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23、追星成功的意念支撑

彤灵尘 发表时间:2022-07-24 18:04:40

杨盼盼不夸张地吐长舌头,仿若呼吸的节奏不通畅样:“正巧我来车站送朋友啊,有意间看见南曦姐。嘛近两天没啥事,我当悠闲度假咯。”在黄怡听来,杨盼盼所说是:“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我当悠闲度假。”原本南曦了够亮眼,多个咋呼的杨盼盼,相当于可以安装扩音喇叭在在黄怡听来,杨盼盼所说是:“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我当度假。”。

《23、追星成功的意念支撑》精选:

杨盼盼夸张地吐长舌头,好似呼吸不畅样:“恰巧我来车站送朋友啊,无意间看到南曦姐。反正近两天没啥事,我当度假咯。”

在黄怡听来,杨盼盼所说是:“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我当度假。”

本来南曦已经够抢眼,多个咋呼的杨盼盼,等于安装扩音喇叭在身边,唯恐别人察觉不到。

而且喇叭态度都不认真,当即凶道:“下车你回去,不要跟着我们。”

“小黄啊,你自觉点松手哦。其次不是我说呀,你这个助理当得未免太失职,竟然任由南曦姐一人去公众场合。”

她失职?黄怡有冤无处伸,挂断请假电话当即跑去南曦家楼下,结果没堵到。怕错过唯有在高铁站守株待兔,成天为祖宗操碎心。

敢说她失职,加大手劲。

“小黄鸭你长能耐咯,不松是吧,别怪爸爸手下无情。”

杨盼盼后仰,双臂朝中间一夹,黄怡吃痛脱手。

得势的人顺势反手使出擒拿手制住黄怡,嘴角勾起邪笑:“小黄鸭,你瞅瞅真正没啥用的人是你吧,你这小鸭仔似的身手咋保护曦姐啊。当然爸爸我比你宽容多了,不会赶你走。”

被按在手下的人不做反抗,上身颤抖不已,隐隐有几分抽搐的样子。

杨盼盼见状不妙,忙扶起黄怡,焦急问:“你怎么了?我没用大劲啊。”

黄怡眼中含泪,双唇不住打颤,可手固执地按住肩头衣服。

杨盼盼不经意瞥去眼,有半块淤青未被完全遮挡住。她从初中开始结交社会朋友,太清楚那样的伤怎么产生。

收起玩笑神态,给黄怡倒杯水递上,问:“曦姐不知道你被打吧?”

黄怡手中纸杯猛地晃晃,惊恐地望向独自坐一排的南曦,见她呼吸均匀,睡得很沉。

松口气,扭头凌厉地瞪着杨盼盼:“不要多管闲事,你可以试试曦曦到底信你还是信我。”

“xiu~!还会吓唬人呢,来告诉爸爸,谁欺负你,爸爸替你出头。”

杨盼盼痞痞地吹声口哨,没吹完被黄怡捂住嘴,气呼呼道:“要死啊!谁要你出头,坏人已经受到该有惩罚啦。”

杨盼盼丝毫不见生气,压低黄怡手腕,不过这次有注意力道。

“奶凶奶凶的小样,我觉得曦姐会相信眼见为实。我不去可以,等我编条信息留给曦姐哦。”

杨盼盼双手拖头,笑逗黄怡,谁知逗出委屈的眼泪。

从小到大看得最多的事情,莫过于母亲为父亲以泪洗面。母亲离世解脱了自己的灵魂,却留她在世上睹小三得意。

心被牵疼几分,杨盼盼无奈妥协:“行行行,你牛,别哭了。我不发了,下站下车。”

黄怡破涕为笑,嘟囔嘴哼声,用纸巾擦干眼泪,闷声道:“你可以跟上,但咱们得约法三章。”

“还约法三章?”杨盼盼头大如斗,求饶:“要不我还是下站下吧。”

“不行!”黄怡坚持,其实杨盼盼说得对,她好歹身手比自己好。

“爸的好大儿啊,你放过爸爸吧!让爸多活几年。”

“不行!”

