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偶像 第一章 饭圈女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兼职偶像小说简介

《兼职偶像》是作者飘荡墨尔本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别的饭圈女孩追偶像是为了给自己找“老公”。回一笑则完全是为了给自己找爸爸,而且是不带引号的真·爸爸。对自己的爸爸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回一笑饱含了很好奇。倒也不是说她非要有个爹。也也不是说跟随妈妈生活有什么不不满意的。是纯粹地很好奇。小蝌蚪都明白要找妈妈回一笑则完全是为了给自己找爸爸,并且是不带引号的真·爸爸。。...

兼职偶像小说-第一章 饭圈女孩全文阅读

别的饭圈女孩追星是为了给自己找“老公”。

回一笑则完全是为了给自己找爸爸,并且是不带引号的真·爸爸。

对自己的爸爸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回一笑充满了好奇。

倒不是说她非要有个爹。

也不是说跟着妈妈生活有什么不满意的。

就是单纯地好奇。

小蝌蚪都知道要找妈妈,作为比小蝌蚪高阶了很多倍的人类,有一颗寻爹的心,又有什么不可以?

更何况妈妈从来都不回避这个问题。

每次问起,回一笑都能得到妈妈的正面回应。

答案有且只有六个字:“你爸爸是明星。”

这么多年,只出过一次意外。

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喝多了,在回一笑当面质疑她的明星爸爸是虚构出来的时候,妈妈下意识地反驳道:“当时学校有一半女生都在喜欢的明星怎么可能是虚构的?”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回一笑抓住机会,来了个灵魂六连问:

【哪个明星?】

【现在还红吗?】

【大明星还是小明星?】

【名号报出来大家都知道吗?】

【你上大学是怎么认识明星的?】

【是唱歌的明星还是演戏的明星?】

许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任凭回一笑再怎么问,妈妈都选择了暂时性失聪。

迫于无奈,回一笑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职业追星”的饭圈女孩。

亲亲我爹,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爹宁不嗣音?

亲亲我爹,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爹宁不来?

哎,不来就不来吧。

爹不来就我,我便去就爹。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爹……

呃……好像有哪里不对……

算起来,回一笑担任过会长的明星粉丝会,少说也有十几个。

担任过管理的粉丝会,更是多到九九乘法表都数不过来。

照道理来说,像回一笑这种完全没有忠贞度的墙头粉,在饭圈,是不太受欢迎的。

奈何一笑姑娘,打小,就不是,一个能够【照道理来说】的人。

作为有智商、有组织、有纪律的【三有饭】,回一笑不仅擅长组织活动,还有绝对的凝聚力。

她能用最短的时间,让那些死寂了十几二十年的老牌男明星的粉丝会焕发新生。

因为能力突出,无一例外地,获得了“面基”的机会。

然后,又无一例外地,在面基当天,用一句——【你,有没有可能是我的爸爸?】,把人明星给吓得要求立刻撤换粉丝会会长。

就算没被撤换,回一笑自己也会退位让贤。

说到底,一笑姑娘追星,从一开始,就是目的不纯的。

饭圈叱咤数载,至今一无所获。

藏在妈妈抽屉里的那张二十年前的大夏大学录取通知书,是回一笑找寻明星爸爸的最后线索。

……

4月6日。

天气阴。

大夏大学。

百年校庆。

四月伊始,全国各地的地标建筑,纷纷开启了大夏校友庆祝母校百年华诞的亮灯仪式。

海内外一块又一块“顶流明星庆生专用LED屏幕”,有一多半,都被大夏的一百岁生日给点亮了。

一时间,这所进不了全国排名前十的985高校,成了国内热度最高并且极具国际知名度的顶流学府,连着上了一个星期的热搜。

大夏百年校庆的热度之高,让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误以为北大和清华的双雄争霸,即将要加入大夏,从此开启三足鼎立的时代。

