街了呢,没有想到居然有意外的惊喜,宿主太威武霸气了,跟着这样的宿主有前途啊!

剧情以一个立体投影的形式投放到靳青的脑海里,很快便接收完毕了。

靳青现在的身体是委托者的,这里是大晋王朝,委托者家乡发了大洪水,继而出现了灾荒和瘟疫。

县官老爷安抚了大家的情绪,开仓放了粮,并宣布朝廷会派人救援。

然后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里,县太爷带着自己的妻妾孩子衙役一起出门体察民情,在百姓夹道欢迎,高呼青天大老爷的吹捧声中,县太爷一家一路浩浩荡荡的风光出游,并且从此一去不回。

县丞看着空空的县衙后宅,欲哭无泪的让大家继续等待,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也带着家小脚底抹油了。

随着饿死、病死的人越来越多,瘟疫也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百姓们怀着信念等了又等,将衙门放的米吃完了,却仍然没有等来朝廷的救援。

最后只等到了大将军带来的军队,以及一道封城烧人灭族的圣旨。

委托者童欣是非常聪明的孩子,9岁时爹娘便去世了,童欣带着自己的3岁妹妹童谣一起生活。由于童欣的嘴甜又勤快,平时还到处帮忙打短工、挖野菜、帮药铺找草药赚一点小钱,倒也饿不死自己和妹妹。

村里人虽然对两个孩子没有什么同情心,但是也不在意在对方奉承卖乖和帮忙做工的时候给一碗粥喝,更何况还是两个不丑的小姑娘,长大以后娶回家当媳妇也不用花什么钱,更没有娘家的那些糟心的事,所以姐妹两个到也顺顺当当的守着自己的破屋烂灶活了5年。

童欣由于从小自力更生,对于周边人的善恶感触更加清晰深刻,同时对于生命也更珍惜。

当邻村刚刚传来瘟疫爆发的消息时,童欣就跑去和村长说了应该快点离开村子。然而村长并不相信,同时还打算用妖言惑众的理由将童欣抓起来关进祠堂,顺便找机会弄出村子嫁给自己住在隔壁村的傻外甥。

童欣发现了村长眼中的恶意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照旧回到家中,实际上却是带着童谣从后门逃到了深山中,由于常年上山挖野菜,找草药,童欣对深山中能躲藏的地方还是比较了解的。

当天夜里,村长带着村民来抓人的时候,发现屋子里已经人去屋空了,村长一伙人在村子的周边找了几天没有发现,深山上野兽太多,村民们大多不敢进去,便也就放弃了,两个小姑娘能跑到哪去,应该是死在外面了吧,村长在地上啐了一口。

在山上住了一个月以后,童欣听到了山下传来了阵阵欢呼声,原来是县老爷开仓放粮了,每家能够按人头去县衙领粮食。

正在山上挖野菜的童欣,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是懵逼的。

记得当年秀才爹还活着的时候,他的恩师曾来家里与他驳论时政,秀才爹的恩师大有来头,两个人的对话童欣至今铭记于心。

所以童欣心知不好,老恩师曾经说过只有在灾荒过半的时候,确认过居民家中均已无粮草,出现有人饿死的情况时,同时在估算出下一年的粮食的大概产量后,县衙才会联合镇上的商户,集体开赈灾棚。

而现在饥荒瘟疫才刚刚开始,县衙居然要分粮了,这只能说明一个情况,瘟疫已经蔓延的一发不可收拾了,县太爷要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