坐在偶尔微晃的动车,南曦意外睡得很香。

广播播报十分钟后抵达杭市东站,被黄怡叫醒,她快速把自己的爱斯基摩人行头转移给南曦。

期间南曦再三争取人权,高呼:“大隐隐于市啊!裹太严反而怪。”

全被无情驳回。

好在全民捂口罩的年头,没人关注奇装异服的怪胎。

临下车黄怡不忘警戒地环顾四周,不禁纳闷道:“曦曦你把一等座票全买了吗?”

“没有。”她没疯,懂有钱使在刀刃上的道理。

黄怡提心吊胆地又走会,杭市出站相比魔都进站显得空旷。心中诧异愈发加重,嘀咕道:“奇怪。”

南曦没自寻烦恼的习惯,不会主动问。

杨盼盼可闲不住,侧身碰碰比自己矮半头的黄怡,“哪里奇怪?”

凑热闹的声音响起,黄怡倏地想到关键点,想找杨盼盼私聊吧,不放心南曦。

只能先问其他:“盼盼,你家有专车吧?”

杨盼盼壕气摆摆手,许诺:“放心,我已经让我老爸安排专车和保镖,接下来几天全程陪同我们。我的身手虽是不错,但我这类老大哪能轻易出手。”

白眼吹牛的人,黄怡心定不少。有保镖,难怪黄怡总觉得有人在跟着她们。

没看出杨盼盼平时不着调,关键事情挺靠得住,粗中有细啊。

出站坐上大奔G300,帅小伙司机热情自我介绍:“姐姐们好啊,我是咱们这次旅行的司机兼保镖。姐姐们喊我英文名即可,honey。”

刻意从后视镜给南曦眉目传情,惊喜称赞:“闻名不如见面啊,今日小弟得见3000年才出一位的惊世美女,并当次护花绿叶,小弟深感荣幸。”

南曦墨镜没摘,浅笑算回应,不喜太直白的注视。

杨盼盼一巴掌抽对方后脑勺上,骂道:“WOC,别给爸爸丢人,好好开车。”

扭头指着瘪嘴委屈的男生,重新介绍:“他是我表弟杨迎迎,你们喊他傻B和杨迎迎都行。”

黄怡抓住杨盼盼乱晃的手,睁圆眼睛,问:“你只安排他一个人陪同吗?”

“对啊!”杨盼盼理所应当答,“我弟和我可是黑带,安心吧小黄鸭,爸爸罩着你。”

黄怡瘫软靠入靠背,手心沁出冷汗。

耳边传来五声追问:“怎么了?”

她才忧心地拉近对方,缓缓小心询问:“能不能多安排点人啊?”

“咋地啦?”

“我感觉有人在跟踪曦曦,我怕是有组织的私生饭。”偷偷观察过,不止一人。

杨盼盼嗤笑,收下黄怡警告的瞪视,压低声音说:“张家少主的人吧。”

黄怡捂住嘴,偷瞄眼南曦,更小声问:“你怎么知道?”

宛若看白痴的目光甩来,“小黄鸭啊,你没常识啊?国内疫情基本控制住,马上临近假期,高铁怎么可能空荡荡?下车我也发现被人跟着,但对方反侦察能力很强。几次我回头,他们都先一步转身或绕路装离开。看来张家少主不愿南曦姐得知,有安排人暗中保护。”

黄怡结合真实情况思索一番,挑出不合理地方:“可咱们上车前,高铁站人不少啊。”

“要是全程搞特殊,曦姐不得发现啊。你心揣回肚子吧,我从他们身影判断,很像近几年始终跟着曦姐的一批人。”

问题再来:“那张总不怕曦曦去高铁站的路上出意外啊?”