小学命题作文——《我的志向》里,那些志向高远、非清华北大不考的祖国花骨朵们,纷纷把大夏大学,放在了自己多年以后高考志愿的第三顺位。

诚然,对于一所大学来说,一百年,或许仅仅是青春的开始。

然而,对于一个人来说,别说一百年,就算只过了十八、二十年,都早已物是人非。

0-18岁,受精卵长成了大学生。

18-38岁,翩翩少年迎来不惑之年。

会计系二年级的回一笑,负责大夏百年校庆嘉宾分享会的签到工作。

十八年前,妈妈带着还没来得及呱呱坠地的回一笑离开了大夏大学。

两年前,回一笑拿着相隔十八年的两张录取通知书,追着妈妈的脚步,来到了妈妈念过的大学。

她要找寻在成长过程中,一直困扰着她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她的爸爸,究竟是哪一个【当时学校有一半女生都在喜欢的】明星。

虽然,二十年前的校园网还在接受没有热搜功能的【下一代互联网】的统治,找起人来不像现在这么容易。

但二十年前大火过的明星,不可能毫无痕迹。

水木清华、鼓浪听涛、瀚海星云,哪个学校的BBS,没有留下过莘莘学子的深深八卦?

这一次,就算深挖校史二十年,回一笑也一定要挖出自己的身世。

……

“我签个到。”一个磁性之中带着点清冷的声音响起。

循声望去,一个“强迫症”患者,出现在回一笑的视野之中。

一身的黑。

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西裤、黑色的皮鞋。

这不算什么。

衬衫是黑的,领带是黑的,连眼镜都是黑框的。

这也不算什么。

左手的食指上带着黑色的戒圈。

这还是不算什么。

右手拿了一把黑色的大伞。

这更是不算什么。

一眼就能让人看出强迫症的,是整套西装完全没有被穿过的痕迹。

没有一点点褶皱,也没有一丝不平。

干洗店刚刚熨出来的,都不见得有这么平整。

这就要求穿西装的人,连走路的姿势都要特别注意。

这不是一般的强迫症——这是由内而外的强迫症。

“请问您是哪一位?”回一笑彬彬有礼地把签到表推到了黑衣人的眼皮子底下。

浅笑盈盈,眉眼弯弯。

上扬四十五的嘴角上挂着的,是出现概率在1.36612%-1.369863%之间的礼貌表情。

某黑衣强迫症患者,把手指在了回一笑特地用红笔画了一个圈的位置。

……

百年校庆的活动有很多。

五花八门、精彩纷呈。

回一笑一个都懒得参与。

唯独这场分享会,办在了回·饭圈女孩·一笑的点上。

学校竟然请了一个明星嘉宾过来助阵。

或许是出于对明星档期的考虑,学校没有提前公布邀请的神秘明星嘉宾是谁。

但光明星这两个字,这就够引起【三有饭】的特别关注了。

妈妈曾经是这个学校的,妈妈离开大夏之后,就生了她。

按照合理推测,她的明星爸爸,和这所学校有着深厚渊源的概率,至少比别的高校,大了3.1415926……倍。

得出无限循环的圆周概率之后,回一笑直接给自己的铁磁韦哲礼下了死命令:

“韦主席,我要求负责校庆嘉宾分享会的签到工作,并且方圆三米之内,有且只有我一个人。”

回一笑只管发号施令,也不管这事儿是不是在同为二年级的韦哲礼的能力范围之内。

在回一笑这儿,死命令下达到铁磁那儿之后,就只会有两个结果。

要么韦哲礼办成了,继续保有铁磁的身份和待遇。

要么韦哲礼办砸了,她直接给铁磁消磁,而后,丢到废铁堆里。

迄今为止,那个名字叫哲礼却偏偏姓韦的发小,一次都没让回一笑失望过。

如愿拿到校庆分享会的嘉宾签到表,饭圈女孩激动地用红笔在【明星】这两个字上画了一个醒目的圈。

……

这么好看的一个圈!

如此神圣不可侵犯的一个圈!

竟然被来签到的黑衣强迫症给指了!

回一笑顿时就来气了。

红圈里面熠熠生辉的那两个字,指代的有可能是她的亲爹。

回一笑很想问问这根未经许可就敢乱入的手指的主人:【你以为你是我家的谁,就敢对我爹指指点点?】

那,是一根修长的食指。

修剪得极度整齐。

没有一点点死皮,也没有一丝多余。

那么强迫症,又那么吸引人。

去去去!

现在是遗传性手控病发的时候吗?