特想给黄怡脑壳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啥。脑子跟不上,耳朵也聋啊?‘始终’两字被华丽丽忽视过去。杨盼盼拒绝继续授业解惑,猪没救。

经过40分钟堵车,抵达提前预订的酒店。办好入住放妥行李,大概修整下,火急火燎直奔风啸家。

三人站在铝厂家属院,远眺两排老破小旧楼,纷纷有种走错之感。南曦拿出便签纸递给黄怡,黄怡找门卫再三确定,得到答案,没走错。

闺蜜三来到对应单元开始爬楼梯,低层老建筑看着不高,顶不住对方住在顶楼啊。

杨迎迎本欲陪同,黄怡断然不同意,让他留守车上,受不了他以保镖做借口贴近南曦。被迫选择信任杨盼盼,愿她身手真如她所吹。

“曦姐啊,不是你领我来,我特怀疑这人在做秀,至不至于贫寒到如此啊。”

杨盼盼状态相对算好。

黄怡早一手扶着老腰,一手抓着楼梯扶手,还得及时回复来咨询的店家或个人。

可一听这嘴上没边的话,手指立马狠狠戳戳杨盼盼后背。

杨盼盼背手比出枪,biu下,摆出两清态度:“爸爸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可惜以德报怨不起效果,无疑又换来一脚。

两人打闹着,南曦提不起玩的心情,心里很堵很堵。网上统计的作家收入排行榜,风啸名列前五!‘风光无限’的虚假统计。

“曦姐,咱们要不要提前打个电话通知他声啊?”万一没人,纵使体力再好也不想爬第二遍,楼道脏乱差的程度超出她承受范围。而且瞅着黄怡体虚的样,来回两遭估计要出人命。

“不用,他在家。”

苏竹给南曦留言后,专门通知过风啸。风啸在得知她要来,主动联系了她,半小时前还询问她们位置。

靠着追星成功的意念支撑,南曦一口气不停歇爬到803门口。没找到门铃,用手轻敲两下。

“咔”,老版插钥匙锁扳动的声音,门被推开。

一个微胖的三十出头男人探出半个身子,脸上干净得出奇,应该是大清早刚刮得胡子。

至于南曦为何会知道,因为苏竹每次见她都这般状态,干干净净的脸,修剪整齐的手,一尘不染的白衬衫,很不真实。

男人刻意往楼梯位置眺望下,确认只来了三个女孩。国字脸上没有分毫见美女的好心情,丹凤眼底划过丝丝失望。

快速隐去,嘴角总算勾起笑意。可能不会伪装,隐约透出些许苦涩,招呼道:“南曦你好,我是风啸。辛苦你们亲自赶来,快请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后她多才多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连载
彤灵尘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97、足够漂亮
97、足够漂亮
贺兰深情地捧起李鸿脸,朝红艳艳的…
2022-07-24
98、她只能选我
98、她只能选我
得亏余光扫到一点儿有意思的事,在…
2022-07-24
99、张总默许刊登
99、张总默许刊登
受了委屈会儿没人理睬,黄怡系统自…
2022-07-24
100、从根源删除
100、从根源删除
对,缺乏强有力的官方证据。漫不经…
2022-07-24
87、见他容易暴躁
87、见他容易暴躁
前去张亦辰办公居住室的路上,周捷…
2022-07-24
88、再见袁军
88、再见袁军
盯着张亦辰那一脸傲气十足的样,宛…
2022-07-24
89、做人真实点
89、做人真实点
黄怡又低身子拍了拍乐乐小手,似交…
2022-07-24
90、你主动离婚吧
90、你主动离婚吧
每次挨揍完,和金丙两人抱在一起失…
2022-07-24
91、欢乐火锅趴
91、欢乐火锅趴
就在失落的背景离开了将近十秒,南…
2022-07-24
92、你们罪有应得
92、你们罪有应得
小刘给被托住的导演手里塞上酒杯…
2022-07-24
最新小说
更多
撩君
撩君
楚河记事
楚河记事
明天也喜欢
明天也喜欢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我花开后百花杀
我花开后百花杀
墨桑
墨桑
把云娇
把云娇