这明明是一根指在了不该指的位置的、修剪过度的、平平无奇的人类手指。

要不是答应了某位好不容易才混了个院学生会主席当当的非永磁性铁磁,回一笑大概会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签到表上那根手指,怒喝一声——“快把你的脏手拿开!”

呃……脏不脏的,不是关键。

玷污了神圣不可侵犯的一个圈,才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基于对自己不会惹事的承诺的信守,回一笑收起了低概率出现的礼貌表情,强压怒吼的冲动,只在心里腹诽:

【别逗了,大叔,我追过的明星,可能比您看过的电影还多,您是哪一路的明星?看您这黑得不留一丝余地的穿着打扮,还真是哪一路都不像呀。】

某位被回一笑腹诽成大叔的黑衣人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为什么给人名画一个红圈?”

啊,这声音是多么沁人心脾!

啊,这手指是多么摄人心魄!

原来,无可挑剔的修长手指,侵占【明星】专属签到位,是因为好奇她画的那个浑圆醒目的红圈啊!

接受真相的洗礼后,回一笑立马端正了自己的态度。

某手控依依不舍地把自己的视线,从黑衣人的手移动到了人家的脸上。

真挚诚挚而又恳挚地问:“请问这个红圈有什么问题吗?”

态度好得和欠了人家八百万并且不准备还似的。

毕竟,在遗传性手控的世界里。

有趣的灵魂千篇一律,好看的手指万里无一。

当然,她原来的态度也没有不好,只是心理活动比较丰富,而已。

“人死了才在名字上画红圈。”磁性而又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能是刚刚误会过人家的歉意作祟,回一笑觉得这个声音更有磁性了。

陌生、清冷,却又莫名地吸引人。

完胜稀土钴永磁材料。

达到了第三代稀土材料钕铁硼的永磁水平。

绝非韦哲礼那种随时可以消磁的非永磁材料做成的铁磁可比。

“哦,您说这个啊。”回一笑着重示意:“我画圈的这个是明星,是个代称,不是人的名字,所以没事的。”

回·签到员·一笑本来也没有给人名画圈的习惯。

除了没有具体所指的【明星】,其他地方,都干干净净。

别说红圈,连红粒红颗红星红点都没有。

出于对强迫症的尊重,回一笑把签到表在黑衣人眼前晃完之后,又整张摊到人家面前,好让强迫症患者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然后。

在回一笑的眼皮子底下。

在签到表的上方。

原本的一根手指变成了无懈可击的三根。

那三根手指,把一张校友卡递到了回一笑的面前。

这手指,有一根算一根,根根都那么精彩绝伦。

敲击过键盘,电脑立马变成恋爱脑。

抚摸过琴键,钢琴就不再是钢铁直男……

这拿卡的手,是真的无性别得好看啊!

不管是长在男人身上,还是长在女人身上,都一样能让人过目不忘。

这样的手,就算只是写写字,也能让钢笔水笔圆珠笔,有一支算一支都念念不忘。

回一笑对自己刚刚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悦,只是小小腹诽的行为,表示满意。

接过黑衣人的校友卡,一笑姑娘一边满意一边感叹:【这么好看的手,天生就是用来签到的,没事指什么红圈啊?】

然后的然后。

回一笑两次拒上中科大少年班的智商就不够用了。

错愕。

茫然。

不敢置信。

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校友卡姓名那一栏上面,赫然写着——

姓名:明星

明星这两个字的下面,还有一条明晃晃的下划线以示强调。

回一笑被下划线上的那两个字给震惊到了。

眼神空洞,嘴巴合不拢。

以至于一点都没想起来自己刚刚信誓旦旦地说【明星不是人】的尴尬。

只醍醐灌顶般地明白了一件事情——

所以。

明星并不一定是哪个行业的明星?

明星也有可能只是一个人的名字!

激动到忘乎所以的回一笑,差点脱口而出,每一次面基男明星,都要问的一句话:“你,有没有可能是我的爸爸?”

残存的一丝理智,让回一笑忍住了脱口而出的冲动。

黑衣强迫症递过来的那张卡,说是校友卡,其实是念书时期的校园卡一卡通。

早个二十年,回到回一笑妈妈的那个年代,大夏就已经有校园一卡通了。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一卡通很稀缺,毕业办离校手续的时候,不仅要把帐号注销了,还得把卡交还给学校。

从十二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